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怀念在知青点的日子

    怀念在知青点的日子

      人到中年,生命里的怀旧情绪在不觉中殷殷地弥漫开来,尽管四十多前我上山下乡的往事已经远远地逝去,然而,有些事总是挥之不去,如今忆起仿佛就在眼前——一切美好的、疼痛的、细微的、不经意的种种往事都成了亲切的怀念。

      那些年,“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山下乡干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风潮席卷全国。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成千上万学生,怀着对前途的迷茫和祈盼,到农村广阔的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1974年6月,刚走出校门的我,背着简陋的行囊,到“界外底”莆田地区盐场知青点插队落户。那天我来到“六孔闸门”的知青点时,已经有了先来的五个知青,他们年龄都不满二十岁,瘦小体弱。在后来的日子里,知青点又陆续来一些男女知青。大家同住一个屋檐下,酷暑烈日,天寒地冻、刮风下雨,日复一日,垦荒造田。我们学会了育秧、插秧、耘禾、收割、打谷……,和当地农民一样,用辛勤的汗水进行艰苦的农田劳作,知青们争挑重担,争干重活,许多人有过挑断扁担的经历,有些人掀起厚厚的布肩垫,单薄的双肩渗出了缕缕血丝;伸出暴晒蜕皮的手臂,白晰的双掌全是火辣辣的血泡。仅仅一个夏季的烈日曝晒、风吹雨打,男知青个个出现黑白分明的“背心印”,女知青个个变成“非洲黑妹”。

      在大强度的农田劳作中,肩头和手掌,长出了坚韧厚实的肌肉,手上长满老茧,在严酷的磨炼中,我们成长、成熟了。艰苦劳动的汗水洗涤着我们的灵魂,大家领略了农村生活的深刻内涵,也品尝着劳动收获的快慰。由于我个子小,体格弱,1974年秋后至75年上半年我被调配到农场和知青点的仓库,从事收成的粮食和各种农资的管理和调配。

      1975年农闲的时候,为了提高知青点的收入,改善知青的生活,在盐场领导关心和支持下,知青点进行多种经营,场部领导请来制作糕饼的名师傅,教会知青们制作酱菜、酱油、糕饼、米粉、酒等副食品。我是最早被领导选上去学习制作糕饼制作技术,并负责其生产管理。当时糕饼厂条件很差,说是一个“厂”,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土”作坊,里面有用砖头切起的烤炉,非常闷热,但生产作坊非常讲究卫生,我每天都是提前进行环境卫生打扫和生产工具清洁消毒工作。我们生产的糕点品种花样较多,有广东饼、风味饼干、油饼、马蹄苏、寸枣、方糕、花生糖、麦芽糖等。但各种糕点制作时的每一道工序都是精工细作、质量一流,按现在说法是“纯绿色食品”。

      可以说,知青点糕饼厂在七十年中期是莆田沿海一带最大的糕饼作坊,供应方圆十多里的盐工和农村人家。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了,和师傅一起和面、配料、烘培……工序一道道的忙开了,工作中我们都很认真细致,宁可自己多受苦、多受累,也要讲究卫生、注重质量,出炉的糕饼香飘四溢,令人垂涎若滴。

      经过短短的三个月时间,我虚心向师傅学习、大胆尝试、经过反复实践,终于掌握各种糕饼的制作方法,生产出来的各种糕饼有质有量完成领导下达的指标任务,受到盐场领导和大家的好评。

      第二年夏天,我的大弟陈宝峰和大妹陈翠芳也怀着“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雄心壮志,相续来到知青点和我一起“并肩战斗”。我们三兄妹在同一知青点“接爱再教育”,成为当年莆田盐场整个盐区流传的佳话。1976年6月,由于在知青点出色表现,我被提前招工到仙游糖厂工作。

      改革开放后,我去了香港定居,弟妹们也有了安定的生活。那二年多知青的蹉跎岁月,却已然令我情牵梦绕了近四十年。每当我站在美丽的维多利亚广场,遥望着大海,想起当年在盐场知青点的那块土地上历经的艰辛生活,却让我记忆犹新。那是一段难忘的历史,盐场知青点的艰苦生活造就我们这一代人的特殊性格,锤炼了我们刚强的意志,培养了我们的吃苦耐劳的精神;使我们学会了做人的道理,使我勇于面对各种挫折、不折不挠、健康成长。今天,我的事业有所成就,可以说与盐场知青点艰苦生活磨炼是分不开的。

      忘不了我们走过的那段饱经沧桑的知青岁月!李福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