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看雾雾”

    “看雾雾”

      莆仙话“看雾雾”可有两种意思,一种意思是看不清楚,另一种意思是瞧不起人。

      黄根中等个子,脸带稚气,从小出生在家乡大山沟。当年,他好不容易窜出穷山恶水,进城念到高中毕业,正欲金榜题名“跃龙门”,却碰到那场“文革”,失去了升大学的黄粱美梦。

      “文革”刚开始那阵子,黄根凭着根正苗红,当上挂红袖圈的红卫兵,还赴京见到毛主席。那天,他挂着红袖圈,喜笑颜开,迎着红艳艳的太阳,返回大山沟。乡亲们用钦佩的眼神询问:“阿根弟,你上北京看见毛主席    !”

      “见到啦,见到啦!”黄根挺着胸膛,脸上露出无比神气的表情。

      “听说毛主席身材高大魁梧,满脸红光!”乡亲们继续追问。

      “那还用说。不过咱离天安门城楼几百米远,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身影,看雾雾的呢!”黄根稚气脸带微笑,挺自豪地回答。

      那是个讲阶级斗争的年代。有位黄根对立派的学生,上公社、大队革委会告黑状:“哼,什么看雾雾的,黄根连毛主席他老人家都瞧不起,思想有问题呀!”

      黄根被公社革委会民兵拘留几天,他脸红耳赤极力争辩:“我讲的可是大真话呀!”公社革委会实在查不出黄根思想问题的根源,暂时无罪释放。不过,他招工、升学的机会,就像霜打的嫩绿枇杷籽,黄蔫啦!

      那动乱岁月,大山沟里小学公办老师都跑去造反串联,一群咿咿呀呀学语的山里孩子等待上课呢!公社、大队革委会动员黄根:“你多少算是大山里冒出的第一个高中生,就去当民办小学老师,月薪十八元!”

      “那就试一试看吧!”黄根二话没说,当场点头敲定。

      黄根作为“老三届”高中生,教大山沟里小学生,仍轻车熟路。教呀教呀,他年过二十五,仍娶不起老婆。小学生们编个顺口溜:“二十五,未娶婆,看雾雾!”

      山村地主的女儿阿春,五官端正,四肢发达,却因家庭出身问题,老嫁不出门。村大队革委会主任动员黄根:“你年龄不少啦,阿春就在眼皮底下,莫看雾雾呀!”

      黄根结婚那天,在山村挨家挨户分发糖果,乡亲们编个顺口溜:“看雾雾,娶个地主女儿当媳妇!”

      阿春可是大山沟里的女流之辈。她与黄根成家立业,房前大院养母猪公牛,屋后山坡植青菜枇杷,日子打发得有条不紊,也让黄根安心当民办教师,月工资从十八元提至二十八元。小俩口虽是“红”与“黑”的结合,哪怕山外风雷激荡,夫妻俩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春风掠过大山沟。高考制度恢复后,黄根年过三十,仍不忘跃跃欲试,高考“登龙门”。谁知,待他那“看雾雾”的反动言论和老婆是地主崽子的问题澄清后,早已错失高考良机。不过,乡、村领导也婉言劝说:“阿根呀,这几年你扎根山村教育下一代,若有机会,让你转为正式小学老师,月薪三十三元!”

      嘿,那将就将就吧!”黄根无可奈何,灿然一笑。

      黄根当上公办小学老师,凭着“老三届”高中生扎实的知识功底,培养山里孩儿像收获丰满肥硕的新鲜枇杷,摘了一拨又一拨,连他和阿春生的女儿,也成为大山沟里第一代大学生。村民们茶余饭后,乐呵呵称赞:“谁料到,看雾雾教书育人有方,还敢讨地主女儿,生个聪明妞儿,真是好眼力呀!”

      大山沟实行山林承包,松杉茂密,茅草疯长半人腰高。山村小学生们大清早上学,傍晚放学返家,不时会碰到成群结队的野猪,吓得孩子们哇哇惊叫。黄根吩咐山民的孩子们早晚结伴上学放学,齐声唱着歌儿,吓跑那野猪群。后来,那野猪群听懂孩子们的歌儿像树上鸟儿叽叽喳喳啼叫,干脆熟视无睹,仍愣头愣脑、大摇大摆地盘踞在山道中间,堵住孩子们去路。黄根老练稳重的脸上,眉头一皱,立马吩咐家长给孩儿们每人买一盒小鸡公炮、一只打火机,碰到拦路扬威作恶的野猪群,就在山道中间点个小鸡公炮,“啪”地一响,冒出一团烟雾,野猪群吓得屁滚尿流、逃之夭夭,又不燃起山林火灾。山民们交口称赞:“莫小瞧看雾雾,连野猪都怕呢!”

      花开花落。黄根已从公办小学退休,每月可领三千多元退休金,挺勾人眼球。山民们都说:“谁若再叫黄根看雾雾,那就大错特错了。人家算是山沟里的秀才,心明眼亮,早就看透透啦!”林俊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