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刘克庄与朱熹谥号的由来

    刘克庄与朱熹谥号的由来

      刘克庄(1187——1269)是南宋着名的“江湖派”诗人和豪放派大词人,莆田人。朱熹(1130——1200年)则是南宋大名赫赫的大理学家,祖籍歙州婺源(今江西婺源)。朱熹逝世时,刘克庄年仅13岁,两人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朱熹的谥号“文”竟然会出自当时刚刚以“荫补”进入仕途,名不见经传的刘克庄。

      朱熹(1130——1200年),字元晦,号晦翁,云谷散人。别号紫阳,又称考亭。祖籍歙州婺源,其晚年长期寓居于建州崇安(今福建武夷山市)和建阳(今福建建阳县)着书立说,先后完成了《论语集注》、《孟子集注》、《中庸章句》和《大学集注》并于光宗绍熙元年(1190年)在漳州结集刊行,合称《四书集注》,成为南宋理学之集大成者。然朱熹生前并不得志。

      朱熹18岁就进士及第,然而年轻的他只担任过一任福建同安县主薄后,就一直潜心研究理学。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时年34岁的朱熹向孝宗皇帝上了三道札子,推崇他的《大学》之道,要孝宗皇帝真心真意修德业、开言路、正人心,立纪纲。但孝宗皇帝对他的进言不感兴趣。失望的朱熹只好辞职回家,专心研究学问,着书立说,不应召辟。

      宁宗皇帝即位时,宰相赵汝愚引荐他入朝任焕章阁待制兼侍讲、秘阁修撰等职。赵汝愚与韩侂胄爆发党争时,他旗帜鲜明地支持赵汝愚。赵汝愚被排挤出朝廷后。韩侂胄开始清算支持赵汝愚的道学家。他将理学列为“伪学”,称理学家为“逆党”进行打击迫害和禁锢。历史上称这一事件为“庆元党禁”。朱熹死于“庆元党禁”期间,他的葬礼竟连他的门人弟子都不敢参加。史弥远把持朝政后,为了笼络人心,换取受韩侂胄打击禁锢的理学名士的支持。他给“伪学”摘掉帽子,为着名的理学家周敦颐、程颢、程颐等平反赠谥。使理学得以迅猛的发展,成为一股强大的社会潮流。

      宁宗嘉定元年(1208年),宁宗皇帝认为朱熹的理论“有德于朝”,颁诏要给朱熹特赐谥,令朝臣讨论为其拟定谥号。

      所谓特赐谥,按照宋朝的谥法规定,官员在生前其所任官职或官阶必须达到一定的级别(光禄大夫或节度使以上)者,死后才能报请皇帝赐谥,不够资格的须由皇帝特批、特赐才行。朱熹生前只任过江西南康军,提举渐东常平茶盐公事,知福建漳州、湖南潭州等低级别的地方官员和四十天的焕章阁待制兼侍讲。按规定他是没有资格享受谥号的。因此必须由皇帝特赐。当时朝廷在讨论应给朱熹定什么谥号时,有大臣建议应给定谥号为“文忠”。

      刘克庄却对此则持有不同的意见。他在代时任吏部员外郎兼考功右司的父亲刘弥正撰写了一份《侍讲朱公覆谥议》文,认为给朱熹定复谥“文忠”不符合他生前的行为实际,应当重新予以复议。

      刘克庄在这篇《侍讲朱公覆谥议》文中大量地引经据史,充分地论说了为什么只要给朱熹定一个谥号“文”的理由和依据。他说:“谥,古也。复谥,非古也。《谥法》曰‘谥生于行者也,苟当于行,字一足矣,奚复哉?’,故侍讲朱公没于爵,未得谥,上以公道德可谥,下有司议所以谥,谨献议曰:六经,圣人载道之文也。孔子没,独子思、孟轲氏述遗言以持世,斯文以是未坠。汉诸儒于经,始采掇以资文墨,郑司农、王辅嗣辈又老死训诂,谓圣人之心真在句读而已。涉隋唐间,河汾讲学已不造圣贤阃域。最后韩愈氏出,或谓其近道尔。盖孔氏之学赖子思、孟轲而明,子思、孟轲之死,此道几熄,及本朝而又明。濂渓、横渠、二程发其微,程氏之徒阐其光,至公而圣道粲然矣。……初,太常议以文忠议公。按公在朝廷之日无几,正主庇民之学 而不施,而着书立言之功大畅于后。合文与忠谥公,似非而非也;有功于斯文而谓之文,简矣而实也......世评韩愈为文人,非也。《原道》曰:‘轲之死,不得其传。’斯言也,程子取之。公晚为韩文立《考异》一书,岂其心亦有合欤!请以韩子之谥谥公。”(《大全集》卷之一百一十二《侍讲朱公复谥议文》)

      刘克庄这篇《侍讲朱公复谥议文》中从孔子儒学的兴起,发展以至近于衰落的全过程。充分肯定了韩愈在发动和领导复兴儒学运动和古文运动,对宋代理学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朱熹晚年为韩愈的着作注译,作《考异》一书,说明他们两个人的心是相通的。因此他建议以韩愈的谥号“文”给朱熹定谥。

      宁宗皇帝最终力排众议采纳了刘克庄的意见,于嘉定二年(1209年)赐朱熹的谥号为“文”。世称朱熹为“朱文公”的称号由此而来。

      刘克庄《侍讲朱公覆谥议》文一经问世,立刻引起了朝野的轰动。当朝中诸元老大臣知道这篇《侍讲朱公复谥议》文竟是自出一个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的刘克庄时,无不感到惊讶,他们竟然不顾自已的身份和年龄,纷纷表示愿意“折辈行”与之结为文字友。宋洪天赐在《后村先生墓志铭》中说:“侍郎定谥朱子曰文,天下称当。忠简傅公闻议状出公手,寄声愿交,诸老多折辈行。”洪天赐在《后村先生墓志铭》中说的侍郎指的是刘克庄的父亲时在朝任吏部员外郎兼考功右司刘弥正,公即是刘克庄。年轻的刘克庄由此而声名鹊起,成为南宋文坛一颗耀眼的新星。詹淑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