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我在厦门当义工

    我在厦门当义工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莆田人,且一直在莆田从事文化工作:先在剧团当编剧,后调县文化馆搞创作,最后调到莆田建市后刚成立的市政协当秘书兼编《莆田市文史资料》,直至退休。

      当义工的念头源自一次偶遇。

      那是1994年夏天,我以《妈祖民俗文物展览》随展团成员的身份赴台工作,历时两个月。此行共四人,其他三位都是省博物馆的专家,只有我一人来自妈祖的故乡--莆田市。专家们有学术交流的任务,所以走访台湾博物馆成为日程安排的重点。有一天,我们去参观在台南颇有名气的“奇美艺术博物馆”。那时去台湾的大陆人还不多,所以馆方热情接待,特地派一位小姐为我们作全程讲解。这位讲解员素质很高,她的讲解贴切、生动。我们都感到收获很大。临走与那位小姐道别,她无意中透露,她是一名“义工”(也称“志工”),利用业余时间来帮忙,无偿奉献。她还说,在台湾有好多“文化义工”。由于那时大陆的“志愿者”尚未普及,尤其是在我的家乡小城市更难得一见,所以这事对我的震撼不亚于刚刚看过的名家艺术品。我当时就在心里默想,“志愿者”不仅可以上街做好事,还可以进博物馆这样的文化单位提供高品位的服务。这很值得仿效,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一名“文化义工”。

      岁月催人老。转眼我已年满退休。在家乡过了几年闲适的日子后,我于2011年冬偕老伴一起迁居厦门,随子女生活。我看到一本老年杂志将这种现象称之为“老漂”,我属于“老漂一族”。漂就漂吧,所幸厦门这个城市很有情调,很温馨,我在这里一切如常,并无不适。

      来厦不久,在一次评审会上认识了厦门市博物馆副馆长陈娟英。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随后,在拜访她并参观厦博陈列时,我突然回想起十几年前在台南奇美博物馆参观的往事,勾起了当年曾立下要当文化志愿者的夙愿。于是向陈馆长提出请求。没想到陈馆一口应承,还说,我们馆里已经有一支数十人的“文化志愿者”队伍,欢迎加入。我说,我一辈子以码字为生,其他事干不了,但有一点编报编书的经验,或许有用。陈馆说,我们正好有一本书正在策划编写,你来参与,可以发挥优势。没想到酝酿多年的事几句话就敲定了,让我喜出望外,十分感谢陈馆给予我实现愿望的机会。第二天,我便到厦门博物馆“上班”,做一名光荣的“文化志愿者”!

      其实,我对“志愿者”到底该干些什么并不甚了解,觉得反正就如厦门满街上都可以看到的穿红马甲戴红帽子的志愿者一样,尽力去做于社会有益的好事就行了。不过,我长期在政协机关工作,政协有一句行话,叫做“尽职而不越位,帮忙而不添乱”,我想这大概也可以作为“文化志愿者”的工作原则吧。

      于是,近两年来,我在厦博帮忙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

      一是协助三位年轻学者完成《闽南民俗过台湾》一书的编撰任务。从选题策划、编列大纲,到各章节文稿的修改润色,我都与她们一起商量探究,斟酌推敲,直至达成共识;最后,我又花了很长时间认真审稿、改稿,为提高作品质量倾注了大量心血。此书出版后,各方面反映都不错。二是协助创办《厦门博物》馆刊。现已完成策划、组稿,接下来我将协助几位年轻编辑一起改稿定稿。三是协助年轻讲解员撰写专业论文。厦博有十多位年轻讲解员,他们都有通过学习,撰写论文,提升自己的需要。四是利用我仍在莆田任湄洲妈祖祖庙董事会文化顾问的特殊优势,组织厦博员工赴莆田湄洲岛参观考察,了解妈祖文化,以增加对厦博《闽台民俗》陈列相关内容的感性认识。去年以来已组织两批人员赴莆,今后还要继续组织。

      我在做以上这些事时,心中隐约有个榜样,就是十多年前偶遇的那位女义工。当然,还做得不够好,须继续努力。

      现在,人们提起“志愿者”,普遍的评价是“服务社会,无私奉献”,而我在厦门当“文化志愿者”,有另一种独特的感受:付出其实不多,收获却十分丰硕!一方面我感到“被需要”,能发挥余热,不为年老而恐慌,与一群年轻人相处,气氛融洽,配合默契,获益良多。另一方面又学到新知识。莆田有句俗话:“孔庙边的青蛙也会读子曰。”我这只博物馆边的“青蛙”, 居然也学到一些博物馆知识,且付诸实践,为家乡莆田市的博物馆事业出一分绵薄之力。去年,我就应邀为新建的莆田市博物馆撰写了一份《妈祖文化馆陈列大纲》,还协助湄洲岛建起一个 “很专业、很像样”的《妈祖源流博物馆》。以前,我从未写过这种文章。这两份《陈列大纲》都是在厦博专家指导下完成的。与此同时,我又利用当义工的便利,邀请厦博的专家学者到莆田去,为莆田的文化事业出力。如,去年陈娟英、林元平两位研究员多次赴莆,协助筹建《妈祖源流博物馆》;厦博宣教部多位专家为莆田湄洲岛的景区、博物馆讲解员进行培训。可以说,他们也是“莆田的文化志愿者”。

      我在厦门当文化志愿者,厦博的同志又到莆田当文化志愿者,这是一种可喜的良性循环,而我从中牵线搭桥,乐此不疲。

      我常想,从当初台南那位女文化义工,到后来我在厦门当义工,以及厦博许许多多义工,无形中有一种精神在传承,这就是奉献精神,甚至,我认为也是妈祖精神。朱合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