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人生无如归田乐 ——柯潜《归田乐》诗赏析

    人生无如归田乐 ——柯潜《归田乐》诗赏析

      明代状元柯潜,在翰林院任职十年后回乡省亲期间,写了一首《归田乐》,也算是一首田园诗吧。诗中写道:

      归田乐,十年尘土今邱壑。

      剑在函,书在囊,绕屋苍山云漠漠。

      有田可耕园可蔬,春雨流青满村落。

      日长但喜睡无惊,不谓茅茨生事薄。

      有时置酒碧藤阴,白发邻翁相对酌。

      岩头老桂吹古香,木杪清风起廖郭。

      醉看天地入秋毫,拍手长歌舞孤鹤。

      诗的第一句,作者用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极具反差的诗句,向读者表明一种强烈的意愿——归田,即回归田园。作者自幼奋斗到二十九岁时才好不容易高中状元,并在翰林院任职,这在一般平民百姓眼里,是多么让人羡慕的结局呀!然而,这十年的官宦生涯,给这位状元公的感受却如“尘土”一般。为啥呢?仕途不得志呗!尽管柯潜在任上是多么的廉洁奉公,是多么的勤谨敬业,工作业绩是多么的卓著,然而,有几次拟拔擢到其他部里做官的机会,都与他失之交臂!黑暗腐败的官场,与他一腔报国的热血,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使他产生了一种强烈而无奈的归隐的念头。这种念头在他的诸多诗篇中多有表露。如在《竹岩六首》中的“风光有如此,便欲赋归来”;在《游囊山寺》中的“何时谢尘鞍,此地卜幽栖”;在《松隐岩》中的“我欲此地卜幽栖”等等。而在《归田乐》这首诗里,作者干脆赤裸裸地把十年的官宦生涯比作“尘土”。试想,要不是官场不得志的话,要写出这样的文字来,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呀!邱壑即小山和山沟的意思,在这里泛指与尘世隔绝的僻静的农村田园。“归田”——这正是作者的意愿。

      然而,毕竟此时作者尚在翰林院任上,归田的心愿尚未成为现实,作者在《归田乐》中,还只能靠想象去表达归田后的种种乐趣:在漠漠白云缭绕的山间小屋里舞舞剑、看看书;在“春雨流青”的日子里耕田种菜,可以无忧无虑地不必担惊受怕地睡觉,不怕有小人来打扰;有时可以在“碧藤阴”下摆一壶酒,邀约隔壁的老头过来“对酌”;深情地闻着从那棵“岩头老桂”那儿飘来的一阵阵桂花的清香,享受着那股从高远空旷的天边掠过树梢吹过来的清风的吹拂;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提笔吟诗作赋,把天地间所发生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儿写入诗文里,高兴时,还可以“拍手长歌”和像那只松鹤般舞之蹈之……,这一切是何等的惬意呀!于是,在诗的结尾,作者发自肺腑地发出一声感叹:“人生无如归田乐!”

      透过《归田乐》全诗,我们不难看出,作者此时此刻的心境是恬静的、闲适的、自我陶醉的。他在他所设想的归田后的诸多乐趣中,虽然也讲“有田可耕园可蔬”,打算耕田种菜,但是对于这位从小读书,二十九岁才得中状元,此后一直在京为官,早已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谈什么耕田种菜?在他看来,归田后最大的乐趣就是“日长但喜睡无惊,不谓茅茨生事薄”。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官场的黑暗,充满着尔虞我诈,你争我斗的严重情况:睡觉时还要担惊受怕,还要提防小人来搔扰。所以作者深切感受到,官位再高,京城再繁华,都不如回家种田,一种逃避现实的心情跃然纸上。

      是的,从古到今,“现实”总是复杂的,不能尽如人意。柯潜当时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完全不必要拿现在的眼光和现在的标准去苛责这位古人。(王元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