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大济乌石村出土明代古墓群

    仙游大济乌石村出土明代古墓群

      墓主人与明户部尚书郑纪同朝为官

    点击查看原图

    出土的掏耳勺

    点击查看原图

    墓志铭

    点击查看原图

      其中3口棺木出土时仍保存完整(资料图片)

    点击查看原图

      随葬品很是简单

    点击查看原图

      陈职仪正仔细地辨认已经模糊的字

      11月8日,仙游县大济镇乌石村在对该村崩山蛇头山地进行土地平整时,挖掘出明代正德年间的古墓群,出土了一批官帽、明代衣服、铜镜、剪刀、掏耳勺、戒指和银簪。根据出土的墓志铭和乌石村族谱记载印证,该古墓群为该村先祖郑必寅和妻妾墓室和金童玉女陪葬墓,墓主人在正统、正德年间曾任广东肇庆高县为官16年,官至县令、府伊。

      一次出现7个古墓

      昨日上午,记者赶到大济镇乌石村采访,在该村崩山蛇头山地上,几部挖掘机在挖土作业,这里是该村建设“新农村示范点”选扯,就是在这里,村民发现了古墓群。记者在现场看到,古墓群共有7个墓穴,现场堆放着几个破损严重的木棺,均是红色朱漆漆成的,墓前还有一些已腐烂成一块块的墓主人衣饰物,衣饰物上织锦栩栩如生。

      据村民郑金灿介绍,古墓群是8日早上10点多发现,当时挖掘机在施工时,突然挖到一处坚硬的地方,可地下又能传出回声,他听村里老年人说,村里曾有一位在明朝当官的先祖埋在这一带,这可能就是先祖的墓地,于是立即通知施工人员停止施工,之后召集乌石村郑姓村民集中到现场,共同见证出土的古墓。在郑姓村民都到齐了,挖掘机接着施工,发现了这7个墓穴。其中墓穴有5个排在一起是一家人,左一是主人郑必寅的,左二至左五都是郑必寅的妻妾,墓主人都是头朝北脚朝南安葬。而离郑必寅墓3米远的地方,还有两个墓穴,其棺柩比前面5人要小的多,而且一人头朝北脚朝南,另一人则相反,骸骨也比较小,疑是童男童女陪葬。

      出土陪葬物少而简单

      村民郑德容告诉记者,古墓群被发现时,7个古棺都是朱漆漆成的,刚出土十分鲜艳。其中郑必寅墓中出发现墓志铭和墓碑,左二墓室出土一顶明朝官帽和衣物,左四、左五墓出土了剪刀。乌石村老协会郑文瑞说,五个墓中还发现了2个铜镜、2把剪刀、1把掏耳勺、2枚戒指和1把银簪,以及墓碑、墓志铭和福禄寿字碑,但遗憾是这些古物被氧化后都不同程度损坏。

      郑德容告诉记者,根据墓志铭和族谱记载,墓主人郑必寅是明正统(1436-1449)11年出生,即1446年出生,至正德(1491-1521年)11年卒,距今有512年历史了,郑必寅曾在广东肇庆府高要当县令,曾在广东当了16年的官,后解甲归田告老还乡。由于为官时刚正清廉,一身正气,而且经常将自己的俸禄用于救济贫困之人,所以死者陪葬物较少,而且都是不值钱的物品,没有发现金器。在古墓群中,还曾出现一些珍珠和水银,但出土后都受到氧化,变成黑粉末。

      村民将重修古墓

      那么古墓是否遭人盗窃?对此,在现场负责施工的郑金灿告诉记者,古墓防盗设置较好,不可能出现失盗现象。他说,施工时发现古墓上方是19层三合土,所谓三合土是用糯米、石灰和红土混合做成的,十分坚硬,而墓前也是用1.3米厚的三合土做成的,他们用挖掘机施工时,花了不少时间才挖开墓穴。另外村民也没有发现盗墓的痕迹。墓穴四周还发现防腐用的木炭,墓棺内也铺一层防腐用的稻米壳和七星木板,这些都保护完好。

      据乌石村支部书记兼村民主任郑金灯介绍,郑必寅的古墓全村人早就知道,这在村里族谱都有记载,但当时只知道有两个古墓,想不到此次出土7个古墓。郑必寅当官时十分清廉,受到当时明朝户部尚书郑纪(1438~1513)称赞,他也是与郑纪同朝为官。郑必寅生有三个儿子,其儿子后来所做的官更大,葬在如今的大济溪东溪车一带。

      记者在乌石村老协会收藏的墓志铭看到,墓志铭用正楷毛笔写“明高县县令郑公讳清宇必寅行泰二号荔东居士,兴化南仙游善化里厚坡人考讳……至弘治(明孝宗年号)11年任广东肇庆府高要县丞,正德元年至事归田……”墓志铭字约有600多字,介绍了墓主人出生、为官、取妻妾和一家人情况,落款是侍读生(正六品)所写。老协会会员郑文瑞告诉记者,由于郑必寅是乌石村的郑姓村民的先祖,出土的这些古物由老协会收藏,如今最有收藏价值就是墓志铭,因墓志铭被石灰粘住,村民希望相关专家能帮忙清理掉这些古石灰,将墓志铭的字还原好。目前,村里正进行新农村建设,村里正计划迁移古墓,将这些先人墓群选择合适地点重新安葬。李金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