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信仰与社会心理

    妈祖信仰与社会心理

      妈祖,本是我国宋代一介普普通通的渔女,但是,在她死后的一千年,尽管岁月流逝,沧桑沉浮,她的名字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被民间奉为“向四海显神通千秋不朽,历数朝受封典万古流芳”(梁启超题天后宫联句)的崇拜偶象。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经济的,也有政治的,还有一系列的心理规律在起作用。

      一、妈祖信仰的产生是社会心理准备的唤醒。

      信仰是一定社会的人们对某种理论、学说、主义或宗教的信服、敬仰和尊崇。社会心理学研究表明,一种信仰的产生,依赖于两个条件:一是信仰对象本身的社会意义(包括:性质、特点、价值等);二是信仰者的社会心理准备(即群众之潜在的意识)。若信仰对象能够和当时群众的社会心理准备合拍,那就有可能唤醒这种信仰,使之萌动、产生。

      妈祖信仰能否产生、形成,首先要看妈祖本身的形象意义。据载:妈祖,姓林名默娘,她长在海滨,熟水性和简单的自然气象。传说她自幼聪慧,一生好行善事,她常驾舟渡海救助遇难船舶,引导渔民船户避凶趋吉……,总之,妈祖生前是一个智勇双全、敢斗风浪、心地善良的大好人。所以,她死后,民间认为是“升天”了,并尊她为“神姑”。

      显然,妈祖从一介民女成为“神姑”,说明她已具备了作为人们信仰对象的基本条件。

      其一,由于宋代的社会生产力还很低下,科学技术水平也较落后,渔民们对于海上那变幻莫侧的风云,还无法认识它形成变化的规律,为了生计,不得不冒险闯海。因之,祈求平安庇护的心理特别强烈。

      其二,宋代统治者推崇道教,热衷访神拜仙,这种思想对民间的影响也相当大。渔民们总是把那些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如:海啸)归罪于海妖水怪作乱,所以祈求有一位能降妖伏魔的水神来庇护他们。

      其三,当时道教中的“五行阴阳”之说在民间也比较风行。他们认为:“天属阳、地属阴,水在地上亦属阴;另男属阳,女属阴,水神应为女性才合适。”

      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宋代沿海渔民普遍存在着一种“祈求女神庇佑海上交通安全”的潜在社会心理。这种心理准备显然与妈祖形象的影响是合拍的。难怪当时妈祖的名字一传到哪里,那里就出现一股妈祖热。正是妈祖本身的形象唤醒了人们心中的潜在意识,妈祖信仰也随之产生了。

      二、妈祖信仰的发展是社会心理需要的产物。

      需要是人们对某种必需的但又欠缺的客观事物的心理反映。社会心理学告诉我们,人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满足一定的需要(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可以说,需要是人的一切行为(包括信仰)的根本动力。人又是社会的人,不管是物质的需要,还是精神的需要,无不打上社会的烙印。从这个意义上讲,民间对妈祖的信仰同样也是为了满足一定社会的人的一定需要。近千年来,妈祖信仰之所以不断发展,正是人们的社会心理需要不断变化发展的产物。

      1.妈祖信仰的内容随着社会心理需要的发展而丰富。上面讲过,民间对妈祖的信仰最初是出于海上生命安全的需要。到了宋代,由于国家饱受着外患与内乱之苦,所以,人民对妈祖的信仰又增添了“助破海盗及抵抗外族侵略”的需要。元朝时“国家以漕运(即南粮北运)为重事”,但“运输船舶大者不过千石,小者三百石,且为设备简陋……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因之,妈祖信仰突出了“司命漕运”的主题。明朝帝王注重“抚夷取宝”、“显示天威”(郑和七下西洋就是一例),这样,妈祖信仰显示了与海外各民族交往和国家尊严的需要。清代,为了渡海收复台湾,信仰中又体现了“神昭海表”之功力。今天妈祖又成了闽台同根和对外开放的一种象征。

      2.妈祖信仰的影响随着社会心理需要的发展而扩大。北宋时,妈祖还仅仅是莆仙地方的一种乡土神祗;南宋为了适应海上交通日益发达的需要,妈祖的信仰扩展到长江以南的沿海城镇;元代,为了“匡扶漕运”,北方海漕沿线也争修天妃宫;另外,随着华人的大批出国,为了满足海外华侨、侨胞的“民族认同”和“敦睦乡谊”的精神需要,妈祖信仰也远涉重洋,到华人聚住国安家落户。

      3.妈祖信仰的意义随着社会心理需要的发展而深化。人们对妈祖信仰,是一种心理的依托,可以说,历朝历代都是把祈求安全放在首位。但随着社会需要的发展,这种安全的需要,由最初渔民船户个人的谋生成份(物货性的)逐渐上升到整个国家民族的精神的东西。如:“匡扶漕运”是为了政局的稳定,逐除海寇是为了边境的安宁,七下西洋是为了显示国威和加强国际交往。今天则是为了和平统一祖国和让更多的国际友人认识中国的需要,妈祖不但是“海峡和平女神“,而且还被誉为“世界和平女神 ”。

      三、妈祖信仰的神威是社会心想象的创造。

      长期以来,民间对妈祖的信仰是神乎其神的,说她既能祷雨防旱,拯饥救潦,又能降妖伏怪,消灾灭疫;既能匡扶运,助战破寇,又能镇风破浪,引舟避险。一句话,妈祖成了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海上女神。她的这一切神威,从自然科学的观点看,好象是荒唐的,不可信的;但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它又是合理的、可信的。

      社会心理学认为,在人认识社会的过程中,大脑会根据各种需要,运用粘合、夸张等方法对过去感知过的事物形象(即表象)进行重新加工、改造,从而创造出各种新的形象。这就是人的想象,比如:“人”和“猪”的粘合,就成了“猪八戒”,同样,“渔姑”和“神”的粘合,就创造出了“女海神”;而“乘席渡海”则是由“驾舟渡海”夸张而来的。

      人又是有感情的动物,在想象的过程中总会倾注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想象中总喜欢把自认为“好”的事物尽可能创造得完美无缺;把那些“恶”的事物则尽量改造得一无是处。妈祖是人们心目中信仰的偶象,所以她的种种神威也是无可非议的,这实际上表达了当时人们幻想认识自然和驾驭自然的一种美好的愿望。

      在想象中,人还会根据需要,利用已有的认知结构产生对某种无关刺激物的同化作用。比如,自然界中的某些动物,由于它们的本能,对自然现象的变化反应是非常敏感的。如:“木龙”(一种海蛇),当海上即将发生地震海啸时,它就会迅速地逃避游到船上;而雀蝶,当风浪将逝时,它们就飞出来,停留在桅杆上。既然,信仰中的妈祖是海上的保护神(风浪来前,引导渔船进港;风浪过后,通知船户出海),这样,“木龙”、“雀蝶”就顺理成章地被人们同化成是妈祖派来示凶和报喜的“信使”了。

      四、妈祖信仰的传播是社会心理连锁的效应。

      自宋以来,妈祖信仰不仅遍及祖国大陆、港澳和台湾,它的足迹还东渡日本,南下东南亚,西进非洲、澳洲、北美和北欧。从社会心理角度看,妈祖信仰传播之广,实质上是社会的从众、暗示、模仿和舆论等一系列心理连锁反应的结果。

      1.从众:这是指个人在某种社会的压力下,放弃自己的意见而采取与大多数人一致的行为,我们讲的“随大流”就是一种从众现象。人们之所以从众,原因在于实际存在的或头脑中想象到的社会压力与团体压力,使他(她)们产生了符合社会要求与团体要求的行为与信念。比如:妈祖信仰一旦在一个地区形成,就会影响少数人“随大流”加入它的队伍,这样久而久之,队伍就不断壮大。

      2.暗示:是指人们由于受其他人言语或行为的影响,而改变自己原有的行为,使之与暗示者的意志相符合。如某些人原先并不知道妈祖,只是听了或看了有关妈祖神奇的传说,从而萌发对妈祖的信仰,这实际上是受宣传者暗示的结果。研究还表明,暗示的效能与暗示者有关,权威人物的暗示最易博得人们的相信,作用也较大,历史上由于历朝帝王(最高统治者)的多次褒封和郑和(着名航海家)的两次亲临御祭,所以信仰妈祖的民众与日增多,这都是权威暗示的作用。

      3.模仿:是指个人受非控制的社会刺激(妈祖信仰是民间的自由信仰,亦属此种刺激)引起的一种行为,其行为与社会上其他人的行为相类似,它主要是再现他人的一定外部姿态与动作等特征。象某些渔民开头只不过出于好奇,出海前也学善男信女向妈祖进行烧香膜拜,这种形式的模仿,若在生活中获得强化,便可能发展为对妈祖的信仰。

      4.舆论:是社会公众的意见与看法,它是信息沟通后的一种共鸣。舆论一旦形成,就会对社会成员产生约束作用。当然,约束作用的大小,关键在于舆论本身在宣传过程中的信度和效度,一般说,知识多、经历广的人宣传的信度和效度最佳。倘若“妈祖庇佑、妈祖显灵”的话出自于那些常年在海上奔波、特别是在海难中侥幸获生人的口中,往往影响是最大的。可想而知,只要他们走到那里,妈祖信仰也必定传播到那里。

      综上所述,妈祖信仰的形成与发展是遵循着一定的社会心理发展规律的。今天,我们要充分地认识这条规律,这对于深入研究中西交通、中外关系、中国华侨史和航海史,对于进一步探索闽台渊源关系和促进祖国统一大业,无疑是大有裨益的。童家彬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