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信仰在华侨中传播的原因及其启示

    妈祖信仰在华侨中传播的原因及其启示

      北宋时代,莆田一带盛产荔枝。蔡襄在《荔枝谱》里明确指出,当时闽省荔枝运到朝鲜、日本、流球、暹罗诸国。可见航运是很发达的。湄洲屿在林默去世100年后的宋元佑元年(1086年)扩建了第一座妈祖庙(即湄洲祖庙),揭开了对妈祖信仰的序幕。妈祖的信仰经过又100多年的民间传播,范围逐渐扩大。泉州于宋庆元二年(1196年)建起了顺济庙(即天后宫)。

      一、由于条件和环境的需要,华侨把妈祖的信仰带到国外。

      北宋时代,莆田一带盛产荔枝。蔡襄在《荔枝谱》里明确指出,当时闽省荔枝运到朝鲜、日本、流球、暹罗诸国。可见航运是很发达的。湄洲屿在林默去世100年后的宋元佑元年(1086年)扩建了第一座妈祖庙(即湄洲祖庙),揭开了对妈祖信仰的序幕。妈祖的信仰经过又100多年的民间传播,范围逐渐扩大。泉州于宋庆元二年(1196年)建起了顺济庙(即天后宫)。宋元时代,泉州港的海外交通贸易非常发达,有些人就因经商定居于国外。李长傅在《中国殖民史》中写道:“宋代……三佛齐与泉州(顺风一月)、广州(顺风二十天)有定期航路往来。广州与阇婆亦通航路,自十二月发航,顺风一月可到。故二地中国移往者亦众……“在那种科学落后、航行设备简陋的时代,人们出洋经商或移居国外,除虔诚地祈求妈祖庇佑之外,别无他术。所以,一旦他们贸易获利,或完全抵达目的地时,便认为是妈祖灵应,对妈祖的信仰便逐渐在海外传开。

      据史籍记载,明代在船中设神位奉祀妈祖的情况已相当普遍。荷兰人伦纳德?鲍乐史在其所着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时期中国对巴达维亚的贸易》一文中,对中国帆船的海员离开厦门时的情景进行了生动的描述:“他们支付出口关税,然后海员们从船上的神龛取出海上女神妈祖的塑像列队携至寺庙并献上祭品,以祈求航行得以一路平安。这种对寺庙的礼拜经常伴随戏剧性的演出,而全体海员共享已经作为祭品之用的酒以及盘碟上的肉、鱼、菜。事毕,这尊塑像携回船上,在一阵紧锣和炽烈的鞭炮声中,锚被拉起,帆篷被扯起,接着这艘超载的船只徐徐驶出海洋。“①荷兰东印度公司时期为1602——1799年,即我国的明万历年间至清嘉庆年间。由此,这一时期海员们对妈祖信仰的虔诚程度可以想见的。虽然明清时代,统治阶级都曾实行“海禁”,但民间的走私贸易却仍持续进行。在这种情况下,走私贸易之商人,或偷渡出海之百姓,除了需涉风涛之险以外,还得冒官军追捕之险。因此,“对天后的敬奉并未因统治者的闭关主义而稍减,很可能,由于政府的缉捕,人们更加祈求天后的荫庇,使祭祀天后的香火燃烧得更加旺盛。“②所以,当他们目的达到之时,必将更加笃信妈祖灵应,对妈祖的信仰也必将更加虔诚。于是,便在近海之处搭起简单的房屋,一来奉祀妈祖,感谢其庇佑之恩典;二来作为大家暂时的栖身之所,以求下一步之进展。如马六甲的宝山亭乃华侨蔡士章于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集资创建。“今该亭所祀之神,右为蔡士章,中为三保公,左为天上圣母。此庙系华侨有相当地位后所建,非舶人所创建,然所祀者仍念念不忘天上圣母。“这还可以从很多会馆的情况得到说明,如新加坡福建会馆曾设在天福宫里,天福宫主殿的主神即为妈祖,清光绪皇帝曾亲笔为其题写了一“波靖南溟”的匾额,中国派驻新加坡的第一位领事左秉隆也奉献了“显彻幽明”的匾额。宋元模先生说:“在新、马二国,哪里有兴安会馆,哪里有福莆仙人聚会的地方,哪里就有天后宫。马来西亚兴安会馆总属下的二十七个兴安会馆,个个会馆的最高一层总有富丽堂皇的天后宫,毕恭毕敬地供奉着天上圣母。“如“新加坡琼州会馆所附之天后宫其所祀者亦以天后圣母为主,……“新加坡宁阳会馆所祀之神,正殿为关圣帝君,左为天后元君(即妈祖),右为财帛星君……可见妈祖信仰在华侨中的影响是如何巨大啊!

      二、郑和下西洋,促进了妈祖信仰范围的扩大。

      明代,统治阶级为了发展同海外国家的友好关系,即所谓“宣德化而柔远人,”从永乐三年(1405年)至宣德八年(1433年)先后七次派遣郑和下西洋,历时近30年,涉沦溟10万余里,往返于太平洋、印度洋和阿拉伯海,前后到达30余国。

      郑和七下西洋,每次都带有两三万人,其中有些人就因各种原因而在各地定居下来。《明史》载:“婆罗(又名文莱),……万历时,为王者闽人也。或言郑和使婆罗,有闽人从之,因留居其地,其后人竟据其国而王之,邸房有中国碑,王有金印一篆文,扭作兽形,言永乐朝所赐。“其时随郑和下西洋者,在苏门答腊、菲律宾等地均有人留居。这些定居于海外的华侨,或由于出生环境的熏陶,或由于受到郑和的影响,他们必定会促进妈祖信仰的进一步传播。

      由于郑和下西洋开辟了中国海外交通史上的新时期,也开创了华侨开发南洋的新时代。因此,在15世纪至17世纪之间,南洋华侨之增多,分布范围之广泛,是历代所不能比拟的。史籍载:“中国之南洋,万岛环列,星罗棋布。……明初,遣太监郑和等航海招致之,来者益众。……而闽广之民,造舟涉海,趋之如鹜,或竟有买田娶妇,留而不归者。如吕宋、噶罗巴诸岛,闽广流寓,殆不下数十万人。“由于郑和下西洋后,妈祖信仰在民间传播的进一步扩大,再加上这些流寓国外的华侨,必定要涉一番风涛之险、传统之习俗,加上切身之体会,必定使他们更加虔诚地信仰妈祖,因而也就进一步扩大了妈祖信仰在华侨中的影响。

      三、台湾出洋者及人们的心理状态促进了妈祖信仰的进一步传播。

      台湾与祖国大陆仅一水之隔,由于种种历史条件和社会因素的影响,妈祖信仰的传播在台湾极其广泛。台湾省文献会林衡道说:“在台湾同胞所膜拜的众多神祗中,就数妈祖的信徒最多,供奉她的庙宇也最多。”

      台湾东可通日本,南能与东南亚各国来往。所以,在明末清初有不少人渡海赴台,然后再转往日本或南洋。温雄飞在《南洋华侨通史》中写道:“时清廷通海之禁,沿海居民迁徙者万家,皆陆续潜赴台湾受一廛为氓。或由台湾乘海外贸易之船,转赴南洋各岛。”清朝统一台湾以后,“一群达三千多人的反满志士,携同眷属,即于台湾沦陷清手之后,分搭九船前赴东南亚各地,其中三船开抵吕宋,一船到暹罗,三船到爪哇,另两船则到马六甲。”类似这样由台湾转往海外者,难以尽述。由于妈祖信仰在台湾的广泛传播,这些出国者必定有相当一部分在不同程度上是妈祖的信徒,他们也一定会把这种信仰带到国外去,使妈祖信仰在华侨中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如“巴西是近年由台湾去的华侨骤增的地方,因此妈祖信仰在圣保罗市也得到传播,1790年有华侨由台湾北港朝天宫迎去分身神去奉祀。”

      民间历来有“陈林半天下”之说,因而在出国的华侨中,林氏必定也是不少的。中国人民历来喜欢把历史上的名人、名将或传说中的人物和神灵,跟本宗族的血缘联系起来,以增加本宗族的荣耀和血统的高贵。因此,不少并非“莆田九牧“衍派的林氏也尊妈祖为“祖姑”,在台湾,林氏人们称妈祖为“姑婆”、“姑婆祖”、“天上圣姑”、“天上圣母姑婆“,并创建了不少妈祖庙。据悉,林氏华侨中奉祀妈祖为“姑婆祖”,“天上圣姑”等者非常普遍,对他们来说,妈祖既是海神,又是家神。所以,在研究妈祖信仰在华侨中传播的原因时,不能不把这一因素也考虑进去。

      (二)

      自宋元直至明清,“天后一直为历代船工、海员、旅客、商人和渔民所祭祀,与封建社会中的道教、佛教不同。对天后的崇拜,如同《楚词》中记载的湘水流域人民对湘夫人的崇拜,黄河、洛水流域人民对河伯、洛神的崇拜一样,反映了勤劳勇敢的古代劳动人民对自然力的崇拜,也从侧面反映了沿海人民的某些原始宗教观念。“⑩可是,随着人类的进步及自然科学的发展,对妈祖的信仰便不断地赋予新的内容,使它有了新的含义。现在,研究妈祖信仰在国内外的影响,我认为至少可以得到这两方面的启示:

      一、有利于对华侨历史的追溯及华侨情况的了解。

      海外的妈祖庙无疑大都是华侨所创建,因此,通过对妈祖信仰在海外传播情况的研究,对于我们进一步了解中国人民出国的历史以及华侨对居地开发的情况不无帮助。如新加坡“天福宫的正殿是崇祀庇护航海的神灵—天祀”,“天福宫虽然在1842年年底(道光二十二年)才落成,然而据说在这之前,即1810年的嘉庆十五年,已有人在天福宫的原址设坛奉祀了。“⑾柯木林先生在《古色古香的天福宫》一文中介绍这一情况,如果史料确凿,就说明在1810年或1810年以前已有中国人到新加坡去定居,比英国人莱佛士宣布新加坡独立至少早9年。“今日在天福宫的正殿里,尚悬挂着这样的一副对联:“惟神拯航海千百国生灵,宇庙宏开,藉与三山联日雨。此地为涉洋第一重冲要,帆樯稳渡,又来万里拜慈云。“⑿从这副对联,我们可以看到其时出洋的中国人民对妈祖的信仰是何等虔诚。也“可以想见当年中国帆樯麕集天福宫的情境。“⒀搭乘这些帆樯者,如果不是出国的华侨,大概就是对外通商贸易的商人了。当然,对联作为一种文学艺术形式,不可能非常准确地描写出当时的史实,但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表现当时情景之一斑,也为我们进一步深入地研究这一问题提供了线索。类似这样的情况,都为我们深入的探讨提供了广阔的天地。

      有人曾经说过:“海水到处,均有侨民之足迹。”⒁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说:“凡有妈祖庙的地方,皆有华侨之身影。“事实上这是不矛盾的。因为妈祖身为海神,她的庙一般都是建在临海的地方。现在耸立在新加坡直落亚逸街的“天福宫”,“在创建初期,本是临海的。后来政府将丹戌巴葛的山土搬来填海,并且扩展到老巴刹一带的海乾,才把天福宫的地理位置变成不临海了。“⒂因此,我们只要发现哪里有妈祖的寺庙,哪里就有华侨的足迹。所以,在研究华侨历史的时候,结合对妈祖的问题进行研究,是很有意义的。

      二、可以深入了解中外人民的传统友谊。

      妈祖信仰在世界上的影响非常广泛。日本、马来亚、新加坡、菲律宾、印尼、越南等地均有妈祖庙(或称天妃宫)。此外,“不论是北欧的挪威、丹麦,抑或是北美的加拿大、美国,以至澳大利亚、非洲的外国船只,只要哪里有中国海员,哪里就有天后的足迹。“⒃这充分地表明了我国不仅是一个内陆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海洋的国家。这是值得我们自豪的。

      由于信仰妈祖的善男信女遍及世界许多地方,所以妈祖便仿佛以一个和平使者的特殊身份,沟通了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有的外国朋友也亲切地称妈祖为中国女海神。澳门“一九八四年七月二十日,举行妈祖阁五百周年纪念碑记揭幕仪式,港督高斯海军少将莅临参加,庄严隆盛况空前。“⒄泰国人民对妈祖非常崇信,京城曼谷有规模巨大的妈祖宫,泰属北大年有一奉祀妈祖的庙宇叫“灵慈宫“,俗称林姑娘庙或林娘娘庙。他们甚至把妈祖的故事载入泰文典籍之中,佛历二四六六年出版的《那罗延(Naray ana)十世书》中就记载了有关妈祖的神话。这是中泰人民传统友谊的见证。“日本因与中国交往较早,明末清初已传到日本九洲地方的五岛、平户、长崎及南部萨摩半岛,后来还传到东部日本的水户市一带,成为日本人的信仰。在神户、长崎等地华侨较多的地方还有妈祖庙,水户地方的妈祖则被溶合为日本神道神,奉祀在神社里。“⒅日本国分直一教授在《关于萨南片浦的林家妈祖》⒆一文中写道:“在野间岳的八分有野间现社,分东、西两宫而建之。东宫奉祀琼琼杵尊、鹿苇津姬二尊;西宫则奉祀妈祖神女,左右千里眼、顺风耳三尊。“(“岳”日语是山岭的意思;“野间“日语即妈祖;“现”日语为“显灵”社,即神社。)《长崎夜诒草》关于“野间现并日御崎观音之事”一则记载:“凡死于海中的女尸骸,予以裹殓,然后让其向萨摩(九州南端的鹿儿岛县)海边漂流,至岸边将其捞起而葬之于山。之后不久,便安置其灵位,让往来船只对其有所祈愿。从长崎入港的中国船每当初见此山时,都要烧纸钱、敲金鼓,举行隆重的祭典“。从这两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中国的女海神而衍化出了日本的女海神,中国人民由对妈祖的崇拜而延伸到对日本女海神崇拜的情景。妈祖在宗教信仰方面沟通中日两国人民在思想感情上进行文化交流,于此可见一斑。李天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