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悼念逝者 共寄哀思——蔡园将军二三事

    悼念逝者 共寄哀思——蔡园将军二三事

    点击查看原图

      冬至前夕,寒风萧索。我们惊悉尊敬的老领导蔡园将军,因年高老病,抢救无效,于2014年12月21日9时57分在上海医院逝世,享年100岁。我们当即电告在沪的老战友,以原29军仙游籍老战士的名义敬献花圈,共寄哀思。

      荣耀勋章灿若霞

      蔡园将军出生于1915年,15岁时就在麦斜岩参与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108团,担任没收队队长兼擎旗手。抗日战争时,历任新四军教导总队第四队队长、军部特务团一营军事主任教员、独立大队队长、第七师作战科长、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解放战争中,参加山东、鲁中南、淮海、渡江等重大战役;建国后,出任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第29军第85师副师长、空四军第21师师长、空四军参谋长、空四军副军长。在半个世纪的戎马生涯中,转战南北,屡建战功,荣获过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四枚勋章,记载着一位老红军的忠诚与奉献,记载着一段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的艰险历程,记载着一位老将军参加革命几十年的丰功伟绩……

      早在1999年10月20日瞻仰虎啸山仙游革命烈士纪念碑之后,蔡老将军就和在场的几位原29军老战士一起商讨,决定将他毕生为革命事业奋斗中所得的四枚勋章捐赠给故乡有关部门,永久保存。蔡老将军说:我是代表仙游县的老区人民,代表我的战友们,代表为中国革命事业献出生命的烈士们领取的勋章,这四枚勋章理应回归于父老乡亲。

      蔡老将军还交代说:上海家中书室藏书有马、恩、列、斯和党领导人的着作、年谱、文集及唐宋诗词等计500多册,拟赠给仙游县图书馆,供读者阅读。当场我们一班老战士,都很受感动,当时的情景令人难忘,蔡老将军似乎在为自己安排“后事”,大家一时都想不出任何美好的言词来表达对将军的无限崇敬。

      白发惟有赤心存

      1979年,蔡老将军以行政九级正军职待遇离休。

      离休以后,蔡老将军半点儿也不享清闲,拿出当年干革命的劲头,制定自学计划,重温毛主席着作,学习近代史资料,学习古典诗词。从1981年开始动笔写诗,把半个世纪军旅生活激荡的豪情,凝聚笔端,抒发出来。他每写一首诗,都反复推敲,炼字炼句,排除重重困难,他写的七绝《涂鸦》,就是具体生动的写照:

      读书恨少笔无花,深信勤耕可得瓜。

      灯影鸡声平仄仄,七横八竖学涂鸦。

      老将军放下枪杆子,拿起笔杆子,锲而不舍,顽强拼搏,辛勤耕耘,收获颇丰。已有200多首诗作,先后在《上海诗词》、《上海老年报》、《大江南北》、《晋江诗词》、《湄洲日报》等许多报刊杂志上发表。尤其是1997年由广西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蔡园诗草》,收入老将军脍炙人口的诗篇180首,诚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吴建华在《序言》中所赞扬的——“180首诗,是180支动人的晨曲,迎来了战士久盼的黎明;是180朵战地黄花,装扮着共和国绚丽的金秋;是180股奔流的清泉,浇灌着茁壮成长的幼苗。”

      枪杆子闯天下,笔杆子写人生。人这一辈子,能做好其中一件事,就非常了不起了,蔡老却兼而有之,而且都干得有声有色。

      除了写诗,老将军在耄耋之年坚持发挥余热,兼职甚多,而且认真负责,竭心尽力。他很有风趣地说:我是“老有所忙”。他在1999年5月给我们的信上说:最近无暇写诗,“索居觅句”暂时搁下,因为忙于参加社会活动,每天坚持读书看报,给自己“充电”。2000年暑假又多次来信,说自己“近年身体处在不佳状态,但凡有来访者,我都振作精神,回答所问的问题。我的信念是: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这两句诗正是由唐代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添字演化而来,一反古诗原意,显得恬淡自然。

      壶兰道上一兵归

      蔡老将军远居上海,心系故乡,他关心桑梓老区建设、关心母校文化建设的事迹在家乡广为流传:十年浩劫后,他和老同志黄明、苏华等人为仙游县落实老区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做了大量工作;1988年蔡老把老家旧城改建时,故居的拆迁补偿费两万多元,捐献给钟山镇麦斜小学教育基金会;1996年前后,蔡老捐资新建了“中国工农红军108团革命遗址”纪念碑亭,四柱三角形的碑亭正中伫立一块墨色大理石,镌刻着蔡老亲笔所书的“麦斜之光”;1998年,仙游二中百年校庆,蔡老挥毫写下七绝一首:“百载育人勋绩多,春风桃李耀星河。寒窗砥砺鲲鹏志,直搏长空共放歌”,并对学校文化建设做了重要指示;2002年,他将珍藏的500多册精品图书全数捐赠给仙游县图书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仙游县革命烈士陵园的建设:蔡园将军从筹建仙游县革命烈士纪念碑始,直至扩建成为陵园,十多年如一日,操心操劳,倾注心血,许多事实,鲜为人知。

      仙游县革命烈士陵园,始建于1985年,当初仅有一座纪念碑,蔡将军亲自参加纪念碑地址的选择,他和县民政局、老区办等相关的负责同志一起,跑遍了县城周边的山头高地。他们的足迹遍及蜚山南麓,城关西北的“九战尾”、十八仗,城南的虎啸山等等山头。当时蔡将军已经年届古稀,仍不辞辛劳,每天早出爬山,观测山形地貌,回来又参加会议,共同探讨,选定地址。他一边为纪念碑的选址煞费苦心,一边又为纪念碑的图案设计抓耳挠腮,从纸面图案到制作模型,始终与孙仁英等画家、设计师共同切磋。蔡老强调革命烈士纪念碑的形象,一定要突出“庄严、肃穆、雄伟、壮观”的指导思想。1985年8月,蔡园将军冒着酷暑,从上海风尘仆仆赶回仙游,参加革命烈士纪念碑建成揭碑仪式。1998年10月,他不顾旅途劳累,两度从上海回到仙游瞻仰烈士纪念碑,参加在纪念碑前举行的仙游县青少年共育共建会议,对陵园建设提出许多宝贵意见。

      1998年以来,蔡园将军经常与家乡的老友新朋、老部下通信、通电话,再三叮嘱,关注烈士陵园建设。尤其是1999年7月蔡将军住院治病期间,仍不顾病体虚弱,接二连三寄信说:“我对烈士陵园扩建事,还是挂心,请及时信告工程情况。”信上“建议在陵园内划一片土地,种上果树,以果养陵,以陵护果,良性运转。”在蔡园将军关心与支持下,烈士陵园至2000年扩建到40亩,而且依山造势,梯次台阶82.5级象征仙游解放纪念日“8·25”,巍巍陵园,俯瞰木兰溪两岸,虎踞三郊线要冲,成为省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

      桩桩件件,说不完也道不尽。蔡园将军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谆谆教诲,殷殷至意,仍萦绕在我们的耳际……

      【注】本文小标题均为蔡园将军的诗句。●原29军老战士、校友 蔡庆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