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万缕千丝绣斜尾

    仙游边界行:万缕千丝绣斜尾

      看到交界地华亭镇涧口村的“幸福家园”,村民希望斜尾也能尽快驶上“幸福列车”;眼下,村干部正和群众一道精心构筑蓝图——

    点击查看原图

      莆永高速路的出现为该村发展带来机遇

      丝丝小雨朦胧天,5月8日,“仙游边界行”大型系列采访组一行来到了第41站——盖尾镇斜尾村。

      斜尾村,位于仙游县东部,在秀丽的顶洋山麓南面盆地,东与华亭镇涧口相接,西与东许村交界,北连后井村2公里,南邻仙溪村所在地约2公里。全村面积约4.2平方公里,全村人口2900多人,共600多户,辖6个自然村,16个村民小组。

      走进斜尾村,一棵棵郁郁葱葱的龙眼树首先映入眼帘,放眼望去,房前屋后,山上路旁,遍地成林。斜尾村位于木兰溪两岸,境内气候宜人,土质肥沃,加之该村拥有3000多亩的山林用地,适宜种植多种林木,特别适宜龙眼的生长。龙眼曾经是该村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其特有的优质龙眼品种“乌龙岭”曾经远销各地。

      近年来,斜尾村建起了数个小型的针织加工厂。由于龙眼市场的不景气,村里的很多果农们纷纷转行到工厂里面上班。在村干部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位于村内的一家针织厂,该厂的陈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家针织厂是6年前莆田南兴针织厂设立在斜尾村的一个分厂,其初衷主要是考虑到很多村民不愿到外地上班,盼望能在家门口就业。她说,村里的很多女性因为家庭缘故不方便外出打工,针织厂的工作性质比较自由,离家也近,很多人甚至还可以将一些手工活带回家做,顺便还能照顾家庭起居。目前在该厂上班的村民共有百余人。

      记者看到,车间里,数十个年轻女子坐在纺织机前,熟练地摆弄着机器,一件件衣物在她们的手下渐渐成型。1994年出生的小林是整个缝纫车间最年轻的员工,梳着一头马尾辫的她告诉记者,她是斜尾村人,初中毕业后就走上工作的岗位,刚开始在县城的一个小作坊工作,两个月前刚来此上班,年轻的她没到两周就掌握了缝纫的基本要领,现在已经能熟练操作整道工序。小林说,在村里工作最大的便利就是可以天天回家,工作之余她还经常找村里的闺蜜出去游玩。

      斜尾村土地面积广,可供开放利用的土地资源丰富,尤其是位于该村东南部的五色埔地段,地理位置优越,连贯莆仙两地的濑榜公路从中穿过,交通方便,公路两旁可供投资开发的山坡地面积达1300多亩。不少村民说,站在村里高处,看着不远处华亭镇涧口村建设中的“幸福家园”,他们都特别羡慕,希望斜尾村也能尽快驶上“幸福列车”。

      村党支部书记何文锦告诉记者,镇里目前正计划在五色埔地段开发一片工业区,初期计划将建成占地面积约900多亩的工业开发区,目前工业区的规模设计图正在由相关专家进行论证修改。村民们对工业区的开发计划都非常支持,工业区建成后,会吸引一些更大规模的工厂、企业进驻,将成为斜尾村迈向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同时也能够给村民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与发展机遇。

      ◎乡村故事

      公交车直达县城

      在盖尾镇斜尾村采访时,村民欣喜地向记者介绍,开进村里的608路公交车真正方便了村民的出行(如图)。

      据介绍,2013年8月,我县原8路公交线路行程调整,由原先的终点站盖尾镇石马口延伸8公里,经盖尾镇杉尾村、仙溪村,至斜尾村,路线全程27公里,全程公交线路有海亭嘉苑、汽车南站、斜尾村等39个公交站点。

      “公交车路线延伸,开进村里,实现斜尾到县城直达通车。”该村老协会成员苏洪荣说,以前往返一趟县城,得先花五六元坐摩托车转车到石马三岔路口,再乘坐莆田开往仙游的公交车到县城。如今,他们乘坐这路公交车,从斜尾到县城只要5元,让村民们享受到了延伸到家门口的交通便利。

      油杉树下好生活

      盖尾镇斜尾村的下厝仔、后兄等地,有十几棵高大的油杉树,有些高达五六层楼,近20米(如图),树干需要两个人合抱,最小的也有10多米高。这些树都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据居住在树旁的一位老人介绍,这些树都挺老的,但没人知道具体活了多少年。而这60多年来,它们几乎没有变化,跟他小时候看到的差不多。他说,这些上了年纪的油杉,与居住在旁的人都有了“感情”,还被村民当成了“风水树”。

      斜尾村党支部书记何文锦告诉记者,在这些油杉之中,位于岭头宫长安社旁的油杉,让人印象最为深刻。夏季傍晚的时候,常常有很多群众来到树下乘凉、休闲,也成了很多青年男女闲聊的胜地。

      ◎特产

      乌龙岭:曾经的骄傲

      谈到乌龙岭龙眼,盖尾镇斜尾村的老人苏妹生有说不完的故事。据老人介绍,斜尾村山地众多,龙眼树种植达2000多亩,家家户户都种有数十棵龙眼。与泉州、漳州等地龙眼相比,斜尾当地的乌龙岭果粒更大,味更甜,因而闻名遐迩。

      苏妹生今年84岁,据他介绍,自他小时候起,村里就种植着大片龙眼树,过去村民多靠果树谋生。上世纪70年代末,村里的龙眼主要由生产队统一收购,当时交通不便,村民需要挑着龙眼到杉尾村搭船运到涵江,再通过各种运输方式运往北京上海等地。80年代龙眼价格持续走高,村民见势进一步扩大种植规模。苏妹生依稀记得,1983年,他跟着村民一起上山开荒挖坑种龙眼,那一年,村里种了上万棵龙眼树,苏妹生个人也种了30多棵。

      在斜尾村,多是几户村民合用一个烘灶,龙眼采摘季节,村民一般一大早去采摘龙眼,下午将新鲜龙眼铺上灶,烘烤上一天一夜,为此村民夜间常不能休息,隔一个小时还得将龙眼翻个身,防止烧焦。苏妹生说,1986、1987年左右龙眼价格最高,一担龙眼可卖到1000元,那时候龙眼收成季村民再忙再累,心里也是甜滋滋的,而现在随着龙眼价格下降,村民的干劲也大不如前了。

      ◎我是村长

      责任在身不言苦累

      “我们斜尾村的发展离不开村民们的支持,他们有着大局意识,一提到要征地开发工业区,大家都十分欢迎。”谈起斜尾村的发展,今年57岁的村支书何文锦十分感慨。除了认真完成上级下达的工作任务,他还努力把握时机,坚信付出的辛劳都会得到回报。

      他说,责任在身不言苦累,自1984年从部队转业回来后,从一名村干部到担任村主任乃至现在的村支书,他在村委工作已30多年,感谢村民一直以来对他的信任。虽然村财有限,但是斜尾村积极做好招商引资的前期工作,向上级争取资金做好本村基础设施配套建设。

      近年来,斜尾村实现了路灯通全村;同时,加强村庄环境保洁工作,聘请保洁人员负责本村卫生,进一步改善村庄环境;还斥资5万多元在村主干道布设了32个监控摄像头,从而实现区域动态治安视频全覆盖,创造平安和谐的社会环境。

      莆永高速路的建设让斜尾村看到机遇。该村从多方面筹资进行征地,把110亩土地按每亩1000元租给莆永高速相关配套工程的搅拌站。何文锦说,等三年租用期过后,该村将该片土地用于开发工业区。工业园区建起来后,能够让村民就近打工,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有事找你

      老兵期盼领上补助

      “还记得参军那年,我戴着大红花,站在老燕池埔里,欢送会上人山人海,记忆犹新。”5月11日,提起军旅生活,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84岁老人苏洪荣几多感慨。

      苏洪荣告诉记者,在1955年那年,24岁的他踏上了军旅生涯,在福州4508支队参军。在部队中,他训练刻苦、做事认真,1956年获得全营通报表扬。1959年退伍后,他被安排到陕西国营的秦岭电工厂。在1962年工厂下放回来时,工厂告诉他档案发回县委组织部。

      “跑县城很多次了,县民政局让我去武装部开证明,武装部说需要所在村开具证明和镇相关部门盖章。可是等武装部开具证明后,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却又跟我说查无档案,不能办理相关补助手续。跑了这么多年,补助金手续还是没办成。” 苏洪荣向记者说道。据悉,2008年,苏洪荣从仙游籍战友了解到,可到民政部门领取相关补助。可是他去组织部和武装部查了,都没有他的档案。

      因为年代久远,能证明苏洪荣军人身份的部分物件已经丢失,而和他同去参军的我县战友只剩下3人,其能提供的证件只有当年的军人证、在秦岭电工厂工作时候的工作证。由于没有档案作证,补助金一事迟迟没有得到落实,盖尾镇斜尾村村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为其提供帮助,让他安享晚年。

      ◎采访手记

      一座莆仙桥两地交界情

    点击查看原图

      一桥飞南北,百代夙愿,今朝梦成真;长虹卧莆仙,千秋功德,子系仰功名。这是记者在斜尾村一座桥边的石碑上看到的一段文字,此桥名为“莆仙桥”,以桥为界,东边是斜尾村,跨过桥再走几百米就是华亭镇涧口村,站在莆仙桥上环顾四周,东边龙眼树林中浮现的是斜尾村落,西北方向的山头后面就是华亭镇五云村,东边那一排排整齐错落的房屋就是涧口村幸福家园小区,南边是莆永高速斜尾段大桥。

      “莆仙桥”下的溪流名为后井溪,这个季节溪水干涸,水流间可见裸露的岩石。村里老人告诉我们,后井溪到旱季时就会干涸,一下雨就常常发大水。在溪水东岸还有数十亩斜尾村的田地,斜尾村民需要经常到对面耕作,而涧口村的村民也经常要到斜尾村的市场买东西,因此两地村民经常跨溪来往。建桥以前,人们会在河水干涸时踏着水上的岩石走到对岸,而待雨季来临时,水位急涨,人们不得不绕远路到对岸,因此建桥成为两地村民的共同心愿。

      1995年,在两地仁人贤士的奔走呼号下,两村村民纷纷捐资,附近村庄及海外侨胞也倾囊相助,莆仙桥终于落成。人们在桥边建碑为念,石碑镌刻着捐资人的芳名,也见证着两村民众的友谊。

      走访过这么多边界村,问及界碑,不少村民对此没有概念。斜尾村的小小一座桥,竟冠名于“莆仙”,这既是两地村民对于交界的区分,也是希望能合二为一,让有形的边界界碑,在边界村村民的心中无形。

      今报见习记者  陈祖强  卓良建  记者   余立凡  薛燕辉   实习生  黄 群  摄影   今报记者   蔡晨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