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梧桐引凤栖五星

    仙游边界行:梧桐引凤栖五星

      沈海复线莆田段的开通再次将潼关村与五星村紧密联系在一起。一路上,我们遇到不少梧桐媳妇及五星媳妇,他们说着仙游、永泰两地方言,生养着拥有两地血缘的儿女,耕作着两地皆出名的油茶——

     点击查看原图 

    群山环绕中的山村

    点击查看原图

      屋前房后晒满了油茶籽

    点击查看原图

      徒步千年古道

      秋日朝霞似火,山花氤氲生香,汽车在沈海复线上飞驰,远处青山如黛,薄雾峦峦相连,恰似贪睡的少女在用一丝白纱遮掩晨起的慵懒。

      仙游边界行第六十一站——游洋镇五星村,位于游洋镇西北部,与永泰县梧桐镇潼关村毗邻,距离镇政府所在地20.5公里。10月23日上午,记者驱车从沈海复线前往永泰县梧桐镇出口,再从梧桐镇潼关村辗转到五星村。五星村全村占地面积14.5平方公里,山地面积1.9万亩,耕地974亩,11个自然村,全村总人口3012人,村民集居地海拔150米左右,常年平均气温23℃,经济来源主要靠农业生产及外出务工。

      据年近八旬的老人温朝盛介绍,五星村原隶属于永泰县梧桐镇的屏峰村(现为潼关村),1955年,因发展需要,此地被划归于仙游县游洋镇,名和平村。后人们根据村人口呈5个方位分布的特点,又将和平村更名为五星村。因血缘相亲地缘相近,在划分早期,五星村与潼关村保持着十分亲密的关系,曾有过“一巷之隔”的说法。后来,由于各自生产生活的需要,两个村落逐渐往中心集镇区靠近,但仍有着“一溪之隔”、“一丘之隔”的说法。尽管距离越来越远,但一路上,我们也遇到不少嫁到五星村的永泰媳妇及嫁到永泰的五星媳妇,他们说着仙游、永泰两个地方的方言,生养着拥有两地血缘的儿女,传唱着祖先流传的两地故事,成为彼此间亲密往来的一个标本。

      当然,作为边界村,五星村与永泰潼关村的密切往来不仅仅体现在通婚上,两地有不少的农业生产习俗流传了下来。

      因地理位置相近,气候、土壤、湿度等自然条件相似,两地可种植的树种也大致相同。相邻的梧桐镇潼关村盛产橄榄、李子、柿子,一到季节,农民便将果子加工成腌橄榄、李干、柿饼,因生产总量较大,曾一度发展为当地重要的特色产业,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划入仙游初期,五星村不少人仍效仿此做法,将祖上留下的果树当做家中的谋生至宝。然而,永泰地区的这类农产品贸易由来已久,同质化严重,五星村若再发展这一产业,成本、利润上均无优势,渐渐地,这些果子便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甜点。

      尽管其他果树零星散落,但直至今日,油茶树仍是五星村及潼关村家家户户皆有的植物,这也是两地最明显的共同点。每到这个时节,五星村的农民们收割完田里的水稻又忙着上山采摘油茶果子。“除去过年,这会儿定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记者路遇一老农扛着一大麻袋油茶从山上下来,他有着黝黑的皮肤、深刻的皱纹,及山里人特有的身板,老农告诉我们,这几天山上特别热闹,他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媳都请假回来帮忙,“刚提了午饭上去,这会顺便扛一袋油茶回来”。

      据统计,五星村共有油茶地1100多亩,每百斤干油茶籽可产油20斤,由于产量大、品质优,当地茶油在全县都很出名,每斤可卖80元左右,如今,游洋镇还将五星村的油茶品种移种到其他村,进一步壮大油茶产业。

      五星村自古以来交通极为不便,村东有座山,翻过这山便是游洋集镇方向,山间一条千年古道,当地人称其为古寨岭,道路沿着山体直至山顶,是古代仙游、永泰两地往来的唯一通道。1999年,连接五星与游洋镇其他村的县道开通,尽管只有一车道,但这一县道的开辟,极大方便了五星村群众的出行,为五星经济发展带来一定的推动作用,也吸引不少永泰人落户此处。2013年12月,备受关注的沈海复线高速公路莆田段通车,自此,人们从仙游县城到五星村,可选择沈海复线,经永泰县梧桐出口至五星,极大缩短行驶路程、降低行驶难度。沈海复线莆田段的开通再次将潼关村与五星村紧密联系在一起。

      “藏在深山人未识,撩开面纱惊八闽。”上世纪90年代,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曾这样评价永泰。而如今,4公里湄渝高速公路穿村而过,有望年前通车,将永泰与仙游美景一一串起。昔日藏身幽静深谷的游洋五星村打开山门,统筹挖掘独特资源,该村党支部书记温金晃告诉记者,村两委经过反复讨论,决心抓住难得发展机会,做好乡村旅游规划,开发深谷旅游资源,增加村民收入。田舍农家,青山绿水,茶花飘香,风景绵延,深谷瀑布、奇幻漂流、千年古道等旅游项目昭然若揭,一幅“惊八闽”的醉美山水图即将呈现。

      ◎风物

      老鹰岩下忆雄鹰护雏

    点击查看原图

      在游洋镇五星村沽洲自然村内有一处特别险峻的山崖,就是村里人常提起的老鹰岩(如图)。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这是杜甫在画卷上看到的逼真的鹰。而站在老鹰岩前,映入我们眼帘的“老鹰”更是活灵活现。只见瀑布两侧岩壁向上舒展开来,犹如展翅的雄鹰,搏击长空。丰水期时,倾斜而下的瀑布就像鹰头鹰嘴,向下俯冲去,像老鹰攫食,雷霆猛击。

      据传,老鹰岩地处峡谷,当年是老鹰绝佳的栖息之地。当地有兄弟俩盯上了一个在峭壁上的鹰窝,想抓几只雏鹰回去,于是二人带着工具来到岩顶。其中一人坐入竹筐中,另一人用3条绳索将竹筐固定,慢慢地将竹筐顺着峭壁放下,直至鹰窝旁。爱子心切,人如此,动物亦然,当“鹰爸鹰妈”看到自己的孩子正在遭受毒手时,它们奋力俯冲向竹筐中的人,并设法咬断了两条绳索。当时筐中的一人就慌了,大喊“就剩一个了!抓紧了!”在岩顶的兄弟没能听清,以为他说就差一只雏鹰了,差一点就够到了,并没有把绳索收回,反而任其飘荡。结果可想而知,绳索撑不住一个人的重量,那人坠谷而亡。“鹰爸鹰妈”得以保全了自己的雏鹰和巢穴,“鹰爸鹰妈”勇敢护雏的故事在村里传唱,这里从此得名“老鹰岩”。

      “直到现在,时常还能看到老鹰岩‘鹰击长空’的场景,为了保护这个天然的老鹰栖息地,也为了恢复老鹰岩的生态环境,我们村里对老鹰岩的旅游开发一直比较谨慎,希望能够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景点开发。”五星村主任温金晃告诉记者。

      ◎乡村故事

      鲐背之年   风雨同舟

    点击查看原图

      在游洋镇五星村,记者见到了一对老人(如图)。丈夫叫雷步庭,今年已经96岁高龄,妻子叫林淑珍,也有86岁了。雷步庭看到我们的时候,高兴得合不拢嘴:“我再过4年就100岁了呢!”老人开心地对我们说,似乎4年在他眼中只是一晃就过。

      据了解,雷步庭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是仙游公路分局的退休员工。回忆起当年修路的日子,老人依然历历在目,“当时没有什么大型的机器,我们修路大部分都是靠人力,大家都是拼了命的。有一回修路,牙直接摔掉了,那会儿也没有什么补牙之类的,简单处理以后继续工作。”老人回忆道,当年由于技术落后,很多人修险路的时候都献出了生命。

      “那会儿我在家,整天替他担惊受怕,生怕他受伤出什么意外。现在老了,我也得替他操心。”林淑珍老人告诉记者,在我们到来的前一天晚上,丈夫只身一人去县城小女儿家看望外孙,结果由于太晚回家没赶上车,被滞留在了游洋镇镇上,最终还是好心的邻居驱车将老人送回。

      说到这,林淑珍言语中还透露着些许心疼。林淑珍声音高亢洪亮,“大嗓门”众所周知,我们以为她以前经常唱山歌。了解以后才知道,原来雷步庭现在耳朵比较背,为了让老伴听清自己的声音,她习惯了提高讲话音量,慢慢地就成了村里的“大嗓门”。

      村里人介绍,二老心态非常好,夫妇俩经常一起到山里捡拾柴禾,但老人们却说他们只是没什么事做,去山里散散步,看到了柴禾顺便捡回去。这样积极乐观的心态,相依相守的坚持,被村里人当做了榜样。

      ◎有事找你

      安置房建设盼释疑

      采访中,游洋镇五星村77岁的村民温兆盛告诉记者,随着近年来高速公路的建设,五星村也规划了拆迁安置区。但是许多村民对拆迁安置区的位置选择存有异议,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能够释疑(如图)。

      温兆盛说,五星村准备对洋面山、围内、寨前三个生产队共20多亩农田进行改造,建设安置区。目前,洋面山的田地已在去年打下房屋地基,等待建设。然而,围内、寨前两个生产队的田地由于村民不同意,所以一直还处在争议中,未能动工。

      据介绍,这3个生产队的田地曾在1999年水灾中被冲毁,十几年来,一直未能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复垦消息,今年该村的围内、寨前两个生产队便自行斥资了数十万元进行复垦。村民希望,拆迁安置区能够沿着田边的山地环山而建,不仅可以利用山地资源,保护农民赖以生存的农耕田,还能够美化乡村田园风光。

      ◎我是村长

      十年“痴”路情结

      游洋镇五星村党支部书记温金晃自1995年当上村干部,他告诉记者,十年村工作让他对五星村充满感情,他见证着这些年来村里发生的大变化。

      近年来,我县重视山区道路交通的建设,推动了当地沿线村庄发展。1999年,长约11多公里、宽约5米的五星至沽山路段的修建完工,给当地村民到游洋镇提供了便利。2009年,沈海复线项目路经该村,村两委干部日夜忙碌着服务项目,为项目的建设提供便利,并将群众呼声传递给上级,做好工程完工时的扫尾工作。2013年,途经我县的另一条湄渝高速建设项目又在该村落地。温金晃高兴地说道,随着村道乃至高速公路的完工,它将给五星村的发展带来新一轮的机遇,带动五星村的新村建设和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村民的生活将越来越好。

      采访中,有村民告诉记者这么一件事,今年5月份的一天,温金晃接到村民反映,高速公路建设时,涵洞废渣被倒进五星村河里,导致河道堵塞,情况危急。于是他组织村干部及有关施工人员到实地察看。突然,温金晃头顶上方20多米的高架桥上有石头落下,正好砸到了他的肩膀上。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工人在清扫路面时,为图方便,将石头抛下桥。随行人员立即将昏迷的温金晃送到莆田一家医院,可是住院8天后,他便又急忙赶回村里,服务高速路项目建设。

      ◎采访手记

      深山有路情为径

      走进游洋镇五星村,这里自古以来,油茶亭亭,炊烟袅袅。古有,千年古道通往永泰,因地理位置偏僻、交通等基础设施落后,五星人只能守着青山绿水、千年文化过着紧日子,乡村经济发展一度徘徊滞后,虽为谋富,种植油茶、橘子、蘑菇、橄榄、柿子等产品,可还是未能成为初具规模的致富产业。

      如今,在群山峻岭之间,凿开群山成隧道,飞跃山涧架高桥。沈海复线与湄渝两条高速公路宛如巨龙在大山中穿行,所到之处景色美不胜收。去时车窗外云雾绕绕,回时夕阳下高架桥、隧道与青山绿水相得益彰。

      依托高速公路穿村而过的优势,昔日藏身幽静深谷的游洋五星村打开山门,致力于打造深谷瀑布、漂流、寻访千年古道等旅游项目,交通的改善和省级“造福工程”新村建设等,必将给五星带来各方面的变化,让其在南来北往密集的车流中迅速发展。

      撰文  今报记者  陈慧贞 余立凡 唐伟   见习记者  傅斯威 摄影  今报记者  蔡晨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