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独特的兴化民俗

    独特的兴化民俗

      莆田古称兴化,雅称荔城、莆阳,是座古府新市。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外乡人涌进莆田,在融入莆田生活的过程中,他们对莆田奇异的民风习俗产生了兴趣,由此,也引发了探索这些独特民俗背后所蕴涵深意的热潮。

      莆田地理位置并无特别之处,但民风习俗与福厦泉迥然不同?俗语说:千里不同风,万里不同俗。这是由于莆田是北方汉族早期移民的中转站,莆田人的祖先都来自中原汉族,东晋南北朝之后,即公元317年,大批先民踏上莆阳这块神奇的土地。中原衣冠士族带来先进的农耕技术和文化,与闽越土著民族逐渐融为一体,莆田早期的水利开发、政治军事的变革原因、宗教信仰以及莆仙方言、音乐、服饰形成独特方式,无不可以追溯到中唐古风。其中,岁时节令习俗尤为特殊,蕴意非常鲜明、深厚。

      1、初一开门有礼数

      元旦,一岁之首,古代是以农历正月初一日称为元旦。如今现代人称之的元旦,是指公历某年元月元日,约比农历提前一个月左右,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为与世界接轨,采用公元纪年法的新规定,而农历正月初一则改称为大年初一了。与其他地区不同的是,莆田人称过节为做节,是将春节初一开始到初五整块称为“做五日岁”,其中不仅仅带有欢庆渡过之意,更蕴涵着精心经营,小心谨慎的深意。“做五日岁”有一整套的程序和规矩,老话称“礼数”,所谓礼数,即祖先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家风家教,展现文明教育的程度。正月初一晨起,家家户户必须先期疏扫厅堂,清扫祭拜先祖的中堂,这是对先祖的敬畏。自古以来,莆阳人常住在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四眼厅”或“三间厢”中,必在中屋设中堂,以供奉先祖牌位。业有大小,家有宽蔽,此为头等大事。初一清早,家庭主妇鸡鸣就起,首先设香烛、果饵、酒馔、“福饭(干饭)”或线面祭祀祖先、社神,而男主人则具整齐衣冠礼服,启开大门,迎新纳祥,这又是体现莆田男主外、女主内的习俗。大门开必极尽,不可半掩半敞。随着一阵“咿咿呀呀”的门轴声响,主人一脚迈出屋外,燃放鞭炮,这种习俗与古代金陵相似,《荆楚岁时记》云:“春秋谓之端月,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尔后,男主人与宗亲邻里互相作揖贺岁。家庭主妇则早早端出“福面”。招呼全家老少围在八仙桌上共吃线面,每人一小碗,如若有亲人在外,无法回家团聚的,主妇还必须特地为他们每人多盛一碗,端于桌面,放上筷子,表示一家人大团圆,求个吉祥礼数。北方是吃饺子,其他地区可能煮面条,而莆阳人必须是线面,因为莆仙方言“面”与“命”同音,而且线面具有越拉越长特性,暗喻“长命长寿”的好兆头。线面上搁上无数的油炸过的花生米、煎蛋片、烘烤过的紫菜、金针菇、香菇、猪肉片,小心翼冀地摆放在线面上,象精细的工艺设计,一直到“点心面”摆满为止,以示吉利。

      2、吃了长寿面,四季得平安

      吃长寿面之前不能先喝面汤,古兴化有一句妇孺皆知的莆阳俗谚:“初一早吃面汤,出门遇雨衫不干。”如果在“五日岁”期间出外游玩,途中遇到下雨,有人会调侃:你初一早喝了面汤,害得大家都淋雨。莆阳人见面还有一句问候语:你吃饭了吗?这时一定不能回答:吃完了。而应该说:吃饱了。因为莆阳人,尤其是沿海人,最忌讳的就是:“完了”,这一句话意味着你把东西都吃光了,下一顿没有吃的了。莆阳人讲究“吃福余”,越吃越有余。

      当然,对诗人来说,春天,不仅意味着万物生发、蓬勃向上,春光,更能催动诗人春心荡漾、抒发豪情壮志。南宋时期,莆邑一科大放异彩,全国进士科举考试第一人、第二人全被莆郡所囊括。当年的榜眼、阔口人陈俊卿在春日里寄诗状元黄公度,表达对未来事业追求向往的期望。于是,黄公度也乘兴写下《和陈应求春日见寄》(原注:陈应求即陈俊卿)诗:

      满目繁春事,题诗寄所思。

      轻寒欺酒力,宿雨褪花姿。

      经世知无术,追欢要及时。

      郊原胜晴景,莫负去年朝。(林春德)

      1、家规族训显威严

      吃过“福面”,全家举行拜年礼,这也必须讲礼数的。先是小辈给长辈拜年,古时作揖,甚至行跪拜礼,现今简化为恭敬的问候语。长辈则给小辈“压岁钱”,倘是小辈年纪稍长,或较疏远亲戚,亦可用红橘一双替代,表示大红大吉之意。由亲及疏,由近及远,家族认亲,有时一年只此一次见面机会,故十分重视之。城关往往大户人家、各姓豪族,如:庙前陈、赤柱林、东里黄、郑黄郑、草舍里方、双池宋、朱仓王、北门刘、北门濠边李等,祖上都是从中州迁移来的有身份地位的士族。新春伊始,沿习古训,体现宗族长辈的威严,往往由族长召集各户男丁齐集祠堂里,听族长致辞,宣布族内事宜,以示不忘长幼、尊卑之序。族长讲话毕,由祠堂执事分红橘,每男丁分一双。此后族亲相互拜年、串门,相互问安、祝贺。如果有亲戚登门拜年,主人馈赠宾客每人红橘一双,小辈的则给“压岁钱”,若是年幼还抱在怀中的稚童,主人会把压岁钱折叠好系上红丝线,挂在稚童项上。这些礼数看似繁琐,但是约定俗成,人人必尊必行,正所谓其乐融融。

      那么,莆田古代官宦家庭是如何过春节的呢?且看南宋身居工部尚书的刘克庄撰写的《元日》诗:

      元日家僮催早起,起搔令发惜残眠。

      未将柏叶簪新岁。且与梅花叙隔年。

      甥侄拜多身老矣,亲朋来少屋萧然。

      人生智力难求处,惟有称觞阿母前。

      刘克庄,号后村,莆田城关后垅巷(今九五医院对面,乌石山后垅)人。官授龙图阁学士、赠青光禄大夫。他的诗,颇具莆邑“士大夫”孤傲气。岂不知,还有多少因事无法赶回家乡与亲人团圆的赤子,如明代礼部尚书林文俊的《春日感怀》诗,描述的正是异地他乡的感怀:

      柳绿莺啼二月天,家家门外泊湖船。

      伤心世事随流水,回首春风又隔年。

      客路红尘心半染,亲坟宿草恨长牵。

      亦知温饱非吾事,负郭何须二顷田。

      2、初二不进别人家

      正月初二,按例不得往来,因为串门就意味着“探亡”。但也有例外,出嫁女如遇父或母新亡,必须备办祭品偕夫回娘家祭奠。后来又破例,如是初一已串过门的初二仍可以往来。450年前,莆田历史上那一段惨绝人寰的事件,依然存活在人们的记忆里。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半夜时分,万籁俱静,三四千穷凶极恶的倭寇从东岩山城垛翻墙入城,烧杀奸抢,无恶不作。倭寇采用割舌断胫、铁丁钉壁、头顶燃灯等惨无人道的刑法,杀害进士、秀才在内平民百姓3万多人,血流有声。直到次年正月末,倭寇知戚继光队伍将赶到,才弃城逃走。民国《莆田县志》有载:“明嘉靖四十一年,倭寇陷城,戚继光率兵来莆,倭先期遁至平海,戚会师歼之。至于招抚逃难者回城,二日各家吊死问伤,互相慰籍。尔后,以是日为纪念。”故明嘉靖四十一年后的《县志》称是日为“踏青会”。

      民国《莆田县志》又载:“长少皆盛服出游山寺园林,词人墨容多携磕(ke古代盛酒的器具)展席择胜处吟赏,抵幕乃归。儿童采桃李花持归,为新年之瑞。”现在利用初二在近郊寺庙或风景区聚集亲友,游览名胜渐成定例,这一天,也成了“同学会”、“战友会”、“团拜会”的日子。(林春德)

      1、初三祝寿并开市

      正月初三,先是“取隔年祭腊之饭,煮食之,谓之隔年饭,取:食常有余也。”接下,祭井神,开井盖取水。新嫁女偕夫回娘家,向父母拜年,仙游县则衍成全县“祝寿日”,华亭一带亦有此例。是日,凡有父母健在之儿女必成双成对给双亲拜寿。据说,正月初三全县给长辈集体拜寿也缘于嘉靖朝后期,因为倭寇在各地滥杀无辜,许多村庄青壮年男子妇女大量流失,家中唯剩下孤寡老人,苦不堪言。于是,有些村落将那些“有福气”的老人集中起来,为他们集体拜寿,这种善举逐渐蔓延到全县,形成一种独特民俗活动。初三日,各条村道上,一群群,一队队,穿红戴绿,携儿牵女,提着灯笼、挑着花蓝,欢声笑语,煞是美观。

      正月初三日,也是各商铺开店日,做生意之家“皆鸣爆开市”。因初四日为古例“迎神日”,(神以腊月廿四日朝天去,至初四日下降) 各家为抢先迎来神,则算准时间,以初三午夜(半夜十二时正)就准时对天摆设礼品,焚香叩拜,至日头出现才收起,迟了神祗就会眷顾别家。

      清康熙年间任知县的邑人林甲春有诗赞美春天:

      踏翠东郊去,茸茸岸草芳。

      板桥春立马,茆店晓传觞。

      云满江边树,潮鸣柳外塘。

      裁诗聊遣兴,莫叹发苍苍。

      明代在朝廷任工部右侍郎的黄廷用也利用春节回乡省亲,他赋诗道:

      春迎东郭外,喜过小楼东。

      天上璇玑转,人间锦绣丛。

      碧山春酒绿,玄圃臈梅红。

      忽忆金银胜,承恩出汉宫。

      2、初四大岁尤隆重

      正月初四,按古例有:孩童捧神像,由车鼓队跟随到各家各户募取木柴,名为“为菩萨乞柴”。新嫁女或少妇捐送“柴火钱”,捧像的孩童则回赠娘妈头上的一束花,保佑其早生贵子。名曰“娘妈请花”。傍晚集柴于社庙前焚烧,开始接神仪式。一旦柴木烧成炭,各家争先夹炭回家,名曰“夹火母”。这些习俗都是中原遗风。

      春节,回乡,交织成不可抗拒的诱惑力,或许只有远方的赤子才有这般刻骨铭心的体会。北宋那一年,身处京华开封府为官的蔡襄,千方百计向朝廷请了长假回乡省亲,可是,老天不作美,恰巧遇上风雪交加的天气,道路泥泞,举步维艰。蔡襄七赶八赶,到正月初四日还在半途,于是,他挥毫写下《正月初四》这首诗,以表思乡之愁:

      今朝终见雪泥干,日薄云低又作寒。

      家山千里何时到?溪上梅花正好看。

      你看,千里迢迢赶路程,难道只为瞧一瞧枫亭溪上的梅花吗?但是,初四日到了明代后期,却别有一层含义。

      民国《莆田县志》载:“以倭寇之祸,各家皆未度岁,是日补行祭腊”。 正月初四,迎神;准备做大岁,例同除夕夜。仙游县则是正月初五“做大岁”。因为嘉靖四十一年倭寇陷兴化府后,又于次年冬攻仙游县城,黎民百姓流离失所。幸亏戚家军赶到,百姓得以重聚。为此,劫后余生的仙游民众俗定初五日重做大岁。

      3、正月初五重拜年

      正月初五,如同初一早,吃线面,然后拜年,游春、会客。整个“五日岁”期间,不扫地,要扫也是往里扫,不把财气扫出门。不打驾小孩,即使摔破碗碟瓶罐,长辈见了也大声叫“好!好!”。这一日,不能吵架、口角,即便是语言尖锐一点,老人也会说:五日岁就相吵,何时吵到三十暝。

      明代在朝廷官任南京大理寺评事的黄仲昭撰诗道:

      举世逢春不解悲,春风应合笑人痴。

      尝春只说春光好,白发侵头却未知。

      4、过节妇女着红裳

      莆阳是一个特别尚红的地区,他们认为:红,不仅代表喜气、旺气,而且红色能避邪。古代兴化地处闽荒,山林兼海滨,到处长满蒲草,不仅山魅作怪,海里水妖亦兴风作怪。中原汉族南迁移民一踏进莆阳大地,便忙不迭地疏导水患、兴修水利。在与恶劣环境抗争中,他们也把中原喜着红色的遗风带入莆阳,历经几代人,数百年前赴后继地奋争,才开辟出依山面水的壶山兰水南北洋平原。自从天上圣母妈祖海上显灵,拯救苍生都是以红衣红裤为特征后,莆阳百姓更是争先追捧效仿,唯恐一时疏忽造成对神祗的大不敬。有一首《竹枝祠》如此描述:

      女人一样淡红裳,随耳银环寸许长。

      裹足香勾三四寸,江妃衣饰是唐装。

      5、初九凌晨敬天帝

      正月初九“玉皇至尊”诞辰。民国《莆田县志》载:“人家各设香烛果酒于堂,以拜上帝。”莆阳各家先于初八半夜摆设祭品,点香燃烛,朝天庭施大礼,祈愿,名曰“抢头支香”。初八晚饭后不多时,城中亦有虔诚群众结伴往壶公山凌云殿、石室岩凌云别殿、西天尾紫霄玉皇殿祭祀。往往自山脚而上,人头攒动,如川流不绝。至山上殿前等候初九零点开始上香,场面拥挤,互不相让,直至凌晨。各处则演戏娱神、燃放焰火、奏十番八乐,盛况非凡。莆阳俗谚:“是日晴,主早禾大熟”。

      6、元霄早起迟收场

      正月十五元霄,古称上元节。莆田城区与全国一样,以十五、十六为元霄心。十八日即宣告元宵结束,《岁华忆语》记述古金陵以农历十八日为“落灯节”的情景:“俗谓‘上灯元宵落灯面’也。”“年事毕,儿童检书籍,妇女理针黹矣。”唯独莆仙地区过元宵佳节,从时间上提前庆贺:农村各乡自成定例,从初十始,甚至更早,全境排到最后的,会拖延至农历二十日,才落下帷幕。林扬祖《莆田县志稿》载:“城中四门通衢各设松棚,悬灯其上,里社皆盛张灯为祈年之举,坊乡之民轮年为福首,醵金祀里祠,设醮诵经祈福,境内火树箫鼓,达旦不辍。”元宵期间,各乡村极尽所能,异彩纷呈,往往吸引城镇市民下乡观赏,乡村各家各户也以邀集外地亲朋好友愈多愈自豪。庆元宵活动主要形式有:里社行傩、舞龙灯、耍狮子、弄九鲤、车鼓队、十音八乐队、迎神仪仗队、马队、妆架队、游灯队、摆棕轿队。主要内容有:炉纸、散花、请花、放焰火、跳棕轿、扮僮身、踩刀轿、掷铁球、扮神妆架巡游等。

      莆田最早写元霄诗的是北宋名臣蔡襄《庚子上元即事》:

      老去年华只自惊,又逢佳节向山城。

      春临半夜寒犹重,月到中天色更清。

      上客风流连宿醉,游人歌调得新声。

      遥思凤阙行时令,红伞朱栏万烛明。

      元朝诗人洪希文笔下的《山中逢元夕》诗,更是描绘了元霄节的狂欢氛围:

      雪后连朝快放晴,料应灯火压城闾。

      银花火树不知夜,绣毂香轮欲夺春。

      闲若无闻清管寂,居然相对短檠新。

      今年不带元霄分,月色深山不负人。     (林春德)

      1、元霄心,“接行傩”

      元霄心一般不演戏,由首老捧出社炉绕境,各家各户迎接入厅堂,进香拜祝,俗称“接行傩”,或在门口焚香烧柴火行叩拜礼,称“炉纸”。社炉绕境(全自然村)巡安时,行傩执事捧一尊木雕社妈,社妈头上插满鲜花,向各家各户散花。如有待育妇女,从社妈髻上取下一支花插在自己髻上,名曰请花。晚上,选一宽畅广场举行跳棕轿活动。“里中少年各抬棕轿,聚薪跳火为戏,其夕年少作角胝戏,舞龙灯,弄青狮。男装为女,充街塞巷,鼓乐聒耳,彻夜不绝。”花费甚巨,所以古代就有官任提点广东刑狱的王迈,写一首《元霄观灯》诗批评当政:

      元霄灯火出游敖,斗巧争妍照采鳌。

      官府只知行乐好,谁知点点是民膏。

      2、请春酒,包春卷

      请春酒,包春卷都是古金陵传下习俗,《金陵岁时记》载:“新年邀集宾朋宴饮,谓之请春酒,以正月半前为盛。”谚语云:过了正月半,大家寻事干。另一春节食谱也系古金陵传下习俗,《金陵岁时记》载:“春初早韮,周颙所称。”“取韮芽和猪肉与鸡肉丝炒之,卷以薄白面皮,曰包春卷。或用油炸,其味甚佳。”明代名臣魏时敏亦有一首描写春日的诗:

      社鼓声喧送酒杯,春风落尽一庭梅。

      不知白首狂吟客,醉饮屠苏更几回?

      3、二月初二过头牙

      二月初二头牙,古称中和节,亦为古金陵传下习俗。郡人有以为出自陈米牙者,实谬也。清《岁华忆语》载:“率以二日曰牙祭,义不知何取?然大典也。是祀也,主人盛服先至,洁具牲醴。肆伙各偃卧,以候主人与掌肆者议,某宜留,某宜去。既定矣,则命其徒将命往曰:请某请某。得请者,欣然来与祭,而一岁之生涯定。否则未明,打包行矣。”莆郡商家店铺亦办酒席宴请店伙计,宴前必祭财神,近年商铺有临街摆五果祭品,点三柱香,焚烧贡银以求发财事。

      头牙又为蒙塾开馆日,古时,家长必携一篮米花、炒糖豆。篮里放七根青葱,八个布纽扣,示孩童‘聪明花开’,入学后‘七窍玲珑’。进私塾门,先拜孔子像,后拜老师,就算正式入学了。“天地君亲师”,  莆风淳朴,最注重对幼童的启蒙教育,宋代刘克庄老年时撰诗回忆儿时接受家训的情景:

      父兄诲我髧髦初,老不成名鬓发疏。

      纸帐铁檠风雪夜,梦中犹诵小时诗。

      在湄洲岛,农历二月初一为“头牙”。民众在这一日早上,聚集在妈祖神像前问卜祈安。如“卜杯”同意,就在祖庙祈安做法事;如“卜杯”不允许,则组织出游。此时,全乡耆老在祖庙选出主持人。再卜杯确定出游时间。

      4、清明节,“清明龟”

      清明节,祭祖先坟墓。做“清明龟”,墓地除草,添新土,墓龟青草压纸,返家带一束青松绿叶,大约与福厦相似。明代莆田黄石水南村的秀才余怀一首《清明》诗,道尽多少风情:

      一陂春水,几寸愁肠深以此,

      今日清明,伤尽他乡旅客情。

      天涯芳草,说道江南依旧好,

      我见犹怜,魂断斜阳古寺边。

      清明节多雨天,城关士族先以祠田公租祭祠。由当年主祭负责祭品,在祠堂里“按丁分饼”,馈赠族亲。乡下族亲以竹签为记号,取回小宗祠再瓜分。扫墓一般定在“冬至”举行,清明节不扫墓。明《兴化府志》载:“清明前后乡学生相与聚钱为酒食,邀先生饮宴,以余钱奉师。谓之浴沂会,名曰:光斋。”

      元代莆田诗人洪希文笔下的清明诗是这样写的:

      村村花柳暗晴川,百五时光过客然。

      绿暗园林尚佳节,清明亭馆自新烟。

      喜逢熟食传遗俗,怕着新衣学少年。

      惆怅东栏花似雪,人生底处胜樽前。(林春德)

      1、清明前后放风筝

      旧时莆郡有放风筝习俗。清《金陵岁时记》载:“风筝即纸鸢遗制,作于韩信而不称。萧梁时侯景之乱,羊侃教小儿作此戏,诏因西北风教之,冀达援军。”可见风筝习俗亦中原遗风,只是“四清”运动后将其当作“封资修”加以取缔。

      2、三月廿三“娘妈生”

      三月廿三“林妈生”,林妈即妈祖林默娘。乡民成群结队集于文峰宫三代祠、东山妈祖行宫、涵江天后宫等进香膜拜。社会稍安定时,乡下各宫都要组织渡海到湄洲岛祖庙进香,或请妈祖神像出巡本境,以保平安,或新建宫庙,到湄洲分灵,都在“林妈生”这一天最佳,这一天庆典活动最热闹,其隆重程度超过了春节。

      其实,在湄州岛等沿海,比“林妈生”更早的各地就有“妈祖元霄节”庆贺习俗:即将各宫妈祖移驾至庙内,庙里演奏十音八乐,并请道士做醮。而后按各宫活动范围,再将妈祖移驾回宫。正月初十正日这一晚,各宫点烛山。即由各地妈祖信众从自家携带的一对对花烛点燃在木架上,层层叠叠,集成一座座数以千计烛光汇聚的烛山。

      3、五日节,“扒龙船”

      五月初五“五日节”,莆仙民风淳厚,把端午节看得很隆重,莆阳俗谚:“初一糕,初二粽,初三螺,初四艾,初五扒一天,初六嘴翘翘。”莆田沿海一带口口相传,妈祖曾经 采菖蒲煮汁,为百姓治病去毒,所以每年端午节,当地乡民必定在家居大门框两旁插上菖蒲或艾草,以拒邪气。而仙游一些乡下则认为,当年戚继光率兵与入侵倭寇浴血奋战,许多将士不幸溺于江河,乡民们把棕子抛向木兰溪中,为的是纪念长眠于异土他乡的英魂。“五日节”期间,已嫁女要备办猪腿、线面、棕子、团扇、雨伞回娘家,称“送五日节”。

      莆邑最早用诗来描述端午节的要数唐代状元徐寅了。宋代陈宓的《端午日枫亭道中》颇有特色:

      去家一宿六十里,便作良辰客异乡。

      觅得菖蒲未成饮,午余山店索杯尝。

      明代涵江诗人佘翔的诗表达了对屈原的怀念:

      竞渡逢佳节,多君折简招。

      艾符方在户,蒲酒且盈瓢。

      对榻挥玄尘,登楼拂斗杓。

      左徒遗恨在,千载未能消。(林春德)

      1、六月大暑吃荔枝

      六月做“大暑”,合家围在一桌,吃清炖羊肉汤、炒米粉,荔枝炖人参汤。谓大暑荔技赛人参,示“以热解热”。明代仙游名臣郑纪有一首《夜坐枫溪桥》诗,赞许莆阳荔枝:

      银虹飞度水云乡, 偏倚雕栏月色凉。

      夜半归来风满裒, 家家门巷荔枝香。

      明代状元柯潜的一首咏荔枝诗,更是将莆阳特产荔枝绘声绘色地歌咏:

      莆中有果名荔枝, 君家之品尤绝奇。

      五月芳林濯林雨, 烧空火实垂离离。

      摘下殷红三百颗, 露叶风枝犹猗傩。

      可人风味不自尝, 却走苍奴违分我。

      我嗟十年辞故乡, 归来见此欣欲狂。

      笑剥猩囊香满指, 片片春冰冷敲齿。

      东坡曾夸十八娘, 未必甘香有如此。

      我今为尔一品题, 千载垂名继陈紫。

      2、六月六,“土地公生”

      过去娶亲聘演莆仙戏“土地公送子”,店铺开张,加演“土地公送宝”。涵江宫下每隔若干年“点灯”一次,庆贺“土地公日”,以至此俗漫延至各境。明代翰林院编修黄仲昭有诗赞:

      入夏林端荔子新,开尊时与故人亲。

      有时笑傲苍松下,闲看红尘得意人。

      3、七月半,挑来又挑去

      七日十五“七月半”,又称:中元节,晚上早关门,旧传此时地狱鬼出来讨食。莆田民间有祭地官、祭祖宗、普渡亡魂之习俗。莆阳俗谚:“初九、初十金龟滴滴。十一、十二,金粿迈味。十三、十四,挑来挑去。”如是亲人殁的第一年称“送头年纸”。出嫁女回娘家,拜祭祖先神主牌,恸哭甚哀,表示无法尽孝之情。莆田过去有一首写中元节女儿回娘家“送纸”习俗的《送纸》诗:

      渠家旧纸侬新纸,不是送斋即送荤。

      每岁中元前二日,道旁问讯此声纷。

      其兄弟回送红灯笼及“车骑轿”,饭碗十个、甘蔗一双,祝添丁过甜日子。七月十五为主祭日,也称“接公妈”。这一日,天气特别炎热,又叫“公妈热”。祭品以素食素菜为主。清《莆田县志》载:“十三日各家具酒食、迎先祖,展遗像于堂。十四大祭,十六日以酒食送先祖。”

      4、中秋芋滚米粉炒

      先是八月三日“灶公生”,做“豆煎粿”,祀土地公。历史上八月逢大淳月,洪涝和台风成灾,沿海民众祈祷土地公保合境平安。八月十五“中秋节”,独特的是“送秋”,出嫁女回娘家,带米粉、月饼、香芋、白粿等孝敬父母,谓之送秋。中秋夜,外地亲人能回家的都回家,晚餐前先“各具白粿榛栗酒席祀先”,至夜菜肴,必须煮一道“芋群米粉炒”,以槟榔芋最上等,去皮蒸热切块,加以香菇、猪肉炖煮无汤,谓“芋芋又一年”。餐后赏月,莆田最佳赏月处为二十四景之一:白塘,称“白塘秋月”。黄仲昭有中秋诗:

      浮生无计挽流光,岁月催人似箭忙。

      屈指又惊秋欲到,晚来微雨试新凉。

      5、重阳节,九重粿

      九月初九重阳节,又是妈祖羽化升天日。乡村蒸“九重粿”,祭先祖。山区此日天高云淡,农事最闲,故山民多以是日上山“扫墓”,以九重稞为祭品。城关市民多结伴登山,至暮乃归。明嘉靖官广东按察佥事郑东白有诗述怀:

      九日寻花花未开,与君同上御风台。

      一双白鸟云间下,万里黄河天上来。

      令节举杯俱酩酊,他乡聚首且徘徊。

      江南回首红尘起,沧海楼船画角哀。

      而清康熙朝官礼部郎中林麟焻则别有一番情趣:

      霜风猎猎冷吹衣,苽米初香蕨正肥。

      无限登临好重九,陇云亭叶一齐飞。

      6、十月普渡与哺孤

      十月初一下元节“普渡”。各寺观做道场,各家备办祭品、冥衣,书写非正常死亡亲人生辰帖赴道场祭奠、超度亡魂。此习俗源于明代三一教主林龙江倡导,明嘉靖四十年至四十三年(1561-1564),倭寇更加频繁入侵莆田。加上瘟疫大肆漫行,城厢、城郊死者相枕,白骨垒垒。林龙江变卖家产祖业,组织门徒先后六次收埋和积薪焚化无主尸体2.3万多具,并安抚孤寡老人,所有费用均他一人承担。其善行义举深受百姓推崇和爱戴,有俚语:“龙江功不朽,捐产度众生”。十月十五做“哺孤”:各家各户于黄昏时备办饭菜、炒米粉、花生,在自家庭院中祭奠“无主孤魂”,保合家平安。

      7、冬至早,搓丸子

      十一月做冬至,妇女舂孺米做丸子,置于祖宗神位或灶神前,同时排放红橘若干,红筷子十双、板糖一块和生姜一排。红橘上插一支“三春”(福禄寿纸花),点红烛一对,召集全家人共搓丸子。先捏成元宝、聚宝盆,再捏小狗、小猪、小鸟等物,还要搓一串专供喜鹊食的“客鸟丸”十二丸,闰年加一丸,用竹签串好,翌晨放在屋瓦上,若是喜鹊争食,示报喜之兆。

      “冬至早”煮汤丸供奉神祗,“退神”后加姜及板糖全家吃。小狗插于门边,示守门之意。冬至日城里一般无雨,天气清爽,城中人家选择是日全家携祭品上山扫墓。冬至早晚须放鞭炮,示旺气。扫墓下山人人须采青色柏枝带回家。(林春德)

      1、十二月十六做尾牙

      十二月十六做尾牙,商铺必定备祭品祀神,宴请所有雇工加餐,餐毕付清伙计工资,表示从即日起一年打工结束,可放假,以待来春。

      2、年终扫巡“大用工”

      扫巡:选初十至二十日之间双日进行。莆阳俗谚:“扫巡四面光,洗净见祖公。”这次扫巡非同平常,一定扫到边边角角,防止死角。一般是全家动员,厨房用具及卧室棉絮,全搬到太阳下暴晒,第二日洗棉被蚊帐等,扫巡用稻草或芦苇叶捆,插上竹竿,示清凉驱邪之意。竹竿用红纸封圈,示吉利意。当天吃“擦粉”,即把一年来的碎米粉、线面条佐以青菜、甘薯粉,煮成糊粥,表示清理旧帐,明年再置办新货。古代描述年关“扫尘”风俗的《扫尘》诗:

      一年一度一清尘,且喜今朝事事新。

      好把家珍分位置,留将洁净送神明。

      3、廿三“送婶娘妈上升”

      卅六金茎作此身,盈门有烂嫁衣新。

      红裳必待经年换,不是朝天不拂尘。

      这是一首描述农历廿三“送婶娘妈上升”活动情景的《竹枝祠》。小娘也作“新娘”,莆田旧俗,女子出嫁时,随嫁一尊“新娘妈”。传说古时莆俗嫁女,必须备办妆奁,一般人家把女儿视为赔钱货,经常发生溺死或抛弃女婴事件。有黄氏婆婆,收留抚养不少弃女。后来受黄氏抚养成人的女子出嫁,为感念黄氏养育之恩,无以报答,就以草扎成黄氏模样,随嫁夫家,终身奉祀,称之为“黄氏妈”俗称“新娘妈”。旧时以36杆稻草和红筷子一根为芯骨妆成人形。身外糊红纸,贴肚兜及剪纸花样。每到农历六月初六和十二月廿三送年日,妇女总会换去“新娘妈”的旧装,用新纸换上新装,并置祭品、焚纸轿,送她朝天。十二月二十三日“送婶娘妈上天”:女儿出嫁,娘家用稻草三十六根,扎成婆娘人形,用红纸封好,无头无脚,头插红花,底座用泥巴塑垫,名为“磨姐”,让女儿一起嫁至夫家,保护生男育女。

      4、易灶神,添新画

      旧俗每年在腊月送神时要换贴新的灶君像,今已无传。

      十二月二十四易灶神新像,主要程序有:拂尘、换新像、“具蔬菜米粿幢幡舆马之属,烤柴以送神”上天言好事。《岁朝八咏》之《换灶符》描述很形象:

      桃符万户尽更新,一幅画图是灶神。

      堪叹王孙多媚态,且将面目绘来真。

      5、廿五日头忌出门

      二十五日头为“天官赐福”日子,清《莆田县志》载:“各家清洁香烛迎神。是日无敢斗嘴,商家不索欠,妇女秽衣裤不得晒,马桶不倒。”

      二十五头又是还愿日,平时凡向神许下愿的,无论金钱财物主动送城隍庙,由执事代为施舍予贫困。

      6、全家齐动手,红团蕃薯起

      十二日二十六起做红团、“番着起”。贴白额春联,备办丰厚祭品和贡银祀天地,名曰“辞年”。

      7、三十暝歪齐围炉

      全家围炉,宴席一般十道菜,示不浪费。煎鱼不切除鱼尾,煮螃蟹一定要买“十脚全”,示十全十美。围炉后给小孩发压岁钱,全家守岁。在外亲人无法回家的,仍留座位与碗箸,示大团圆。有的在八仙桌下养盆活鲫鱼,名曰“积宝缠脚”。大户人家庭院有水井、水池的,往往丢若干硬币,名曰:给水神压岁,示水涨财高。

      以上是岁时节令习俗,另有:婚嫁生育习俗、服饰饮食习俗、寿诞丧葬习俗、居住行旅习俗、语言音乐习俗及农事生产习俗等,不一一赘述。(林春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