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临港,临港

    临港,临港

      临港,临港……如今,一声声诸如此类的热词传遍了莆田的大街小巷,激荡于莆田人的心中,让人壮志在胸,豪情满怀。

      蓝蓝的天,蓝蓝的海,红火的新临港。怎么不激发我作一番“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港”的感慨!

      说句心里话,每次我到湄洲湾港秀屿港区,放眼远眺,凭海临风,心中总是充溢着欢乐,心潮总是难以平静。

      秀屿港区,这个名字,与美丽、神奇连在一起,与伟岸、雄强连在一起,与无限的想象和延绵的梦幻连在一起。

      秀屿港区对我来讲并不陌生,而很熟悉,二十年前,我曾在这里打工谋生,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皆烙印于我的心头上,与我结下了深厚的情缘。但无论如何,秀屿港区日新月异的巨变一直撼动着我的心,驱使我再度走近它,审视它。

      潮起潮落,秀屿港涛声不再依旧。

      百舸争流,港湾中喧嚣此起彼伏。

      时过事变,万象更新。这是我近日到湄洲湾港秀屿港区采风的总体感受。

      车子在平直的笏秀路上缓缓驰行,略带咸味的缕缕海风像少女纤弱的手轻抚着脸庞,柔柔的,甜甜的,让我遐思不已,浮想联翩,不知不觉地坠入了梦幻般的世界。更堪叹的是沿路那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一排排,一幢幢,是那样的气势恢宏,是那样的堂皇富丽。惊喜间,我仿佛听到了秀屿人豪迈前进的脚步声正与秀屿港区不息的涛声合拍着,共同奏响出“敢为天下先”的壮曲。

      一路观赏,一路歌唱,心中愉悦,身如轻燕,我过东路,绕西路,不知不觉到了进秀屿港区的大门。进入港区大门,抬头一看,“中国?莆田进口木材检疫除害处理区”15个流光溢彩的金字,闪烁着一道耀眼的光芒,扑入眼帘,赫赫醒目。据介绍,该处理区是目前中国海港口岸唯一的木材检疫除害处理项目,已处理俄罗斯、美国等原木材,经检验,质量和指标全部符合要求。木材检疫除害处理区的建成投产,为莆田市经济的崛起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绕过木材检疫除害处理区,我循着澎湃的涛声和隆隆的机器声,径直向前移步,约莫走了十多钟,抵达了临港的通用码头。放眼望去,满目生机,只见宽敞平坦的港区大道,纵横交错,热闹非凡,一部部载重货车穿梭运行,井然有序;已启用的大小码头上吊机左右飞转,起落卸货。驻足港岸,极目远眺,波光荡漾,满载货轮接踵而至,一字排开,好一派繁忙景象!置身于天然良港湄洲湾港会热切感受到这里正发生了巨大变化。

      秀屿港——台湾海峡西岸的一颗璀璨明珠,是“中国少有,世界不多”的抗风避浪天然良港,由于没有大的内河注入港湾,湾内悬移质泥沙活动不大,平均含沙量一般只有0.01—0.02公斤/立方米,长年不淤,属于清水海港。湾内主航道10万吨级船舶全天候可以通航,可建深水泊区120个,目前25万吨级航道炸礁工程正在施工中。孙中山早在1921年就计划在这里拟建我国东部六大渔港之一。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周恩来总理提出开发湄洲湾,建商业大港。商业部等部门先后组织专家来此考察,湄洲湾港上空闪烁着点点希望的曙光。

      春雷隆隆,开天辟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像一把火炬,烧红了湄洲湾港的上空,沉寂多年的古老海港开始苏醒了。

      1978年,省轻工厅捷足先登拨款500万元,修建了一座3000吨级盐业码头,那一年吞吐能力达20万吨。1980年,在省委提出的“开发湄洲湾,建设深水港”的呼声中,莆田秀屿建港指挥部应运而生。20多名拓荒者第一批抵港,披荆斩棘,修建起一条疏港柏油公路。1982年,十几支施工队,几十名专家技术员并肩同抵秀屿港区,携手动建一千吨煤码头、三千吨杂货码头。1983年9月,鉴于开发湄洲湾的需要及自然地理等方面的因素,国务院批准设立莆田市。随之,历届市委、市政府都把建设港口城市作为施政首要战略,无论东西南北风,咬住港口不放松。试看如今吾莆,千年古港唤新生,湄洲湾畔起宏图,数百亿元投入基础设施,港口硬件焕然一新。矢志不移、胼手胝足打拼30年,昔日被外地人称为“海西黄金海岸断裂带”的莆田,正已奋力补齐,蓄势崛起,光芒闪耀。产业宏图恢弘铺展,招引天下群凤翩跹至,千年湄洲湾魅力、活力、热力空前绽放。

      码头建设的节节推进,激发了秀屿港区巨大的开发潜力。如今,巨大的货轮频频出现,那靠岸的鸣笛声似声声隆隆的春雷,响亮于千年古港的上空,作为莆田人,更是欣喜万分,他们的心中终于可以喊出那一句:“东方大港不是梦!”触景生情,置身其地,我忆起有位高层官员曾说“秀屿区之所以能成为莆田市最具活力新的经济增长点,关键在于有一个天然良港,港口是新港城的生命线。”一语破天机,是因有了湄洲湾,才设莆田市,是为了湄洲湾港的开发,才成立了秀屿区。

      为拍张秀屿港区风光的全景照,我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登上了码头附近一座青云殿的山头上,站在最高点俯视,一幅气势磅礴的现代化港口画面像滚滚波浪奔涌而来,尽收眼底,福建LNG、莆田燃气电厂、鞍钢冷轧、中原港务等临港工业异军突起,纷纷落地,密密麻麻点缀着湄洲湾港的宏伟蓝图,共同托起湄洲湾港明天的太阳。孙中山先生提出把湄洲湾港建成东方大港的愿望实现已指日可待。

      历史不会忘记,良港可以作证,秀屿港区能有如今繁荣昌盛,兴旺发达,归根到底靠的是临港产业的崛起。收获喜悦,抚今追昔,我们完全可以洞察到这样的一条发展真理:临港工业对港口城市发展和区域经济的发展具有巨大的促进作用,临港工业的发展可以有效的促进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实现区域经济的规模效益。

      夕阳西坠、渔歌唱晚时,我登高望远,那海水,那码头,那货轮,似乎瞬间都抹上了一层金灿灿的色彩。秀屿港区愈发妖娆了。

      好景看不够,心情犹激奋。一天的采风太短暂了,我不忍心就此离别,于是,我向港务局的同志要求夜宿秀屿港区。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那一夜,我彻夜难眠,思绪万千,从不远处裹挟着“以港兴市、产业强市”的发展最强音,凝化为一声声“临港,临港……”随风潜入夜,让我猛觉醒。   谢庆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