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豪侠风骨 千古流香 ——江春霖二劾蔡乃煌

    豪侠风骨 千古流香 ——江春霖二劾蔡乃煌

      于右任(1879—1964),陕西三原人,祖籍泾阳人(今陕西泾阳西北)。本名伯循,以字行,晚年号太平老人。清光绪年间举人。因不满清王朝的腐败无能,丧权辱国,在光绪卅年(1904)出版《半哭半笑楼诗草》,讽刺时政,奚落朝廷,遭清府通缉。次年参加创办复旦公学、中国公学。光绪卅二年赴日本募款办报,访孙中山,入同盟会。宣统元年(1909)在上海创办《神州日报》、鼓吹革命,被苏松太道道台蔡乃煌批捕入狱。陕西某道道台程淯(字伯葭,湖南人,曾来莆田)同情革命,闻于右任被捕,特往上海探监。蔡乃煌是袁世凯的党羽,是个声名狼藉的大贪官。为救于右任出狱,程淯收集蔡乃煌的种种劣迹,专程到北京拜访江春霖。江春霖激于义愤,为伸张正义,根据程淯收集的材料和自己对袁世凯党羽了解,分别于宣统元年十一月十九日(1909.12.31)和十二月初九(1910.1.19)二次上疏朝廷,弹劾蔡乃煌。

      江春霖第一次弹劾蔡乃煌的罪状是:官办商报,私用公款,纠结内外,变乱是非。揭露蔡乃煌用公款及道库银,津贴给《上海泰晤士报》湘平银三千六百两,各报馆经费九千六百两。又收购《中外日报》、《舆论报》、《时事报》、《申报》等。他利用公款,收买舆论,私办报纸,为树党营私、排斥异己大造舆论,揭露蔡乃煌只“知有部臣,而不知有朝廷”、“既顾私情,则无暇顾公理”,与朝廷分庭抗礼的罪恶。腐败的满清政府无视江御史的直谏忠言,将奏章“留中不发”。

      刚直的江御史见朝廷无动于衷,时隔廿天,又上了一道奏章。奏章列举蔡乃煌的七大罪状,强烈要求政府给予惩办。罪一:信记洋行贿赂崇明县令,用印契购买马鞍山土地;上海租界外沿浦涨滩被贩卖;直下海浦和码头旁涨滩被串售;青阳港是商船来往的要道,蔡“受现银万两”,听凭洋人赛船,却禁民驾驶。此四事为卖公地以充私囊;罪二:无视朝廷禁烟诏令,放松禁烟,以致道署及公廨号差役,烟灯已有百盏,上海县城街巷的烟馆更不计其数;蔡的妻子每天也吸一两多的烟土;罪三:政府要疏浚浦江,耗费九百万两。有关各方举行会议,蔡概不参加,只派员应付。他又“冒滥开支”,将整治工程当儿戏;罪四:前江苏巡抚瑞澂要惩办结帮贩运私盐的盐枭,上海却成为这些盐枭藏纳的地方。他表面上也派警员治理,实际只是虚张声势,真是“引劣员以误新政”;罪五:日本人户水宽人著作《支那并吞策》和《满洲处分策》二书,留日学生吴诸华等就在日本著文批驳,蔡乃煌却不让舆论界声援,反而厚颜无耻地劝说乡人:“人言不足恤,大局不可问,只捞满百万,便引退矣。”取媚日本鬼,实在是汉奸嘴脸;罪六:其妻不容纳婢,他就把“婢女”寄养在柳涤卿家。委柳到英界会办事,月薪高达百元(银元);把声名狼藉的低级审判官宝颐引为爪牙,无视民众声援和舆论抗争,久久不肯撤换;广东妓女陈世光,借口是“乡谊”,自由出入他的“上房”,还让她办差,达六七年之久;陈世光经办瑞澂向大洋行购二千支枪事,洋枪每支原价是九两,报销时每枝价值二十一元大洋,蔡乃煌也坐地分赃;罪七:上海有夜花园之设,男女混杂,达旦未休。宝颐结队冶游(嫖娼),蔡却置之不理。这是纵员败坏风俗。

      江春霖再次上章弹劾蔡乃煌,各界舆论哗然。清政府迫于时势,不得不将蔡乃煌开革,于右任因此得以出狱。1912年,于右任当上南京临时政府的交通次长。宋教仁被袁世凯派人暗杀后,他致力于讨伐袁世凯的斗争。后来他成为国民党内的元老。他敬重江春霖忠国惠民、耿直廉洁的高风亮节,感江春霖急难相扶的恩义和坚持正义的大无畏精神,在江春霖逝世十周年(1928)时,为江春霖的遗照题词:“松柏之坚,姜桂之辛,是皆难老之征,以寿我天民!”     (卢金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