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美哉!绶溪——从柯潜《绶溪秋月》说开去

    美哉!绶溪——从柯潜《绶溪秋月》说开去

      “绶溪钓艇”为莆田廿四景之一。数百年来,众多文人雅士常在绶溪泛舟垂钓、吟诗赋词,为绶溪留下了永恒的记忆,同时也为绶溪景观增光添彩。

      在众多的文人雅士中,明代状元柯潜也是其中之一。明天顺壬午年(1462)十月初,柯潜返莆省亲。在省亲期间,柯潜可以说游遍了家乡所有的名山秀水,每到一处,都留下一些美丽的诗句。这一天,他来到退休赋闲在家的工部郎中林时让家中做客,当时林时让的家就住在莆田城东的玉湖边上。热情好客的主人将这位稀客、贵客留宿家中。当晚,他们共同泛舟绶溪之上,尽情地欣赏秋月下的绶溪美丽的夜景。这美好静幽的夜景,勾起了这位状元公浓浓的诗兴,于是题下了《绶溪秋月为工部郎中林时让题》诗一首。诗中写道:

      秋天何处多明月,延绶溪长水清澈。灏气遥涵牛女圩,寒光直射鱼龙穴。林君家近城东楼,湖山家兴常悠悠。良宵见月不能寝,放棹便寻溪上游。于今久作金门客,缨冕留人归未得。小阁低檐不满寻,夜夜开窗坐寥  。兔影还来照醉魂,只欠溪声与山色。

      这是一首七言古诗,全诗共十四句,除了第五至第八句用平声“尤”韵之外,其余的诗句用的是仄声“月”韵。这符合柯潜的吟诗用韵风格,很少一韵到底。但尽管如此,让人读起来,仍感到很朴实、很平和、很顺畅,一气呵成。

      从表面上看,本诗的第一句用的是设问句,仔细吟咏,实际上是叙述句。秋高气爽、夜月当空,月光显得格外的皎洁迷人。自古以来,以“秋月”为题材的诗句可以说不胜枚举。如唐朝王建写的《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既写出了诗人孤寂的心情,又含蓄地写出了对朋友深深的思念之情。又如明朝边贡写的《嫦娥》:“月宫秋冷桂团团,岁岁花开只自攀。共在人间说天上,不知天上忆人间。”这后两句用语平易,蕴藉深沉,是历来吟咏嫦娥的佳句之一。又如唐朝施肩吾写的《秋夜山居》:“去雁声遥人语绝,谁家素机织新雪。秋山野客醉醒时,百尺老松衔半月。”这最后一句中的“衔”字,把空中一轮明月被松梢遮掩的情形,描绘得活灵活现,令人拍案叫绝!又如唐朝白居易写的《暮江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写的是从傍晚到夜暮降临的情景,表达了诗人对大自然无比喜悦之情。“残阳铺水中”与初三夜的“月似弓”,表现出诗人对自然景物观察得细致入微,用字十分精到准确。柯潜又是怎样写“秋月”的呢?本诗的第三、四两句作了明确的交待。诗人用一种十分独特的笔触写出了皎洁清新的秋月与绵长清澈的绶溪之间交相辉映的情景:天上的牛郎星与织女星倒映在清澈的延绶溪里,给延绶溪增添了几多灏气;而那片皎洁的带着几分秋的寒气的月光投射在延绶溪上,又给延绶溪增添了几多灵气,更加凸显这里原是一方藏龙卧虎之地,如唐朝八闽首科状元徐寅、宋朝工部尚书、着名爱国词人刘克庄等等都曾经结庐或致仕隐居在延寿溪畔。

      本诗的第五至第八句,写诗人受主人林时让的盛情留宿,在“良宵见月”的刺激下,夜“不能寝”,干脆泛舟溪上,夜游延绶溪。本诗的最后六句,写诗人夜游延绶溪后的感受。诗人中了状元后,被授予翰林院编修之职,作了“金门客”至今(指告假省亲之时)已有十年之久,公务在身,还是不能马上告老回乡,“缨冕留人归未得”,无奈呀!在本诗的最后四句里,诗人隐隐透露出官场失意的不满情绪:整天生活在一间不满八尺的“低阁”里——柯潜虽然为官清正,业绩卓着,有几次内阁缺员,考核合格,但终“不果用”。这使柯潜感到十分失意和懊恼,夜夜开窗一边望着那寥寂的夜空,一边喝酒解闷,甚至把自己灌醉。彼时彼刻,他不仅无心欣赏那美丽的月色,反而埋怨起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影,“兔影还来照醉魂”。每当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诗人不禁对眼前的“溪声”与“山色”产生深深的羡慕之情。须知,在京城为官的日子里,所欠缺的就是眼前的“溪声与山色”哩。这里是这样的静幽,这样的和谐,这样的美好!

      同样是状元,同样是写绶溪,在延寿村人状元徐寅笔下的绶溪又是怎样一番景色呢?这里,我们不妨共同来欣赏徐寅的《游绶溪》:“轻帆数点千峰碧,水接云山四望遥。晴日海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海暗随潮。”这位一身正气、不畏权贵、敢于同恶势力抗争的状元公,不受朝庭器重,仕途很不得志,愤而归隐故里,天天以游钓为乐事。他曾经自嘲般的感叹:“赋就神都振大名,斩蛇功与乐天争。归来延寿溪边住,终日无人问一声。”看得出,这位状元公的心态十分平和,所以他的《游绶溪》一诗写得十分轻松、十分超然。他以轻松豁达的心情欣赏着溪上的轻帆与远处的碧绿的青山,欣赏着“晴日海霞”和“晓天江树”,欣赏着“清波石眼”和“小径松门”后的寺院与溪上的桥,欣赏着“明月钓舟”与“倾山雪浪”。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首绶溪景观的“广告诗”,读后不禁勾起人们一种强烈的游绶溪的欲望,多美的一幅绶溪山水画啊!可以看出,同是游绶溪,在徐寅的笔下与柯潜的笔下,是两种俨然不同的意境:一个是既然仕途不得志,干脆“拜拜”,不做官也罢,归隐故里,轻轻松松、快快活活地过日子;一个是虽然仕途不得志,仍要屈尊于“低檐”下,过着憋屈的生活,以至于在游览绶溪胜景时,也无心欣赏美景,仍要想起那些不愉快的往事,败了自己的胃口。

      话又说回来,不管文人雅士们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写绶溪,绶溪美景还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绶溪依然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迷人!如今,以荔林水乡为主题的绶溪公园正在开发建设之中。在不久的将来,一个更加绚丽多彩的绶溪景区将呈现在世人面前!王元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