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孙宗昭先生三四事

    孙宗昭先生三四事

      孙宗昭老师已进入耄耋之年,我们也已是古稀之年,但师生之谊也日深。李金冬学长和我隔三隔四就会相约前往探望孙老师,每次见面,孙先生都很高兴。他虽然耳背得很,记忆力却好得惊人,谈起在五中和四中等校执教的人和事,如数家珍,令人称奇。1952年,我和金冬考入砺青中学就读初中,孙老师是砺青中学教务主任。我和金冬就成为他的入室弟子。1957年我考上莆五中,听到中山中学和孙老师的一些往事。知道1946年8月至1949年8月孙老师也任教于中山中学。我回莆工作后,往来多起来。懂得孙老师一生从教,33年后退休。之后,又在教坛上辛劳22年。55年教师生涯,苦劳、功劳可想而知,现谈三、四件事,可窥见他作为普通教师的本色。

      理想熏陶

      1937年,孙老师初中毕业后就参与当时共产党人苏华领导的莆田抗日救亡运动,与地下党员杨长庚经常往来,接受宣传抗日的任务,参与编印抗日小册子,编写壁报,帮设计绘插图,如卧薪尝胆等,还上街散发地下党印制的宣传抗日的小册子。他自己还订阅邹韬奋主编的《抗战》三日刊,后改名《全民抗战》五日刊,在师生和群众中宣传。1942年,他高中毕业被保送进厦门大学学习。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艰苦阶段,厦门大学迁至闽西长汀,学习生活条件很差。但地下党活动很活跃。莆田人林汝楠等地下党员在校内也积极宣传党的主张。孙宗昭又主动靠拢党组织。并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着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王亚南和其他教师一样上台讲课。孙老师回忆说,王亚南上每一堂课,整个教室座无虚席,有的站着,还有的在教室外站着听课。孙老师从小天资聪明,在这个氛围中,如饥似渴地学习,进步很快,成绩优异,努力习作,撰写的一篇论文,受到王亚南的好评。1946年,大学毕业时,王亚南推荐他到香港工作并亲笔书写了箴言赠送孙老师:“做学问是做人的一部分,有了做人的基本条件,学问始有真正的进益,学有所得,方不置用作自私之具。居常以此自勉,并以勖同路者。宗昭弟存念。”60多年来,孙老师永记王亚南的教导,一直践行着。将这一墨迹视为珍宝,珍藏至今。2002年9月23日,他在报纸上发表“为人要比诗书重”一诗:“化雨春风半纪遗,如痴似醉教鞭持。忠诚敬业怀高格,告别箴言沁雅词。节俭清贫终世伴,利名权势一生离。为人要比诗书重,风雨平生志不移。”孙老师一生践行恩师王亚南的箴言。在厦门大学,他与同学们,为了理想刻苦学习。2001年,他的同窗挚友陈祖谟病逝,他作诗:“负笈汀洲同岁月,至亲仙逝痛心田。”“厚道为人皆豪爽,忠诚就教尽能贤。”俩人都珍惜大学学习期间确立的理想以及选择的为社会服务的职业,一生从教,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俩人深厚的情谊也几十年不变。

      在中山中学

      1946年,孙老师大学毕业,婉言谢绝恩师王亚南的荐举,回到莆田,应聘到中山中学执教。在三年多时间里,他作为青年教师,尽心尽力教授语文,满腔热情地投入教学中;又继续追求进步,接近莆田地下党,与地下党员林文豪、郑宗汉以及交通员陈宠章等密切往来,秘密参加一些党领导的爱国民主运动。当时的中山中学校长林剑华同情革命,曾保护地下党员林汝楠。后来,林汝楠被迫离开中山中学。林汝楠后担任闽中地委副书记、游击纵队副政委。1949年夏,作为进步教师的孙老师也上了当局的黑名单,并被反动当局开除。在中山中学,孙老师也和教师们合作共事,结下深厚的友情。他和林振新老师关系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林振新逝世后,他在《湄洲日报》上发表悼念诗:“故人化鹤众心悲,抢地呼天老子离。友失诗翁存李杜,朋遗字友别羲之。刚直浩然正气贵,李桃伟也园丁滋。雨雨风风坎坷路,丹心铁骨志无移。”这是他和同事在中山中学教学生涯中亲密关系的写照.。

      创办学习书店

      1949年8月21日,莆田解放, 新鲜事儿接踵而来,也正值中山中学放假,孙先生以燃烧着激情, 联络9位同道者, 自筹资金,在中山中学斜对面创办学习书店,这是建国后莆田第一家书店, 也可以说是莆田新华书店的前身。

      孙宗昭老师作为学习书店的负责人,付出艰辛的汗水和智慧,筹备不到一个月,书店就开张了,以后经营很出色,贡献也很突出。其间,他和林嵩龄一起跑福州,找到时任教育厅长的陈国柱,在他支持下,新华书店批发了图书。经各方帮助,他们购到一批批图书,还组织人自己编印,满足需求。为了适应干部政治学习的需要,书店进了数千册革命书籍,如《列宁文选》、《历史唯物主义和与辨证唯物论》、《新民主主义论》、《论人民民主专政》、《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国历史教程》、《中国史话》、《大众哲学》、《新人生观》等。书店也经营大量的文化知识方面书籍,还有文艺作品,如《李有才板话》、《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为了紧密配合党和政府的中心任务,宣传群众,在涂元渠、金珍君的帮助下,学习书还搜集到解放区流行歌曲数十首,组织印制、出版,如《东方红》等,多至数千册,很快销售一空。正如人们评论,学习书店的诞生犹如沙漠中出现了绿洲。一位当年的学子回忆说,书店不大,却散发出浓浓书香,每天都挤满读者。我每天必去学习书店,它成为我心灵的乐园。

      孙先生捐资办书店,工作不拿报酬,不计较个人利益,一心扑在书店,为传播先进思想和科学文化知识四出奔波、辛劳达半年之久。

      退而不休

      1979年,孙老师离开热爱的、从教33年的学校教书生涯。由于他的学识,知名度,加上莆田教育发展的需要,他退休后又在莆一中、福州武警指挥学校、文献中学、福建省佛学院等执教22年,直至2001年才再次退休。值得提到的是在福建省佛学院执教16年中,他教语文,讲析课文作品,结合讲历史,文史结合,分析形象,透辟,深刻,针对性强,讲课生动活泼,讲授的中华传统文化知识在年轻的佛教徒心中,很受欢迎。学生一致评他为“优秀教师”。 他的弟子遍布省内外寺院,不少人当了方丈、住持。他在《执教广化寺福建佛学院十五年抒怀》诗中写道:“有缘执教幸清香,松柏南山僧善良。昔日寒风吹弱体,今朝热气旺寓乡。人云杖国五官健,年逾杖朝四朝康。诸恶排除时警惕,奉行众善刻心肠。”他一边奉献,一边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两者完美地结合起来。

      孙老师为人耿直,办事认真,教学一丝不苟,生活俭朴,却几十年如一日自费订阅报纸刊物。剪报成为唯一的嗜好。现年纪虽九十有三,仍乐此不疲。还分门别类装订成册,一种就是几十册,自己阅读,保存,也赠友人和年轻人。他家还珍藏70多年前邹韬奋主编的《全民抗战》杂志和其他史料。

      孙老师九十华诞时,作《九秩自嘲》诗赠我。诗云:

      “九秩春秋一瞬间,婚龄甲子苦犹甘。双双携手擎天柱,五五连年持教鞭。桃李芬芳欣喜慰,桂兰蓊郁乐平安。忠诚老骥崇师训,竭力奋蹄永向前。”

      这是孙老师为人做事筒略的概括,情感自然的流露。孙老师是我平生最崇敬的师辈之一。金文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