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祭拜杨院士墓

    祭拜杨院士墓

      □翁志军

      “杨老师,我再来看望您老人家了!”一个中年学者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把一个花篮恭恭敬敬地摆放在常太镇长基村下宫一处绿荫环簇着的陵墓前,神情肃穆地三鞠躬致敬。

      11月30日13时许,一场特殊的祭拜恩师仪式在此举行。在石雕竹子和松枝图案的墓茔之中,中国工程院院士杨锦宗院士安息在他出生和成长的故乡。此时墓地四周松涛阵阵、树影婆娑,放眼望去,远处的东圳水库环山绕水,一派碧水苍苍的秀美景象十分动人。

      中年学者乃今年新当选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彭孝军先生,他是杨锦宗的得意门生,大连理工大学精细化工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长江学者、教授,博士生导师。

      杨锦宗是原大连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1年12月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8年12月29日不幸去世。今年54岁的彭孝军出生于湖南常德,这次从众多实力不俗的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获得科学界最高荣誉。11月28日刚从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手里接过院士证书,他推却了院士颁奖仪式后的座谈会和晚宴活动,急匆匆地飞赴哈尔滨出差,29日又飞抵福建来参加科技部一个重大专项科研项目会议,特地抽身从厦门来莆田祭拜恩师杨锦宗。而更让人动情的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杨锦宗院士的墓地祭拜了。第一次是2014年10月,当时厦门大学有关部门派了部车专程送他来莆田。彭先生回忆说,“我第一次来莆田时的确费了好大的劲,坐很久的车”。那时他头一回到常太,对杨锦宗院士的家乡毫不熟悉,好在师弟姚正扬在莆田开车来接他。第二次是在院士评选结果尚未出来前的9月30日。因深感获评院士资格是自己人生的大事,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要向恩师诉说的情愫,特地坐动车到莆田向恩师墓前报告消息。我问他是否知道自己会选上院士,“只是那时八字还没一撇”,彭孝军说:“不确定。但印象深刻的是由于赶动车、来去匆忙,我过来时在莆田连饭都没有吃。”祭拜活动一结束,当他气喘吁吁赶到莆田动车站时,只差一分钟动车就开动了。

      谈起恩师杨锦宗院士生前最令他们敬重的地方,彭孝军说:杨老师是个既勤奋又节俭的好人。他非常珍惜时间,平时若要找他,只要去实验室和图书馆就肯定会找到。他对学生和下属非常好。他教学生,一定会倾其所学所知,会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和经验、甚至最前沿的信息都无私的传授予你,这是他与一般老师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杨锦宗去世多年后依然能获得众多学生的敬仰!时间历久弥新,如今杨锦宗依然被他的学生们深深地铭记和怀念。

      在短暂接触中,彭孝军介绍杨锦宗院士还有一个叫孙立成的学生,原来也在大连理工大学,现在瑞典工作,今年3月份他光荣当选世界上最古老地瑞典皇家工程院院士,这是很不简单的!一旁的姚正扬说,孙立成估计近期也要来莆田祭拜杨院士。

      这时我忽然想起,前几年杨锦宗院士墓地建成后,杨院士的几个学生特地从美国飞到这里来祭拜,只是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还以为我是最早来祭拜杨老师的”,彭孝军喃喃自语。“应该是我的师弟师妹们吧。”于是,彭孝军拿出手机打回大连询问,原来那是2010年10月,一个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当访问学者的女博士吕荣文;还有今年入围中国工程院院士评选的博士生导师张淑芬教授和大连理工大学具本植教授等。这几位杨锦宗院士的学生是联袂来莆田祭拜杨院士墓的。当时常太长基村知道这个事的乡亲们,无不感叹杨锦宗院士有幸能够拥有这么一批重情重义的好学生。

      国之将兴,必贵师而重传。作为我国精细化工领域的泰斗和权威,杨锦宗院士为我国的化工事业和教书育人付出了毕生精力,虽然积劳成疾不幸去世,年仅78岁,但他何其有幸,拥有这样一群堪称国家栋梁的院士、博士生导师和教授的弟子。更令人赞叹的是,他们个个如此重情重义、不忘师恩,智商情商相得益彰,真是一笔无形而宝贵的精神财富啊!杨锦宗院士泉下有知,定会无比欣慰的。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