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知青生涯

    知青生涯

      那是一段难以忘怀、刻骨铭心的日子,有心酸、痛苦、幸福……

      一九七四年底,刚刚走出校门的我,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毅然报名到“界外底”上山下乡,我和全国1800万知青一起卷入那场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之中。

      1974年底的一天,迎着寒冷刺骨的海风,我搭乘一辆陈旧的拖拉机,“突突……”地驶入莆田地区盐场五七农场。我肩挑的前头是一卷被子,后头是一只装衣服的木箱,一手还提着装有饭盒、洗脸盆、热水瓶等生活用品的大网兜,走进了寒风冽冽的知青点住处。在二楼的走廊上,几个先来到知青点的知青迎接了我,他们微笑着上前帮我提行李,安排我的住处……

      那年,我十九岁,在这里碰上了同校同班同学张志英和蒋晓春,我们几个知青都正值花季年龄,而艰辛的农耕生活正等着我们。刚开始,好多农活我都做不上,在张志英、蒋晓春的指点下,我渐渐学会了很多农活。从此,我们顶烈日,冒严寒,风里来,雨里去,用辛勤的汗水开始了艰辛的农耕劳作……

      我在知青点不仅参与所有农业生产劳动,还养过猪,当过仓库保管员,做过知青的总务,管理知青食堂伙食和生活用品采购,是知青们生活的“总管”。此工作看上去很简单,但要做好是很难的,由于知青们办伙食的钱很有限,饭菜又众口难调,为了节省开支,我想尽办法把伙食办好。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骑着自行车来回几十里路,还得上下坡。到了市场我得精挑细选,挑那些便宜的菜,与卖主讨价还价,费尽口舌。回来后还要算帐、记帐,收支要平衡,不然就要赔钱。而且不管刮风下雨都得去,否则知青们就会断菜。

      记得有一次,天下着大雨,我骑着车赶去买菜。前沁村附近有一段很陡的坡,自行车正下坡时,一辆大卡车迎面而来,眼看就要碰上了,我赶紧刹车,但我发现自行车刹把失灵,即刻就要碰上了……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从车上跳下去,连人带车摔倒在公路边的土坡上,双腿的膝盖都擦伤了,流出血来。我强忍着痛疼,到市场买好菜后,又一拐一瘸地回到知青点,自己也不好意思跟人说。虽然总务工作很繁琐,但我干得很专心、很开心,当时我一个女孩子能为几十号知青的柴米油盐忙碌,觉得自己是有所作为的。

      时间像流水一样,一晃两年过去了。在莆田地区盐场五七场知青点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我学会了育秧插秧、播种耕田、收割打谷、饲养生猪等脏活苦活,锤炼出不畏劳苦、敢挑重担、百折不挠的坚强意志。我的皮肤变黑了,手也长满了老茧。我懂得了人生道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人生之道,总有几道弯、几道沟、几道坎,只有经过艰苦的磨炼,才能勇敢地迎接命运的挑战。

      1977年3月,由于其他的原因,我离开了莆田盐场五七农场知青点,离开了与我同甘共苦近二年的知青们,只身北上,到祖国的大西北,美丽富饶的新疆农村插队落户。

      那年3月13日,我坐公共汽车到了福州火车站。在售票处一打听,已经没有当日去上海的火车票了,只有15日的火车票,我只好在福州旅馆先住上。清闲时,我想到在福州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应该给考上福州大学的知青队队长蒋晓春道个别。于是,第二天上午,我坐着公共汽车到了福州大学门口,看着大学生进进出出时,我心想要是有一天自己也能去上大学该有多好。我走到值班室询问,在保安的指点下,我找到蒋晓春的宿舍。我们见面后,谈了很多……最后,我告诉他:“我要转到新疆插队下乡。”他听后一愣说:“新疆那么远,我们男生都不敢想,那你想好了吗?”我说:“不知道,走着看吧。”晓春动员我:“你能不去吗?”我坚定地说:“既然决定了,就不能回头。”就这样我留下了通讯地址,告别了晓春。

      晚上10点多,我默默告别家乡,乘坐着火车到了上海,又转车去乌鲁木齐。我坐在车厢靠窗的位置上,一边看着外面风景,一边想着将要去的陌生地方,心里凉凉的。也不知过了几天几夜,火车已经到了兰州。从兰州开往新疆,一路越来越荒凉了,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滩,而且天气变化很大,越来越冷了,到晚上冻得我四肢麻木了。这时,我心情凄凉着,心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就这样带着复杂的心情,从福州到了乌鲁木齐,坐了十天的火车终于到站了。新疆比我们老家冷得多,零下十几度,把我的手和脚冻得红红的,还裂了口子,我疼得说不出话来。还好,在新疆部队的伯父来火车站接我,当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时,他心疼了。我在伯父家休整了几天后,就直接到昌吉州政府知青点报到,办理相关手续后,分配到米泉县红旗公社(因为米泉县是出大米的地方)。

      从此,米泉县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的知青生活在这里又开始了。经历莆田地区盐场五七场知青点磨砺过的我,也变得坚强多了。刚到生产队的那天,当地的知青很热情地迎接了我,有的帮我拿行李,有的给我倒热水。新疆知青不是一个人一张床,他们睡的是一个大土炕,有个知青把我的行李往土炕里面一放说:“这地盘归你了,你晚上就睡在这了。”到中午吃饭时,我才知道这里共有26个知青,男生16个人,女生10个人,男生宿舍在左侧一排平房,女生宿舍在右侧平房。新疆农村的房子都不高,是用土泥草建成的,房顶有时被雨水泡过后都会有漏洞。那天晚上,新疆本地的知青很热情,为了欢迎我的到来,他们边唱歌边跳新疆舞。但我第一次和他们见面,和他们还比较生疏,所以我的话很少,光听他们唱、他们讲,他们给我介绍知青点的情况和一些生活习惯。□林素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