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与黄叶先生撰联趣事

    与黄叶先生撰联趣事

      文庙董事会决定开放文庙西侧含文昌阁和碑廊等在内的区域,形成集朝觐、游览于一体的文庙开放新片区。

      热心公益文化的黄叶先生建议应在文昌阁和碑廊悬挂一些具有工艺、文学内涵的对联,以增添人文氛围,并提议找工艺生产企业赞助捐制。他的建议立即得到董事会的采纳。

      受董事长委托,我邀约黄叶先生一起实地走访,以确定需悬挂对联的数字、位置和内容。文昌阁是附属于文庙的特殊庙宇,根据建筑形制,我们决定在阁门两侧和朱柱上新增对联各一。阁内文昌帝君神龛原有对联一副,大致内容为:想伐桂,就得从这里求斧头;想攀高,就得从这里借天梯。这是从其他文昌阁搬用的传统“神联”,字句练达,对仗工整,寓意明了,但我们不满于其唯“神”不“勤”之偏颇。文昌帝君固然是掌管功名禄位之神,但科举时代把文昌阁设置在学宫之内,其用意更在于奖勤诫惰,而不在于供考生“抱佛脚”。忽略了帝君的诫勉作用,就是忽略了“天道酬勤”的道理。所以,原联的流俗之见在这里暴露无遗。于是,我们决定有针对性的撰写新联,并初步讲定:

      他撰门联,我撰柱联。

      根据柱子的粗细长短,我决定撰个十一字联,也采用上四下七句式。两、三天后,黄电告我对联已撰好,并已发给了我。其时,经过苦思冥想,我的对联也基本完成,就差个别文字的推敲了。看了黄叶先生的对联,我不禁眼前一亮,其联为:

      惟诚惟敬;亦勉亦勤。

      我随即把自己撰写的对联发了过去,联云:

      攻苦用心,还凭吾辈铨衡力;点睛有笔,尚赖尔曹描画功。

      黄叶随后就来电说联已看过,从他的笑声挟带着连连叫好中我已会其意。自己也在电话这头会心地大笑起来。笑什么?彼此的默契嘛!黄之上联强调“诚”、“敬”,下联强调“勉”、“勤”,而我的上下联实质上也对应地寓含了相似的内容,只是文字表达形式不同罢了……对此,能不彼此会心一笑?

      接着是碑廊对联的敲定。碑廊是展示文物的特殊建筑,70 米长廊共排列、嵌砌历代石碑、建筑石雕构件 68 道,具有较高的文物内涵和观赏价值。我们决定在碑廊的小牌楼上悬挂“碑廊”匾额一道以点题,并新增对联两副:门联和柱联各一,撰写任务依旧五五开。黄所撰联句为:留数袭时光印记,增几分家国情怀;本人拙联为:莫道我抱残守缺,须知他历岁经年。相比之下,他的联句比我的更优美流畅,但他让我的对联先用,自己的对联缓用 (尚未制作)。

      最后商定各联句字体,信赖于他的深厚的艺文素养,我只是拜托他务必一笔书写。

      他慨然应允,并表示要用楷、隶等正体书写,以示庄重端严。几天后,他把所有的联句都写好了。其中,文昌阁两副联和“碑廊”匾额用隶书,碑廊两副联分别用小篆和颜体楷书。我觉得很满意,于是,他出面联系了工艺企业主来认领制作任务,并详细交代联板的规格和雕刻要求:务求庄重典雅,切忌轻浮荒率妖冶俗气。

      又过了几天,他突然来电说对联书写应该多吸收一些风格,并为我推荐了几位搞书法的,我认同他的思路,但对他所推荐的不甚认同,还是请他勉为其难。最后,他推荐了清华大学原副校长余寿文先生,并说请余老先生为文昌阁题字最合适不过了,且他的字是“无意作书家之书”,有特殊品位。余老先生是仙游籍学界耆宿,久闻其名,能得到他的真迹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无缘识荆。

      黄叶先生当即表态他可以帮我圆成其事,但要我以个人名义写信并加盖董事会公章向余老求字。于是,我一一照办,信最终由黄叶先生以快件投寄并附上必要的说明。余老先生为人颇为热心,收件当晚即动笔书写,并附上给黄叶和我的回信,交代家属投寄,因为他第二天一早就动身出差去了。

      经多道工序,木板联终于制作出来了,也悬挂起来了。而黄叶先生对每一道工序都进行了严格的把关,尤其是根据自己的审美观对刻工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这些对联虽然不加修饰,不置边框,却于质朴无华中彰显出典雅厚重和自然大方,其高古之气可与文化圣地文庙的古典风格相般配,并将为文庙增添了新的文化亮点。

      感谢黄叶先生!感谢余寿文老先生!也感谢不厌其烦改进工序的老板和工匠们……陈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