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明代仙游“耆乐会”是在九鲤湖创办的

    明代仙游“耆乐会”是在九鲤湖创办的

    点击查看原图  

    郑纪在九鲤湖题写的对联石刻照片

      图左侧为郑纪(号东园)于九鲤湖题写的对联石刻:“野趣谢千钟老景寻神仙作会,

    湖光涵万象梦魂与天地同流”。  蔡平中 摄

      在仙游县钟山镇九鲤湖有一块落款“东园”的石刻,其内容是:“野趣谢千钟老景寻神仙作会,湖光涵万象梦魂与天地同流。”因笔者是九鲤湖当地人,对这幅对联早在孩提时就已十分熟悉,但个中意思始终不甚明白。日前笔者读了乡人张金达老先生的《游览九鲤湖摭谈龙纪寺》一文,顿觉恍然大悟。

      这幅对联是明户部尚书郑纪(号东园)在九鲤湖为“耆乐会”所作。据《乾隆仙游县志》载(卷五十三·摭遗志下·丛谈),“郑东园弘治乙丑年(1505年)归田倡耆乐会十一人。”《连江里志略与枫亭志》载,“尚书郑公纪,弘治乙丑归田,丙寅(1506年)倡耆乐会十一人,公及弟娄皆与焉。”“会凡十一人,邑三人,乡四人,而枫居其四。”参加“耆乐会”成员均为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主要来自城东、赖店、度尾、大济、榜头等地,其中枫亭人占了四位,枫亭人因此而引以自豪。 尚书郑纪为“耆乐会”题写了社诗:

      仙溪诸故老,

      结社探龙穴。

      貌古操孤高,

      神清骨奇绝。

      野服杂朝簪,

      群然如玉立。

      宾梅八十四,

      一座尊无敌。

      薛老相追陪,

      后先两岁隔。

      倦飞少参岳,

      年已七十六。

      畏庵嘉庠师,

      春秋后两阅。

      东园老尚书,

      七十三辞禄。

      竹居养高人,

      少予十二月。

      澹轩亦如之,

      温严老泮愽。

      兰窝竹居俦,

      今年方七十。

      拙庵倦飞弟,

      兄年长其八。

      云岫兰窝徒,

      六十六还续。

      抑庵华容归,

      前年周六甲。

      合十有一人,

      九百岁些缺。

      间月开社筵,

      杖履远来进,

      相谓不呼官,

      序坐惟齿列。

      野蔌杂前陈,

      鱼肉不逾约。

      酒戒晋荒狂,

      诗破唐律格。

      举止关伦彛,

      谈论归典则。

      人生年至耆,

      耆年又能乐。

      不是慕高名,

      聊以全晚节。

      仙溪与洛阳,

      千年同出色。

      郑纪这首诗道出了“耆乐会”诗社的组织目的、参与成员、活动内容、聚会时间及其“谈论典则”。在诗社内,大家平等相处,不分职位高低,一律按年龄排序,每隔一个月,诗社的成员们应该如约扶杖而来,相聚一起举行诗会,吟诗作赋,不受格律限制,各抒情怀,吃当地野菜杂粮,戒酒肉,借此“以全晚节”,把仙游的诗会办得与洛阳一样出色,一样流芳千古。

      与此同时,郑纪还在九鲤湖题写了对联,并把它刻在九仙祠旁的“第一蓬莱”石的左侧。上联“野趣谢千钟老景寻神仙作会”。 “野趣”指的是山野的乐趣。“千钟”为“晚景千钟”之说,指的是晚年拥有丰厚的俸禄。“老景”指的是老年的情景,犹晚年。“神仙”指九鲤湖何氏九仙。上联的意思是:享受山野的乐趣,应该感谢晚年还有丰厚的俸禄,我们这些老年人探寻九仙举办诗会。 “耆乐会”诗的第一句“结社探龙穴。”这里的“龙穴”指的就是九鲤湖。因传说何氏九兄弟在九鲤湖炼丹,丹成,湖中九条鲤鱼化龙,九兄弟各乘一龙升天。故九鲤湖又称“龙穴”。(见《兴化县志》之《九鲤湖记》“戴道人结茅于亭之旁,而仰食于龙穴者数年。”意思是说,姓戴的道人在湖光亭的旁边搭盖茅屋,在九鲤湖依赖别人生活了几年)。下联“湖光涵万象”既赞颂了九鲤湖秀丽的景色,同时也赞颂九鲤湖蕴涵着十分深厚而又多姿多彩文化;“梦魂与天地同流”应与“耆乐会”诗的最后一句“千年同出色”联系起来解读。郑纪在祝愿九仙祈梦文化与天地一样长久的同时,也祝愿“耆乐会”流芳千古。

      这一诗一联互相呼应,明确了本次诗会的地点及主题。“探龙穴”与“寻神仙”说的都是探寻九仙文化,可见本次诗会的地点是在九鲤湖,诗会的主题是九仙祈梦文化。“耆乐会”诗中“野服杂朝簪”、“ 野蔌杂前陈”与九鲤湖石刻中的“野趣”又互相照应,指出本次诗会的特点就是在观赏九鲤湖美景、探寻九仙文化的同时,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在山里吃当地的野菜杂粮,享受山野的乐趣。

      在诗会上各位耆老们以诗言志,对九仙祈梦文化各抒己见。郑纪唱道:“纷纷迢递扣仙机,梦中分明觉后疑,自是心清能照物,高山坐久亦先知”。陈迁(号倦飞,任过江西布政司参议,“耆乐会”的倡办者之一)答和:“人来寻仙问名利,我来寻仙看山水。行藏机柄总自由,何劳尔仙报藏否!青山靡靡水冷冷,一尘不染梦魂清,世间万事皆镜照,尔仙不灵我自灵。好山好水天下绝,自与人间风韵别。眼前何物更怡情,水底天心两轮月”。郑纪认为“自是心清能照物”。陈迁认为“世间万事皆镜照,尔仙不灵我自灵”,何必去乞求神仙赐梦呢?

      笔者查找了《乾隆仙游县志》和《连江里志略与枫亭志》,均未提到“耆乐会”的创办地点。从郑纪在九鲤湖的对联石刻及“耆乐会”社诗可以看出,明代仙游“耆乐会”是在九鲤湖创办的。蔡平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