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溪南之畔饮龙泉

    仙游边界行:溪南之畔饮龙泉

      一村10宫寺,蔡京墓坐落于此。曾经穷乡僻壤,如今日子越过越红火,村民倾情助力家园建设,村支书曾“1小时喊来27万元”——

     点击查看原图

     溪南村建立的龙泉供水厂。

      以枫慈溪为界,北岸是溪北,南岸为溪南。溪南村因与泉州泉港区接壤,所以成为“仙游边界行”大型系列采访活动的第28站,也是记者一行告别园庄,走进枫亭的第一站。

      溪南村东南长4公里,南北宽2公里,总面积8平方公里,整体呈现T字型,全长10公里的枫园路近半数位于溪南村境内。该村现有山地10118亩,是全枫亭之最。耕地仅1664亩,近年来,随着青年劳动力的不断外出,不少耕地被常年闲置,仅余的一部分耕地多由来自莆田、浙江的人承包种植油菜、蚕豆。

      对溪南村的第一印象,是因地广人多形成的罕见的一村10宫寺情景,有清泉岩、龙泉宫、德贤祠、王爷府、德清寺等,还有因风水好而坐落此处的北宋丞相蔡京墓,可以说,溪南村至今保留着诸多古建筑。

      溪南村村支书黄洪林向我们介绍道,作为枫亭镇的一员,该村的姓氏却没有与传统保持一致,不以“蔡、薛”两姓为主,“陈、黄、王、谢、胡、薛、徐、蔡、李、童的人都有,村上很多人做亲戚也选择去园庄”,这是因为溪南村与园庄镇塔兜村毗邻而居,长久以来与园庄保持着较为密切的人员往来。“园庄人出外做面点的风潮也随亲戚们传到了溪南村,带动溪南村村民发财致富。”黄洪林说。

      经济要发展,家园也要建设。近年来,溪南村村两委积极行动起来,加大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优化美化家园环境。截至目前,该村共浇筑6公里水泥村道,实现全村水泥道路覆盖近90%;安装路灯130多盏,点亮乡村夜晚;聘请5名保洁员购置3部垃圾车,定期清理村居垃圾;投入22万元实施网格化建设,全村安装20个监控探头。

      一系列举措有效改善了村容村貌。家住溪南村外坑的陈玉聪今年60岁,他说,“现在垃圾车每天早上固定出来收一次垃圾,节假日人多了还多收一趟,以前成堆的垃圾现在少见了,到处都比较干净。”陈玉聪不仅见证了溪南村村容村貌的变化,身为该村龙泉供水有限公司看守人的他,还见证了该村从“担子挑山泉水”“管道引溪水”到“自来水通到家”的变化。

      为切实提高村民们的饮用水安全,2010年,溪南村投入200万元开始铺设自来水管道,引外坑水库水源进入村民家中。“由于2012年外坑水库加固工程的影响,尽管自来水管道已通,但直到今年之前,村两委都提醒大家这水只供日常洗刷之用,不可饮用。”溪南村村主任陈秀洪对记者介绍道,今年开始,龙泉供水水源已实现12次过滤,每小时造水125吨,安排专人24小时值班,管护水源安全。据了解,该水厂造水量有余,不仅可以满足溪南村村民所需,还出售到溪北村,增加村财收入,两村也继续同享“一江水”,还可满足农田灌溉之需,一举多得。

      “路宽了,灯亮了,水通了,日子好了,村民们更愿意加入到为家园建设的队伍中来。”陈秀洪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曾经“1小时喊来27万元”的故事。

      2012年农历12月16日,溪南村村两委想为村里的老人们建一个活动中心,宣传爱老敬老传统,丰富老年人生活,却苦于资金的局限迟迟无法动工。陈秀洪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村民们发帖讲了这件事情。没想到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陆续赶来的村民们自愿认购认捐,当场凑齐27万元资金。“我没想到大家这么积极踊跃,而且之后也有村民继续捐款。当天之后我们立即行动起来,将老年活动中心建起来,不辜负村民们的信任。”村民们共同建设美好家园的热情,也使陈秀洪等溪南村村两委坚信了溪南村必将越建越美好的坚实信念。

      穷苦孩子  “海绵”助力

      “仙游边界行”第 27站,今报刊发《穷苦好孩子得怪病》一文,报道了就读塔兜小学六年级的杨姓学生,得了一种怪病。由于家境贫困父母无法同时供养两个孩子上学,姐姐初三毕业后辍学,把学习的机会让给了弟弟。

      看到了记者提供的照片,县皮肤病防治医院副主任医师施国忠告诉记者,该学生患了鱼鳞病,目前医学上还没有很好的办法对其医治根除。由于皮肤失去了保护功能,导致皮肤干燥且没有弹性,现在只能靠涂保湿护肤品进行缓解病痛。

      报道刊登后,还引起了爱心公益组织的关注。海绵团团长林育程告诉记者,他们已把该学生列入关注帮扶对象,近期将组织志愿者上门走访,并研究决定发放资助款事宜。昨日,林育程个人捐出2000元,委托记者作为过年费转交给该学生家长。

      三棵古榕  双双“携手”

    点击查看原图

      在枫亭溪南村,有3棵老榕树在当地颇有声望,它们都有着180多岁的树龄。“这3棵树有2棵是长在岩石上的,犹如榕抱石,而路一侧的那棵榕树的一条枝干,倒在旁边另一棵榕树的主干上,日久后已浑然一体,尤为奇特(如图)。”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记者在树下看到,3棵古树都是枝叶繁茂,树干粗壮,形态各异,树冠犹如巨大的伞盖。最令人惊叹的是,岩石上2棵榕树的根部犹如网状,苍劲有力般紧紧依附在磐石之上。3棵老树的部分树枝紧紧地互相缠绕在一起,已分不清彼此。

      这3棵榕树位于溪南村主要村道路口,每天人来人往。对众多溪南村村民来说,古榕树不仅仅是相濡以沫“携手”走过180年,它们更是许多村民的成长记忆。而今,3棵古树已被我县列入了名木古树保护范围,每棵古树都有详细的保护资料及其“身份证”。

      村部清廉   饭店关门

      连任五届,枫亭镇溪南村党支部书记黄洪林今年刚被县委组织部评为优秀党员。

      黄洪林从1997年开始担任溪南村村干部,2001年当了半年的村主任,随后一直担任村支部书记至今。他和村主任陈秀洪搭档,对溪南村的大小事尽心尽力。

      黄洪林回忆说,他刚上任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建设村小学,那时村里没学校,孩子们借地上学,尽管当时村里还有负债,但村两委还是把建学校的事摆在了第一位。

      随后,村道硬化、扩展村扶贫基金会、修建自来水厂……在他的主持下,村情村貌不断发生变化。

      黄洪林最得意的是,在他的带动下,这些年村两委一直保持清廉的工作作风。村部门口的小吃店都关了,黄洪林笑着说,所以群众对村两委也是比较满意的。

      眼下,黄洪林心里又有一个新农村规划,他希望将溪南村越建越好。

    点击查看原图

      枫慈溪溪南坝。

      草药收购主销台湾

    点击查看原图

      在溪南村外坑自然村,李金荣的家里到处都堆放着草药,他的草药很大一部分卖给台湾同胞,且有20多年。

      父亲是个青草医,李金荣从小跟随父亲学会了认识各种草药。从业20多年来,他在当地有些名气,本村或者是大济及其他乡镇的村民也都知道他这家草药收购站,大伙捡到草药会主动拿来卖给他。

      李金荣说,溪南村虽然适合种植各种草药,但出产的草药主要是万点枝、黄金贵。早些年,他也自己种植一些,最多时达几十亩。不过近些年,尤其是从前年起,价格持续走低,他也就没了种植的积极性,现在仅种植一两亩佩兰。

      价格上不去,最主要的原因应该就是受到西医的冲击。然而,李金荣始终认为中草药是个好东西,“要不台湾同胞为什么一来就觉得什么都稀罕”,一年仅销往台湾的荔枝壳、荔枝核都有好几百担,中草药疗效得到台湾同胞的肯定,李金荣满目憧憬。

      陶瓷机械   全市独家

    点击查看原图

      溪南村里唯一的企业是生产陶瓷机械的闽力机械有限公司。记者前往采访时,公司负责人陈志洪正在车间里安装流水线,年底是销售旺季,许多工人都被派出去了。

      陈志洪说,哪怕是在全市,生产陶瓷机械的也就他一家。不过,这种公司在泉州有不少,他原来就是泉州一家企业的技术工人,老板见他勤劳肯干,学得也快,扩厂时就分出一条流水线由他负责。在泉州找不到合适的厂房,陈志洪便把这条流水线搬到溪南来了。

      在老家办厂,招工难、运费也高,但房租便宜。公司已经走过5个年头,陈志洪和他哥哥两人搭档,哥哥负责在外跑业务,他负责在家生产。他们公司的产品也越销越远,四川、山东、乌鲁木齐,有的甚至销往国外去。

      有了好前景,陈志洪的干劲十足。

      教师陋舍   桶里如厕

    点击查看原图

      记者走进了溪南小学老师们的居住处。学校教学楼二楼的几间闲置教室被用来当作教师宿舍,每间教室被分为2个小房间,中间用砖砌起,有几个房间只用木板隔着。

      来自城厢区华亭镇的高姓老师在该校教书已3年,由于离家远,平日都住在学校。她说,洗澡只能在宿舍擦洗,等周末回家后再“大洗”。每到雨天时,由于窗户破损,雨水便会淋进来。而且许多床铺都已老化,床脚要用书本垫起(如图),有时候半夜熟睡间,突然会听到床倒人掉在地上的声音。

      已工作4年的徐姓老师苦笑道:“我住的房间是用木板隔着的,有时午休,电话响起,住在隔壁的同事都听得清楚,影响了他们休息。”而由于厕所在教学楼对面,要穿过操场才能如厕,女老师们只能在宿舍放个桶将就着,生活很不便。

      校长苏志祥告诉记者,目前溪南小学有190多名学生,老师有11人,其中女老师5人。学校占地8000多平方米,目前仅有一栋占地1600多平方米的教学楼和600多平方米的操场。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予以重视,解决老师居住的问题。

      “溪南富”后代败家的警示

      告别了园庄,仙游边界行走进枫亭。第一站来到了枫亭镇溪南村,本以为枫亭靠海,这里该有碧海蓝天,不曾想这里依旧是山青水绿。

      溪南村更靠近园庄,地势、生活习惯甚至谋生的办法都和园庄无异。有不少园庄的女儿嫁到这里后,便把这里的男人们带到大城市做面点。

      在这个小村庄里,有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传说明朝时溪南有个大富翁,村民们都管他叫“溪南富”,最盛时家里的米堆得有旗杆高。然而创业难守业更难,他的子孙们却不懂珍惜,开仓养鸡,任由鸡随意糟蹋粮食,也不懂得善待他人。于是偌大的家业很快被败空,只留下三间土寨警示溪南后辈,要勤劳、惜福、友善待人。

      如今的溪南人牢记祖训,勤劳务实。凭借好手艺,村民们日子过得也是蒸蒸日上,一幢幢小洋楼拔地而起。村民们的生活水平也基本相当,静静的小山村里,少有财富传奇,有的是实实在在的日子。仙游今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