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阿骚”讲有字

    “阿骚”讲有字

      “阿骚”是莆仙人一个常用的口头语,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某某人行为滑稽有趣,或带点不正经。有人说鲁迅把“他妈的”当做中国人的“国骂”,“阿骚”也可当莆仙人“市噱”。因为在莆仙民众之中,“阿骚”二字出现频率很高,是个典型的口头禅,所以有人说莆仙人是“阿骚”人。莆仙人习惯操用莆仙方言交际,其中许多词语,只能用口说,很难用手写出来。于是就出现“‘阿骚’讲无字”这一熟语。

      其实这句熟语是不太准确的。莆仙方言不是无字,而绝大部分词语是有字的,可以写出来,并且古雅得很。举最常用的几个字为例:普通话“一”“高”“知道”,莆仙方言为“蜀”“悬”“褦襶”。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如何写得出来。但查古代词书可知:

      “蜀”其中一义为“一,独。”《方言》卷十二:“一,蜀也。南楚谓之蜀。”郭璞注:“蜀犹独耳。”

      “悬”高也。《庄子·外物》:“饰小说以干县令。”(用肤浅的言论向高高的长官献策)唐成玄英疏云:“县,高也。”(相对于小)古“悬”字多不着心而作“县”。今莆仙方言“县”“悬”还与“高”相近。

      普通话说“知道”,莆仙方言说“哉”,差别也很大。其来源在“褦襶”。褦,《集韵》乃代切,去代泥。音近“哉”。“褦襶”原义为斗笠。《正字通》:“褦襶,避暑笠也。”但又比喻愚蠢不晓事。《类篇》:“褦襶,不晓事。”《文苑·程晓<嘲热客>》:“平生三伏时,道路无行车。闭门避暑卧,出入不相过。只今褦襶子,触热到人家。”至今莆仙方言说人不懂事曰:“伓乃戴”。“褦”(乃)音近于“哉”,反义为“知道”“晓事”。“知”和“哉”之间的关系,曲节得很,难怪说无字。

      莆仙方言是一块古汉语的活化石,内中保留古汉语的大量词汇和语法。语言文字本为一体。文字一经形成,刻于金石,书于楮帛,就在相当长的时间可以“保守”不变。而语言是天生的不安分的“革命”派,不断变化。时间越久远,与文字距离越大,以致后人不理解,写不出来。汉字不是拼音文字,变化更快。

      例如:数量很少,莆仙方言曰:滴涓。“要求再加滴涓。”即求增加一点。“点点滴滴,涓涓细流”,“涌泉之恩,滴涓以报。”很俗的口语,却古雅得很,普通话里没有这个词。

      又如双方在对抗抵触,莆仙方言曰:“两人在打‘底嘟’。”《汉书·司马迁传》:“分散数家之事,甚至疏略,或抵牾。”注:抵牾,亦作抵捂,互相矛盾也。如两牛相抵触。“底嘟”为抵牾的表音,看似粗浅却十分典雅形象。

      莆仙风俗古历(农历)十月十五在野外祭“孤魂甶子”“甶子”一词很怪,“甶,古音敷勿切,音近‘佛’,许多人认为是“佛”,实是“鬼”。《说文》中云:“甶,鬼头,象形也。”好多人不认得也不会写。

      还有许多含有典故的熟语,如莆仙人把不守信用,借东西不还的人说为“刘贾枭”。什么是枭?三国刘备“借荆州夺荆州”,被人称为枭雄。而刘贾又是谁?刘贾是莆仙戏古老剧目《目连》中的人物,他是目连(罗卜)的舅父,性贪,借人东西,老是赖着不还。莆仙有一句熟语:“刘贾鎯钟重了重 。”说的是刘贾借了王十万的三十两银,过了五年,不但不还,还反诬王十万讹诈他,还了债而不还债据。二人争辩不休。王十万说:“刘贾你敢到城隍庙在城隍爷面前发誓撞钟,我就不要你的银,退还你的债据。刘贾即贪心又心虚,他信鬼神,怕做了亏心事会在阴间遭铐打。所以口中老重复一句话:“我钟撞了,你借契要还给我。”

      同时莆仙还有一句熟语:刘贾给别(识)字的苦。意思是如果他不识字,就不会写借条给王十万,后来可以抵赖。那为什么把忘恩背义的人说为“枭”,这又是莆仙一句熟语:“獍枭伢嘴楚楚(短短)三月吃‘郎罢’,四月吃‘娘你’”。说的是枭和獍两种禽兽,长大后要吃掉生牠养牠的“父”和“母”。枭就是吃掉父母的恶鸟。这里“郎罢”“娘你”,也是莆仙方言,转注“父亲”“母亲”。唐朝顾况有《囝别郎罢》诗和《郎罢别囝》诗,宋朝陆游《戏遣老怀》诗中有“阿囝略如郎罢意”之句。说明唐宋时就称父亲为“郎罢”。有人研究,可能是“老父”二字的转音。而母亲成为“娘你”,《博雅》中云:“你,母也。楚人呼母曰你。”《广韵》注:“你,奴礼切。”又《说文》云:“蜀人谓母曰姐。”至今莆仙戏中还称母为“姐”,“姐”与“你”音相近,称母亲为娘你是道道地地的古音。

      如此这般,可以扯得很远很远。这些本来是人们很熟悉的语言,因为时间推移,语言变化,人们就不懂了。

      古 汉 语 运 用“不”“无”为语首助词的语法,现在还大量存在我们莆仙方言中。如有人问你要去城里吗?你回答“不去,不去!”,不是说不想去,而是说“要去,一定要去!”。莆仙人到市场买到中意而廉价的商品,说“不好不便宜”,不是在埋怨商场,而是在夸耀自己买到的东西很好很便宜。以“不”字为语首助词,是莆仙方言中一个特色,它的源头很古老,现在很多人不了解,认为“无字”。这应了一句哲言:“因为出发太久了,不知道从哪儿来”。

      上面说过语言比文字更活跃,更容易变化。我们都知道《三国演义》是用文言写的,《水浒传》是用白话写的。而今天《三国》在某些方面比《水浒》更容易读懂,因为文言是书面语,后来变化不大;白话是的口语,许多口语当时可能很通俗,后来语言变化了现代人就很难懂。远的不说就说莆仙近代。如火柴,六七十年前叫“取火盒”(快说近似‘纸盒’),后来也叫“火擦”、“火刷”,再后来叫“火柴”,如今基本上被打火机取代,如果说“取火盒”,年轻人就不懂。又如汽车,当时都是外国进口的,人称为“番车”,“番”者外国也,名副其实。

      如今中国自己制造的汽车满路跑,有些老年人还习惯叫“番车”。许多人不知道“番”的意思,认为是“皇车”,这都名不副实。同样的例子还有番石榴、番薯、番茄(西红柿)、番仔油(火油)等。六七十年前人们见到军人都叫“南军”或“北军”,现在叫“解放军”,但乡下老太婆还有用旧的称叫,人们就听不懂了。以前飞机叫飞(风)船,现在偶尔有人说“风船来了”,好像是在说科幻。

      一方面旧的语言不断退出历史舞台,另一面新的语言又不断涌现,这些刚出现的新语汇,也往往令人不解。不说网络词汇,(新人类词汇)时尚词汇,就说近几十年来莆仙出现的一些新词。如:“欠灶”(未煮熟欠一灶火称欠灶),比喻某人不清不楚,脑子进水。“土车”

      原为“土娼”,是莆仙话骂人粗语,后来吸收外地“公共汽车”的说法,“娼”与“车”,莆仙音近,即以“土车”指妓女。“可乐瓶”,莆仙方言,说东西倒下的响声为“可乐”(象声词),近来引进新饮料“可乐”,喝完“可乐”遗下的瓶子成垃圾,人们就以“可乐瓶 ”隐指人死亡。

      “露额”(音变为“落协”)原为表述面相之词,即指额前头、顶掉了发毛,后来联系脏话用来比喻风流潇洒、痛快得意的生活。如:“真‘露额!’”。“屈底落去‘露额’”等。如此难怪写不出来,写出来也难懂。莆仙方言熟语往往与性与脏话相关,如:“翘啊”“过空”等表示痛快。

      语言在运用过程中会发生音变,这是语言的普通现象,不仅莆仙方言如此。其中有一种情况是快说拼成另一种音。古汉语没有拼音字母,还用此来拼音叫反切。以莆田城区人们常用的几个词语为例:“机关枪”说成“骑桶枪”,“芥蓝菜”说近似为“囝壻”,橡泥搓(橡皮檫)说成普通话“汽车”。“文峰宫”说成“蒙宫”,“观桥头”说成“郭喉”,等。仙游人“谁”说成“店”,(底人切),“哪里”说成“碟”(底角切)。有些向邻近音讹变,如“长短”变“丹倒”。

      有人算账付款时问:“还‘丹倒’多少?”即问“还长短多少?”“长短”为复合偏义词,偏于“短”。即问还短(少)多少?本来很清楚的语言,因为变成“丹倒”,好像“无字”。

      语言变化有“无知变”,有“故意变”。无知变如熟语:“二十四精困鸭蛋篮。”“鸭蛋篮”应为“瓦瓮巷”。古代盛物器具称斗,如墨斗,花斗,酒斗。故意变如熟语“:和尚吃猪肝,各人知腹里。”原来的句为“和尚修心斋腹”,修心肝,斋腹里,是说佛教徒最要紧的两件事:现实中难免有个别和尚不守清规戒律。人们就把这句熟语故意改变为“和尚食猪肝,各人哉(知)腹里,”讽喻“做坏事的人,自己心里明白”。

      还有不同理解,产生不同的语言和写法。

      例如男人,莆仙方言称“达埔”。一种从语音对比变化,认为是“丈夫”一词音变。一种从历史事实认为是“唐补”。唐朝末年王潮王审知带一批中原唐朝人入闽,所以福建许多地方称男人为“唐补”,意为唐朝来补之人。一种从字的音义上理解,认为“达埔”应为“打捕”,是打猎捕鱼,这是男的事。可那是农耕社会以前的事,太古老了。

      三餐吃饭,有人写为“牙祭”。汉族是泛神论,万物都有神,人吃东西是在祭祀牙神。江南许多地方吃东西称“打牙祭”。莆仙民间每月初二、十六,加餐改善生活称“做牙”。但也有人写作“牙顿”,认为一天吃三顿饭,所以称“牙顿”。两头尖的挑具,有人从形状上如梭子而叫“梭担”;有人从穿插物件而挑的方式上叫“穿担”;有人看穿插时的动作是用力一冲,而叫“冲担”,似手各有道理。

      闪电,莆仙方言称:“劳舍视”。有人写“老蛇视”,有人写“老蛇嗫”,有人写“老蛇熠”。老蛇(劳舍)是形容闪电之状,“视”取其音义,“嗫”眨眼貌,音又近。“熠”,闪电,音也近,真是莫衷一是。这不是无字而是字太多。

      动物的血肉味,莆仙方言曰 cuo。有人写“荤”,如“食斋开荤”。而“荤”字从草部,是指植物的刺激味,如葱蒜。有人写腥,义对音不对。有人写鹾(cuo),音对,义只接近。“鹾”是海咸之味。有人写臊(sao),《吕氏春秋?本味》:

      “夫三群之味,水居者腥,肉攫者臊,草攫食者膻,”言与义只符合一部分。真难判断。

      媒人,或作为“明侬”,只表音。或作“冰人”,用典故。《诗》:“士如归妻,迨冰来泮。”

      《晋书·索传》:“君在冰上与冰下人语,为阳语阴,谋介事也。君当为人作媒。”后称媒人为冰人。  □王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