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仙游林亨是宋代人 ——与《福建历代状元》中林亨是元代殿试状元的撰文者商榷

    仙游林亨是宋代人 ——与《福建历代状元》中林亨是元代殿试状元的撰文者商榷

      林亨官职是“朝请郎”  林亨必定是宋代人

      笔者拜读了《福建历代状元》里的《林亨是仙游元代殿试状元》的文章后,感觉是:该文是用仙游白话新编造状元故事。编造还算流畅,但其中也有露出与历史史实不相符的马脚,如文中说:

      (1)“至元六年(1340),恢复科举的第一科(庚辰科)因时间急迫,林亨没赶上。至正三年   (1343),在薛员外的资助下,他离妻别女踏上了北上的征途,入京应试,一举夺得了殿试第一名。”

      反驳的理由证据:据《元进士题名碑》所刻记至元六年(1340)、至正三年(1343)元朝廷无开科。“林亨于至正三年(1343)入京应试,一举夺得了殿试第一名(状元)。这是毫无历史史实、事实依据的妄说。

      (2)“林亨中状元后,元代路、县长官有没有建状元坊,旧志未载。明成化十年(1474),仙游知县黄灿在枫亭南街为林亨重立了状元坊。”

      反驳的理由证据:仙游知县黄灿在枫亭南街为林亨重立的状元坊,实是特魁状元坊。因为林亨是特魁,因此可以确定百分百不是立“殿试状元”坊。

      《宋史·艺文志》录有宋代着名史志学家、地方史专家莆田人李俊甫着的一部具有权威性的地方志书即《莆阳比事》。《莆阳比事》里有一段非常重要的记载:“正魁端平二年吴叔告、咸淳四年陈文龙;特魁端平二年王声叔、淳佑七年彭彝甫、开庆二年(按:实是开庆元年之误)林济孙。”

      “特魁开庆二(元)年林济孙”。林济孙既然是“特魁”,那么“特魁”是怎么回事?哪个朝代才有“特魁”呢?

      (一)国家正史《宋史·选举志》记载:“凡士贡于乡而屡绌于礼部,或殿试所不录者,积前后举数,参其年而差等之,遇亲策士则别籍其名以奏,径许附试,故曰特奏名。”

      (二)《中国官制大辞典》“特奏名”条记:“科举考试的名目之一。宋制,凡省试合格者,例由礼部列为名册上奏,以应殿试,而累经礼部试或殿试而落第者,根据参加考试的次数和应举者的年龄亦许礼部列出名册奏上,于殿试时附试之,称之为特奏名。”

      (三)《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特奏名”条记:“贡举名目之一,宋制,举人年高而屡经省试或殿试落第者,遇殿试时,许由礼部贡院另立名册奏上,参加附试,称‘特奏名’。”

      显而易见,宋代考生屡次经礼部试(亦称省试)殿试而没有考上,根据考生考试的次数和年龄的大小,礼部另造出名册奏上,考生参加附试,这种附试后的考生称为“特奏名”。附试后成绩第一名称为“特魁”。“特奏名”、“特魁”在中国历史上是宋代唯一有之,其他朝代均无“特奏名”、“特魁”之名称。

      (一)清乾隆《仙游县志·人物志》记载:“林亨,初名绦,字蒙亨,未遇时自负其才,尝作《螺江赋》(按:《螺江风物赋》的简称)以自寓,至正三年(1343)进士廷对第一(状元),时年已五十三矣,累官朝请郎未几鼎革,亨义不苟屈,隐居于宝幢山下以寿终。”

      (二)1994年,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八闽掌故大全·艺文篇》里收有一篇题为《仙游元代两状元》的文章,该文说:“林亨,初名绦,字蒙亨。少年时即以文才着名,他亦颇自负,但郁郁不得志。直到五十三岁至正三年(1343),考取进士第一名(状元),官至朝请郎。在他登第后二十五年元亡。”

      (三)2000年9月2日,《湄洲日报》发表吴春永的文章《枫亭元代状元林亨》写道:“大年过后,林亨夫妇到员外家感谢。员外留他在家教读儿子。尔后,资助盘缠让他入京应试。元至正三年(1343),林亨登进士及第,举殿试第一(状元),时年五十三岁,官居朝请郎。”

      (四)2006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福建历代状元》之《林亨》记:“林亨入朝授官,因年事已高,朝廷只授给他朝请郎这一散职。”

      这4条资料有奇怪的共同点,即既认为林济孙是元代的殿试状元,又认为林济孙官职是“朝请郎”。

      那么元朝廷有没有设置“朝请郎”这个官衔呢?

      (一)《宋史·职官志》里记载有:“朝请郎”这个职官名。而《元史·百官志》则没有记载“朝请郎”这个职官名。

      (二)清代乾隆版《历代职官表》及清代黄本骥的《历代职官表》这两本书均记宋代有“朝请郎”。而元代均没有“朝请郎”之记。

      (三)《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朝请郎”条记:“宋元丰改制前为正七品上阶文散官,元丰三年(1080)后废文散官,遂为新寄禄官,相当于旧寄禄官前行员外郎、侍御史。”而《中国历史大辞典·辽夏金元史卷》中没有“朝请郎”这条官职词目。

      (四)《中国历代官制词典》“朝请郎”条记:“文散官名称,隋始置为散官,唐以为文散官,五代、宋因之,以后不见。”

      (五)《中国官制大辞典》“朝请郎”条记:“文散官名。隋开皇中始置,秩正七品上;炀帝时不置。唐复置朝请郎,秩正七品上。宋初沿唐制,置朝请郎,品亦同。元丰三年(1080)改京朝官阶官前行员外郎与侍御史为朝请郎,秩正七品。”

      上面史料、资料记载清楚地说明:五代、宋的“朝请郎”官衔是沿袭唐代设置的,元代没有设置。换句话说,朝请郎官职在中国的历史上只使用到了宋代就结束了。元代的官职绝对不会出现“朝请郎”这是肯定的。

      元朝廷绝无设置“朝请郎”这个官名。“朝请郎”宋朝廷有设置。林亨授官“朝请郎”,这就肯定林亨是宋代人。

      林亨官职是“朝奉大夫”  推断林亨是宋代人

      (一)清乾隆《仙游县志·墓》记载:“朝奉大夫状元林亨墓在天王院后。”

      (二)新编《仙游县志·历代进士统计表·元》记:“林亨至正三年(1343)朝奉大夫,林亨榜。”

      这二条资料均把林亨记成是元代人,并且还是元代的殿试状元,林亨的官职又都记载是:“朝奉大夫”。

      (1)笔者查阅《宋史·职官志》,有“朝奉大夫”这个官名。但查阅《元史·百官志》则无记载:“朝奉大夫”这个官名。

      (2)查清乾隆《历代职官表》及清黄本骥《历代职官表》两书都记宋代均有“朝奉大夫”这个官名。而元代均无“朝奉大夫”这个官名。

      (3)《中国官制大辞典》“朝奉大夫”条记:“文散官名。宋太平兴国元年(976)改朝议大夫为朝奉大夫。元丰三年(1080)复设朝议大夫,而改京朝官阶官后行郎中为朝奉大夫,秩从六品。”

      可证:元朝廷并无使用“朝奉大夫”这个官衔。其实“朝奉大夫”是宋朝廷唯独设置的官衔。其他历代王朝均没有设置“朝奉大夫”官衔。

      既然林亨的官职是宋代唯一使用的官职“朝奉大夫”,这不是清清楚楚地肯定林亨是宋代人吗?林亨不是元代的殿试状元,因为元代无“朝奉大夫”这个官职。

      《兴化府志》、《福建史稿》均认定林亨是宋代人

      (一)(重刊)《兴化府志》卷九记载:“状元坊,县志谓旧在西街,为元进士第一人林济孙立,后废。成化癸巳,知县黄灿重建东街。黄灿又于枫亭街立状元坊一,旧书为特奏名第一人林亨立。然此二人,考<科名志>皆无之,乡里亦无谈者,姑按县志收入。”“旧书为特奏名第一人林亨立”。“特奏名”是宋代独有,元代无“特奏名”。可证实:林亨是宋代人。

      (二)着名的福建史泰斗、福建史的活化石,福建师范大学杰出的历史系教授,活到100岁的莆田人朱维干老先生着的《福建史稿》里有3处记林亨(按:林亨,字蒙亨。因此林亨又称为林蒙亨)是宋代人,如:

      (1)《福建史稿》第九章第三节记:“林蒙亨(宋代人)的<螺江风物赋>,描述枫亭(即螺江)蔗糖出口的盛况如下:其沃衍之畴,则植蔗以为糖。”

      (2)第十七章第二节记:“仙游林蒙亨,南宋理宗时人,所撰<螺江风物赋>说:其树之所出,则侧生荔枝。”

      (3)第十七章第四节记:“南宋末,林蒙亨描写螺江风物,还说:其斥卤之滨,则煮海为盐。”

      朱维干老先生记:林蒙亨(林亨)是(宋代人)、南宋理宗时人、南宋末人。

      可证实:林亨不是元代的殿试状元,是宋代人。

      依据众多的史料、资料对林亨进行多方面、多层次的研究考证,最后得下的符合历史史实的结论是:仙游林亨是宋景定三年(1262)壬戌科的特魁状元。(林青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