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浅谈妈祖的家史

    浅谈妈祖的家史

      妈祖文化,是浪漫的。

      妈祖出生在林家,与林氏祖先的一个浪漫故事相关。

      林氏祖先有一老母,平生好善,常作粉团施人。前来索取粉团为食的穷苦人很多,林氏老母孜孜不倦,略无怠意。这个事迹,感动了上天。

      有一个得道的高人,每日化作乞儿前来,每次索食六七团,母日日与之,终三年如一日。这个高人知道,其心诚也。粉团之善当然有限,但林氏老母一片诚心不倦,乃是无量福田。因此,这个高人就说了几句话,“吾食汝三年粉团,何以报?汝府后有一地,葬之,子孙官爵至一升麻子之多。”其子孙依指点,葬之。“九牧林氏”奇迹由此开始,并渐渐地有了一个“无林不开榜”之谣。

      人有善心、善举,天则必以厚报之。古今中外,都是如此。“九牧林氏”,妈祖,林家代有人出,当然是上天的特殊厚爱。妈祖出生于林家,可以肯定,乃是林氏老母的粉团之善,感天动地。

      再来看一看妈祖的家史。

      妈祖,姓林名默,人称默娘,福建省莆田人。妈祖生平,灵修与悟道,多在湄洲岛。

      如诗如梦的湄洲岛,与贤良港一衣带水,隔海相望。湄洲岛乃是妈祖文化圣地。

      林姓之祖有一老母,善举感天动地,所以林家世代为官。林氏之宗为唐代林披。林披生了九个儿子,都一样的贤良仁达。在唐朝宪宗这一时期,九个儿子各被授任“州刺史”,号称为“九牧林氏”,一时间传为佳话。

      刺史相当于钦差大臣,权力很大。钦差大臣,一般是为了解决某件具体事情,由皇帝钦定某大臣前往,并美其名为“钦差”。“钦差大臣”不过是由万岁爷亲自差遣到某地处理某件事情的大臣,代天巡行,权力很大,但是个临时性官称。刺史,则是个固定性的常设官职。

      “刺者,检举不法之谓矣;史者,皇帝之所以使也。”“刺史”一职,从秦代开始设置,以大条察问郡县在任命官。其官司阶虽然因朝代不同而有所变化,时而在郡守之下,类似于巡按大人;时而在郡守之上,成为一州之最高行政长官和最高军事长官。“刺史”的称谓也随着官阶的变化而变化,时而称刺史,时而称州牧,时而又称太守;时而设专职,时而由州府都督兼任。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刺史”一直都是代表上天或朝廷巡察、监督各级的在职官员。

      总之,九牧林氏,声名显赫。妈祖家世渊源。从唐朝林披开始,林氏即为大望族也。

      林披,生了九个儿子。其中之一是担任唐代邵州刺史的林蕴。

      林蕴生了一个儿子,林圉,曾任“州牧”。

      林圉生了一个儿子,林保吉,是妈祖的曾祖父。林家的“一门忠烈”,忠门地名的由来,都与林保吉有关。美丽的忠门半岛,曾有过许多迷人的传说。

      在五代后周王朝年间,林保吉担任“统军兵马使”。当时刘崇自己即位皇帝,建立北汉王朝。后周世宗皇帝命令都检点赵匡胤统军到高平山与刘崇军队作战,林保吉参与了作战指挥,立下赫赫战功。也就是说,妈祖曾祖父林保吉为赵匡胤建立北宋,作出过贡献,“一门忠烈”名不虚传。

      后来,林保吉放弃官职,回到莆田,隐居在忠门一带。“忠烈门”的一方水土,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淳朴的忠门人。

      林保吉生了一个儿子,林孚,也就是妈祖的祖父。林孚因为父亲的卓越功勋,担任了福建总管一职。

      林孚生了一个儿子,林惟悫,又讳名林愿,担任后周王朝的“都巡检”。林惟悫,又名林愿,就是妈祖的父亲,后来,也辞官回乡,定居在湄洲湾。

      如果单就官阶而论,妈祖父亲林愿的官阶已超先祖“九牧林氏”。林氏世代相传,自求多福,谦卑勤劳,对这一点,从不刻意渲染。

      都巡检一职从五代十国时期开始设置,又称为“都点检”。五代后唐时,每逢皇帝巡行和出征,便临时设置大都点检一职。五代后周成为固定官职,分都点检、副都点检正副长官,位在都指挥使之上,为皇帝亲军最高长官,实权很大。因为皇帝每次巡行出征,都点检都要随驾出巡,所以又称都巡检。

      妈祖的父亲林愿,官阶很大,比先祖高。但是,“九牧林氏”为官之际,正值是“一统天下”的唐朝盛世。林愿为官时,恰逢天下大乱,群雄争霸。小国之君不及大国之使臣。按照这个说法,作为后周时的“都点检”,实际上还比不上大唐的刺史。尽管这样,“都点检”毕竟也是个令人仰慕的极有实权的大官。林愿却毅然辞官,归隐回乡,与世无争,打鱼为生,粗茶淡饭,乐之陶陶。只有勤劳的双手,才可以创造出幸福,才可以成就“生活”这个最伟大的事业,林愿相信这一点。

      莫嫌地窄园亭小,

      莫厌家贫活计微,

      许多高门锁空屋,

      主人到老未曾归。

      林愿吟诵着白居易的这一首小诗,回到了美丽的忠门半岛,回到了波平浪静的老家,开始了自食其力的平淡生活。

      湄洲湾,是那样的安静,是那样的和平,和风细雨,送来了天堂一般美妙的涛声,让人感到,这真是一个最为适宜人居住和生活的世外桃源。

      在湄洲湾,妈祖的一生经历,是优美的,诗意化的。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诗经》典雅醇正的语言,最是可以表达妈祖文化。(游荔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