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寻访东汾笼口陶窑遗址

    寻访东汾笼口陶窑遗址

      □易振环

    点击查看原图

      出土的陶器

    点击查看原图

      曾经的后港

      今年盛夏,我与同事前往灵川镇东进(古称“东汾”)村,冒着酷热穿梭水泥小巷,寻找笼口窑址。带路的该村文化人老王说,藏在地基或小道下的陶器窑址踪迹已无处可寻,只有陶片,让人叹惜。

      有陶的地方,必然有历史。因为,一个地方的陶,总是贯穿了一个地方的文明史。

      东进窑址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在它的地下埋藏着不少制陶的遗迹。相关资料记载,这个村陶窑遗址位于该村后港垄口山。遗址系一坡地,呈南北走向,长300米,宽50米,陶片散布范围约15000平方米,堆积层厚约0.6米至0.9米。1958年,福建省考古队来该村考察和发掘,采集到的陶片有瓶、尊、罐、陶豆、碗、碟、盏等,以及完好的尊和瓶,呈灰白色、黄褐色或酱色,粗陶器。经鉴定为宋代陶窑遗址,并挂牌保护。在这方圆之地,居然有宋代瓷片的存在,令人神往。

      据老王介绍,远古时代,原始人用黏土制作一些简单的器具。尔后,随着火的发现和普遍使用,最终发明制造了陶器。工业时代以前,陶乃生活必需品。

      制陶所用的土,一般以肥沃田地中的底层黑土为上等原料。制好的陶胚,须经烧制才能成为陶器。从直接烧制到使用窑,是一种生产方式的进步。起初的窑有横穴式和坚穴式,均为升焰式,即上面是陶屋,下面是火炉。后经不断的改良,长达百米的窑洞像条龙,即龙窑。这种窑可以大量烧制陶器,促进了生产的发展。

      垄口山是座位于后港北面的小山岗,四周全是优质的高岭土。其北边是紫璜山,山上林木茂盛,郁郁葱葱。有柴林,有水源,有高岭土,条件得天独厚,因而宋代东进陶业迅速发展。小山坡上陶窑一座连一座,形成陶窑群。最兴旺时期,窑群烟火不绝,窑工日夜忙碌,赶制大量陶器。

      宋代,东进后港是湄洲湾内海的一个繁华港口。因地处内海,这里风帆点点,车马不断,挑夫如织,客商云集。缝衣、剃头、卖小吃,经常人声鼎沸……港内装运陶器的货船往返不绝,一派繁忙景象。港口北岸建有一座石塔,五层,实心,六角形,古朴典雅。石塔作是后港的航标,为出入海港的船只指明航向。石塔不幸于清代倒塌,现尚存一块六角形的塔刹,每面刻有一尊坐式的佛像,宋代风格。

      那天,老王带我俩来到一面粘满南方红壤和破碎陶片的土壁前,察看陶器残品。无规则的碎片参差不齐,层层叠叠,裸露在炽热的阳光下,仿佛一张张写满痛苦的脸庞。那是不知哪个年代的出土的陶,它们以缺损的方式,悄悄地躲藏在田园下或钢筋水泥楼房的地基下。老王说,多年前,村里随处可见这样的陶片,如今,村民盖了不少新房,只有这一小块地方还能看到有点规模的陶片。这是一处早已没人居住的住宅门前埕地,地面除了番薯外就是杂草。因为没人照看,埕地临近狭窄村道的一侧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其实,这一侧早已被雨水冲刷有了缺口,当我们靠近时才有眼福,零距离感受那遥远的气息。

      步入埕地,一扇长满爬山虎、高约两米多的土墙依然挺拔在番薯丛中。只见这扇久经风雨侵蚀不倒的陶片墙,左右两侧是密密麻麻的陶片。老王说,正是有了这些“陶片”为墙骨保护,这扇墙才会遗存下来,虽然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至少说明一点,以前,先民盖房用“陶片”增强墙壁的牢固性,就像现在的钢筋一样。他表示,这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当时制陶业的发达。

      老王说,以前村边有两三处古窑断面,烧土层堆叠明显,周围也有很多陶器残品。

      移步另一田园,眼前,一座已被房屋占领的小山丘,有的被复垦为耕地,种上花生、番薯等旱地作物。只有田地间或水沟处零星地露出少得可怜的窑片,却顽强地展示自己的存在。

      在这块如今找不到真正陶窑遗址的地方,世世代代的窑工们却曾只为一个梦想而劳作:取土-制坯-入窑-烧制-出土-装配-出海。年复一年,这里出土的大量陶窑产品除了本地供销之外,还从后港出发,用货船运出湄洲湾,销往东南沿海、台湾和东南亚各国。

      出海,是一种选择。这在窑工们热火朝天地拉坯练泥时就开始,一刀一划,一切一堆……在泥与火的亲近中,一件件陶器从他们粗糙的手中成品,沿着海路走向大洋,走向另一个世界。

      2002年11月18日,一位陪同日本访问团的福建省陶瓷专家发现,菲律宾有中国制作的陶质萝卜尊,与东汾宋代陶窑制作的一模一样。由此,足以证明后港也是莆田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出发地。

      尘封岁月,残窑碎片静静地躺着,默默无言。我们寻觅红壤中堆叠的残片,依稀可见那些裸露的陶片闪烁时光的痕迹,凝固成一段让人捉摸不透的辉煌记忆。老王告诉我们,2004年北京大学文博院刘敬宗教授和一位研究生,为编写《中国元代手工业辞典》,特地前来村里古窑址考察,并作出该窑址发掘的一个砖陶瓶为唐宋年代的鉴定结果。

      据说,当时笼口有多座窑。我不知一口窑有多少窑工,年可产多少件陶窑。但,只要你来到这样的地方,完全可想象当时生产场面的壮观。

      信手拈起一块破损不全的窑片,或萝卜形或瓶形,映入视野的是远古稚拙的线条和充满气孔的“面容”,简单的纹饰却十分厚重,焕发泥土的芬芳却又脱凡不俗。

      或许是宋代简约质朴的审美观,让一件件陶器别有韵味。其功能、形状、纹饰突显时代特征,让人难以释怀。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