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追忆东岳殿

    追忆东岳殿

      东岳殿始建于明,大规模的修建在于清代中叶,其两廊、拜亭、三门等均为当时重建原物。主殿(三开间,三进间)构架始终保持着明代的建筑风格、手法与法式特征:山面五柱“穿斗”串接,明间采用“抬梁”减柱。尤其是构架结点中“内檐斗木共”与“驼峰叠承十字木共”的应用;呈现宋雕技艺的蟠龙石柱;坐斗与散斗“斗欹”部分“幽页度”的砍制等,都是明代早期建筑遗风在南方建筑领域的真实体现。

      东岳殿遗一方立石于清嘉庆三年(1798)《重修元妙观东岳殿记》。从立石的年间,可以得知:东岳殿的重修,比西岳殿(文昌宫)的修建,整整提早了十五年。

      《重修元妙观东岳殿记》为后人叙述了二百多年前,东岳殿的原状与重修概况。主建筑三清殿的始建与历次重修时间,均能在相应的构件题铭上,找寻到依据。那东岳殿呢?“独东岳殿修建志年未详。”若然依照“明万历辛已(1581),道士卓茂乔募建文昌宫、五显庙”推测,“想亦相继成功,出于诸善信之手者,盖二百余年于兹矣”。此时的东岳殿已是“蠧深两庑,拜亭、三门又皆栋折攘崩,日就倾圯,而中殿尤甚,费颇繁众,莫举之。”最终是里人翁氏延璋率众善信“忻然鸠工,捐资修葺,塌坏者,尽为更新。至于三门基址,昔之规模小者,扩而木之,以壮观瞻(周家捐地,扩大了外庭)。”重修的时间“经始于嘉庆丁已(1797)孟夏,藏工于戊午(1798)仲春。”

      按前辈林祖韩先生《莆田县宗教志》所载:东岳殿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的大修,是解放前最后的一次修缮。到了五十年代,即为所在地街道电镀厂所利用。

      一座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建筑,被作为腐蚀性极强的酸洗电镀场所,长达几十年。固然其中有十年间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但与莆田县文化部门对东岳殿建筑年代的确认与文物价值的定位亦有一定的关系。1963年版《莆田县志·莆田的文物与古迹(草稿)》寺观部分,记载了东岳殿的概况:“东岳殿,硬山式,共分三进,面阔三间,系近代建筑。”可怜的东岳殿,背上了“近代建筑”的结论,整整挣扎了二十三年。虽然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政府也曾于1984年引其为文物保护单位,但其所处的现状,却丝毫未改。直至1986年的“昭雪、定性”,才真正摆脱废酸侵蚀的悲惨环境,得以重见天日。

      1986年,一位来自北京的古建筑专家途经莆田,慕名考察三清殿(时为莆四中所用),经过东岳殿(当时的电镀厂已破产、倒闭多时,唯留一人值班)时便踱步而入。一番详细的观察,产生出一段令人大为意外的评论,震憾了从省文物处至莆田市相关部门的领导:东岳殿是一座具有明代建筑风格的古建筑。在南方地区,带有明代建筑法式、特征与风格手法的古建筑,能完整保存至今的已不多见了!文物部门应抓紧上报,并及时采取接收、修缮和保护的相应措施。

      专家的强烈呼吁,使一件沉埋多年的珍品浮出水面,呈现于世人眼前。引发着各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市文化局李振东局长与文管办负责人俞锦达先生多方奔波,市政府很快下达:东岳殿归属文化部门接收、修缮的“红头文件”。省文物处吴玉贤处长及时调剂的3万元维修款一次性到位。在俞先生的举荐下,笔者有幸能在假期(每年12天。开工后市文化局又商借了一个月)之内,协助修缮工程的现场施工。为了确保施工过程的持续性,文化局增添了陈文忠先生共同负责施工中的相关事宜。

      承担修缮工程项目的负责人是筱塘工程公司的“青古”。负责“大木作”的师傅是莆田古建木作专业村——黄石后洋的“木工毜”。屋面铺饰的“瓦作活”是笏石“东津三社”和“秋古”。

      经过三番五次的反复协调,总算完成接收程序,进入“可以施工”的阶段。当时,呈现在眼前现状,比原先估计的要复杂、严重的多:由于电镀厂已倒闭停产多时,潮湿昏暗的主殿,蛛网密布,满地都是生产垃圾,酸洗池锈迹斑斑,焦黄的废液从污垢发黑的裂缝渗漏着,散发出一股腥恶废酸的霉臭,直呛鼻喉,催人阵阵作呕。殿宇构架歪闪,脊柱朽腐。三面土墙久经酸蚀,已豆渣状剥落成一道道的坎穴。原有铺设的地板方砖,全都起壳脱落,支离破碎。

      “抢险加固,局部更换,重点修缮复原”确定为这次修缮的总原则。首先拆除遍布殿内杂乱无章的搭盖物以恢复原有的建筑布局。主殿屋面(歇山顶)全部揭换破瓦烂椽。整座构架重新校正拉直。梁柱檩枋榫卯搭接归宗。三面土墙全部翻基加固,并以“四亭郊下”的土坯块,复原重砌。更换失去荷载作用的朽梁烂柱(以脊柱为重点)。地面挖深30公分臭酸渗透层,重新换土后,做“素土”垫层,重新铺设地板方砖(二十年后,至今地面板砖仍在腐蚀脱壳)。

      为了切实做到通风透亮,排潮去味,即于第三进后墙的“次间”处,特地开启“双开槅扇门”与后廊墙的“园栅窗”,使得南风北返,流畅无阻。“屋脊雕龙”,几十年前因无前例可依,只好先由后洋村木雕师傅“瑞柱仔”描画草图,再经反复推敲后确认(重点要求体现出:双龙张牙舞爪腾翻夺珠的勇猛之势)。成型后,效果甚好,江口东岳庙脊塑时,亦曾来此描绘仿样。

      省文物处吴玉贤处长,对东岳殿修缮项目的精心施工,相当满意,认为:3万元的维修款全用在“刀刃上”。并当场表示增拨款项以继续完成对拜亭、三门等工程项目的修缮。东岳殿的成功修缮,为后来元妙观建筑群的逐步接收、修缮、保护迈出艰难、关键的第一步!(郑旭东)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