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春回莆阳

    春回莆阳

      □蔡柔远

      金鸡振翅引颈啼,紫燕南来衔草泥。万亩沃田舒绿意,农夫笑语荡云霓。莆阳的春天,属于三月里淅淅沥沥的细雨,如烟似雾,轻吻着山冈的林木,滋润着田园里的枇杷林、荔枝园……像蜜月里的新娘,编织着醉人的梦。

      莆阳的春天,属于辛勤的人们,属于软和的春风。春风抚摸着破土而出的花生、黄豆……新芽,像情人的玉手,梳理着缕缕情丝;春风属于吹响耕海的号子,渔民扬帆出海,远航捕捞冬天蛰伏在海里肥硕的鱼、虾 、蟹、蚌,网回餐桌上的美味。

      春天像温润而尊贵的使者。她的到来,为大地灌注着生命的意蕴,留下了无数辛勤而又醒目的印记。撩人的春色,乱花渐欲迷人眼;葱茏的大地,新绿逐次醉君心。

      春姑娘,姗姗地在枯枝败叶中穿寻、絮语,枝桠上便跳动绿色的音符。初来乍到的她,用温润柔滑的雨珠唤醒了冬天的沉寂。朦朦胧胧中,那抹极淡极淡的新绿若隐若现。春姑娘带来的夜雨,像一首天天籁之音,总让我一夜好梦不断。又像一个神奇的魔法师,让我一醒过来就可看见被洗刷得干干净净的村庄,闻到青草的芳香,一阵春天风吹过,滴翠叶子凝结的水珠像筛豆子一样簌簌地落在枯叶上;当春姑娘悄悄地降临苍凉的山冈上,小草连忙披上绿装,小蓓蕾也不敢再贪恋嫩叶的温馨,稀稀疏疏地绽放在枝头,犹如新生婴儿那粉嫩的脸蛋,绽出令人艳羡的笑脸;春姑娘翩翩一挥手,三三两两的农民,挽着裤腿,赶着老黄牛,操起犁耙,在那一片肥沃的田地上,深谙自己责任的老牛,已知春来早,不用扬鞭自奋蹄,埋头犁出了一条明天的路,把绿色的希望嵌进农民兄弟的犁痕里。那偶尔的“哞哞”叫声,是对明天的期待。老牛相信,农人种下的颗颗汗珠,收获的将是一挑挑金黄色的稻谷。

      山涧之间,一泓清澈的溪水在欢愉中缓缓流淌,闪烁着七彩的光辉,直奔东海。小溪两岸那片红土地上,春姑娘穿着绿的草衣,镶嵌着红色头花,飘动着五彩缤纷的裙摆,一步步地走来。百灵鸟婉转的歌喉和着牧童清脆的叶笛,划破了林间的静谧,尽情地享受春天带来的温暖、欢乐和希望。

      城涵大街上,即使有再冷的风,那也是春风。行人开始出现“三九”乱穿衣:怕冷的仍旧裹在冬装里,时尚的早已裙裾飞扬了。五颜六色的衣衫流动在大街小巷,像一江春水,涌动着欢快的浪潮。

      当春色点缀完田野最后一垄地,莆阳大地上那醉人的温馨,便被扛进树荫下的竹椅中,化作一篇温润的回忆,慢慢写进岁月的年轮,抑或化作一缕缠绵的轻梦,悄悄钻进你我的柔发。

      当我漫步到撒满春光的湖边时,望着无边的春色……“看着我!”姑娘的脸像初绽的桃花。一个充满朝气的小伙子乐了,“咔嚓”一声,把姑娘和春天定格成永恒。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