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大尖山的儿子

    大尖山的儿子

      □卢瑞棣

      雄伟的尖山直插云霄。在它的山麓,有一个小小的村庄,名叫东张村。东张村出了一个大大的英雄——抗日爱国志士王屏南。

      一

      1893年8月15日,王屏南出生在涵江区萩芦镇东张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国家积贫积弱,民族多灾多难。王屏南的家庭也在苦风凄雨中挣扎。王屏南在艰难困苦中熬到15岁,就随乡人到了上海谋生。他先在南货店当学徒,由于为人诚实、勤劳好学,三年学徒期满后,受聘当了账房。

      王屏南自幼上进心极强。北伐战争胜利后,他在上海法政大学,半工半读。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斗,顺利毕业,并领取了律师证书。于是,他在上海当起了律师。

      二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面对着祖国山河破碎,王屏南热血沸腾,在上海各种会议上,慷慨陈词,力主抗日,反对妥协投降。不久,“上海市民联合会”成立,王屏南组织煤业公会人员出版《御海》周刊,撰写抗日文章,宣传抗日救国。10月,上海各民众团体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成立抗日救国委员会和抗日救国义勇军委员会,公推王屏南主持军事训练,参加训练的人达4000多人。

      1932年1月28日晚11时,日军公然侵犯闸北的通天庵,炮声、枪声大作。上海市民从睡梦中惊醒,仓皇逃避。驻守上海的十九路军将士,毅然反击,与日军展开激战,这就是“一·二八”淞沪抗战。

      上海市民联合会义勇军委员会紧急召开会议,公推蒋君毅、张子廉、王屏南为代表前往真如的十九路军军部,拜见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向蔡廷锴请缨杀敌。蔡军长连声表示:“甚好甚好。”蔡军长又指示旅长翁照垣统一指挥。2月14日,78师156旅司令部决定在大场宝华寺成立上海市民义勇军第一大队,王屏南为大队长,发给快枪64支、子弹12000发。义勇军第一大队,编为二个连和一个补充排,李楷为第一连连长,王海清为第二连连长。

      1932年2月27日上午10时,王屏南奉命开赴宝山前线助战。王屏南率义勇军第一大队由嘉定出发,下午4时到达宝山。安顿官兵后,王屏南立即同李楷、王海清等人侦察海塘和四郊地形,从当地乡老口中得知,以前英军入侵上海时,就是由这里登陆。这里原由十九路军156师4团3营和机枪连守卫,现在只留步兵18名。义勇军也只有214人,王屏南深感兵力单薄,责任重大。一面电请补发枪支弹药,一面下令补充工事,严加布哨防守。

      1932年2月28日上午8时,翁旅长打电话给王屏南:“宝山交给你防守,请你负责,请全军同志,共同为国努力。需要枪弹,已催后方司令部,立即起运接济。”晚上,后方运来手榴弹8箱,每箱50颗,共400颗。

      1932年2月29日拂晓时分,王屏南步至海塘土堤上,卧伏于地,用望远镜观察海面。只见日军军舰,由3艘增加至5艘,所增2艘,吨数较大。

      为了向十九路军请示机宜,王屏南与副官林镇城,一同步出宝山南门,向吴淞出发。途中,他俩遭日机跟踪,忽炸忽射。敌机的机枪炸弹落在草堆中,但没有爆炸,而王屏南就伏在草堆旁。敌机的枪弹射在王屏南脚前数尺的地方,连续不断,土烟飞起二、三尺。半小时后,敌机飞去。他俩相视一笑,抹去泥土,又继续前行。

      薄暮,王屏南自吴淞回宝山前线。此时,敌舰发炮轰击宝山,连发5发。王屏南伏在战壕里,用望远镜观察海面,只见小火轮3艘、民船30余艘,由崇明方向缓行至敌舰旁。王屏南料想,今晚或明晨,必有恶战。

      深夜11时许,宝山城西门外,犬吠声声。王屏南不敢怠慢,率十余名战士,出城观察。王屏南走到各个岗哨叮咛慰勉,凌晨1时又到海塘侦察敌情。

      朔风怒号,潮声如万马奔腾。决战在即,王屏南心潮难平。

      三

      历史定格在这一天。

      1932年3月1日,黎明时分,宝山微雾。

      王屏南一身戎装,腰间系着4颗手榴弹,手里紧紧握着两把佩刀。他飒爽英姿,双目炯炯,巡视在海堤上。哨兵报告日舰增至15艘。王屏南来到海岸,在海雾弥漫中,只见日舰15艘,列成一字型阵势,又见民船约百余艘,蠕动在日舰旁。王屏南镇定自若,沉着指挥战士。他一面电告翁旅长,一面下令准备杀敌。

      下午4点钟,王屏南坐在土堤的草地上,仰望天空,24架敌机正肆无忌惮地狂舞在宝山上空。巨大的炸弹如雨点落下,敌舰也向宝山开炮射击。爆炸声和飞机的轰鸣声,搅成一团,震耳欲聋。宝山在震荡,海堤在崩塌。日军小火轮3艘,满载着日军,狂啸冲锋而来。随后的民船约60艘,挂帆荡桨,紧逼宝山。全体义勇军战士,一致沉着,用步枪射击抵抗,丝毫没有畏怯。第一连连长李楷,枪法精良,专打敌人的小火轮司机,一枪一个,简直称得上“神枪手”了,另外两个战士给他装子弹,他用3支步枪轮流射击,专打敌人的要害。这样的神射加上排子枪,打得敌人船队东倒西歪,阵势大乱。狡猾的敌人几次改变队形,组织抢滩都无法得逞。

      敌军军舰虽大,但水浅不能靠岸,无法施展它的优势。步兵在阻击下,不能登陆。激战进行了1个多小时,义勇军凭借战壕及掩体工事有力阻击了敌人的进攻,使他们伤亡惨重,无法前进一步,仓皇退去。

      王屏南凭200余人的义勇军战士、64杆快枪、400颗手榴弹、18名十九路军战士,竟将敌军击退了。

      蔡廷锴和十九路军军部表彰了他和义勇军,上海人民真诚地赞扬他。

      四

      历史总是在嘲弄人。

      正当义勇军摩拳擦掌准备再战时,却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在历史的风雨中,义勇军终于解散了,像流星一样,划过历史的天空,零落了,消逝了。

      王屏南离开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埋头在书斋里,写起了《上海市民义勇军经历史》。王屏南根据史实,根据自身的经历,写出了义勇军从成立到解散的全过程,既可看成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资料,也可以作为报告文学来阅读。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上海市民义勇军经历史》在上海市档案馆寂寞地躺了50年,没有人知道,也少有人提起它。它像一颗蒙尘的明珠、一块裹泥的碧玉,被世人遗忘了。

      1982年春天到来时,王氏家人着手将其油印了若干册,分发给亲朋好友。王屏南英勇打击侵略者的事迹才露出冰山一角。

      1986年春天再度来临的时候,王屏南的儿子王宇钦在香港出版了《上海市民义勇军经历史》一书。

      五

      东张村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大尖山名不经传。

      出生于斯的王屏南,由于抗日,遭到日军的通缉,于是他回到了家乡。家乡的大尖山召唤着他。他上山了,他要和大尖山来一次深度的吻。

      他选择了半山腰的大崙,那里是他的祖山,有好多好多的石头。王屏南写好字,命石工凿起来。

      他选择了一块卧立的石头,向里的一面刻了“心物自然”,向外的一面刻了“江天一色”。这几个字,集中体现了王屏南广博的胸襟和高尚的情操。“心物自然”透露出了王屏南视死如归的心态,“江天一色”显示了王屏南淡定豁然的境界。这是一种何等的英雄气,这是一种不凡的家国情怀。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大尖山上,松树喷绿,杜鹃吐红。绿草和鲜花中的石头,显得格外耀眼,这是一座天然的纪念碑。

      大尖山呵,你贡献了一位了不起的儿子,你因之成了一座英雄的山。这几块石头将永远和你共存。

      六

      王屏南是个侠气热肠且具有草根情怀的人,待人暖如春晖。

      他帮助来沪谋生的乡亲,资助乡人回乡的路费,帮助解决邻里纠纷。

      有三个细节值得记述:

      1933年-1934年,王屏南应蔡廷锴的邀请,任同安县县长。任职期间,王屏南封闭烟馆,铲除烟苗,焚毁鸦片,为民除害,因而受到民众的好评。

      1943年,莆阳大地久旱不雨,旱情异常严重。百姓家中几乎断炊,可谓民不聊生,然而地方政府仍勒索田赋。王屏南忧心如焚,自带路费,徒步三上永安,向国民政府请愿,请求减免田赋。

      王屏南自永安回到家中,他的母亲卧病在床,呼唤潘儿(王屏南乳名)到床边。母子有一段动人的对话。

      母:“人家在外奔走发国难财,而你经年在外奔波,到底发了多少财?”

      王:“我三上永安请愿,省政府批准豁免全县的田赋。我发的财,比人家发国难财不知多了几百倍。”

      母子相对一笑,一时传为美谈。

      当时,山区庄边附近有一条阔溪,水流湍急,人畜往来,全凭溪上的石磴通过。若遇洪水,常有人畜被大水冲走。有一年,一家新娘花轿被大水冲走,喜事变成丧事,闻者嗟叹不已。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屏南立即发动社会贤达和开明人士,筹建石桥。桥柱上刻有“利济懋功”四个字。据说此桥仍在,王屏南的善举仍在山区流传。

      七

      1987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王屏南“一·二八淞沪抗日爱国志士”的称号。

      1987年10月,王氏家人携王屏南遗骨北上上海。

      1987年10月20日上午,上海市各界人士聚集万国公墓,举行王屏南先生墓落成仪式。原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方知达撰写了墓志铭。《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媒体报道了这则消息。

      1987年11月14日,《湄洲日报》也报道了该消息。

      1992年1月28日,上海市各界人士聚会,纪念“一·二八”淞沪抗战60周年,王屏南之子王宇钦应邀出席。上海市各媒体报道了这则新闻。

      1993年8月15日,上海市政协举行座谈会,纪念王屏南诞辰100周年。上海市各媒体报道了这则消息。

      1993年10月14日,莆田县在东张村隆重举行了纪念王屏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湄洲日报》《莆田乡讯》报道了该活动。

      2016年9月,莆田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会长王金良,忽然抵达王家,商议纪念王屏南的事宜。经过四个月的努力,王屏南的纪念馆布置就绪,于辛酉年二月初一举行开馆仪式。

      大哉尖山,永久作证。振振屏南,永垂不朽。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