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青璜山上红旗飘

    青璜山上红旗飘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特定产物,为适应时代政治宣传需求,全国各地有条件的街道、工厂、学校、单位等都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如雨后春笋一般。宣传队的任务是以文艺的形式大张旗鼓宣传毛泽东思想。1969年春天,为讴歌“红太阳”,赞美好河山,歌唱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伟大祖国好,莆田六中组建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从此,一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红旗便高高飘扬在青璜山上。

      莆田六中组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是从全校两千多名学生和连的宣传队中精心挑选能歌善舞、会吹拉弹唱的前后台学生30多人,按现在流行语所讲的都是些“帅哥美女”。在那个时代,能被选入宣传队是倍加光荣的一件事。

      黄文香老师是校文艺宣传队的主要负责人,他严格要求学生,尤其对我们这群单纯幼稚、情窦初开的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灌输红色马列主义,要求每个队员要一边读好书,一边参加校宣传队文艺活动,且不允许宣传队队员谈恋爱。黄群阳老师也是校文艺宣传队负责人之一兼导演,他当时还担任一连连长,相当于今天的年段长(当时,学校年段以连为单位、班级以排为单位)。他平易近人,细心关心队员们的学习,每一个节目经他精心导演都能达到较佳的演出效果,每一场演出经他精心策划都能达到圆满成功,我们亲切地称他“连长”。

      那时,我们年轻单纯、热情奔放,除了认真学好文化课外,还经常夜里住在学校里排练,排练场是教室,场地有限,大家把课桌撤向四周,腾出空间来,各节目的同学都找地方排练去了。教室外的走廊也是同学们练基本功、下腰、压腿、劈叉的好地方,我们排练每个节目非常刻苦,对每个动作都练得非常到位,每天晚上都要练到十一点多,大家从来不叫苦、不叫累。在宣传队里,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刚到宣传队,对怎样表演一窍不通,但我很用心,认真看大家的一招一式,向老队员学习。年长队友像大哥哥、大姐姐一样地关心我,他们经常手把手给我纠正动作,教我怎样摆造型,怎样跟上节拍,直到我完全掌握了要领为止。还记得我第一次上舞台表演节目非常紧张,从台上往下看一大片观众,手和脚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这时,黄老师走过来鼓励我,并和我开了个玩笑,让我轻松上台。使我第一次上台表演便消除了胆怯的心理,表演达到预期效果。下台后,队友们都过来给我道好、肯定。我们天南地北地到处演出,所到之处只要锣鼓一响,周边的男女老少都会赶来观看,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随着时间推移,宣传队的演出技艺日臻娴熟,早已名声在外。我们所演的每一个节目都能获得阵阵掌声。不少机关、学校、工厂、街道和农村生产队,都邀请我们去演出。我们最喜欢到部队去,因为部队会派汽车接送我们。我们经常是徒步出去演出,演出完后到学校都是后半夜了,同学们并不觉得苦和累,回到学校后同学还唱着、蹦着,端着脸盆去卸妆,边卸妆边议论当晚演出效果,有时还会“笑话”在演出时出一些差错的同学。在宣传队里,我们没有任何谈情说爱的色彩,只有亲姐弟、亲兄弟般的纯洁友情,纯洁得让今天的年轻人难以置信。每次外出演出,男生主动争扛最重的道具、乐器,主动在夜深人静之时,护送女生回家。而女同学也会为男同学洗衣缝衫。

      在那个时代,我们白天上课,努力学习政治、语文和数理化,各门功课都能取得较好成绩。晚上排练、演出,我们不仅排练歌颂“红太阳”的歌舞,排练民族舞、说唱节目、器乐合奏,还排演广大群众喜爱的地方小戏。特别是经常排演一些无需伴奏的节目,如对口词、群口词、三句半、快板等,这些节目似乎是那个时代的特征节目,演员们手拿锣、鼓、锵、镗之类,大家轮流念着台词,用这些打击乐器间隔、分段、增加喧闹气氛,演出的主题鲜明、形式简单上手,最适合紧跟毛主席最新指示出来即时排练上演的节目。每一次毛主席最新指示一出来,我们宣传队总是在第一时间敲锣打鼓上街去宣传喜讯。我们排练过大型歌舞《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万岁》,我们穿着红军服装,背着木制的大刀和枪支,表现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强渡大渡河、红军大会师等情景。大概是全国推广革命现代样板戏之后,我们开始排演样板戏《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白毛女》等片断,我们通过观看电影样板戏,对照排练,灵活应用,经过一段时间排练后,终于成功上演。到各地巡回表演,皆受到群众热烈欢迎。当时县里的专业剧团已停止演出,政治宣传、拥军优属,慰问知青等演出任务,一般由我们宣传队来完成。我们曾配合莆田县、涵江镇政府,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毛主席最新指示。一颗红星头上戴,绿色军装身上穿,进工厂、下部队,到农村,鼓点锣声传万家,载歌载舞走四方。

      1971年底,我们曾配合涵江镇政府赴萩芦、白沙、庄边、大洋等山区演出,慰问在那里的上山下乡知青。记得当时是农历十二月,天寒地冻,台上我们穿着单薄的演出服,被冻得脸色发青、嘴唇黑紫,但我们坚持在山区进行了长达十几天的演出。演《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六大嫂挖地道》等节目,每个节目我们都斗志昂扬,给当地村民和知青送去了欢乐和温暖。黄群阳、黄文香等老师肩负千斤重担,生怕我们的身体在山区受不了,在生活上给了我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经受住了考验,没有一个倒下去。1977年初,莆田县外度引水工程动工,宣传队受命前往西天尾洞湖口“安营扎寨”,编排短小精悍的节目,特别是方言快板,为前往外度引水工程的各企事业单位抽调人员和民工“加油鼓劲”。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们天不亮就起床,中午不休息,冒着烈日排在公路两旁,打快板、说唱方言等,宣传外度引水工程的好处,歌颂好人好事。在那个文化生活极其贫瘠的年代里,我们这支小小的宣传队给广大群众带来了无限的精神欢乐和文化享受。

      我们还曾到东圳水库、九华农场、外度渠道演出,慰问工人和农民;我们还曾到三山和后卓部队、三江口水兵大队、黄巷坡军营慰问军人。涵江所有街道、农村、机关单位都有过我们的歌舞掀起的热浪。我们还参加了县文艺汇演,得到好评,大剧照挂在古谯楼前。

      我们个个动手能力强,每到一处都自己化妆,自己的演出服装自己保管,没有任何娇气、傲气。姚庆琳等老师自做大刀、枪械等道具,陈鹤和王鹏飞画起布景,还有的老师自己动手做谱架和乐器。由于宣传的经费有限,我们演大型歌舞和样板戏的很多服装是用“尿素”袋、麻袋染色制成的,但穿起来也很像模像样。有好多节目的服装,还是我们到处借来的,但有时很难借到合身的,只好将就穿着。

      黄群阳老师籍贯新县广宫,他于1973年初调回到新县广宫中学当校长,因为割舍不下和他的感情,1973年盛夏,我们十几位同学半夜从涵江新村出发,身背行李,冒着酷暑,爬山涉水,经过梧塘,越过萩芦溪,翻过白沙岭,一路上嬉戏、打闹,一首接一首地唱歌,唱样板戏、唱语录歌,甚至唱咱们的地方戏——莆仙戏,一路歌声一路笑。沿途休息时,我们采摘山上的野花,扎成环,带在头上。我们很多同学走得脚底都起泡了,仍咬着牙继续前行。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到达广宫。我们脚肿疼痛,筋疲力尽,但我们很兴奋,因为我们完成了一次小长征的壮举。在广宫的一周里,我们进行了两场演出。我们在农家大院前演出,当地村民在四周点起煤油灯为我们照明演出。我们白天还和村民上山打柴、田间劳作,体验农民的劳动生活。我们住在中学的教室里,有天半夜,女宿舍遭受窃贼骚扰,几个同学吓得大声哭叫,住在隔壁的黄老师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窃贼被赶跑了。他整个晚上陪伴、安慰我们这些惊魂未定的女同学。接下来的几个夜晚,他和男同学彻夜巡逻,保护女同学。

      当时排练、演出虽然占据了我们很多时间,几乎成了我们的“专业”,但空余时间里,我们坚持参加学工、学农、学军活动,这倒也体现了今天倡导的素质教育的精神。宣传队的前后台同学,在经常深入农村、工厂演出的同时,还参加农村的田间劳动和工厂的生产作业。我清楚记得一次参加莆田县合成氨厂锅炉车间的推煤渣劳动。当时是盛夏酷暑,在半个月时间里,同学们在火辣辣的锅炉边铲煤渣、推煤渣、筛煤渣,满身乌黑像非洲人一样。劳动之余,大家跳起了“亚非拉人民反对美帝”之舞,不少男同学累了、困了竟倒在煤堆上睡着了。那期间,我们的能力得到了极好锻炼。毕业后,宣传队同学们纷纷走向社会,但是莆六中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那种勤于学习、吃苦耐劳、孜孜追求、无私奉献的精神永不褪色,不少人响应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了,也有人当兵服役,也有人招工进厂,也有人下海经商,也有人走出国门在国外打拼……

      斗转星移,四十五载过去了,时光悄然带走了我们青春年少的光阴。四十五个春秋,不仅跨越了两个世纪,也跨越了我们从青年到中年的人生转折;不仅承载了我们不尽的牵挂和永远的感念,也记录了我们创业的艰辛和成功的喜悦。四十五年来,我们没有辜负岁月,没有辜负老师的教诲,没有辜负妻儿老小的期盼。岁月带走了我们无悔的青春年华,却为我们留下累累的硕果。

      四十五韶光萦梦里。每忆莺歌燕舞,万千乐事注心头,欣看李艳桃浓。而我们永远怀念那激情燃烧的青璜山岁月。当我们回到母校,总会在青璜山的古松下听到那青春的歌声在回响…… □木 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