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仙游罗峰傅氏与苏东坡

    仙游罗峰傅氏与苏东坡

      编者按:南京大学卞东波在《福建仙溪傅氏家族与宋代的苏轼研究》一文中指出:福建仙溪傅氏家族在宋代是一个研究苏轼的世家,其成员著有多部研究苏轼的著作。傅藻的《东坡纪年录》是宋代最著名的东坡年谱。此谱的特点就是严格依据东坡本人的作品来排定苏轼的生平,并努力将其可考的作品一一系年。傅共的《东坡和陶诗解》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注释苏轼和陶诗的著作,也是一部新发现的宋人注苏诗之作。傅共注苏轼和陶诗注重释意,在学术上亦有一定的价值。傅幹的《注坡词》是现存最早的东坡词注本,《注坡词》在东坡词的背景介绍、语意解释以及词意阐释上都具有非常高的学术价值,而其对苏词中“今典”的解释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傅幹还用了“以苏注苏”的方法,用苏轼的其他作品来印证其词。

      ◆《东坡和陶诗解》作者傅共

      傅共,字洪甫,号竹溪散人,傅楫从子,傅权(曾注《东坡和陶集》)长子,仙游赖店罗峰人。宋政和七年(1117年)乡荐第一。宋宣和二年(1120年)与朝奉大夫傅桴倡募督造仙桥(后称醒桥、新桥,现赖店柴桥头桥)。三荐奏名,绍兴二年(1132年)张九成榜特奏进士,任潮阳、增城县尹。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进南都赋典丽豪博而归于规谏,又上排和议疏,权臣忌之,乃自增城解印归。后又起用,任东莞、五羊知録,卒于职。历仕奉直郎、国子博士、骑都慰,赐绯鱼袋。撰有《仙溪集》、《东坡和陶诗解》、《南都赋》、《大梦记》等文。

      傅共,虽为特奏进士出生,由于受到父亲傅权及家族文化的影响,从小博览群书,文词秀拔,尤爱《东坡和陶集》。苏轼创造的和陶诗是宋代新兴的文类,虽然宋代有学习苏轼写作和陶诗者,但对其的研究寡少,而傅共则非常敏感地把握住了这一新的学术动向,首次对其加以注释与研究。在为《东坡和陶诗解》作注之前曾经做过许多工作,甚至利用个人交游关系进行过材料搜集。在潮阳当县尹时,于东坡的挚友吴子野(吴复古)家亲眼见过苏轼的《东坡和陶集》手迹,还亲自踏访苏轼在惠州的白鹤峰故居。

      傅共的《东坡和陶诗解》共十卷,是在四卷单行本《和陶诗》基础之上加注重编而成的。约于北宋末刊刻,元后渐行散佚。幸运的是留存于韩国的南宋遗民蔡正孙所编的《精刊补注东坡和陶诗话》中征引过不少傅共的注文,可以从中窥见《诗解》不同于追求“无一字无来处”的宋诗宋注典型特征,而重视对诗的阐发是其明显的特色。

      傅共的《东坡和陶诗解》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注释《东坡和陶集》的著作,也是一部新发现的宋人注苏诗之作。《诗解》注重释意,在学术上有一定的价值,而对于考察陶渊明和苏轼、苏澈的作品在宋代的流传和接受状况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重要参考资料。《诗解》对于苏轼和陶诗的传播与经典化起了很大的作用,也直接影响了元末蔡正孙的《精刊补注东坡和陶诗话》的编纂;更重要的是,出现这样的早期注本,实际上已经充分说明“和陶”这种具有丰富内蕴的文化现象早在南宋初期就开始引起时人将相应的研究工作付诸实践,而其成果确实也达到了相当的深度。

      傅共曾为从子傅幹《注坡祠》提供资料并撰写序言,可谓是研究苏轼的专家。他在苏轼的研究史上有着很大的贡献。

      《注坡词》作者傅幹

      傅幹,字子立,傅求(宋元祐六年与从叔傅权,弟傅希龙同登进士)长子,傅共从侄,仙游赖店罗峰人。官监场。撰有文集《注坡词》十二卷。

      傅幹,出生于书香家庭,少自刻励,饱读诗书。在那“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时代,他和所有宋人一样,涌入热烈追崇热爱东坡的热潮中,诗词歌赋无所不通。从叔傅共赞其博览强记,有前辈风流。

      苏词在宋代影响较大,但很少人将其作为学术研究对象,以致苏词在宋代就出现了伪作、误收、遗失的情况。为了编写《注坡词》,傅幹除刊用传世文献之外,还大量参照当时能见到的东坡手书“真迹”。这种采用实地考察,利用第一手档案的研究方法,在今天看来都是十分专业的研究方法,体现了傅幹良好的学术素养。傅幹经过一番努力,对苏祠进行去伪存真,拾遗补缺的工作,奠定了我们今天接受了苏祠的基本文本。

      傅幹《注坡词》南宋时在杭州刊刻,并已经有了一定的反响,且很早就东传日本。1353年日本东京都东福寺的《普门院经论章疏语录儒书等目录》就著录有“《注坡词》二册”。《注坡词》刻本早已佚,只有抄本留世,今有刘尚荣先生的点校本。元明以后的苏词版本皆本于傅本。

      《注坡词》的特点之一就是,所注之词如有本事的话,尽可能交代清楚,所以此书多次引用到专门挖掘宋词本事的杨绘《本事记》一书。在注释中傅幹也努力对所注之词的创作背景予以揭示。傅幹对传统典籍非常熟悉,其征引的书籍包括经史子集诸部,甚至佛经、小说也信手拈来。傅幹还有丰富的音乐学知识,在注释与音乐有关的词作时,能充分发挥这方面的长处,因而注释的很有特色。

      傅幹对坡词其他语汇的解释至今仍有学术价值。因为是本朝人注本朝词,傅注对宋代特有的名词术语的解释,又不见于他处,其价值是唯一的。傅幹《注坡词》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色,就是“以苏注苏”,用东坡本人的作品来注其词,从而使其不同类型的作品之间可以相呼应。

      傅幹的《注坡词》共十二卷,是唯一一部流传至今的宋人所注的东坡词注,也是现存最早对东坡词进行研究的著作。以古人注经史方法对苏词加以注释,开辟了苏词研究的新天地。在东坡词的背景介绍、语意解释以及词意阐释上都有非常高的学术价值。而其对苏祠中的“今典”的解释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其对坡词的注释,经历数百年,学术价值至今依然没有磨灭,众多苏词笺注本都沿用傅注。对于苏祠的保存与传播功大莫焉。

      《东坡纪年录》

      傅藻,字彦文,傅佇侄,傅共从侄,仙游赖店罗峰人。宋淳熙八年(1181年)黄由榜进士,官监岳。著《东坡纪年录》。

      傅藻从小生长在擅长苏学研究的傅氏家世家里,对从大父傅权,从叔傅共、傅幹的苏学研究成果特别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染目濡,久受熏陶。傅藻遍读苏氏文集,发现前人段仲谋、黄德粹所作的“行己”、“系谱”这两本东坡年谱明显存在不足之处:一则是“择焉不精”;一则是“语焉不详”。为还原东坡年谱,开始编纂《东坡纪年录》。傅藻“遍访公之文集”,即广泛调查东坡的文集。东坡的行事多见于其文集中,故其文集是第一手材料。傅藻说“东坡平生出处游历,悲欢感叹,一寓于诗与其杂著。”因此,东坡在文集中对其生平的记述应是真实可靠的。傅藻的另一项工作是向四方学者请教正其讹吴。可见傅藻为编谱花费了不少精力,在参酌前人著述,征询各家意见的基础上,对苏轼诗文纪年进行过较为细致的考辨。正是通过这两种方式,编成了这部比较简洁,同时质量又比较高东坡年谱。

      傅藻的《纪年录》是宋代最有影响的东坡年谱,此谱的特点就是严格依据东坡本人的作品,来择定苏的生平。并努力将其可考的作品一一系年。如果作品中有提到其年岁的句子,便直接引出,努力做到事文相互印证。这也是利用东坡本人文字来说明其行事、心境。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年谱的可靠性。而对东坡的生平的记述,有些地方细化到日。

      《纪年录》叙事的特点是简而不乱,通过傅藻的用字也可以看出苏轼无端受到政敌中伤的经过。由于谱主是一代文坛盟主苏轼,故作为史学著作的《纪年录》相关条目,亦有一定的文学评价意味,对东坡的总体评价较高:“公自龆龀知读书,始入乡校,便有大志。及游场屋,为名进士。试馆阁,应制科,皆中高等。临事以正,不能与时卷舒,而名益重,天下翁然宗师之。”结尾总结东坡生平“公生岷峨,负世大名,道德、文学与政事,辉映今昔。” 无疑说明东坡在本朝时就已经成为经典性人物。

      就文学研究而言,《纪年录》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即在叙述东坡生平之时,尽可能地对其作品进行编年。所系之作品都是东坡的作品。《纪年录》以简短的笔法交代了东坡创作的触因。对读者了解这些作品的背景很有帮助。

      从现在的眼光观看,作为东坡年谱的《纪年录》可能有些简略,但傅藻编纂时的态度与方法都是比较科学的。这部年谱在宋人所编的年谱中也比较可信,因此,傅藻的《纪年录》一直被宋人附于旧题王十朋《集聚分类东坡先生诗》前并不是偶然的。因为王书十分流行,所以傅谱也成为最流行的东坡年谱。日本图书馆还藏有朝鲜版的《东坡纪年录》的单行本。日本中世时期所编的苏诗古注本《四河入海》考证东坡生平时,也大量援引《纪年录》,此谱亦是日本学人认知东坡生平的主要材料。可见傅谱在东亚范围内对东坡文学的推广、东坡生平的认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及大地促进了东坡作品的保存与传播。

      参考卞东波《仙溪傅氏家族与宋代的苏轼研究》罗峰傅氏族谱等资料。

      (未完待续)□傅加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