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园头,园头

    园头,园头

      在莆仙交界处,有一个位于木兰溪心的“岛村”,她是城厢区华亭镇园头村。这个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小村,近来频频上各大媒体,如《华亭园头人龚旗煌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莆田园头村入选第一批全国村庄规划示范村 福建仅两个》、《投资2.7亿元的利农现代农业落户华亭园头村》、《园头村列入莆田市第二批“幸福家园”试点村》等等。故乡的人们得知这些好消息,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每个人对故乡都会有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挥之不去的记忆和情结。很多离家在外的人,不管他是达官显贵,也不管他是平民百姓,都会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时。确实,故乡是人们心中的依恋。这种依恋来自于很多人都认为故乡就是自己心中的根,因为很多人都有这种“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的根深蒂固的认识。这种对故乡的依恋和认识包含着他们对故乡的深厚感情。

      对阔别故乡多年的游子来说,故乡情结自然更为深刻。关于这一点,我是从我伯父曾元沧的身上观察到的。他离家求学至今50余载,却始终没有忘怀故乡园头的山水人情。在他近40年的散文创作生涯中,屡屡以家乡为主题,创作出了《桂圆情》、《三角梅写真》、《我替母亲回娘家》、《山远犹见树摇风》、《日日有》等一大批真切感人的佳作,有的文章还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还有的被收进《中国散文精品鉴赏辞典》。原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主席云里风曾给我伯父来信说:“……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这里的人看了你的那篇《桂圆情》后,触动了乡思,一些从来没有回过家乡的人也组团回国观光。你的功劳不小,也是乡情散文魅力的体现。”我国着名老一辈作家郭风也写了“以情感人”的字幅赠予他。我伯父常说“虽然我的家乡小得像一张邮票,但是有写不完的人和事。”

      伯父在回乡的那段时间中,每天很早就起床,很晚才上床睡觉。他不是东家进、西家出地和亲人们唠嗑,就是和朋友在村中的每条小路上停停走走,指指画画。当他快要回上海的那几天,茶不思、饭也少吃,感觉他十分不忍离开故乡。就在他起程的那天,伯父都会带走一些土特产。伯父说,带点故乡的特产,可以让他时刻想到自己是故乡的人,可以让他少想一点故乡以及故乡这块土地上的一切……

      园头村,古时名为“云庄”,位于莆田市城厢区华亭镇南部,古属闽中郡;中晚唐期间划归清源县(今仙游县);唐末后隶属莆田县文赋里;1983年莆田设立地级市后归莆田县管辖;2003年,莆田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后归现城厢区华亭镇管辖,下辖前社、后社、过湖3个自然村。

      这里自古以来文化教育发达,素有“文化绿洲”的美誉,也是我市着名的侨乡,旅居东南亚的侨胞达3000多人。在这个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岛村,居住着800多户人家。古时出过南宋参知政事龚茂良,还有一家“四贡元”、一门“五俊秀”等官宦才俊的佳话流传。几百年来,历朝更替,沧海桑田,境内聚集了龚、黄、陈、曾、许、张、卢、杨、詹等姓氏组合成的大村庄。莆田母亲河木兰溪自西向东流经本村,绕仰天山和万坂村山麓,环抱村里两座小石山(鲎山和石头顶)构成半圆形依山傍水的半岛。清同治三年(1864)木兰溪上游山洪暴发,特大洪水把仙游石码桥冲毁,洪水汹涌把盖尾白湖村劈开成南北二个村(白湖村和高峰村),洪水涌入园头村时,被溪心小山峦鲎山挡住,湍流朝北涌入后山村又冲成一道新溪流,直到下游,分而又合,造就了木兰溪两岸唯一的溪心“岛村”。

      我1979年出生在园头一农家,在故乡的土地上跟着大人学会做农活,在故乡的老学校里上完初中。自小在故乡长大的我,对故乡自然格外熟悉。我熟悉每一条进村入户的道路,每一口老井的水质和位置,哪一棵树上鸟儿最喜欢停留和筑巢……长大后的我听到过很多口音,但我始终感觉最亲切最舒服的话语莫过于乡音。我到过很多风景名胜区,尽管觉得那些地方引人入胜,会使人流连忘返,但身在那些美丽繁华的地方,我依然会想到我的故乡。

      儿时的故乡的各种场景,好比一幅幅画。葱茏的山岭,碧绿的麦田,蜿蜒小路将水田分割成一块一块明亮的玻璃。油菜花田间恣意开放,屋前屋后的树上,枝繁叶茂,翠绿的叶片滴着露珠,滴滴答答奏着自然的乐章……令人难于忘怀的还有我家南面的木兰溪畔那一大片芦苇荡。冬天刚过,芦苇一天天地拔高了,一天天地变青了,很快变成了青纱帐。鸟儿飞来了,早晨叽叽喳喳叫,催我们上学;晚上叽叽喳喳地叫,催我们赶快回家。晚上放了学,写完作业,芦苇荡就成了我们的俱乐部,我们在高高密密的青纱帐里跑呀闹呀,毫无顾忌地喊呀唱呀,捉迷藏,过家家,或者在开阔地上打滚儿,或者躺在那儿,看蓝蓝的天空,看芦苇叶轻轻地舞动。风不时地吹过,芦苇荡就是欢乐的海洋。直到听见大人喊了,才意识到天已黑了,纷纷散去。

      故乡的人们重视教育,不管家庭条件如何困难,都要想方设法地送自己的子女进学校学文化。近几十年来,培养出大中专毕业生近千人,其中博士、硕士有50多人,各界名人上百人,佼佼者如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院长龚旗煌;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龚友群;原马来西亚华文作协主席云里风;高拓讯达(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中组部“千人计划”入选人、国家特聘专家曾朝煌等等。原省文联主席许怀中教授在《木兰溪怀里的绿洲》一文中对园头大加赞扬:这里绿洲,不仅是因地处溪心、绿树成荫大自然的绿洲,而且含有“文化之意”的绿洲,一个小村竟能培养出如此多出众人才,且璀璨夺目,确是太阳底下一块引人注目的绿洲。园头村也曾被莆阳知名学者宋元模先生誉为“莆田文化第一村”。

      我常常想,如果我是一个音乐人,我一定创作一首歌唱故乡的歌曲,唱给所有人听;如果我是一个画家,我一定要画出故乡的美景,让所有人看。可惜我不是音乐人,也不是画家,但我可以用我稚嫩的笔,不遗余力地来讴歌她。

      此时此刻,我满心的欢喜。我的思绪又回到了故乡,游荡在故乡的那山那水。这游荡,不是漂泊和流浪,而是永生永世亲近故土、拥抱故乡的真挚情感。这情感,让我如同一个永远喊不厌“母亲”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呼喊着:“园头,园头……”□曾少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