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仙游林济孙是宋代人 ——与《福建历代状元》中林济孙是元代殿试状元的撰文者商榷

    仙游林济孙是宋代人 ——与《福建历代状元》中林济孙是元代殿试状元的撰文者商榷

      林济孙是宋代的特魁,不是元代的殿试状元

      历史有史可查,有数可推,有一些历史是无中生有,编造出来的“伪历史”,因此历史是真的还是编造的需要考证。文物有真的,也有假的,假的有臆造、仿造等,文物界行家称这类“假造文物”为赝品。所以文物必须鉴定。俗语说得好:“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只要是假的历史,以文字记载编入《县志》,几百年后,必定会被人考证出来,必定会被人推翻、被人否定。清乾隆《仙游县志》编造林济孙、林亨是元代的殿试状元。笔者从2001年开始在报纸、杂志上发表十多篇文章,彻底否定仙游林济孙、林亨是元代的殿试状元;《福建历代状元》里对仙游林济孙、林亨是元代殿试状元表示质疑;2007年(第1期)《福建文史》发表福建师范大学高林强先生的文章《元代福建进士考疑》下结论说:有元一代福建无一人中状元,仙游林济孙、林亨二人是元代殿试状元是虚构附会。

      笔者拜读了《福建历代状元》里的《林济孙》是仙游“元代殿试状元”的文章后,感觉是:用仙游方言白话编造状元故事。编造还算流畅,但其中也有露出与历史史实不相符的马脚,如文中说:

      (一)“元至元六年(1340),元顺帝下诏恢复科举。消息传来,喜煞林济孙,当即收拾行囊,赴京应考,一举取得会试第四十八名。殿试时,对答如流,擢为第一,状元及第。”

      反驳的理由证据:【1】《中国状元大典·科举释词》“进士题名碑”条记:“科举时代,进士及第后题名的碑石。此制源于唐代新进士放榜后的雁塔题名,而始于宋。自宋、元以至明、清殿试榜发后,皆建碑于国子监,按新及第进士甲第先后,刻姓名、乡贯于碑上。宋代的进士题名碑已不复存在,现存最早的是,立于北京孔庙中的三座(块)元代进士题名碑。”

      元朝廷共开科取士几次呢?《中国状元大典·科举大事本末·元代》其中记:“元代科举在元顺帝初年因伯颜擅权废科停止数年,至正时又重新开科,后一直延续到元末,从延祐二年(1315)到至正二十六年(1366),共开科16次。”

      现将北京孔庙内竖立一套3块完整无缺的,元代状元最原始的实物(文物)资料《元进士题名碑》。完整刻着的元代共16科殿试状元科、殿试年间和考中状元的姓名一一引录如下:

      1.延佑二年(1315)乙卯科,张起岩。

      2.延佑五年(1318)戊午科,霍希贤。

      3.至治元年(1321)辛酉科,宋本。

      4.泰定元年(1324)甲子科,张益。

      5.泰定四年(1327)丁卯科,李黼。

      6至顺元年(1330)庚午科,王文烨。

      7.元统元年(1333)癸酉科,李齐。

      至元二年(1336)注:无开科。

      至元五年(1339)注:无开科。

      8.至正二年(1342)壬午科,陈祖仁。

      9.至正五年(1345)乙酉科,张士竖。

      10.至正八年(1348)戊子科,王宗哲。

      11.正十一年(1351)辛卯科,文允中。

      12.至正十四年(1354)甲午科,牛续志。

      13.至正十七年(1357)丁酉科,王宗嗣。

      14.至正二十年(1360)庚子科,魏元礼。

      15.至正廿三年(1363)癸卯科,杨輗。

      16.至正廿六年(1366)丙午科,张栋。

      可见,至元六年(1340)元朝廷无开科取士,仙游林济孙怎么会是“至元六年(1340)的殿试状元”呢?实是空穴来风也。

      反驳的理由证据:【2】状元专著:明朝朱希召《元朝历科状元姓名》。《中国状元殿试卷大全·元代进士登科表》、《中国状元辞典》、《状元传》、《中国历代状元》、《中国状元全传》、《中国历代文状元》、《辽金元状元奇谈·辽金元状元谱》、《中国状元谱》、康学伟等《中国历代状元录》、周亚非《中国历代状元录》、陈光辉等《中国状元大典》、毛佩琦《中国状元大典》等均无只字记载元至元六年(1340)有开科取士,同时也无记载“林济孙”这个状元的姓名。所谓“至元六年(1340)的状元”是林济孙之说,是绝对站不住脚的。

      反驳的理由证据:【3】从中央到地方的大量史书、志书以及工具书人名辞(词)典如:

      1.国家正史《元史》;2.省志《八闽通志》、《闽书》、《福建通志》;3.兴化地方志《兴化府志》、、《福建兴华县志》;4.历史辞典《中国历史大辞典》、《中国历史大辞典·辽夏金元史卷》;5.历史人名辞(词)典《中国历史名人辞典》、《中国历史人物辞典》、《二十五史人名大辞典》、《中国人名大词典·历史人物卷》、《中外人名辞典》等等,均查不到林济孙是殿试状元的记述。“林济孙于元代至元六年(1340)中状元”之说决不是历史事实。

      (二)“高中状元,衣锦还乡,济孙不忘恩师栽培,特地到魁斗山书院答谢恩师,并栽下了两株樟树,后来这两株樟树茁壮成长,人称‘状元双樟’。”

      反驳的理由证据:既没有古代的石碑刻记作为根据;也没有古籍资料、史料记载作为两棵樟树是林济孙手植的佐证。口说无凭,不能以毫无关系的两棵樟树充当林济孙是殿试状元的证据。以两棵樟树作为林济孙是殿试状元的依据其结论不能成立。笔者亦可以无证据地说:这两棵樟树是宋朝莆田人宰相陈俊卿到仙游魁斗山书院去旅游,特地栽此两棵樟树作为纪念,人们称为“宰相双樟”。

      (三)“社会动荡不安,甚至有许多地方发生抢劫,给元朝的统治造成一定的威胁。济孙根据当时的社会状况,以及历代治理动乱的经验,向皇帝上《治安十策》章,提出了治理社会治安的具体办法、措施。元顺帝非常赞赏林济孙的才能,称他为‘江南豪士’。”

      反驳的理由证据:林济孙向元顺帝献上《治安十策》提出了治理社会治安的具体办法、措施。元顺帝非常赞赏林济孙的才能,称林济孙为“江南豪士”。

      可是功劳大如天的林济孙为什么在《元史》里没有只字记载此事迹?连“林济孙”三字姓名在《元史》里也找不到呢?可见编造历史史实十分明显。

      (四)“至正三年(1343),朝廷决定纂修金、辽、宋三史,皇帝下诏,由林济孙、顾阳元、吕思义三人主修。国家修史,这在当时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顺帝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济孙,其才能与忠君由此可见一斑。”

      反驳的理由证据:《中国大书典·纪传》其中记:“至正三年(1343)诏修辽、金、宋三史,命脱脱为三史总裁。……分任总裁官的有中书平章政事铁木儿塔识、中书右丞贺惟一、御史中丞张起岩、翰林学士欧阳玄、侍御史吕思诚、翰林侍讲学士揭傒斯。其中欧阳玄出力最多。”并查《辽史》、《金史》、《宋史》的几十名编纂官里均无林济孙、顾阳元、吕思义三个主修人。此三个主修人纯属无中生有编造出来的人物。

      (五)“至正十一年(1351)位于黄河下游的山东省北部地区发生水灾。黄河之水,历来难治,水灾泛滥,给元朝统治者造成很大的压力。正当朝臣们束手无策时,济孙上《治河十策》疏,被朝廷采纳。他的策略与山东漕运使贾鲁有异曲同工之处,于是皇帝下诏,派林济孙与贾鲁一同治理水患。……因治河有功,济孙被提拔为河北六府通议。”

      反驳的理由证据:因林济孙治理黄河有功,林济孙被提拔为河北“六府通议”。而贾鲁的功绩在《元史·河渠志》里有详细的记载。但在《元史·河渠志》里一丁点都没有记载林济孙的功绩,同样连林济孙的三字姓名亦无法寻找到。再则,查国家正史《元史·百官志》以及官制专着《中国历代管制词典》、《中国官制大辞典》等均查无“六府通议”这个管制名称。这不能不说是无中生有编造新历史吧!

      (六)“(林济孙)于至正二十六年(1366)寿终,葬在县城西门外桂花厢。墓道是用长28厘米、宽15厘米、厚10厘米的方形红砖砌成的,红砖是特制的,正面刻有‘状元林公’四个字。”

      反驳的理由证据:据墓砖照片说明文中说:“仙游出土有元代状元林济孙”的墓砖。笔者认为此“墓砖”有几点质疑,现分述如下:

      其一,墓砖在长方形的方格内仅有“状元林公”四字,这不能证实就是林济孙的墓砖,也可以说此墓砖是明代莆田人林环状元的墓砖流落到仙游境内。如若林济孙是“状元”,为何无出土墓志铭?

      其二,出土的墓砖必须有朝代之名、或皇帝之名,或年号。举例为证据:1964年在河南洛阳偃师西大郊村东汉首都雒阳故城南郊刑徒墓地出土的刑徒砖上、除有刑徒姓名、死亡日期外,还刻有年号如:“永初元年”(107)、“永宁二年”(121)等。

      其三,1974~1977年在安徽亳县城南郊出土的曹操宗族墓砖,墓砖上有年号如:“桓帝延熹七年”(164)、“灵帝建宁三年”(170)等。(上述二证均见中国历史博物馆编的《简明中国文物辞典第234页)。

      其四,1978年福州市新店公社灰炉头村发现一座南朝墓,墓砖上有:“元嘉十七年(440)八月丙辰……”。1978年莆田县城郊公社下郑大队发现一座唐墓,墓砖上有:“上元三年(676)十月内”。(此二证均见《福建文博》(总第四期)的《福州南朝墓、莆田唐墓清理简报》一文)。

      其五,笔者收藏有:南京大理寺丞,赠大理寺少卿黄巷村人黄巩的墓砖,墓砖上有:“明大理寺少卿后峰黄公墓砖”。“状元林公”之墓砖,既无朝代名,也无皇帝名、又无年号,此墓砖大有问题。

      其六,笔者用多倍放大镜仔细观察仙游“状元林公”墓砖照片后,清楚地发现:长方形的方格线条框等不是同出一辙,其中,同一边线条有的向内弯,有的向外弯。建一墓所用墓砖数量不会太多,盖墓砖砖坯所用的印,刻一方应该够用,何必刻一式相同的几方墓砖印,印外的方框线条粗细也不一致,值得可疑。

      (七)“林济孙中状元后,官府就在县城西街立状元坊。明成化九年(1473),知县黄灿把状元坊移至东街重建。”

      这条资料是依据清同治十年(1871)重刊的《兴化府志》卷九断章取义而来的。其原文是这样记载:“状元坊县志谓,旧在西街,为元进士第一人林济孙立,后废。成化癸巳(1473),知县黄灿重建东街。黄灿又于枫亭街立状元坊一,旧书为特奏名第一人林亨立。然此二人,考《科名志》皆无之,乡里亦无谈者,姑按县志收入。”

      反驳的理由证据:封建社会立状元坊,不是唯一殿试状元才能立状元坊。特魁、武特魁、两优释褐、武释褐等都可立状元坊,证据如: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木板印)《八闽通志·坊市》记载:

      《八闽通志·坊市·福安县》记载:“状元坊,在西溪。宋绍定二年(1229)为缪蟾魁特奏名(特魁)立。”

      《八闽通志·坊市·福安县》记载:“状元坊,在三十一都苏洋。宋嘉熙二年(1238)为刘必成魁武举(武特魁)立。”

      《八闽通志·坊市·福清县》记载:“状元坊,在东塘。宋淳熙十一年(1184)为林瑮魁武举(武特魁)立。”

      《八闽通志·坊市·福清县》记载:“状元坊,宋时为林良显特魁立。”

      《八闽通志·坊市·福清县》记载:“状元坊,在灵德里径江。宋时为王宗特魁立。”

      《八闽通志·坊市·莆田县》记载:“状元坊,在尊贤里白杜(今西天尾镇溪白村),宋淳熙间为特魁方镐立。”

      《八闽通志·坊市·莆田县》记载:“释褐状元坊,宋元丰二十八年,(按:实为元丰八年(1085)知县边慕贤为林自立。”

      《八闽通志·坊市·连江县》记载:“状元坊,宋淳熙元年(1174)为郑鉴两优释褐建。”

      《八闽通志·坊市·永福县》记载:“武释褐状元坊,在十都。宋时为黄东叔立。”

      《八闽通志·坊市·永福县》记载:“太学两优释褐状元坊在县治南二十五都。宋时为张景忠立。”

      《八闽通志·坊市·闽清县》记载:“释褐状元坊,在县治东。宋淳熙四年(1177)为黄唐立。”

      可强有力地证实:封建社会立状元坊不是“殿试状元”的专利。仙游县城西街为林济孙所立的状元坊,其历史事实是立“特魁状元坊”也。

      宋代李俊甫《莆阳比事》明确记载:“特魁开庆二(元)年林济孙”。这就强有力地证实:仙游林济孙是宋代的特魁。决不是元代的殿试状元。因为元朝廷无设置特奏名,哪有“特魁”的道理呢?

      依据众多的史料、资料对林济孙进行多方面、多层次的研究考证,最后得下的符合历史史实的结论是:仙游林济孙是宋开庆元年(1259)己末科的特魁状元。

      笔者才疏学浅,此拙文如有错误或不妥之处,敬请专家学者给予批评指正,并拿出有关的证据赐教,不胜感谢!   (林青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