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叶韶霖:拿毛笔的贵族

    叶韶霖:拿毛笔的贵族

    点击查看原图

      号铸石楼主,福建莆田人,师从书法名家田树苌先生,中国书协会员。

      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获得者、曾获福建省政府艺术最高奖——“福建省政府第六届百花文艺奖”一等奖,厦门市政府艺术最高奖——“厦门市政府第四届文学艺术奖”一等奖。

    点击查看原图

      书法    叶韶霖 作

      我一向敬仰写字的人,那种用毛笔写字的人。

      夜班有个小哥,极爱写字,一礼拜用毛笔的频度,超过我一年用筷子的时间。这个小哥,本名叶韶霖,大家都尊称他“叶少”。一个戴眼镜的肌肉男。他的字好到什么程度呢?三十多次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览,此展,行内简称“国展”。三十多次,是个什么概念?你想想,一个专研书道的人,一生中只要参加过一次,就可以夸耀一辈子。以至书协的大咖出来呼吁:练书法,不要以参加国展为目标。而这个叶少,入国展却如进自家厨房。

      台湾作家张大春叹惜说:在普遍没有观看教养的基础上,书法之道已经沦亡了。书道之沦亡,我看,那些一块上班的哥们姐们,也有责任。这些家伙,只会用电脑写字不说,而且,成天跟一个书法家厮混,看那些顶尖好字,如看编辑大厅满地字纸。据说,好些同事,去了叶少家,把墙上的字顺手就扯走了,美其名曰收藏,最后还不是塞在角落里忘了。

      专业写毛笔字,好体力第一要紧。如果身体虚弱,抖抖索索,那些羊毫狼毫,小笔大笔,如何悬腕凭空挥就?叶少写字,有一绝技。再小的蝇头小字,他也能站着悬腕而写。比方,书法笔会上,众位书家完成大作之后,都要题小款。大写家们撅着屁股,枕腕而书时,他仍站着,面如秋水,岿然不动,两根手指夹着笔,轻轻松松就完成了。

      大字悬腕,小字枕腕,这是常识常规。叶少这么站着写小字,是炫技吗?真不是,叶少说,趴着,反而不习惯。

      不轮夜班时,叶少每日凌晨四五点就起床写字。前几天,写一个八尺见方的魏碑小楷,不吃晚饭,从晚7点写到凌晨2点,手不停挥。刚刚完成的梅兰竹菊四君子长卷,魏楷小字,共四卷,每卷长达40米,仍是站着写!

      叶少目前的大工程,还有二十本历代游记,十二花神名诗等等,皆为魏碑小楷。小楷之难,除了本身的功底外,体力是一大关卡。叶少感叹,现在年纪大了,想炫技,也不成了,小字写得太多,目力衰减,重影。有些小字,只能凭感觉写了。这个情境,很像庄子写的石匠,让一个郢都人鼻子抹上白粉,然后,运斤成风,一斧劈下,砍掉白粉,鼻尖丝毫无伤。叶少大约算得上书法界的石匠。

      从精神产品的消费范畴说,真正的书法家,基本上是贵族。我问过叶少,你用旧报纸练字?叶少一笑:“现在哪有用旧报纸练字的?都用宣纸。什么时候用宣纸如丢垃圾,字就好啦。”一刀好宣纸的成本,贵的达千元,这还不算裱好的册页卷轴。天天用旧报纸写惯了,字再好也没用。哪天真给你一张千元大纸,吓得汗水吧答吧答往纸上滴,还写得成字?叶少的字,基本上走精品路线,从消费群体说,是针对藏家的。他的书法,更多不是拿去挂在客厅上的,而是让人拿去把玩的,要使放大镜细细鉴赏的。盛装书法作品的盒子,也有讲究,都是香樟、花梨、鸡翅木之类好木料。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等普通人,不会用毛笔,倒也用不着自卑。时代不同了,用电脑的平民,没有必要跟拿毛笔的贵族较劲。只是有些时候,会有一点烦恼。

      前些时候,跟个朋友去寺里,正好碰上偏殿修缮。住持颇有经济头脑,只要出个三十五十,就可以在瓦片上留名、题词、许愿。案几上,摆着瓦片与笔墨。踌躇再三,钱都出了,能不写吗?再说,许下的大愿,就在庙顶,肯定灵验嘛。谁承想,这个毛笔一蘸上墨,就怪异起来。拿着笔,好像蚂蚁在臂上爬。那感觉,就一个字:抖。最后,一人用了蜘蛛体,一人用了蚯蚓体,在瓦片上划拉了几下,扔下笔狼狈逃窜。这种时候,想念叶少啊。

      2014年3月2日-3月8日,在莆田荣百堂举行叶韶霖——“禅茶”书法作品展。卢小波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