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又是端午

    又是端午

      几天前,远在厦门的母亲打电话回来,说要跟两个弟弟一起从厦门回老家过端午,让我一起回去,我欣然应允。放下电话,母亲的笑颜在脑海浮现,想起小时候挂在我胸前的氤氲着母爱的虎蛋袋,童年过端午节的记忆又生动了起来,心中便有了过节的暖暖氛围。于是,开始盼着端午节,盼着端午节回老家和父母、弟弟一起包包粽子、说说话。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空间的分隔,我们与家乡的距离好像在一步一步拉长,亲情需要被随时提醒,才会发现这颗心却从未离开过家乡,离开过亲人。

      记忆中,对端午节的记忆似乎都在那浓浓的舌尖上的味道。我的家乡在莆田沿海,这里有浩渺的平海湾,听母亲讲在她小时候故乡曾有过“赛龙舟”的习俗,后来因日子艰苦这习俗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但是,挂艾草,用“午时草”煮鸡蛋、烧水洗澡,吃鲜桃、面条的习俗却代代相传。这几年,大概因为蛋作为日常普通食品吃腻了,风味独特的粽子才代替鸡蛋渐渐流行起来。

      “初一糕,初二粽,初三螺,初四艾,初五爬龙船……”在莆田,这首民谣家喻户晓。小时候,每逢过端午前夕,看到家家户户的门窗上插上艾草,就开始一边哼唱着这首熟悉的民谣,眼巴巴盼望着端午节的到来,一边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缠着母亲给我编织装鸡蛋、鲜桃的网兜。母亲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说,傻丫头,还早着咧!好看的网兜只给好孩子的哦!于是,那几天就完完全全变成乖巧听话的“小淑女”模样,母亲叫我做家务的时候,屁颠屁颠跑得比风还快,俨然成了母亲身边手脚麻利、做事勤快的“小帮手”。

      端午节前夜,乖乖收拾好碗筷,拉着两个弟弟,瞪着期待的眼睛,小狗一样跟在母亲身后。母亲做完家务后,总是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五颜六色的毛线,母女俩一起挑出十二根颜色最鲜艳好看的毛线。毛线的数目,据母亲讲也是有讲究的。母亲说,十二根要分成六对。六六大顺,喻示一生平安顺利。母亲把毛线捋直,剪到一尺多长,然后在线头打一个结,让我用指头捏紧,就开始用手一对对地打结、分开,再组成另一对打结,最后打个蝴蝶结,一会儿,一个很好看的网兜就在我们惊喜的欢呼声中诞生了。母亲把对孩子浓浓的爱意和祝福,用心密密麻麻地编织在网兜里。虽然现在长大了,不再盼望过节了。但是,至今回想起那些夜晚,柔和的灯光下,母女俩合作编织网兜时那份暖融融的快意和家的意象,总有一股暖流充溢全身。

      吃过午饭,母亲把采集来的“午时草”洗净放进大鼎里,在上面放上洗净的鸡蛋,倒进满满一鼎水。水烧开了,厨房里芳香四溢。据说用“午时草”煮热水沐浴可以祛病,于是乖乖地沐浴。然后,换上外婆“提虎蛋”时送来的新衣服,拿过母亲装好鸡蛋、鲜桃的网兜,和弟弟欢呼雀跃着去村口的榕树下,和约好的小伙伴比一比谁的网兜好看,谁的蛋大,谁的桃子多。心灵手巧的母亲编织出来的网兜,总是能够让我在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中风光得意一回。那时总是骄傲地想,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能干的人,是天生的艺术家。她拥有一切我无法企及的能力,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的哆拉A梦。

      长大后,我和弟弟们相继离家在外工作,结婚生子,为人父母,可是每年端午依然能吃到母亲煮的“午时草蛋”。多年来,母亲一直保留着端午节煮“午时草蛋”的习俗,并一直保留着煮完后分成三份,三个孩子每家一份的习惯。遇到我们工作忙了,回不去,她就千方百计托人送到我们手里。我们几次三番劝她不要麻烦了,母亲总是不听。有一年,母亲又托一朋友带“午时草蛋”给我,我在朋友面前抱怨:“你看我妈,好老土!老是改不了送‘端午蛋’的毛病,跟她说过好几回不用送来,现在鸡蛋几乎天天吃,劝她也不听,也不嫌麻烦。”我话音刚落,朋友眼圈红了,哽咽着说:“你呀,生在福中不知福啊!都说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爸妈在,我们才始终有人牵挂、疼爱。我爸妈都去世了,我现在一直很怀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他们不在了,我总是感觉我是个没妈的孩子。特别是在过节的时候,这种感觉会更加强烈。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宁愿再多一点时间陪伴在爸妈身边……”说到这,大概想起往事,朋友的话哽住了,满眼泪花婆娑。

      我拍拍朋友的背,心里很不是滋味。朋友拍拍我的手,说:有空常回家看看,多陪陪老人家,且行且珍惜吧!“听了朋友的话,近几年无论多忙,过节我都会约上两个弟弟抽空回家一趟。长大后,我们离家乡越来越远,父母成了家乡的守望者。我们不能经常陪伴在父母身边,传统节日可以是一种载体,链接我们与亲人的浓浓亲情。□肖海英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