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刘克庄关于徐寅是否状元的考辩

    刘克庄关于徐寅是否状元的考辩

      徐寅,字昭梦,莆田县延兴里(今莆田市荔城区延寿村) 人,生卒年不祥。徐寅于唐乾宁元年(894 年) 进士及弟,授秘书省正字。徐寅青年时愽通经史,以诗赋见长。着有 《雅道机要》 一卷, 《探龙集》、 《钓矾文集》 各五卷,诗八卷。在文坛上享有“锦秀堆”的雅号。

      据传,在唐朝灭亡前,他曾漫游大梁 (今河南开封),成为当时被封为梁王的朱温的座上客。

      朱温仰慕他的才华,欲聘他为幕僚,但要他改《人生几何赋》 中“秦皇汉武不死何归”一句,他坚持不改。一日,他在酒醉中触犯了朱温的忌讳,朱温怒形于色。他怕遭遇不测,急忙写了一篇 《游大梁赋》 献给朱温。因赋中有句“千金汉将,感精魄以神交;一眼胡奴,望英风而胆落。”

      朱温阅后大喜。因为朱温在一次睡梦中曾经梦见汉王韩信亲授兵法于他。而他的宿敌沙陀人李克用则在一次战争中被射瞎了一只眼睛。朱温认为徐寅赋中“千金汉将感精魄以神交”正是颂扬他梦中汉王韩信亲授兵法于他的故事。而“一眼胡奴”则是在讽刺他的宿敌李克用,因此十分的高兴,“字酬一缣,使军士皆诵之。”即每一个字奖励徐寅一匹丝织的布,并要军中每个士兵都要能够背诵徐寅的诗。徐寅觉得心不自安,于是就辞官归里,从此不再仕于朝,隐居绶溪,终日以游钓为乐。

      徐寅献 《游大梁赋》 取悦朱温传说的真伪以及是否考取过状元,后人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徐寅于唐乾宁元年 (894 年) 唐朝灭亡前登进士,在梁开平元年 (907 年) 再次赴汴梁参加后梁的科举并以该赋得中状元,成为莆田乃至福建有史以来状元第一人。

      刘克庄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他在 《徐先辈集题跋》 中认为徐寅“初策名过汴,朱温欲辟公,讽使改‘秦皇汉武,不死何归’之语,公不肯改而去。或者乃公再试于汴,以此赋魁多士。

      按公乾宁元年登第,越四年归闽,又十年温始篡唐。未篡,汴无发榜之事。既归,公无至汴之理。或者之言谬矣。” (《后村先生大全集》 卷之九十六 《徐先辈集跋》)刘克庄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他说徐寅得中进士经过汴梁时,朱温就想招他为幕僚,但要他改赋中“秦皇汉武,不死何归”的句子。徐寅宁愿不当官也不肯改就已经离开了汴梁。有人说他再次赴汴梁参加科举并以该赋得中状元。刘克庄辩析说徐寅在唐乾宁元年 (894 年) 登进士第,过了四年,即唐乾宁五年 (899 年) 就已经回到福建老家。而朱温则是在他回家十年之后的唐天佑四年 (907 年) 才篡唐称帝。朱温在未篡唐称帝前,汴梁是没有举行过科举考试和发榜的事。

      他说徐寅既然已经离开汴梁回家,没有再回到汴梁参加科举的道理。他认为历史上关于徐寅在朱温篡唐称帝后再回到汴梁参加科举并得中状元的说法是错误的。

      至于徐寅为什么要献 《游大梁赋》,刘克庄认为:“当时卿相多由汴以进,公独舍汴而归,萧然于草堂之下,钓矾之上,以终其身。始不改赋者,不乐客兔园也。去而献赋者,诡辞也,脱虎口也,否则毙温手矣。集中惟一眼胡奴之作削而不取,其恶梁如此。” (《后村先生大全集》 卷之九十六 《徐先辈集跋》)刘克庄认为当时唐王朝的很多公卿宰相都是从汴梁提拔上去的。他如果想要做官的话完全可以继续留在汴梁,而为什么偏偏要离开汴梁,穷倒潦困于草堂之下,钓矾之上以终其身,始终不肯按朱温的意思改赋呢?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留在汴梁。他之所以要献赋是为了蒙蔽朱温,以脱离虎口,免遭杀身之祸的一种权宜之计,否则他马上就会被朱温杀死。而且从他的诗集唯一没有将这首赋收于集中,也可以看出他实际上对朱温篡唐称帝是非常不满的。

      刘克庄《徐先辈集题跋》是应徐寅的十一世孙徐君瑞的要求为其汇编的徐寅诗集《徐先辈集》题的跋。因此,他对徐寅是否得中过进士第一,即状元是十分清楚的。刘克庄的题跋实际上是在为徐寅辩诬,纠正前人对徐寅的误解。

      刘克庄认为“当朱三飞扬跋扈时,唐名公卿坐微忤而夷灭者甚众。”“士大夫处乱世,鲜能自保。”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 0 二《韩致光帖跋》)“方唐之亡也,士大夫贵显而全节者惟司空表圣(司空图)、韩致光(韩渥)二公,厄穷而自守者惟公(徐寅)与罗隐。隐依钱氏(钱谬),公依王氏(王审知),犹子美(苏舜卿)客剑南之意也。公昔交长安贵人甚多,晚惟与二公及隐有倡酬,致光后避地入闽,隐近在浙,表圣远居西华,而公惓惓不忘,其忠唐如此。呜呼,亡唐者岂朱三之罪哉!盖崔氏(崔胤)、柳氏(柳璨)、杨氏(杨涉)皆唐大族,累世卿相,而缁郎挟温劫天子迁洛,璨为卖国牙郎,涉手提传国宝授温。表圣、致光皆疏远,乃高蹈而去,不践二姓之廷,难也。公与罗生(罗隐)一前进士,一布衣,朝不坐,宴不与,而老死不在受禅中,又难也。”(《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九十六《徐先辈集跋》)刘克庄认为徐寅当时之所以能够这样做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另外,笔者查阅过所有正史,包括新近出版的由莆田市人民政府专制、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二十四史·莆田人物传辑录》均没有看到有关徐寅是状元的记载。足见徐寅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考取过状元一事。詹淑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