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梅妃与莆田习俗

    梅妃与莆田习俗

      在莆田的许多习俗里,至今流传着许多与梅妃有关的轶事。梅妃是唐代李隆基皇帝的妃子。生于开元十一年,(公元723) , 殉难天宝十五年(公元756) 终年34岁。她短暂一生,是莆田一位引以为豪的杰出女性。她是福建第一位女诗人,她的品行被宋代理学奉为楷模,为莆田增了不少荣耀和殊荣 。

      在讲梅妃之前先要介绍唐玄宗李隆基。李隆基生于公元685年, 是相王李旦第三儿子, 年轻有为,27岁因诛杀韦氏和安乐公主有功, 被立为太子,28岁登基当皇帝, 在位45年, 又当6年太上皇, 终年78岁。如果没有安史之乱,唐玄宗是封建社会494个皇帝中最有为的皇帝之一, 开创了繁荣昌盛唐” 开元盛世” 。

      唐玄宗主要讲二点, 一是有为李隆基, 二是骄奢的唐玄宗。有为李隆基表现为消除韦后和太平公主势力, 使唐王朝继续走向繁荣;骄奢唐玄宗表现晚年丧失了励精图治的壮志, 贪图亨受, 宠信武惠妃、杨玉环, 重用奸臣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 导致爆发”安史之乱”, 使唐朝由繁荣走向衰落 。

      一、梅妃传记事迹。主要记载有:史志的梅妃、族谱的梅妃、小说的梅妃、传说的梅妃。梅妃概括起来为四女:才女、美女、淑女、烈女。

      1、史志的梅妃。

      (1)南宋李俊甫<<莆阳比事>>载:梅妃,姓江氏, 莆田人, 九岁能诵二南诗, 语父仲逊曰: 我女子, 期以此为志。父奇之, 名曰采萍。开元中, 高力士使闽, 以选入侍, 大见宠幸。妃能属文,自比谢女,常淡妆雅服,姿态明秀,性喜梅,所居栏槛悉植之,榜曰梅亭。

      后有注: 此传叶石林得之朱遵度家, 乃大唐大中二年(860) 七月所著云。这个注可信否?

      我认为可信。二个理由, 一是叶石林得之朱遵度家的唐大中二年的书, 记载详实完整; 二是<莆阳比事>史料真实地方史书,<<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 取唐以来上千百年间, 凡莆阳事之可传者”,” 属辞有法, 纪事核实”, 是一部完全可信赖的地方史书。

      (2)明代周瑛重刊兴化府志人物传中梅妃传, 后注为旧志有记。莆田过去修新志毁旧志, 此注点出旧志有传。还有历代莆田县志和兴化府志都作为正传。

      2、族谱的梅妃。清<<江氏族谱>>载:梅妃生于官宦家庭,江氏先人多为官,“第一代江汉,字汝广,官观察使, 子江德, 居固始”,第二代江德官为大中大夫、后代官司马、参军、承事等职,到第九代“江湄,字尔峦,官刺史”;“第十一代江仲逊,字惟恭,封镇国将军,子采芹,女采萍,世居东华,高祖迁江东,以女贵封妃,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其父江渚追封为正议大夫(正四品), 莆田诸女尽封孺人, 与归俱赐銮驾。”

      3、小说的梅妃。五代时期(907—960) 王仁裕撰<<开元天宝遗事>>,其中有选唐大中二年(公元848) 所著云<<梅妃传>>,小说记载最详细 。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又出版<<开元天宝遗事十种>>中的<<梅妃传>>。

      4、传说的梅妃。梅妃原是牧鹅女。梅妃幼时虽然才高,却其貌不扬。其家教让她勤于劳动,经常牧鹅。一天她在木兰溪下游一个狭长的土墩(形同鹅脖子,俗称“鹅脰”)处牧鹅。忽然前方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快跑啊,皇帝选秀女的差官来啊。”这时正在牧鹅的采蘋姑娘一慌,也拔腿便跑,有的姑娘嘲讽说:“你长得这么丑,朝廷哪能选得上你?还跟大家一起跑。”她回头一看,一群差官正紧紧追赶几位邻村的姑娘。不小心被一堆土绊着,跌了一跤,摔得满脸是泥,等那班差官过去,她抹去脸上的泥巴,走到水边,用溪水清洗干净。万万没想到,这一跌竟把她原来容貌彻底改变,越洗越美,在那清澈如镜的木兰溪,映出她那如花似月的姿容,活象仙女下凡。说得巧,朝廷的那班差官正好追到这里,如获至宝,便高高兴兴地把她带回宫去。

      后来人们把梅妃摔了跤洗脸的湖命名为“美人湖”。

      二、梅妃有无其人。

      有关梅妃事迹莆田都有传记, 自唐宋元明清都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自上世纪三十年代起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和《唐宋传奇集》中对《梅妃传》的作者和著作年代提出质疑后,梅妃有无其人的争议一直持续至今,并被列为中国文化之谜。由施宣圆、林耀琛、许立言主编,中国学林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文化之谜》第四辑《梅妃有无其人》中认为"梅妃无其人"的理由主要有:

      1、鲁迅认为,《梅妃传》跋文提到的叶少蕴,是北宋末期人,作跋就是作者,由于年代不相及,可见《梅妃传》是南北宋人伪作,梅妃是虚构人物;

      2、据史料分析,有关梅妃事迹《旧唐书》、《新唐书》均不载;只见于《开元天宝遗事》、宋邑人李俊甫《莆阳比事》著录,刘克庄亦有咏《梅妃》诗。

      3、《梅妃传》说,高力士使闽,但考于新旧唐书,都没有高力士使闽的记载;

      4、从地理演变看,莆田地处沿海,据旧县志载,在梁陈时代(公元六世纪)海潮涨时可以涌到南山麓广化寺前、西门外之泗华陂前和黄石东北的大龟屿附近,所以唐明皇在位的时候(685-762)(注应为712-756-笔者),江东村这个地方可能还不曾存在;

      5、据当地民间传说,江采苹是个放鸭女,与《梅妃传》所描述的能诗善赋的梅妃相去甚远。

      我认为,以上观点都不能成立。

      (一)鲁迅把小说《梅妃传》作为考证对象,产生考证主体错位。

      首先,莆田自宋修志以来,历代史书皆有正传梅妃, 流传有序。鲁迅认为《梅妃传》最早见于元人的小说丛书《说郛》中是不确切的。实际上,梅妃事迹并非皆源于宋代本的《梅妃传》。现保存完整的史志《莆阳比事》是在宋嘉定七年(1214)雕版刊行,比元代《说郛》中的《梅妃传》早出版近百年。 其中注释明确记载” 此传叶石林得之朱遵度家, 乃唐大中二年(注: 公元848年)七月所著云”。其次,《梅妃传》创作的时间与梅妃有无其人也没有因果关系。因为,梅妃事迹在许多史志资料中都有记载。

      1.《莆田县志·大事记》载"唐天宝十五年(756)七月,安禄山陷长安,江采苹(梅妃)死难,里人在黄石镇江东村建浦口宫纪念她"。这已明确记载梅妃殉难时间和浦口宫建造时间。

      2.清道光年间(1820-1850)重修的《江氏族谱》,完整无误地记载第十二代梅妃。《江氏族谱》载:"第十二代,采芹,册封国舅,官都察院御史(注:应为察院御史),忠于帝室,死后赐食庙祭"。"采苹,唐皇妃,上阳东宫正一品,号梅妃,殉节赐葬祀庙"。

      3.古代浦口宫重修的碑刻清楚地记载江东就是养育梅妃的地方。浦口宫碑刻记:"江东在李唐时,原属天华村,其地绿野连绵,碧流环绕,秀气所钟,江妃毓焉……。

      4. 著名诗人、考古学家郭沫若也肯定梅妃有其人。根据莆田地方文史研究者林青松2005年7月1日在莆田侨乡时报<<郭沫若确认唐朝莆田有江梅妃>>一文中载:1962年11月, 郭沫若携夫人于立群到莆, 其<<途次莆田>>诗有句” 梅妃生里传犹在”,1983年3月,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郭沫若纪游诗选注>>一书。由林东海、史为乐联合选注, 其中录有<<途次莆田>>诗, 郭沫若的原注是:” 唐玄宗初宠梅妃, 莆田江东人, 村中有浦口宫纪念之, 今尚存。” 由此可见, 郭沫若确认这个史实。其实郭老诗句中” 梅妃生里传犹在” 的梅妃生里是地名,有人把 梅妃生里代代相传理解为梅妃是传说的人物是不合郭老诗意。

      著名考古学家、诗人林恭祖先生的最新研究成果,认定杜甫《丽人行》中的"杨花雪落覆白苹",是用"杨花"与"白苹"暗喻杨玉环和江采苹,意为杨玉环迫害夺宠江采苹,并在访梅妃故里诗中云"世若无其人,少陵何慨叹?"

      以上的县志、族谱、碑刻和郭老、杜甫诗句都记载梅妃是唐代人,莆田江东的实物资料也都证明梅妃确有其人。所以,无论《梅妃传》是唐人创作,还是宋人所书,都不能作为考证梅妃有无其人的主要依据,更不能认为小说《梅妃传》是宋人创作,就以年代不相及,错判"梅妃无其人"。况且古代小说加头添跋的比比皆是。如,《三国演义》开头的《临江仙》词不是罗贯中原作,而是清人毛宗岗借用明代诗人杨慎《二十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所写的一首开场词,我们没有理由以《临江仙》的词是假造的,从而推论《三国演义》中的人物也是伪造的。同理可证,假如《梅妃传》的跋是伪作的,也不能因跋伪作而断定其人物是虚构的。

      以《旧唐书》、《新唐书》无记载梅妃而否认梅妃有其人,本身就是片面的。

      首先, 根据正史编写体例,没有涉及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正史一般不会记载。梅妃没有直接参与唐史重大事件,《新旧唐书》中没有记载纯属正常。《旧唐书》、《新唐书》所能传载的人物极少,特别是后宫能立传者不足万分之一,绝大部分人没有传记。《旧唐书》卷七《后妃传》只立传33人,《新唐书》中《后妃传》只立传30人,扣除两书中的重复者,实际立传记载的唐后妃只有37名。唐朝共有24个皇帝,除武则天女皇外,还有23个皇帝,每个皇帝至少有"皇后"、"四妃"、"九嫔"、"九婕妤"、"四美人"、"五才人","宝林"、"御女"、"采女"各27人,计113人入册妻妾。即使有的朝代只设贵妃,不立皇后,也有112人,加上许多没有入册的美女,真是后宫佳丽三千人。唐明皇时代,国家繁荣昌盛,皇帝穷奢极侈,嫔妃宫女近四万人,但能在《旧唐书》和《新唐书》中立传的只有直接参与一些重大事件的4人,她们是被废的原配皇后王氏,一天杀三个太子的贞顺皇后武氏(武惠妃),导致安史之乱使唐明皇丢京失国的杨贵妃,以及肃宗皇帝生母元献皇后杨氏。其次,地方史书、名人诗句等记载梅妃,都应当作为考证梅妃这一历史人物的重要史料。如:

      1.刘克庄(1187-1269)福建莆田人,宋淳佑六年(1246)恩赐进士,被宋理宗誉为"文史久著,史学尤精"的史学家、著名诗人。他曾写了四首咏《梅妃》诗,是证实梅妃有其人的重要依据之一。其中有五言诗《梅妃》和《唐二妃像》(其二梅妃),六言诗《冬夜读几案间杂书得六言二十首》录其一和《读开元天宝遗事》。特别是《读开元天宝遗事》一书,充分说明《开元天宝遗事》一书是宋以前出版的书籍,比《梅妃传》所谓南北宋期间创作更早,这样的书籍能得到刘克庄认可,其史料也是极具可靠性。

      2.《莆阳比事》是宋史学家李俊甫编著,于宋嘉定七年(1214)雕版印行。李俊甫是福建莆田人,宋嘉定十年进士。《莆田比事》卷二《岐公归朝梅妃入侍》载:梅妃,姓江,莆田县人,九岁能朗诵二南诗,即《诗经》中的《周南》、《召南》两组诗歌,并对父亲仲逊说:"我是个女子,期望以这种吟诗作赋作为自己的志向。"父亲对她感到惊奇,给她取名叫采苹。

      李俊甫在《莆阳比事》中记述:唐开元年间,高力士出使福建时选梅妃入宫;梅妃化妆素淡,服饰雅致,姿态明媚秀丽,特别喜欢梅花,又善写诗文,作《兰萧》、《梨园》、《梅花》、《凤笛》、《玻璃杯》、《剪刀》、《绮窗》等赋,自比东晋才女谢道韫;唐明皇宠幸梅妃,戏称"梅精",并为其题写"梅亭"匾额,与其比赛品茶;后因杨贵妃专宠后宫,梅妃被迁上阳东宫,作《东楼赋》呈献皇上,欲求唐明皇回心转意;唐明皇赐一斛珍珠,梅妃不愿接受,并作诗答谢,唐明皇命人为此诗谱曲《一斛珠》;梅妃死于安史之乱,埋于温泉池东梅树下,唐明皇亲自撰写祭文祭奠,并按嫔妃的礼仪重新埋葬,又为其画像题诗。

      《莆阳比事》对梅妃的这些详细记载,并非李俊甫凭空捏造,而是依据宋叶石林(原名叶梦得,字少蕴,号石林,宋绍圣四年即1097年进士)从宋水部郎中、藏书家朱遵度(又称朱万卷)家所得唐大中二年(848)7月著的《梅妃传》一书进行记述的,可见《莆阳比事》记载梅妃事迹是源于唐代《梅妃传》。《莆阳比事》是一部史料真实的莆田地方志书,曾被誉为"取唐以来上千百年间,凡莆阳事之可传者"均可收录。《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述此书"属辞有法,纪事核真",是一部完全可信赖的地方史书。因此,《莆阳比事》有著录的人物是经过认真考证后才收录的,绝不可能把虚构的人物收录于这样一部可信赖的地方史书中去!可见,李俊甫的《莆阳比事》,是确认梅妃有其人而不容置疑的重要史料依据。

      (二)、用新旧唐书没有记载高力士赴闽选妃而否定梅妃入宫,与史实不符。

      首先,新旧唐书无记载高力士赴闽选妃之事,也不能断定高力士就没有赴闽选妃。其次,梅妃出身于仕宦家庭。《江氏族谱》载,江氏先人多为官,"第一代江汉,字汝广,观察使";后代官为大中大夫、司马、参军、承事等职;到"第九代江湄,字尔峦,官刺史";"第十一代江仲逊,字惟恭,封镇国将军,子采芹,女采苹,世居东华,高祖迁江东,以女贵封妃,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其父江渚追封正议大夫(正四品),莆田诸女尽封孺人,于归俱赐銮驾"。可见,由于梅妃家庭关系特殊,有着良好的教育氛围,不但具备能诗善赋条件,即使高力士没有使闽,梅妃也同样可以被选入宫为妃。至于民间流传梅妃原为牧鸭女的故事,只不过为了把人物传说的更神奇而已,不但不能因此否定梅妃能诗善赋,而且更不能以此传说作为考证梅妃无其人的依据。

      (三)旧唐书没有记载高力士赴闽选妃而否定梅妃入宫,与史实不符。首先,新旧唐书无记载高力士赴闽选妃之事,也不能断定高力士就没有赴闽选妃。其次,梅妃出身于仕宦家庭。《江氏族谱》载,江氏先人多为官,"第一代江汉,字汝广,观察使";后代官为大中大夫、司马、参军、承事等职;到"第九代江湄,字尔峦,官刺史";"第十一代江仲逊,字惟恭,封镇国将军,子采芹,女采苹,世居东华,高祖迁江东,以女贵封妃,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其父江渚追封正议大夫(正四品),莆田诸女尽封孺人,于归俱赐銮驾"。可见,由于梅妃家庭关系特殊,有着良好的教育氛围,不但具备能诗善赋条件,即使高力士没有使闽,梅妃也同样可以被选入宫为妃。至于民间流传梅妃原为牧鸭女的故事,只不过为了把人物传说的更神奇而已,不但不能因此否定梅妃能诗善赋,而且更不能以此传说作为考证梅妃无其人的依据。

      (四)早在汉、唐时期,梅妃故里江东已有先人聚居,且在此开发。那些认为梅妃无其人的主要理由之一,是唐时的梅妃出生地江东"可能还不曾存在"。其一,这一推论的"可能"二字,本身模棱两可,没有对唐时的江东是否存在进行认真考证。其二,这一推论也曲解了莆田旧县志,把海潮可涌到广化寺前、泗华陂前和黄石大龟屿附近,而错以为广化寺以东至黄石全是一片汪洋大海。

      1.据《莆田县志》载:莆田首次置县于陈光大二年(568),县治设延陵里(今城厢南山广化寺东边)。延陵里的海拔低于广化寺、泗华陂几米,如果以为海潮可以涌到南山广化寺前和泗华陂而延陵里就是一片汪洋大海的话,县治岂不是置于汪洋大海之中。再说,唐朝时的北冰洋冰架尚未溶化,海潮一般都在低潮位复流,即使是每年农历八月"灶公水"或九月"翻江水"这样的年高位潮,每年海潮能够涌上江东地面的也只有2至3次,而且每次淹没的时间最多只有1至2小时,直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江东每年都有数次高位潮涌上地面,但也没有对群众的财产、生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2.莆田县冠名取于"莆田里"。《莆田县志》记载,莆田古称蒲口,其地名最早见于陈天嘉五年(564)之史书。因"莆"与"蒲"古本通用,意指其地蒲草滋生。后经开发,平原已出现"莆田里",即今黄石。根据当时县治定名公例,多取其地古雅有名的地名为县名。于是,在陈光大二年置县时便定名为"莆田县"。这也说明黄石早在梁陈时就有先人开发,绝不是一片汪洋大海。

      3.据《莆田县志》载:"按汉制,县下设乡,满千户的置年俸百石谷子的乡官一人,不到五百户的小乡,置 啬夫一名,一里设一亭,五里设一邮。五家为伍,十家为什,百家为里,里有里魁,什伍之间,互相检察"。其一,"什"的由来就是因人聚居而得名。江东地处海滨,自古以来就有称"东什"和"西什"的自然村,说明东什和西什在汉朝时就有先人居住。其二,江氏后裔都在东什居住至今。清张琴主编的《莆田县志·风俗志》上卷记:"唐天宝中,东华村有江仲逊"、"今江东江姓其后也"。现存清代所立的浦口宫碑刻也都明白记载唐江仲逊就是江东人,今江东江姓就是其后。浦口宫内东边南起第二块题捐芳名碑第12列记载"唐赠镇国将军江仲逊,清世孙诏赐修职郎汉仪次男诏赐登仕郎唐云孙宗高……捐白金叁拾两正重修"。

      4.唐代黄石已有私人商店,且已建水塘灌溉农田。《莆田县志·商业篇》载,唐代县城及城郊已有私人商店,黄石、庄边、白沙、百丈(今大洋)、濑溪均出现墟集和私营小店。《莆田县志·大事记》载:贞观元年(627),南北洋建水塘围垦造田,主要有:诸泉塘(今城厢区北磨附近)、永丰塘(今城厢区筱塘)和沥浔塘(今城厢区霞林、棠坡附近),其后又建颉洋塘(今涵江区卓坡附近)。贞观五年(631)建国清塘(今荔城区黄石定庄附近)。国清塘与黄石江东地处同一海拔 ,相距仅2至3公里,途中也没有海堤阻栏,海潮不可能只淹没江东而不淹没国清塘。由此可以推定,江东至少在梅妃出生前100年早已存在。

      5.从修建南洋海堤的巨大工程看,唐时江东业已存在。《莆田县志》载:莆田南洋段海堤总长37.45公里,其中东山至江东9.8公里,江东至洋埕7.7公里,洋埕至陂头19.95公里建成于唐元和八年(813),距梅妃殉难的756年也只有57年。可见,先人早已在南洋之地择高而居,且不断修筑海堤同大海抗争。在当时唐朝生产力还是落后的状况下,假如江东、东山、洋埕、陂头等地都不曾存在的话,靠谁修建如此巨大的南洋海堤工程?

      三、梅妃信仰习俗

      一是有幸得到莆仙戏。开元26年梅妃入宫后, 深受唐明皇宠爱, “后宫四万美女, 视如尘土”。唐玄宗得到梅妃后,迫不及待的想把她的才艺介绍给诸位兄弟。于是特设一席宴请诸王。席间,他很得意地向兄弟们宣称道:“这时梅妃,能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今宴诸王,爱妃可试舞一曲,让诸位开开眼界。”梅妃领旨,先吹奏了白玉笛一曲,笛声曲折婉转,让人心旷神怡;笛声刚落,梅妃又翩翩起舞,曼舞轻舒,如惊鸿般轻盈,若落梅般飘逸,玄宗和诸王看得如痴如醉,喜得玄宗连声赞叹,此乃“梅精”也。玄宗高兴地说:“爱妃才艺出众,是故乡灵气所钟、父老养育之恩,赐皇宫内的‘梨园’一班给莆田,以示皇恩。”这班梨园经梅妃和雷海青修改,后成为莆仙戏。因此,莆仙戏有“集盛唐古典之精英,留霓裳羽衣之遗响,采宫廷教坊之荟萃,取山村田野之格调。”(刘克庄为《仙溪志·艺文志》序)

      二是与归俱赐銮驾。莆田女性勤劳贤惠等优点名闻天下, 这与梅妃勤劳贤惠模范教化有一定的关系。古代文峰宫都供奉莆田历代十大圣女, 其中排在首位就是梅妃。宋代理学把梅妃品行奉为楷模,启迪教育后代, 成为莆田女性楷模。史载,梅妃入宫后,有一回,唐明皇同诸位兄弟聚会,与梅妃斗茶,看谁烹的茶好。唐明皇性急,水一沸就将宫女手中的茶倾入鼎中;而梅妃先命宫女将鼎从火上取下,徐徐倾茶,然后再上炉,.文火煎烹,水刚沸,又取下,三滚后,茶成。诸兄弟品玄宗烹的茶,即浊又涩,而梅妃所烹的茶是清香四溢,澄澈见底。唐明皇边喝边赞叹:“爱妃能歌善舞,吹起白玉笛来悠悠扬扬,如同天上的仙乐,跳起惊鸿舞来柔美飘逸,使得满座生辉,今天烹茶技艺又胜了我,如此精灵,真是梅精!”梅妃听后,满含深情地说:“烹茶只不过草木之戏,如今误胜陛下,何是为奇?陛下治理天下,任贤用能,调和四海,让百姓安居乐业,创建太平之世,臣妾怎敢与陛下争胜负呢?”一番入情入理的话,直说的玄宗心中释然,暗之为梅妃的贤淑达理而欣慰, 御封”莆田诸女尽封孺人, 与归俱赐銮驾” 。从此莆田女子享受当官夫人的政治待遇,灯笼上或墓碑上可书某氏孺人;姑娘出嫁时可乘坐象皇家有四条龙的銮驾轿, 荣耀无比。

      宏图大展的唐明皇开创开元盛世后,见天下太平,常召王公大臣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尽情寻欢作乐。梅妃见他疏理政事,心里闷闷不乐,唐明皇见了很奇怪,问她: “爱妃为何郁郁寡欢?如有不遂心的事尽管道来,朕一定让爱妃心满意足!”梅妃说:  “昔太宗有贞观之治,百姓安居乐业,至今有口皆碑,臣妾愿陛下重现贞观之治,罢游宴,施恩百姓。”唐明皇听了怔了怔,然后拈须笑道:“以往的妃嫔巴不得讨好朕,想不到爱妃如此识大体。”第二天,罢了游宴,亲理万机,励精图治。

      梅妃入宫后,绝不为自己的家族谋求恩泽。一次玄宗皇帝带她到勤政殿观看龙鱼百戏,回来兴致很高,欲官于其家族,显示皇家恩泽,梅妃谢恩答曰:“家中深惠皇恩,愿陛下以苍生为重,施恩百姓。”因此江家一向不甚富豪,曾因救济灾民散尽家财,历代传为佳话。

      梅妃受玄宗皇帝专宠三年,其间,她以自己无私的品格, 当好贤内助,使玄宗以德治国,整个国家继续保持着开元盛世的局面。

      三是特许妃子脊头。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十月,唐玄宗在骊山行宫遇见22岁的儿媳妇寿王妃杨玉环,一下子被她的美貌和娇媚所迷惑。

      杨玉环生于公元719年,蒲州永乐人(山西芮城人),蜀州司户杨玄琰(演)之女,父早丧,养于叔杨玄硅家,善歌舞,晓音律,并能诗,《全唐诗》收《题张天容舞》诗,

      罗袖动香香不己,红渠袅袅秋烟里,

      转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

      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735),杨玉环17岁,与武惠妃生的子李瑁结婚,封寿王妃。

      因为杨玉环是自己的儿媳,56岁的唐玄宗为了得到这位丰艳照人、风情万种的女人,唐玄宗暗示,以为玄宗母亲窦太后祈福名义,敕书杨氏出家为道士,赐号太真,而后再迎回后宫。这时玄宗皇帝有23皇子,29个公主。

      杨玉环入宫后,玄宗皇帝想:梅妃有梅格,清俊冷艳,固然很动人,总缺乏迷人媚态的气质;而玉环的风范,不仅体态丰腴,肌肤细腻,更是能志同道合的纵欲享乐。他情不自禁的把妻子和儿媳比作女英和娥皇。

      昔日的儿媳,如今成为同宫的姊妹,对于以《二南》为准则的梅妃很难接受,闷闷不乐。玄宗皇帝为了抚慰梅妃的心情,特地下旨,准许梅妃家乡的房屋,依照皇宫的形式降低起造,为脊头半翘的“妃子脊头”建筑。一千多年来,莆田民居建筑都带有皇宫建筑的“妃子脊头”,独具一格。

      天宝四年(745),杨太真被册封为贵妃,玄宗皇帝疏远朝政,重用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终日与杨氏姐妹周旋嬉闹,过着“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生活。天宝十五年(756),安禄山兵陷长安,唐明皇逃往蜀地,途中,38岁的杨贵妃命丧马嵬坡。梅妃不愿弃国逃避,不屈乱贼,舍身殉国,终年34岁。

      清代有位学者曾经为美貌艳人的杨贵妃死感到婉惜,为她鸣不平,认为安史之乱主要责任在玄宗,杨贵妃作弱女也是受害者。其实我觉得只讲对了一半,主要责任当然在玄宗,杨贵妃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首先,安史之乱的元凶安禄山千方百计讨好杨贵妃,拜比他小十几岁的杨玉环为干儿子,上演宫中“贵妃洗儿” 荒唐闹剧,使安禄山更取得唐玄宗信任和重用,职位急剧上升,身兼平卢,范阳,河南三镇节度使,统领兵马几占三分之一,为爆乱创造有利条件。其次,不学无术,市井无赖杨国忠依靠杨家裙带关系飞黄腾达,官居宰相,陷害忠良,先利用安禄山,后打击安禄山,使安禄山以诛杀杨国忠为名,早日造反。《资治通鉴》评安史之乱,杨贵妃可算得上是个大帮手。《旧唐书》把杨贵妃列为“邦家丧败,祸国殃民”的历史罪人。

      四是恩赐春秋两祭。<<莆田县志>>大事记载"唐天宝十五年(756)七月,安禄山陷长安,江采苹(梅妃)死难,里人在黄石镇江东村建浦口宫纪念她"。赐春秋两祭 。

      梅妃信仰习俗至今己有千年历史, 展示着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内涵, 莆仙戏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梅妃的传说>>列为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红桔塔>>、<<梅妃信仰习俗>>, <<木偶戏>>等列为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春秋两祭、孺人与銮驾轿、妃子脊头建筑等对研究福建地方民俗和地方建设文化具有特殊意义。梅妃的德行情操和忠君报国的思想, 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国。(江国兴2014年5月25日莆阳大讲堂内容)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