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龙纪寺究竟在仙游何处

    龙纪寺究竟在仙游何处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新立的龙纪寺石碑。  李升华 摄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莆仙大地很多人都认为龙纪寺在仙游盖尾,然而仙游县九鲤湖风景区所在地的老人们却坚称,龙纪寺就在仙游钟山九鲤湖北侧。龙纪寺究竟在仙游县何处,难道仙游有两个龙纪寺?对此,笔者进行了探究。

      一、 关于史志记载

      史书上关于龙纪寺在钟山(古为兴泰里、来苏里)的记载主要有明《福建兴化县志》(游洋志)、明《兴化府志》(清同治十年重刊)、明《八闽通志》和清《乾隆仙游县志》。

      《兴化县志》对于龙纪寺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志曰:“龙纪寺在县西来苏里何岭之东,唐昭宗敕额曰‘龙纪寺’。”“宋绍兴中(1131年间),僧慈信凿池种莲花,邑令邱铎榜曰‘莲社’,与郑樵游,俱有文记。固山中一胜也。”《兴化县志》还收录了兴化县知县黄録撰写的《九鲤湖记》,文中提到了龙纪寺与九鲤湖的关系,云“北山坐湖光亭中,问作亭者谁,曰,寺之僧永端也。”“戴道人结茅于亭之旁,而仰食于龙穴者数年。寺僧贫不能供,道人亦不能久而去。今之游者皆以寺为宴息之地,寺僧不胜其扰矣。”意思是说,坐在北山的湖光亭中,询问是什么人建造的亭,回答说是寺里的僧人永端。姓戴的道人在湖光亭的旁边搭盖茅屋,在龙穴(指九鲤湖)依赖别人生活了几年。寺僧(指龙纪寺的僧人)自己也因为贫穷无法供给伙食,戴道人不久就离开九鲤湖了。今天游九鲤湖的人大多把龙纪寺作为食宿的地方,龙纪寺的僧人们受到很大的骚扰。

      《兴化府志》载,“罗汉岩在县东北。其南有古兰若(古佛寺),唐昭宗赐额曰‘龙纪’,僧以定居之。”“宋绍兴中(1131年间),主僧慈信凿池种莲,结亭其上,知县邱铎榜上曰‘莲社’,且为之记。邱公有惠政,邑人爱之,为作生祠于法堂之右,夹漈(郑樵)为之记。其北为石门,其南即九鲤湖也。”同时记载,龙纪寺所在的村为“龙纪村”,九鲤湖所在的村为“九鲤湖村”

      《八闽通志》载:“龙纪院,宣德间(1426年)重建,在县东北兴泰里。”同时记载元至正十九年(1359年)正月,占据泉州的亦思巴奚人(今伊朗国都德黑兰南部)阿迷里丁袭扰兴化县城,“阿迷里丁自领其兵来,名为援福州,实欲袭兴化也。”“兴化县参政安童在兴化县龙纪寺起兵,而郡民亦随处屯结欲与之抗。”

      清《乾隆仙游县志》所记载的内容与《兴化县志》、《兴化府志》相同,这里就不再赘述。

      此外,1995年出版的新编《仙游县志》在《仙游大事记》中提到元至正年间发生的阿迷里丁袭扰兴化县城一事,“枫亭、兴泰龙纪寺(在今钟山湖亭村)成为驻兵之所”,其注释明确指出了龙纪寺的所在地。

      二、 关于名人题刻

      在九鲤湖九仙祠旁有一块“湖光亭”碑文,该文由时任兴化县令吴千(字无求)题写。文曰:“龙纪寺南有湖曰九鲤,水石之胜载于图籍,同官余利宾为余言之。余到任明年秋以事往游,徘徊不能去。八月壬寅王永端作亭湖侧,因以湖光名之。元佑三年(1088年)九月十一日邑令吴千无求记”。王永端系龙纪寺僧人,其身份从吴千在仙游菜溪岩的另一块碑刻上可以得到证实。碑文中提到“过菜溪岩时元佑戌辰(1088年)八月二十有九日住龙纪僧永端与焉”。

      宋端明殿学士蔡襄于皇佑二年(1050年)登上何岭题《游九鲤过何岭》诗。他当晚就住在龙纪寺,并为其题《龙纪寺僧诗》:“山僧九十五,行是百年人。焚香犹夜起,喜酒见天真。生平持定戒,老大有精神。须知不变者,那减故时新?”

      三、 关于文物古迹

      原先的龙纪寺毁于何年尚不得而知。现有的寺院重建于民国初年,并取最早的寺名“龙屺院”。寺院旁,古道老树相互映照,断垣残壁分布周边,碎瓦石块随处可见。寺前寺旁横躺着几根大石柱,这些石柱最长的有4米多,直径60多公分,其中有几根石柱早年被当地人搬到大洋溪(九鲤湖溪)去铺桥。寺院前原有二座造型别致的四层古塔,现在只剩下一座,该塔名曰“白莲塔”,因其建于白莲池中而得名。塔高约5米,为四层实心青石结构,塔底座呈六角形,二至三层为圆形结构,四周雕刻花草动物图案及文字题刻,塔尖为莲花形状,整座为葫芦形。据塔身题刻,该塔建于乾道已丑年(1169年)。寺院前尚有三个长2.3米、宽1米的喂马石槽,其中一个刻有“至元甲申年立”(1284年),另一个刻有“住持沙村立”等字样。寺旁有三口古井,其中一口至今仍为寺院饮用水井。寺院后有一块2亩多的空地是大雄宝殿遗址,其墙基仍依稀可辨。寺前南侧有座羽化炉,造型独特,保存完好。寺院北侧有一座长5米,宽1.6米的石板古桥。寺后南侧有座舍利塔,结构古朴大方,为宋代时期的石质结构。寺后山上,有一条长达500米的条石水槽,山上的泉水通过水槽引入寺内。当地人把此山叫做“水槽头”,如今部分条石水槽仍散落山间。寺院里堆放着当年遗留下来的石臼、石磨、石墩(石柱的底座)、石花坛和其他石头建筑构件,另有一些石墩散落在寺院周边。在寺院厅堂内佛像座台下镶嵌着几块雕功精细的石雕构件,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寺院里还有几块石头碑刻因字迹模糊无法辨认。寺院前面的“莲花池”、放生池被当地群众填为农田。堆放在寺院北侧的两个长2米的练功石20年前还在,不知何时没有了影踪。而建于寺旁的“莲社亭”、“琉璃台”早已荡然无存,只留下几多惋惜,几多遗憾。

      四、 关于民间传说

      在仙游兴泰地区,流传着许多有关龙纪寺的传说。相传,汉时何氏九兄弟在九鲤湖炼丹,丹成,湖中九条鲤鱼化龙,九兄弟各乘一龙升天。人们看到龙飞过九鲤湖边的大屺山,于是便在山下建庙祀奉,取名“龙屺院”。

      据当地的老人们说,龙纪寺在唐宋时期十分兴旺,寺院共有九座楼阁,鼎盛时寺僧达到一百多人。僧众们在寺里不仅念佛,而且还学文习武。龙纪寺僧人与九鲤湖道士过往甚密,九鲤湖一旦有事,龙纪寺的僧人们便会全力以赴,充当九鲤湖的护卫者,确保九鲤湖寺庙的安宁。

      根据上述资料,笔者以为:

      第一,龙纪寺就在仙游钟山九鲤湖风景区之内。公元977~1448年长达470年间,兴泰里属兴化县所辖,不属于仙游县。史志中所说兴化县龙纪寺所在地就是现在的钟山镇。龙纪寺在仙游钟山九鲤湖风景区,不仅史书典籍有明确的记载,而且众多文物也为此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其中,刻于九鲤湖的《湖光亭碑记》明确指出了龙纪寺的与九鲤湖之间的方位关系。蔡襄的《龙纪寺僧诗》中的“山僧”二字也明确了龙纪寺的地理位置。当时龙纪寺所在的兴泰地区山高林密,交通极为不便,诗中所说的“山僧”指的就是住在深山中的龙纪寺僧人。而地处平原地区的盖尾,寺院的僧人何来“山僧”之说。

      第二,龙纪寺历史悠久,规模宏大。龙纪寺初建于东汉时期,原名“龙屺院”,因唐昭宗赐额而更名,明宣德(1426)年间重建。宋绍兴(1131)年间,龙纪寺的僧人慈信在此挖池、种莲、建亭,供游人观赏休闲,招集四方儒士于此赋诗吟唱。此后这里便逐渐成为仕子儒生结社联吟之所。蔡襄的《龙纪寺僧诗》“山僧九十五”诗句告知,当时的僧人达到近百人。同时从当时铺设的引水石槽,再加三口水井也可看出寺院的规模。《八闽通志》中记载的“安童在兴化县龙纪寺起兵”这件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龙纪寺的规模,能够作为驻兵之所这不是一般寺庙能够承受得了的。龙纪寺的规模也成就了它在那个时代的知名度,以至于唐昭宗特地为其敕额,同时引来了像蔡襄、郑樵、郑纪等一批达官贵人。

      第三,龙纪寺与九鲤湖的发展关系密切。九鲤湖与龙纪寺地理相连,两地之间距离不过1.5公里。九鲤湖寺庙的发展得到了龙纪寺的扶持。这从九鲤湖的“湖光亭”由龙纪寺的僧人王永端所建;黄録在《九鲤湖记》中提到九鲤湖戴道人的生活由龙纪寺僧人扶持,游九鲤湖者“皆以寺为宴息之地”;以及九鲤湖寺庙的安全得到龙纪寺僧人的有力维护等可以看出。蔡襄的《游九鲤过何岭》与《龙纪寺僧诗》这两首诗为游览九鲤湖,住宿在龙纪寺时的同一时间所作,是比较合乎情理的。

      从笔者查找的历史资料中,没有看到龙纪寺在仙游盖尾的记载。不知为何盖尾也有个龙纪寺?这个问题有待专家考证。□蔡平中  张金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