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老树、宫庙和村庄

    老树、宫庙和村庄

           文/ 黄朝霞   图/ 蔡昊

      (一)

    点击查看原图

      东阳村御史第

    点击查看原图

      白塘湖

      有人说,老树和宫庙是村庄的标配,二者都联系着村庄的前世与今生。

      印象最深的,是荔城区新度镇青垞村的“香山宫”以及宫前成片的杜楦树林。“香山宫”里供奉的是在木兰陂舍身治水的德惠女子钱四娘。钱四娘本非莆籍人士,其父在福广一带为官并于任上去世,她和母亲扶柩回长乐老家途经木兰溪时,目睹莆阳百姓遭受水患之苦,年仅16岁的她当即下决心治理水患。后变卖全部家产来到莆田将军岩前筑陂拦水,3年后大坝即将建成时,却因溪洪袭击功亏一篑。19岁的钱四娘悲痛欲绝,投水自尽。

      钱四娘以身殉水后的第二天,人们在离陂不远的沟口小山脚下,找到她漂浮的遗体,浑身散发出花香,方圆数里都能闻到。此后人们把埋葬遗体的小山叫做“香山”,供奉钱四娘的宫殿就叫“香山宫”。传说钱四娘遗体扛上山时鼻血滴下的地方,后来都长出了杜楦树,杜楦树的木心是红色的,奇异的是只在当地生长。每年农历三月十三钱四娘诞辰日,邻近善男信女纷纷来香山宫进香祭拜祈求福佑。

      今天的孩子听到这段治水故事,多半带着半信半疑或漫不经心,以为是和自己完全搭不上关系的传说。我年轻些时,也和孩子们一样,面对宫庙的存在,总觉得神秘隔离甚至不屑,从未用心去思量那些被虔诚跪拜的灵魂后面,到底有怎么样的东西,为何会世世代代流传,并成为一种仪式一个节日?

      可惜老树没有演说能力,如果树能开口,那么或许它能够佐证传说。聪明的祖先不能令树木开口,却有着让那些感人的故事延续的智慧。

      在时间的漫漫河流中,人们挑选那些值得仰视的灵魂,供奉在宫庙里,记录他们的光辉,以传说的形式寄托赞颂与缅怀,或留存某些证言证词,来记载注定要变了形状、淡了颜色的记忆。他们发明各种祭祀活动,把老树砍成柴火,在节日里浓烈的燃烧中,把美德和善行上升为神格,今天,我们称之为“薪火相传”。

      钱四娘,这个胸怀大爱的女儿家,在一代又一代的香火传递中,已经获得永生!

     

      (二)

      不惑之年,我才开始懂得敬畏流水、敬畏高山、敬畏树木、敬畏自然里的一切人与事,我开始意识到,除了俗世里的那些责任与烟火,我还应当寻找一些东西,一些能够带给我内心力量与生长的东西。

      有一天,我竟然在我熟悉的河流中,看到了它。

      木兰溪、延寿溪、萩芦溪,滋养一代又一代兴化儿女。今天的我们,对于她们的了解,或许止于一条可供漫步的景观道,我们不知道水有多深流有多远。但在千百年前,这些溪流却牵动着数百万兴化人民的安居乐业。整个莆阳城的发展历史中,都贯穿着与治水有关的悲壮故事。

      吴兴,唐时人,莆田北洋平原的开拓者,又一位因治水殉身而被后人铭记的英雄,后人提到他,总是离不开他勇斩蛟龙的传说。关于“蛟龙”,我想那应该是一千多年前,莆田这地方,还是水患这条“蛟龙”肆虐蒲草丛生之地,为了改造自然,兴化百姓前赴后续、不屈不挠地进行征海治水的“降龙”战斗。无论是木兰陂、延寿陂还是镇海堤的修筑建成,都需要有超出常人的愿力、意志与魄力,才能凝聚起更多的士气和力量,直到荒芜成沃野、阡陌稻花香。为了激励后人,也缅怀先人,人们想象出与“蛟龙”战斗的神话传说,来传递一种忘我的精神,一种时代的召唤,一种集体的人格。

      这种精神,后来在宗庙或祠堂里定型,被后人编成具有高于凡人言行情节的故事,代代追崇。而像吴兴、钱四娘乃至妈祖林默娘那样的人,却创下不同常人的非凡之举,因其大爱忘我人格的教化影响作用,也成为广受后人景仰的“神”了。这众人托起的“神”的精神和力量,也托举着后人迈向更广阔的世界,去瓦解困难、去抚慰伤痕,去突破、提升、沉淀,去编织更美好的生活。

      所以,一座村庄的宫庙,它联系着一段地方性知识,联系着你的出生你的乡音你的老去和你的信仰,也联系着你的祖先和他们生活过的种种细节。它是村庄的灵魂,也是你的灵魂。无论你在哪里,故乡在,心就安。

      至于老树与村庄的关系,我想应该相伴相随密不可分。当老树老成一种见证一种风骨,村子也才有了持续繁衍生根壮大的精神土壤吧。

      美学家说:“人生有四种境界:欲求境界、求知境界、道德境界、审美境界。审美为最高境界。”我把这四种关系分别理解为,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生活直到生命品质提升的不同阶段。对美包括对真善的追寻是一种性灵的归属,是人对自身的呵护与慰藉,是生命的终极归宿。当个人终于挣脱来自于“我”的种种束缚,就像宫庙中被虔诚膜拜的神灵那样,曾经以凡人之身而去承载个体之外的幸与不幸时,生命之门才真正敞开。

      我想,这应该也是人之为人亦即生命存在的意义与归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