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心藏菊花身怀剑气的萧然

    心藏菊花身怀剑气的萧然

      罗西得为萧然的诗集写点什么

    点击查看原图

      菊花与剑,朋友萧然

      朋友萧然要出诗集,我想应该为他写点文字,因为我和他有很特殊的“缘”。多年来,“江湖”上,常常有人一提起罗西,总会顺带提起萧然,而提起萧然,自然就要带出罗西,以至,在萧然隐身“失踪”的十多年里,不时有人向我要人:萧然去哪里了?这让我有点尴尬甚至委屈,这么特别的朋友,要失踪,竟然也不吱一声。

      在那些时间里,我所能得到关于萧然的消息,也是来自“江湖”的传说。

      后来再想想,也就释然了,如果一切都循规蹈距,那他就真不是诗人萧然了。我和他相识,一开始就很特别,二十几年前,我大年毕业,在福建仙游县榜头中学教书,暑假期间,以“新东方”的格局办起诗歌培训班,其实是想赚点培训费贴补家用。萧然上门来了,长发飘扬,江湖味很重,歌手汪峰年轻桀骜的时候很像他。那时萧然在仙游这个小地方名气很大,十三岁就在刊物上发表了诗作,拥有一大群粉丝。萧然找罗西是有点江湖踢馆的味道,当然,馆是没踢成,被罗西招安了,两人从此意气相投,成了好朋友。

      那时萧然“野”气很重,高二念了一学期就干脆缀学,隔三岔五惹点事,而跟他父亲闹矛盾成了常态……当然,一出事,我的猪窝就成了他的避难所,一赖就是两三天。那时,我也穷,能招待他的好东西就是学校门口小饭店的扁食,以至现在,一想起萧然,就条件反射地想起仙游扁食的蒜油香味。

      后来我诱导萧然:你这么足的灵气,如果能进大学深造,必定前途无量。萧然沉思片刻,拍手称好,我以为他说说而己,没想到,第二天他竟宣称要重新读书,并且马上把自己关在家里,找出课本,从初一的课程开始自学。这是萧然第一次玩失踪,足足一年,每天从早点七点苦读到晚上十一点,足不出户。但是每周必定会到榜头中学找一次我,顺便蹭一回葱油扁食。其实,他还是眷恋诗歌。

      第二年萧然报了补习班,参加高考,高二没念完的他,竟然能在五六十人的补习班考出个中等成绩,足见其一年来的努力;但毕竟学习时间不足,原本学习成绩七零八落的萧然,落榜在意料之中。不过,萧然是幸运的,他的诗歌赢得了读者也引来一些贵人,在杨振辉(现任《海峡通讯》副总编)的引荐下,《莆田政协报》主编朱合浦对萧然的才气大为赞赏,发动了一场莆仙名人举荐诗人上大学的活动,郭风、许怀中、章武、章汉、杨健民、朱谷忠以及莆田本土元老宋元模、蓝春元等,一大批举足轻重的文化名人,联名向省高招办推荐萧然,希望破格录取。最终,却受限于当时的高考政策,未能如愿。

      合浦兄,这位我和萧然一生敬重,共同的师友,在萧然落榜后,又费心为他安排工作,并且在生活上不断给予萧然诸多的帮助。

      年轻的萧然不负众望,二十三岁,他创下了两个莆田第一:莆田当时最年轻的省作协会员,莆田第一个获得福建省优秀文学奖的诗人。出版了第一本诗集《静夜无痕》。当时陈章汉先生主持《福建青年》杂志封面写意散文诗大赛,全国数千人参赛,高手如林,层层淘汰,最终隆重评出年终大奖,六人获奖,我获银奖,萧然和雷岩平获得铜奖,雷岩平也是仙游人,一个小县城,占了半壁江山,成了当时莆田的一大盛事。

      后来,萧然进了莆田的一家报社,我去了福州。萧然的率性、野性、傲气和他当时在莆田过盛的名气,开始给他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诸多不顺利,出了很多不开心的事,萧然黯然离开了报社,躲到乡下一年多。后来时任市长、作家吴建华重才惜才,便把萧然安排进了市文学创作室。但是,青春勃发的萧然显然无法适应这种闲职,不安于“室”,加上个性耿直不驯,有些水土不服,1999年秋天的某一天,萧然选择默默离开了生活多年的莆田。没有告知任何人,多年后,我主持一本新杂志《创业天下》,采访了作为儒商新角色的萧然,萧然回忆说,离开莆田那天,下着好大的雨,心情极度灰暗。

      这一次,萧然失踪得很决绝,独自去了广东,一消失就是十年。从此,我所能知道关于他的消息,也只是江湖传说了。2008年,仿佛失联半辈子的萧然回到福建,在福州找我,把盏,叙旧,感慨万分,有些友谊,如朝花夕拾,隔一些光阴,会更珍惜,也更美。

      萧然式的失踪,很特别,很彻底,当时他在文学上正当盛名,多年来,却再也没有在任何一个刊物发表过只言片字。这让我相信,当年萧然离开的时候,是怀着怎样决绝远离的心情,仿佛去了火星。他回来了,变沉静了,仿佛经停月球回来。在聊天中,萧然告诉我,那时他只想忘掉自己是萧然,忘掉所有和这个名字相关联的一切。诗人,最深痛的告别,应该就是与诗歌说再见。在那些漂泊拼搏的峥嵘岁月里,连萧然公司的员工,也全然不知这个叱咤风云的老板曾经是位闪着星光的诗人。

      直到2013年因为《创业天下》杂志要做个专题策划采访萧然时,才“倒逼”出了他离开莆田后全部故事,十年间,萧然历经艰难,甚至是苦难,不过,在创业的过程中留下不少色彩绚烂的传奇,虽然未成为传闻中的大土豪,但一个文人从商,以他现在的成绩看,算是很成功的,在广东和北京创办了两家传媒公司,业绩斐然。他回闽后,第一次到福州见我,虽然是开着宝马车来的,不过,我觉得,他是骑马来的。

      一个曾经名噪一时的诗人,一个在商海中游刃有余的商人,两种截然相反的身份,同时集结在萧然身上,这种奇妙的混搭,充满遐想。这让我想起一本叫做《菊花与剑》的书,多年前,和萧然聚聊,我说我喜欢一种对立的状态:菊花与剑,像剑一样锋利,像菊花一样静美。萧然立即认同。从锋芒过渡到菊香,也是人生一大妙得。

      作为好朋友,抵近接触萧然,我感受到的是剑的对立面——菊花的静美。不过,剑,应是萧然性格里的主旋律,即便他已经策马归来了。剑,是最光辉的冷兵器,也是最有修为的力量,直观感觉是冷硬、锋芒毕露、勇往直前、不懂拐弯、双刃,极易伤到自己。如果没有剑,也许萧然会少了很多磨难,少了很多坎坷,少了很多起起落落。但是,如果没有了剑,萧然也会少了很多精彩,很多传奇,没有剑,萧然也许就没有了飞扬的才情,如果没有剑,消失十年后的萧然,重现时,也不会带回精彩的故事。他本可以拿着烟斗看日出的,但是,他最终佩剑走天涯,他把浪漫与诗歌收进行囊,做个行者,剑胆琴心,有情有义。

      萧然从小跟随外婆长大,外婆信佛,善良,平日常接济穷苦,萧然耳濡目染,敏感幼小的心接受纳了最传统的美德。长大后,对中国古代文化的阅读,使他形成自己的道德认知体系,这影响到了他的写作,也影响到了他后来的商业活动,在采访他的创业故事,萧然强调一点,在国外,做生意的两个人,如果一方没有宗教信仰,合作是很难达到的,外国人认为,有信仰的人,才有真正的诚信。

      萧然信佛,但不排斥其他宗教,他认为,在善的方面,所有宗教相通的,佛教的慈悲,基督教的博爱,或者儒家的仁义……本质上一致的。我想,正是这些品性的信守,使萧然没有障碍从诗人过渡到了商人。

      在萧然身上,你感受不到任何一点时下商人的习气,你感受到仍然是诗人的多情、忧郁、率真与悲天悯人。多年来,他带领自己的团队,以独特的方式,隐名埋姓做了很多善事,如果落到金钱上,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萧然的外表有点剑的“凉”,甚到让人感觉有点冷傲,不易接近,他的朋友不是很多,但是对真朋友,他却是掏心掏肺、充满江湖气,颇有两肋插刀之气。

      朱合浦是我和萧然共同的好朋友,他是位热忱而真挚的兄长,对萧然与我总是无私地帮助,那么美好而纯然。十几年前,因为一点小事他们两人产生误会,两个倔犟的性情中人,竟然闹了小孩脾气,彼此不说话好几年,这也许也是诗人的一种病。后来阔别多年的萧然从外地一回来,第一次和我见面,就迫不及待问我关于合浦兄的情况,说他很想念合浦,说到动情处,外表坚硬的萧然,眼里竟然有泪光,他自责、内疚,更多其实是不舍、想念、感怀。而我们口中的“阿猪”合浦这个老小孩,其实也一直念挂着萧然,每次和我一谈到萧然,就莫名其妙扯到失踪的萧然,不过,我能感到他关切神色后面淡淡的伤感。在我不经意的两边“传话”下,两人终于一笑泯悲欢。

      机缘是合浦女儿结婚,萧然特地从北京飞回,合浦兴奋异常,他对我说,“今天有两件喜事,一是女儿结婚,二是和萧然重聚。”形色之下,足见他和萧然感情的深厚。萧然一直父兄般敬重合浦,只要萧然在莆田,一定会叫上一些好朋友,和合浦聚上一次。后来合浦随女儿去了厦门,相见的机会少了,但是,萧然时常会让司机去厦门把合浦接回莆田,聚一聚,然后又送回厦门。别人说萧然重情义,萧然却说,其实,应该感谢合浦,给了他一个表达内心感激之情的机会。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没有功利、真诚的友情稀缺而可贵。

      有时真的很嫉妒,萧然和合浦,可以时常相聚,而我俗务缠身,很久才能和他们聚上一回,拜托萧然,多照应合浦他老人家——我们可亲可敬的师友。

      尽管心中藏着菊花,但身怀剑气的萧然,注定要成为焦点和话题。在他的历程中,受过很多伤害,误解,甚到是刻意的污蔑。但是,在我们的聊天中,他却说,他没有一个仇人,他说,他甚至想不起可以找出一个可以来恨的人。对于许多误会,我问他为什么不解释,他竟说:“上天待我如此之厚,让我拥有了这么多,就让别人渲泄一下,出口怨气、憋气有什么不好。”这就是胸怀。真的诗人会在一杯清水里看到忧伤,也会在一片大海里拥有洒脱。

      有一件事我身历其中,在萧然失踪的那段时间中,一个网站论坛上有许多关于他的传闻,有人在说萧然和雷岩平有恩怨,两个仙游的才子有瑜亮情结,纷争不止……后来我们在福州聚餐,岩平也到场,他和萧然竟是第一次相见,相互都知道对方大名、才情,却没有机会相识,不过,看他们握手、把盏的身体语言,我看到的是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交谈甚欢。酒桌上,我说起网路的那个“瑜亮”传闻,大家哈哈大笑,过一段时间两人再聚,基本不喝酒的萧然特地从北京给嗜酒的雷岩平带了一箱上好二锅头,颇有英雄相重之意。

      关于这事,我还拍了萧然和岩平两人的合影,并且特地放上网路流传一番,还了萧然一回清白。这才是真实的朋友萧然。

      萧然远离文学界,但从没离开诗歌。现在,他要这些年所写的一些作品结集,他说想给过往的岁月,留一个恒美的纪念。十五年来,刻意不发表作品的萧然,诗歌对他,早己没任何功利目的,诗歌的名声,对他,早己淡如清水了。诗歌,对于萧然,完全是一种心境,而不是意境。

      对萧然的诗歌,不需要我过多的赞美,如果一定要做个评价,我想,年轻时的萧然,作品表现出更多的是华丽,像一把锋利闪着光芒的剑。而历经磨练之后,他的诗应该是一把重剑,重剑无锋,充盈着思想和内涵。随手摘两首他诗集中的诗:

      清明

      清明,借用一个叫做寒食的别名

      宣示这个节日

      严历的训诫:

     

      那些躺在墓里,己经盖棺定论的人

      必须,无愧于子孙

      那些手持松枝,心怀悲痛

     

      在墓前虔诚祭拜的人,必须

      无愧于祖先

     

      这些文字象坚实的支架,支撑着萧然的为人处世。历经沧桑之后,萧然在诗歌中,仍然保持着最柔软的一面:

     

      石头、剪刀、布

      ——六一节写给孩子

     

      孩子,在我陪你们玩

      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中

      爸爸出的永远都是

      最柔软的布

     

      其实,爸爸是要你们记住

      在慢慢成长的过程中

      无论遇到的是,坚硬的石头

      还是锋利的剪刀

     

      都一定要怀着,一颗

      柔软而坚强的心

     

      萧然现在似乎慢慢平静下来,每天早晨六七点到达办公室,亲自一点一点擦拭办公桌,煮上一杯咖啡,听音乐,读书,静静享受工作之前的美好时光,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在空闲的时候,萧然会独自开上他的爱车,静静穿过尘嚣的街道,到达野外,寻找一段可以让心灵安静下来的时光。

      萧然在用这种方式,构建一个他自己的理想世界,但是,我从他的一首诗里看出了他的不安份:

     

      黄河

     

      飘泊在任何地方的中国人

      他们的乡愁,一定是

      起源于青藏高原的

      巴颜喀拉山脉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

      血脉中,都奔腾着

      一条黄河

     

      心里藏着一条黄河的萧然兄弟,不知道哪一天“乡愁”发作,又要折腾点什么出来?

      随手写了这些文字,算是给好朋友的祝福,回过头来看看,发现文字有些没有章法,很随意,不过想想,写给不按章法行事的萧然的文字,又需要什么章法呢?真实就好。(罗西)

    罗西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3e9e80102uylh.html

    相关文章:诗人萧然+儒商茅林洪=现实浪漫主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