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十年编纂崎岖路

    十年编纂崎岖路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孤灯黄卷白纸黑字,纂志编鉴不觉十年有余。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极其短暂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在人的一生中、尤其是在流光溢彩金色年华中,可谓是千金难买弥足珍贵。貌不起眼的志苑鉴坛,看似风平浪静水波不惊,实则峰回路转险象环生;看似门可罗雀无所事事,实则外松内紧忙不迭地;看似可无可有无关大局,实则不可或缺功在千秋。有时,偶尔和老外或境外的同行萍水相逢,他们按照习惯思维硬是把我看成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大才子、大学问家,一见面便连声夸奖说,能在这个岗位上干活肯定是不简单的!往往弄得我脸红耳赤不知应对,慌忙说明我不属这种情况。越是耐心地解释,他们就越认为我谦卑和客气,场面好不尴尬。

      熟悉业务煞费苦心。纂志编鉴对从事乡镇工作20多年的我来说,实属半路出家,虽说以前也曾做过文字工作,咬文嚼字有一点基础,但志书作为一种官书,作为历朝历代官府认可并倾力保存的一种历史文献书籍,确实有它自己独特的编写体例和行文规范,不是一般的骚人墨客转身就能随手沾来改弦更张的。当我意外地被安排到这个岗位之后,虽然心潮激荡感慨万千,但掂量了自己的身价之后,叹了叹口气,很快就认命了,开始寻找尽快进入角色的捷径。我请教了方志系统的老者,借来了志书中的精品佳作,认真阅读,仔细斟酌,虚心请教。从零开始,以勤补拙,迈步前走,在由外及里由表至中的反复探索中渐次入门,从横排竖写横项纵线的深思熟虑中进入角色。

      标准不一纷争不断。虽说志书有它自己独特的编写体例和行文规范,但篇目设置和篇章结构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固定的格式,这就为篇目的审定和志书的评审留下了无尽的争论空间。文人相轻,志者好争,不同层次、不同地区的同行总有不同的看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很让修志工作尤其是行业新兵无所适从莫衷一是,徒增了不少麻烦。还有,就是修志周期比较漫长,一拨人看好的志稿换了一拨人再看之后,又有不同的看法,不少人存在着以我为标的心态!结果,原定的方案就要修改、完善,部分篇章甚至要推倒重来,于是就出现了前功尽弃千日功劳一旦休的难堪局面。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纂志也好编鉴也好,各个部门单位应当提供的初稿无法按时收齐是方志工作者面临的一大难题。虽然各级政府都发文通知,规定了报送志鉴初稿的时限要求,但实际情况历来都不尽如此。你说修志问道资政育人,他的认识不一定能到位,反正就是你说你的重要,他不一定按重要办。尽管再三催促,有些单位就是我行我素,迟迟不送初稿。当然,也有一些单位确实缺少能文善写的人员,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志鉴编写特别强调全面、系统、完整,并规定了一整套严格缜密的评审体系。所以,所有志稿都不能轻言放弃。作为史志工作者,每个人都肩负着传承历史的神圣使命,都想做到对能彰显时代特色、反映地方特点和可资借鉴的重要事件的地方资料能收尽收、能记尽记,尽量不留缺憾。这种不辱使命的责任感和无米之炊的差距常让编纂工作束手无策,时常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

      部分名录或将永远缺失。志门幽深而冷清,鉴路漫长而寂寥。冷眉横对也好,冷眼看待也好,句句难写句句写,篇篇难成篇篇成。尽管社会地位无从谈起,人生尊严降至零点,但“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十多年过去,我的豪情依旧,壮怀未泯。一个地方也好,一个种族也好,抑或是一个大权在握的单位官员,在他们轻视历史文献、冷落历史文献的同时,也必将为自己的无知和狂妄付出代价!千秋功罪系于一念之间,人生在抛弃他人的同时,往往自己也被抛弃了。按照原来的内容设置,二届志书编写拟把全市副处级以上的干部名录全部收进,但在实际编辑过程中由于一些单位重视不够,也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电脑办公尚未普及,许多资料并没有保存。为了做到彼此平衡,消除误解,减少今后可能出现的麻烦,经过综合考虑,放弃了这些名录的收编。这种缺失令人遗憾。

      服务中心加班工作。纵然有不少干部视志门为冷门、为休闲门,但从本人在志门工作十余年看,志门确确实实是个冷而不落,清而不闲的小单位。除了系统本身应接不暇的业务之外,服务中心义不容辞,围绕大局责无旁贷。《莆田改革开放30年大事记》、《莆田建市30年大事记》和《莆田60年变迁》,便是二届修志之外的加码任务,而加码任务的时限要求往往更紧更严。动辄数十万字的一本书籍,从拟方案、发文征稿、催稿到编辑、修改、校核再到补充、完善,最后排版、印刷,一碗饭不能一口吞下,不是说编就能编成,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半载方可成书。为了做到不误大局、确保万无一失,加班加点便是家常便饭。作为一个市直单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方方面面的工作任务不少,都要按时保质完成。因此,一路走来不轻松。

      俗世炎凉,人言可畏,时有所闻,我每以“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自勉,藉以排除尴尬,壮我志威。当然,凡事都不能一概而论,也曾有领导这样开导我说:五十或七十年后,当莆田这个古府新市出现新一轮天翻地覆、旧貌变新颜的变化,现在的所有丰功伟绩大部分都将不复存在,而你纂修的几部志书将依然存在。虽然明知这是安慰和鼓励,但仔细回味,也觉得贴心温暖。

      世路的弯曲崎岖知者无数,志苑的蜿蜒坎坷知者甚少。十年,风华消逝,业绩显现;十年,青丝白发,硕果累累。编就市级“志书”四部,出版“大事记”两本、“60年变迁”一本,还有三册“年鉴”编纂成稿并交付印刷,完成志鉴总字数近千万字。以区区一个小单位、寥寥几个人员完成如此浩繁的文献工程实属不易,人心可知,青史可鉴。现任方志系统最高机构的主要领导王伟光来闽调研时,对本委十多年来纂志编鉴工作取得的成绩给出了较高的评价,他说:“四志一鉴,莆田市方志委在抓主业方面我看还是应当高度肯定的”。这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肯定、鞭策和鼓励,在此也感谢支持我们编纂工作的同志们!傅庆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