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吴圣天妃与兴角山

    吴圣天妃与兴角山

      仙游游洋馨(兴)角山香飘四海,不仅因为其名有“馨”字,而更甚于名的是深藏在此山中的吴圣天妃祖庙,她就像揭开瓶盖的一坛美酒,散发出阵阵馨气,不时扑鼻而来,把你熏得如醉如痴,我们一行也情不自禁地一路追馨品味而来,至九龙谷后弃车徒步,沿着常太山路盘旋而上,于午后来到了仰慕已久的吴圣天妃宫。

      离奇身世

      据《仙溪志》记载,兴角祖庙,原有九宫庙,九个天井,依八卦太极方位而建,雄伟壮观。明朝时因遭火患,烧掉了大部分官庙和天井,仅存现有的一宫一井。走进宫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神像柱前唐朝留下的对联:“护国天妃功如日月,庇民圣哲惠若乾坤。横批是护国庇民。”联中评价之高,世所罕见。而早在公元八世纪初期,梅妃江采苹启奏吴媛在莆仙功德后,朝廷御封她为“吴圣天妃”。至今,兴角祖宫还保存了御封吴圣天妃匾额、银(帽、牌、鞭)、吴妈神轿等。后宋朝历代皇帝累封她为“慈感夫人”;“顺应夫人”;“昭惠夫人”等。民间则亲切地称她为“吴妈”、“古妈”,使之与妈祖、陈靖姑并称为兴化三大女神之一。一方边隅的普通女子,能获得朝野一致高度定位和赞赏,不能不说吴媛“济世安民、造福一方”的历史功绩;她一生的传奇经历也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吴圣天妃(公元649—714年),原名吴媛,出生在江苏浮海白鹤村一名医世家,生父吴竞曾任唐仆射直笔,后弃官回苏州开设百福堂。吴媛有兄妹六人,她排行第四,人称吴四娘。她出生时,百福府前有大群蝴蝶集结飞舞,人猜这是“蝴蝶精”转世。尔后,天空中又有百只华羽鸟沿着吴府旋转一圈飞去,人们皆视此为贵人出世才有的吉兆,莫不称奇赞叹。加上四娘为惟一女儿,父母自小就让其与兄弟一起习文舞墨、研习医学,吴媛天资聪慧,喜欢随父上山采药、临床观摩治病,医道逐渐娴熟。

      逃婚学法

      转眼到了双十年华,吴媛已出落成婷婷玉女,时有吏部尚书的少爷垂涎吴媛的美貌,着人软硬兼施来迫亲,慑于压力,怕事的吴竞违心收下聘礼。吴媛得知后,矢志不嫁,但念及家中难处,权衡再三,只好逃婚避之。她一路翻山越岭,经江西庐山、浙江金华等地,先后拜昆仑大仙、黎山老母为师,学到许多奇门遁甲道术。她边行医,边寻栖身之地,行至清源(今仙游)县时,得一老者指引,才在30里开外的兴角山古峰庵寻到了归缩地。该庵的慧贞师太是位得道高人,与吴媛颇为投缘。俩人一起切磋技艺,潜心道学,几年后,吴媛的道行已在慧贞之上,但她仍手不释卷,涉猎领域颇广。

      公元679年,吴媛小弟曦拜福州侯官,吴举家入闽营商。二兄吴兴打探到四妹栖身兴角山,疾奔来寻,兄妹相认、言谈甚欢,从其简历以及附近乡民对四妹近乎崇拜的描述看,他顿悟妹妹决非等闲之辈。于是,修了家书详述找到四妹的经过,还说自己也留下一起学道。光阴荏苒,转瞬三载已过,吴兴学有小成,因思家心切,劝妹与他一起回家。四妹不忍推却,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写有“修道行医”的手帕与他,说如能把帕上的字洗掉,就一起回家。吴兴跑至水坑边,用力百般搓洗,然字迹没被洗掉,反而更清晰,他明白了胞妹的良苦用心,就自个儿回去了。至今“洗字坑”古迹犹存,吴媛生活轨迹中的取火石、梳妆台,带有明显剑痕的习武石、炼功石等也保留完好。另传明嘉靖四年春,祖宫有一对宝贝貔貘化成金身偷溜去北洋吃小麦,遇佃农伏击,一只拖箭伤逃回祖宫,一只被擒,现留在城厢区筱塘宫前,它们也分别成了两宫的镇宫之宝。

      行医驱瘟

      兄妹俩一边修行学法,一边义务为百姓寻药问诊,从不收一分钱。乡民有难上门问卦求助,吴媛也乐于为之排忧解难,日子一长,上山的人多了,吴媛与乡民的心也越拉越近了,“吴妈”的称号便油然而生。

      这年年中,仙游兴泰里一带发生了大瘟役,尸横遍野、蔓延迅速。吴媛闻讯后,连夜深入役区查探病情,她用祖传的针灸术施救,配以药草煎服。又带古峰庵尼姑上山采药,连续几天几夜没合过眼,在她和众尼的努力下,疫情终于得到有效控制。阴霾驱散了,躲过劫难的人们感恩叩谢“仙女”来解救人间苦难,亲昵称呼吴媛为吴仙姑。

      高山养殖

      吴媛闲时也自种瓜果豆薯,一天在山上找到了两处小水塘,她把捕获到的蛏苗、蚝苗分别放进两塘里,取名“蛏池”、“蚝池”。吴媛逃婚途中观摩过滩涂养殖技术,自操作时便得手应心。一年后,她养出的“蛏、蚝”颗粒肥大,肉莱嫩美。她把产品送给乡民,有一回,涵江哆头的渔民看到兴角山的蛏蚝个大,就派人来取经,吴媛介绍了养殖方法。渔民看到“两池”处在海拔千米高山之上,海水怎引上山来?颇感不惑,疑有神助。又听说距祖宫一里外有个龙潭,是经菩萨点化过的,水质绝佳,它若与海水掺和在一起,就能养(种)出好海产品,故他们离开时特地去龙潭请了“圣水”,将之洒在自家养殖场里。也许是“圣水”里的矿物质等化学元素的作用,凡洒过“圣水”的用户,种出的蛏蚝堪比两池所出。这样,每当播种季节来临时,涵江一带的渔民就会纷至沓来兴角山请“圣水”,历千年未间断。“请”水不忘挖池人,每年农历七月十五生日(后六月初一忌日),哆头等地信众会自发来兴角宫参拜,已成俗例。几年前,由哆头信众牵头,共筹资六百多万元,在吴媛原修行的遗址上重建吴圣天妃殿,自愿来此无钱干活的人数以百计,也反衫出信众对吴圣天妃的信仰和崇拜之情,新殿已于2012年夏落成。

      筑堤治水

      公元689年,吴兴携弟、侄十数人,迁莆华岩山,在下陂埔开设延寿教馆,因其道学深厚,来禅修的学生众多,人称“延寿”先生。这时,吴媛正在寻求北洋开荒治水之策,经勘察后,吴媛悉数捐出分家析产后的巨资,兄妹两顾百余民工开始建杜唐长堤,自溪白起,经由东湖、漏头至沙塘坂,堤长12公里,以阻海潮侵袭,扞潮为田。堤筑成后,又建“延寿”陂堰溪蓄水,在堤南滩地山开挖水道62条。从而形成延寿溪中下游四面交汇的渠道灌水体系,使整个北洋得以灌溉。当地172村庄、良田18万亩受益。

      公元709年八月初一(农历),山洪爆发,淹没坝顶,多处溃决,吴兴组织乡民护堤抗洪,以杉椿为基,袋装沙石,拦堵决口。但暴雨持续不歇,这边堵上,那边又塌,人们在这反复中抗争了多日,至初四午后,汛潮来得更猛,时有人看到水中有蛟龙作祟,吴兴毫无惧色地说:“何惧,吾当斩孽蛟。”言毕毅然跳入水中,一边喊道:“洪清则蛟死;洪赤则吾亡,清赤混浊乃人蛟俱毙也。”一边举刀奔向蛟龙,一刀砍中龙背,血溅桥顶(此桥后称龙桥)。混战厮杀中,吴兴因年纪大,连续作战渐力不支,溪水变成了赤色(这里后称赤溪)。这时,吴媛看到南边乌云滚滚,料到兄要出事,便赶去施法相助,用神针刺伤孽龙眼睛,使其负痛难忍,吴兴稍缓过力来,得以刀劈龙首,其断头地后称漏(落)头。孽龙化为一缕青烟欲逃时,被吴媛收伏,教化后供奉在涵江哆头昭惠庙内。然吴兴也终因遍体鳞伤被洪水卷入深潭,不复上岸,其落水地后称吴公潭,其刀落之地后称吴刀。历史沧桑,人民为了纪念治水英雄,让这些地名保留千年未变。

      吴兴英勇殉身后,吴媛继承胞兄遗志,坚持修筑泗华陂直至工程峻工。传说她曾巧施道术,祭鞭驱石筑坝,她曾在东西乡“鞭地涌泉”泽千田,乡民莫不感到惊奇。更让人惊叹的是她最后一次上山采药,坐在巨石上小憩时,周围百花齐放、蝴蝶纷飞,隐隐在一片仙乐中化蝶升天。百性感其恩德,将她当神供奉,把其生前修道庵改建为馨角宫,塑像纪念,自此,吴四娘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女神,香火千秋不绝。后来,在历代帝王的追封和影响下,吴媛的故事也逐渐被神化了,她逝后显灵的传说也众说纷云、有板有眼。

      摘星夺魁

      话说南宋乾道年间,史学巨匠郑樵从儿郑侨乡试“举第一”后,来到兴角祖宫进香,当晚往兴角山仙梦洞祈梦,吴圣天妃给出的梦象显示是到兴角山顶上摘星,郑侨请名儒圆梦,解梦人说:“与考试相提并论的“星”字多指‘文曲星’,你此科必夺冠”。果然,公元1169年秋闱,他在京城临安考中进士,殿试时,孝宗亲擢为状元,也与祈梦如出一轨。

      塔镇知府

      据传,明朝时兴化有个贾知府乃半仙举子,颇知风水八卦,他看到“文献民邦”人才荟萃,层出不穷,有“五十入场中四九”的壮观气势、有“六部占五部”的华贵阵容、“一门两宰相”、“一门五学士”等桂冠不胜枚举,自己虽为府尊,往往政行受阻,不时要看本府京官的眼色行事,犹如芒刺在背,于是,他横下心来要破兴化龙脉,以泄心中不快。

      一天,贾知府微服简从上了壶公山顶,向下俯视,却被罩顶云雨障目,一无所获。他只好来寺中焚香祷告,求吴圣天妃指点迷津,明示兴化龙脉走向,好为地方出力,并誓言不做破坏风水之事。吴天妃见知府心意虔诚,禀告天庭后,纤手一拨,退去山北面一片云雾,须庚但见凤山、麦斜岩、天马山、兴角山、笔架山、险石峰、龙桥岭方向一片旌旗下群狮漫天遍野簇拥着往九龙谷、延寿溪疾奔而来。贾半仙一看这阵势,顿悟兴化人兴仕旺之道,他胆战心惊地想着:要是让这狮群源源不断地涌进城来,将来莆仙通向仕途之路会越走越广阔。那时,府将不府,廷令亦将不畅。一想到此,他顾不了刚才对吴圣天妃的承诺,不自觉地从腰间拔出剑来,掷向正奔进险石峰中的那只领头的母狮。母狮见一道金光飞来,忙掉头遁逃,但剑锋己快一步刺中狮头,顿时化为石狮,至今,游洋霞峰村与常太险石峰上还保留着剑穿狮头的古迹,且剑口处常年流淌着碧血也依稀可见。

      再说吴圣天妃受骗后,决意惩治背信弃义的贾知府,但碍于他己修成半仙之躯,只能与之斗法周旋。一天,吴天妃变化成一村妇,来到古谯楼前贾知府常来的古董当铺,将一只小巧玲珑的绣花鞋以20两银子抵押在店里,花鞋香溢八方,能小能大,放啥生啥,引来观众满堂喝彩。翌日,贾知府也闻讯前来,他看到店主将一粒花生塞进鞋里,不一会儿功夫,鞋里断断续续生出一大篮花生,他猜测这就是人们传说的“聚宝盆”,喊来管家掏出所随带的银两,巧取豪夺把绣花鞋占为己有。回去以后,他琢磨着:与其在兴化受气、惧惩,倒不如致仕回乡做个“安乐公”,有了这聚宝盆,何愁吃喝玩乐呢。主意已定,他施法将绣花鞋变成一小木船,从熙宁桥下渡沿沟出海,以避开陆路林立的女神庙的察觉,并叮嘱随行人员道:“途中无论何人呼唤,切勿理会,若有答话,船倾覆矣,切记切记。”

      小木船行至三江口快出海时,空中忽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贾知府,还我鞋来;贾知府,还我鞋来——”声音委婉凄惨,惹得人心烦意乱,但船上人记住知府的“先见”之戒,谁也不敢造次。也是合该有报应,其中有一跟随多年的家丁因是哑巴,事前被知府忽略了,此时见无人应话,竟破天荒对天应道:“贾知府在船上,这里没你的鞋——”。话音刚落,空中忽卷来一阵大风,刮断了桅杆,但见船一歪,遂沉没在三江口与出海口交汇处。吴天妃看在眼里,神鞭一举,施法将一座石塔镇在翻船处,使贾知府永无翻身转世之日。同时为防其从陆路逃遁,她还在北岸雁阵山又建一塔,与之遥相呼应,现已成为兴化湾畔美丽的一景。

      随着吴圣天妃文化的传播开来,吴妈在人们心目中的份量稍然升高,每年她生日那天,各地举行活动丰富多彩:兴泰山区吴妈宫男青壮年脚踏踢碳火堆;涵江哆头神童点火、入道,做上天梯、下刀山表演;西天尾宫耍龙舞狮、还有高跷民俗活动等。每年元宵庙会祭祀巡游期间,仙游前连村在正月14日通常要置办一百多座酒席联欢,足见其规模之大、影响之广。至今,吴圣天妃庙宇星罗棋布,遍布闽赣、台湾及东南亚各地,为人民做事的人,也被人民永远怀念并铭记于心。□陈光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