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旅菲老侨胞庄文皮回莆认亲:忘了模样,忘不了血脉亲情

    旅菲老侨胞庄文皮回莆认亲:忘了模样,忘不了血脉亲情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一见面,陈忠清就紧紧拉住庄文皮(右)的手,泪水夺眶而出。

      出生在莆田的旅菲侨胞庄文皮,已与家乡亲人失联几十年。近一个多月来,与他素不相识的莆田市民郑庆尧冒着酷暑四处奔波,助其寻亲。前几天,荔城区拱辰街道濠浦村村民陈忠清看到照片后,一下子就认出庄文皮是其弟弟。昨日,庄文皮回莆认亲,为进一步确认关系,双方还做了DNA鉴定。

      昨日一大早,68岁的陈忠清就等候在家门口,得知庄文皮要来,他早早地叮嘱儿孙们都回家迎接。上午11时,当白发苍苍的庄文皮一下车,陈忠清就迎上前去,紧紧拉住他的手,泪水夺眶而出,连声说“他就是我弟弟!”中秋将至,现场情意浓浓。

      65岁的庄文皮出生5个月后就因家庭贫困,由晋江的养父母抚养长大,30多岁时凭一条红布契约,在莆田第一次见到亲人。46岁时,远赴菲律宾18年,与莆田亲人再次失联。多年来,寻找亲人和故乡,成为老人的心愿。2010年时,他曾来莆寻找过,但城市变迁,记忆中地处莆田汽车站附近的家再也没能找到。如今,老人年岁已大,身体每况愈下,但记忆深处,永远藏着“莆田市荷兰村第七组生产队”这个老家的地址,盼望着能在有生之年与亲人再相聚。

      热心的莆田市民郑庆尧得知庄文皮寻亲的消息后,想帮老华侨实现夙愿。在郑庆尧的联系下,7月中旬,庄文皮来莆,再次踏上寻亲路。记忆中的莆田汽车站如今已变成文献步行街广场了,通往大海的水渠也不见了,到处是高楼林立,让庄文皮更找不到家的方向。顺着通往“大海的水渠”这条线索,他们来到了木兰坡,但庄文皮说这里不是他的故乡。当天,他们还到过城厢区霞林街道的木兰村、与闽南话“荷兰”发音相似的浦南村,并向沿途群众打听,但最终还是没能找到,庄文皮失望而归。

      郑庆尧并不气馁,把庄文皮寻亲过程写下来,请朋友发布到本地论坛上,向网友征集线索。不少网友提供了许多接近“荷兰村”谐音的村庄。郑庆尧根据这些线索,冒着酷暑,逐个村庄问询,有时还被人误认为是骗子。功夫不负有心人。8月16日,他终于在荔城区拱辰街道濠浦村下亭自然村找到了陈忠清。陈忠清表示,他是庄文皮的二哥。

      陈忠清的二儿子陈立芳至今还记得庄文皮31年前来认亲的场景,他说,当年庄文皮要离开时,陈忠清用三轮车载着去莆田汽车站坐车。陈忠清说,他的父亲去世早,小时候母亲就告诉他,他有个弟弟在晋江,当年与庄文皮相认后,还收到一封他从晋江寄来的信件。不想,后来又断了联系,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这个失散的弟弟。

      由于庄文皮中风、耳背,脑部萎缩,记忆力衰退,他一时无法确认哥哥,老人提出要去老家看看。濠浦村下亭自然村正进行拆迁改造,原有的村庄旧貌荡然无存。当天,为了帮助弟弟寻找记忆,陈忠清还是带着庄文皮,踩着泥泞的道路,看看已成废墟的老家遗址、村庙宫社及“卧鲤”河沟。扶着庄文皮,陈忠清仔细述说老家原有的风貌及当年相见的种种情景。然而,由于村貌、亲人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庄文皮还是不敢与陈忠清相认。

      陪同庄文皮前来的石狮市菲华侨归侨经济促进会工作人员说,庄文皮的家人还在菲律宾,一旦DNA鉴定确认两人是兄弟,届时庄文皮将带着全家一起来认亲。  黄凌燕   文/图

     

     

      庄文皮将举家回莆认亲

      DNA鉴定证实与陈忠清是亲兄弟

      《忘了模样,忘不了血脉亲情》一文报道了65岁的旅菲侨胞庄文皮多次回莆寻亲的消息。当时,庄文皮与疑是其哥哥的荔城区拱辰街道濠浦村村民陈忠清见面,并做了DNA鉴定。如今鉴定出来了,结果证实两人是亲兄弟。

      陈忠清昨告诉说,庄文皮是父母的第3个孩子,他们还有一个大姐几年前去世了。没想到,失散几十年的弟弟还能找到家,真得好好感谢热心市民郑庆尧和党报的关心关注。父母和姐姐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安慰的。

      得知历尽艰辛的寻找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远在菲律宾的庄文皮也特别高兴,他还委托石狮市菲华侨归侨经济促进会工作人员,致电帮助寻亲的郑庆尧表示感谢。不久之后,庄文皮和家人将回国,前来莆田认亲,与亲人团聚。黄凌燕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