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百年善育堂的前世今生

    百年善育堂的前世今生

      莆田市福利院一隅的树丛中静静地站立着一座红色两层西式的砖瓦楼。一百多年前,一个叫普鲁士的美国传教士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善育堂。世易时移,昔日的善育堂早已脱胎换骨,周围的环境随之面目全非,只剩下这座老屋百年来一直尚存,只是今天,却留下一个符号。

      据载,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基督教兴化美以美会在黄石建善育堂,当时建有楼房、平屋、仓库等20多座,总面积60多亩,其规模之大,产业之多,在晚清时代是福建省最大的一个慈善机构。

      善育堂起初收容16名教会里的贫苦儿童、盲哑童及残疾人,不久后人数逐渐增至250人。善育堂内设有印刷、缝纫、加工厂、编织、农业等部门,里头的学校教学内容也是丰富多彩的,平常除教授课本外,还教习编织藤椅、草席、打绳、打羊毛衣等手工艺,以便学生以后有一技之长,能够自食其力。莆田藤艺高手杨文清由于家道贫寒,幼时便在善育堂读书。他懂事又聪颖,不仅学好功课,还利用课余时间学习藤编艺术。长大后,杨文清被省有关部门授予“艺人”称号,他的藤编技艺炉火纯青,富有创意,成为国家外贸部门收购的热门特产,他的藤编工艺品经常被选送往前苏联等欧洲国家展销。 1959年十月,他的藤编精品还参加国庆十周年全国工艺美术展,一举夺得“气韵独特”奖。

      其实,当时接受过善育堂恩慧的孤儿孩童到底有多少人,我们不得而知,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返回式卫星总设计师林华宝的母亲是善育堂的孤儿,这是尽人皆知的。据文献记载1912年移民马来西亚诗巫的一百多名华人中就有二三十位是善育堂出来的,从这可以想见当时善育堂收容过的人数肯定很多。

      翻阅资料得知,善育堂还组织一支有铜号洋鼓的音乐队。印刷所后改为美兴印刷局,迁往莆田荔城。编织部有纺纱、织布、染布等。加工厂加工面粉、米、油。特别令人感兴趣的字眼是,当时的善育堂农业部居然引进了许多外来动物,比如荷兰奶牛、印度无角奶羊、意大利来克亨鸡、波兰猪及良种公牛和兔、鸽等等,真不知这些外来动物移民一百年后在莆田还存有后代否?

      市志载,善育堂在黄石亭下开沟养鱼,用抽水机灌溉50多亩水稻田;在东埭围垦1600亩,引水养淡,先种植田菁,是闻名全省的养淡种植稻田农场;在沙坂村也有个农场300亩。两处农场都佃给农民耕种,以佃粮养堂。善育堂办有小学,到民国19年(1930年)又办蒲星中学,校长陈天义,后因学潮停办;小学毕业生直接升入城内的哲理中学。民国27年设立农训班,培养初级农业技术人员。解放时,还有加工厂。历任堂(院)长有卢美德(美国传教士)、高天喜、林摩太、陈省德、林文彬、魏道衍、戴珍德、李文程和陈朝銮等。

      1950年8月,善育堂创办农训班,学制2年,实行半耕半读,学生毕业后在堂内推广应用水稻种植、养殖鱼虾、果树管理、饲养家禽畜等新技术,有的保送升学。善育堂加强盲哑童的教育,扩大其织席、编藤椅、打毛衣、打绳索等手工业生产;还组织30多人的音乐队,开展文娱活动。

      1952年9月,莆田县人民政府接管善育堂,改为莆田县生产教养院。1955年,莆田县生产教养院改名为福建省儿童教养院,收容孤残儿童95人,后增加到400多人。

      1965年3月,福建省儿童教养院迁往建宁县塔下村,改名为建宁儿童教养院、建宁塔下农场,直属省民政厅管理,主要接收南平、邵武、三明、永安等救助站送来的16周岁以下的男性流浪儿童。

      1983年,为教育培养好流浪儿童成为祖国有用人才,建宁塔下农场兴建一座学校楼,名称为福建省儿童救助保护中心,是我省最早成立的儿童救助保护中心,目前还是我省惟一的流浪儿童集中安置中心。救助中心对收养儿童采取以文化教育和政治思想教育为主,生产劳动为辅的方针,该中心收容教育的少年儿童涉及全国252个县。

      如今,美丽隐秘的善育堂早已脱胎换骨,唯一遗下的那座红砖黑瓦依然静默地承载了百年来历史往来的脚印。看细微的尘埃飘落在梧桐树下每一寸土地,现在它亦要孤独地去面对一个旧梦的终结。纵是有千般不舍,时代喧嚣的洪流终是要湮没那份孤独的。或许自此以后,这里将是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爱心结硕果 诚实为孤婴——简记莆田教会创办的善育堂

          座落在莆田广袤的黄石平原上,原来有着一座座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建筑物,占地50多亩,典雅、庄重、朴实。那是中华基督教会卫理公会(又名美以美会)所创办的善育堂。是兴化人民,甚至八闽大地翘首所望的慈善单位。

      莆田教会所创办的善育堂,是在1897年(光绪23年)。其时美国传教士、兴化教区长,武林吉在莆传教已一年多了,武林吉初见莆田孤儿困苦无依,生养无着,常丢沟壑为多,更有抛河溺之。为此,他心中甚是痛伤。况教会中也有的孤儿也常流落在外人手中,使他于心不忍,更使他忧心如焚。其时的武林吉传教士赤手空拳,爱莫能助。故他呼呈美国教会报纸上,也写报告美国基督教会的年议会,祈求在莆创办孤儿院。当年在莆的美国传教士王多马、韦女士俩闻此也深表同情、支持,同为创办孤儿院共做许多前期工作,并慷慨解囊。这样,武林吉牧人本着爱心,初收一盲孩,继又收四男孩及六女孩,仅租赁民房抚养之。适此时(1897年)在莆的美传教士蒲鲁士回国,有一姓白的美国会督亲莅其舍与之倾谈,忠心竭力支持创办孤儿院,并自己慷慨奉献支持,也发动教徒们奉献相助,以促使孤儿院得以成功建立。

      蒲鲁士重返莆田时,即将众信徒奉献的爱心款带来,即在莆田的涵江铺尾建立起孤儿院,有院长室一座、孤儿房四座(西式)、门房一座(华式),并筑上围墙,孤儿院中挖凿上一水井,也种上奇果异卉,尽是齐备,在其时还是壮观、雄传的。当年把所建的孤儿院起名为“利百加孤儿院”,到1898年已全部完工。初乃武林吉牧人与夫人任院长六年,他俩爱心经营,苦志极诣,为人称颂,陆续收留孤婴近百人。他们的爱心呵护,细心养育,耐心教读,当年在莆田社会上备受人们的赞扬和称颂。

      1901年(光绪27年)九月,武林吉牧人调任上海华美教供职。兴化年议会即令蒲鲁士传教士为“利百加孤儿院”为院长,莆藉牧师张福基师娘为副院长。但是,因当年的涵江距城厢较远,交通不便。并且,医院等医疗机构多在城厢,其时疫病常虐,不利婴孩的疾病治疗。为此,兴化年议会决定把在涵江的“利百加孤儿院”迁到城厢的仓边巷赁屋为院。蒲鲁士尽力尽职经营,诚实为婴孩子服务。三年后,建院在后营巷(后为哲明小学校址)。并在1907年把“利百加孤儿院”改名为“善育堂”,意为善于教养婴孩之学堂也!1912年,院址让为哲明小学,迁建于仓后路,整个院宇是宽敞明亮,这在当年是为至美至善之院宇。蒲鲁士夫妇常亲临服务,耐心教养,视如自家人一般,从无怠慢,极为诚实细心。这样,他任院长23年中(1901年-1923年),孤儿院大有发展,尽管孤儿弃婴出入常有,但常在院人数都保留在250人上下。就是在1912年蒲鲁士率莆人120多人移民马来西亚的诗巫垦植中,即有二三十人是从善育堂中出来,为在国外建立新莆田做出了贡献。并且,不断有人从善育堂走向社会,走上新的生活道路,为社会做出不可磨灭的奉献。

      1923年,蒲鲁士返回美国,善育堂由美藉传教士高玉氏、庄天玉、佳尔逊先后各代理为院长1-2年。在这些年之中,莆藉牧人也竭力支持相佐、热心奉献,并且走上善育堂的领导岗位。其中无为人称颂的张福基师娘、黄文鸿师娘,还有陈应安、林鸿、黄文鸿、蔡养治、蔡顺荣、高天喜、高仁元等牧人,他(她)们都诚心诚意、竭力协助工作,使善育堂办得更是有声有色,不断壮大,就是那些没有信教的婴孩也得到进入善育堂的收养。这样,善育堂婴孩人数总是在250人上下;且有聋哑盲童等残疾弃婴,都得到收养。这样,善育堂大有容纳不下的趋向了。兴化教会深感有迁址的必要了。就这样,兴化年议会便在1911年在广阔的黄石平原上购地五十多亩,建立合乎时代发展的善育堂,并立碑记念,其碑至今仍存(如图)。

      1914年,兴化年议会决定把善育堂搬往在黄石桂岑(又名蒲岑)购地五十多亩中,建立起新式宽敞的善育堂。1916年,善育堂全部迁往黄石。这样,地处黄石的桂岑的善育堂,地平境静,一片广阔,远离市尘噪声,确保有利于婴孩的抚养与教育之便。因为在所购五十多亩的田地上,是先后有序地建起一幢幢错落有致,令人敬佩的院落,有院长室一幢,职员及婴孩住室六幢,膳食堂一幢、礼堂一幢还有仓库二幢,织布局一幢,面粉厂一幢,等二十多幢,设备齐全,相互辉映,为人所仰。并于沙板购田三百多亩,或自耕收粮,或租佃他人耕种收租,以供给善育堂食用费用。保证善育堂粮食之用及经济开支。其间又疏沟修路,蓄水养鱼,并首先用抽水机灌溉田地,这在当年的莆田是先行一步了。并且,善育堂不断得到外人的捐款相助,例如1917年美国传教士戴女士来莆时,也竭力携款赞助善育堂的建设。为使善育堂发展更快更好,善育堂又在交通便利的临近之村东埭购海地1600多亩,围垦造田,并以蓄水养淡,先种田菁,后植水稻,成为全省当年闻名的围海造田农场,多租赁与当地农民耕耘之,从中收租,以供不断扩展的善育堂需求。其间为了保护农田不受海潮之袭击或台风暴雨的狂击,教会还经常注重海堤的加固工作,以保住农田能有较高的产量。这样,使善育堂在供养上有了很大的保证,生活上也得到不断的提高和丰富了。

      教会创办善育堂,不但使那些孤儿弃婴有食住的场所,就是那些育盲、哑聋等残疾病婴也收留其中,以示  这些孤苦婴孩在善育堂得到食住的温暖。善育堂还创办了聚会礼堂,也建立了善育小学,蒲星中学,农工学校,整个善育堂设备齐全,对学生因材施教,使这些在善育堂的孩子们,在文化学识上也都有不同的提高,学习业绩好的学生都能进上哲理中学,还有的就是进入农工学校,通过二年学习,培训各种职业技艺,都从无到有,非在学知识上,也在手工技艺上得到学习,培训,以使他们能在纺织、印刷、编织等技艺上都得到学习,提到提高,能使这班人以后在生活上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即是盲人,也教于盲人课本,并以罗马字拼音教导了许多年长的没有文化的人,以适应时势的需要。这样,整个善育堂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气氛。特别对那些盲哑孤儿,更注重培养他们打绳、打织毛衣,以使他们长大之后,都能靠手艺而自食其力。在这其中并有的孤婴也建立了家庭。所有这些,善育堂的爱心作为,都减轻了社会的负担,也为社会创造了财富。

      善育堂为增加经济来源,并能给人们学习、就业的机会,创办了印刷厂、面粉加工厂、染布厂等,为这些人就业提供了机会。并引进了荷兰奶牛、印度无角奶羊、意大利来克亨鸡、波兰猪及牛、兔、鸽等“番种”动禽物,这些引进的良种试验,丰富了生活经验,也增加了经济的收入。善育堂为丰富文化生活,也组织了一支铜号洋鼓乐队,不但活跃在当年的教会上,在社会上也为人们所称颂,使整个善育堂充满了爱的声音,洋溢着令人欣慰的音乐,这在当年确为是罕见的。

      莆田教会所创办的善育堂,走过100多年的历程了,尽管几易其名,今多折除,至今仅留下一座二层西式的砖瓦楼,似有面目全非之感,但人们见之,仍是会从心底发出爱的灵感来,也不会为世俗灰尘所遮掩的。 吴文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