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仙游诗群”:倾听玫瑰花落入大峡谷的回声

    “仙游诗群”:倾听玫瑰花落入大峡谷的回声

      仙游籍的着名学者杨健民先生这样形容仙游:“九鲤在研一池墨,麦斜在提一管笔,菜溪铺陈的也许是一张纸,满纸奔走的当是天马行空的千万年历史沉淀。”仙游县是“信是神仙此地游”的地方,诗情画意的土地自然会产生很多富有山水灵性的诗人。

      某日我突然发现:东南沿海一个千年古县——福建省仙游县,竟然有八位在全国诗歌界产生或正在产生或即将产生将来必定产生影响的诗人。我按出生年月先后排列如下:正中(郑重)、王清铭、萧然(茅林洪)、空格建的小楼梯(郑建华)、本少爷(林何曾、陈剑文)、但薇、陈上、年微漾(郑龙腾)。

      今年仙游诗坛重大事件不只是本少爷和但薇在《人民文学》发表诗歌,本少爷的组诗《少年游》在中国诗坛产生较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萧然、郑建华和王清铭三个人不约而同回归诗歌,特别是诗人萧然的回归引人瞩目。郑建华高中时代开始写诗,今年又重新拈诗笔,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王清铭的主业是散文创作,冷不防诗兴大发,两个多月,写了六十多首诗歌。三个人不约而同回归诗坛,很有才气的仙游诗人开始从游兵散勇的状态完成初步的集结,吹响组团集体进军中国诗坛的号角。

      严格地说,一个诗群需要领军人物,但仙游诗群不需要,上面我所说的八位诗人,放在别的地方,或许都有可能成为领军人物,仙游诗歌太强了,大家都是领军人物,大家团结向前,不断刷新诗坛的亮度和关注度,就无所谓什么领军了。仙游诗人以前多数时候是单兵作战,从诗人本少爷回莆田创业和诗人萧然的复出,仙游诗人们不定期集结、谈论诗歌,开始粘合成一个松散型的团体。他们并不是抱团取暖,抱团只是让诗中的火焰燃烧得更猛烈,让光更明亮。抱团,是为了共同用诗歌擦亮一个安放了一千多年的地名——仙游。

      仙游诗人诗歌风格不一,却多数站在先锋诗的巅峰。仙游只有一角海洋,但仙游诗人从来不固步自封,他们勇敢地突围。诗人本少爷是全国颇有影响的诗歌团体——“突围”诗社的创办人之一,年微漾也是该诗社的骨干成员。诗人正中在新疆工作过,与全国诗人多有交流,他为和风细雨的仙游诗坛吹刮进一种猛烈彪悍的西北风。诗人萧然远离诗坛近二十年,但岁月的沉淀让他的诗歌闪射人生历经沧桑后的睿智、宽和和博大。诗人郑建华漂泊京城多年,帝都的文化氛围应该让他在写作上获益。王清铭从散文作者转型,重新写诗,多年的文化素养让他的诗歌创作也别开生面。女诗人但薇籍贯湖北,受荆楚文化的滋养,有女诗人特有的诗性和天赋,再加上她与夫君本少爷诗剑合璧,共同砥砺诗艺,出手不凡。诗人陈上年龄不大,却浸淫于欧美现代派诗歌多年,从中吸收了很多养分。

      仙游诗人还有纪朝阳、赖振峰、杨玉雨、李德辉、张福元、方志忠等人,都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一定数量的诗歌。如果算诗人,还可以加上籍贯仙游现在在外地工作的诗人,比如罗西、西楼等人。

      福建县市级别的诗群,有霞浦诗群、晋江诗群和惠安诗群等,这些诗群命名了很多年,但就整体实力来看,比仙游诗群逊色不少。它们缺少仙游诗群浑厚的整体实力,缺少仙游诗人的才气和灵气,还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锐气。着名学者杨健民先生曾举萧然与年微漾的诗歌来谈艺术感觉之敏锐细腻:“他们最近在微信上发的一些诗句表达出来的艺术感觉的确令人惊异。年微漾这样描写路灯:‘灯像失眠的昆虫,唱给夜归的人听。’这种感觉在夜晚一定是对星星的勾引。萧然写百叶窗外的阳光:‘我不拒绝你,我只是把自己藏得更深。’他在等待自己内心的语言,却是什么都不等,静观阳光其变。”

      仙游六零后七零后诗人已经形成自己的风格,并在诗坛有一定影响。特别是三位八零后诗人的重拳出击,让福建诗坛甚至全国诗坛刮目相看。2013年“中国梦·诗歌榕城”海峡80后诗人作品研讨会在福州召开,研讨的七位诗人有三位是仙游人,几乎占了一半,他们是年微漾、陈上和但薇。仙游的诗歌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杨健民先生在给萧然诗集《不是去向是归途》作序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萧然重返诗歌的意义区域,在于继续寻找属于他的诗歌语言符号。”不仅是萧然在寻找,仙游诗群的诗人们一直在寻找属于他们的诗歌语言符号。萧然“尽力去回避、闪躲那些高深莫测的诗歌写法”,本少爷追求文体的创新,融古今和自己的真切感情于一炉,诗人年微漾刻意于意象的新颖和穿透性等等,仙游诗人都在自觉地追逐自己的诗歌语言和风格。我可以这么说,仙游诗人不会用满怀的激情去唾沫横溅地写一些“口水诗”,虽然这样的诗歌在当今的诗坛横行无忌;他们也不会“谵言呓语”,他们也做梦,但那些梦有关现实的沉重和人生的苦难与美好。仙游诗人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他们寂寞,特立独行,但那只是艺术上的一种高蹈的姿势。

      美国诗人马奎斯曾说过:“出版一部诗集,就如同丢一瓣玫瑰花入大峡谷,然后静听回声。”仙游诗群正在崛起,我们对诗人们充满期待,也拭目以待,拭耳以听玫瑰花落入大峡谷的回声……□王清铭

      ◎链接

      “仙游诗群”主要诗人简介

      ◇ 郑重,笔名正中,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仙游兰溪诗社的发起人,已经在各类刊物发表诗作一百多首。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他在仙游乡镇工作过,去过新疆挂职,回来后先后在仙游县、莆田市机关任职。诗集《时间的羽翼》2014年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 王清铭,大学时开始写诗,后写不下,转为散文创作,出版散文集三部。今年重拾诗笔,特别是近两个月,写了一点诗歌。诗歌曾获“蔡丽双杯赤子情”海内外新诗大奖赛一等奖,“中国梦·敬老情”原创文艺作品征稿活动诗歌类金奖等。

      ◇ 萧然,原名茅林洪,出生于仙游。原为莆田市文学院专职创作员,后从事文化传媒业。发表作品数百篇、首,诗作获福建省第七届优秀文学奖。出版过诗集《静夜无痕》,即将出版诗集《不是去向是归途》。

      ◇ 郑建华,籍贯仙游,工作地北京。忙时工作,工余弄诗。笔名公子剑、空格建的小楼梯。习作散见于《诗刊》、《散文诗》、《诗林》等各类期刊、杂志、报纸。

      ◇ 林何曾,男,原名陈剑文,曾用笔名本少爷、阿少,一九七九年生于仙游。与友人创办突围诗社,主编《突围》诗刊。有作品入选《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去年受邀参加《人民文学》第二届“新浪潮”诗会,日前在《人民文学》第10期“新浪潮”栏目发表组诗《少年游》。

      ◇ 但薇,一位定居福建的外来诗人,祖籍湖北,一路走来,她回忆起在她诗写道路上予以帮助的众多师长,言语间尽是感恩之情;集美大学文学院的夏敏副院长对她的童话式写作予以了特别关注,他充分肯定但薇的诗歌天赋,称她内心一定有一只“可爱、纯真也许还略带野性的小兽”。曾获“张坚诗歌奖”。

      ◇ 陈上,诗人陈上将自己小学时所写的一首名为《远远山上花》的“古诗”当作自己创作的滥觞,尽管投身商海,但诗歌的理想一直在他的身上激荡,他把诗歌与人比喻为一种火与血的关系,有了诗歌人类的精神才真正摆脱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状态;《东南学术》社长、总编杨健民先生,在其丰富的意象及精彩的修辞间,发出了“诗若安好,便是存在”的感叹。

      ◇ 年微漾,原名郑龙腾,1988年出生于仙游。突围诗群成员,《海峡诗人》编辑,作品散见《词刊》、《诗刊》、《福建文学》、《山东文学》、《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潮》等,曾获首届张坚诗歌奖。着有诗集《一号楼》。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