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线面情结

    线面情结

    点击查看原图

      一

      北宋诗人黄庭坚有诗云,“牵丝如缕玉簪横”,这是诗人品尝手工线面所发出的感慨,赞叹线面的巧夺天工。中秋佳节临近,细如丝长如发柔韧有余的线面甚为撩人乡思,引发游子对故乡浓浓的牵挂。码得齐整、绑着细红麻绳的线面,色泽洁白、线条细匀、质地柔润,一束紧挨一束,红白相衬,热闹又喜气,思之倍觉温馨亲切。由于线面是面类中最长的面,又称“长面”(与“长命”谐音)和“寿面”,寓意着安康吉祥、福寿延年。线面,莆田人的长寿面,莆田人的妈祖面,现如今成为莆田人大小喜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项佳品,也是莆田吉祥文化的象征。莆田线面,礼轻情意重,送出的是一份绵绵长长的思念。

      “星稀月冷逸银河,万籁无声自啸歌;何处关山家万里,夜来枨触客愁多。”故人远离故土遍布天南海北,“独在异乡为异客”,每每吃上家乡香喷的葱花油拌线面,你是否会想到盛满阳光的农家小院?是否会想到一排排倒“T”型用铝合金捆绑加固斑斑驳驳的晒线面架?是否会想到明晃晃铺天盖地如同布匹的面线?离开家乡许多年,你是否还能体会到千丝万缕背后的起早与摸黑,是否还能体会到古老作坊程序的繁琐与烈日炎炎下作业之艰辛,是否还能体会到那晶莹如玉的千丝线面承载着数百年的辉煌?

      飒爽的金秋时节,我再次走进梅岭故里,走近百年古厝,一座承载着百年风雨的辉煌古建,一个弥漫着古色古香的农家院落。这里,曾留下我美好童年记忆与浪漫少年遐想,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砖埕边的小草,瓦缝的采光玻璃窗,屋顶倒扣着凿底小陶盆的旧烟囱……百年时光在这里驻留过,作为蔡氏后人,以一种极其虔诚的心态仰望着、追溯着,踯躅其间,似与先人无声对话,如若细心不难发现祠堂房梁之上刻有的“新国开族”字样,开族者,新国也。多少年后的今天,现在的古厝在周边高层建筑的对比下,显得矮仄、局促不安。然而,在我心中,古厝好比德高望重的百岁老人,有着千千重。

      清末民国初能盖上偌大的七间厢,算是大户人家,怎奈旦夕祸福,风靡“红头”(涵江)名噪一时的面商、汽船商后来遭遇生意上的挫败,曾经“及时雨”祖父后来沦落到出门过街必戴斗笠以遮颜,怕债主讨债……百年时光百年风雨,期间起起落落,敌不起岁月之无情,所有恩怨最后全都化作一缕青烟随风飘散……

      “古厝保存甚为完整,散发着古老的芬芳,壮观的七间厢,开阔的大门坦,‘压九留一’的密集红瓦,百年鲜艳如新的红地砖。”对于熟悉的古厝,蔡氏族人都会这般勾勒描绘着。百年线面与百年古厝一样引人注目,线面作坊与这些强烈的意象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栉风沐雨,同甘共苦,里埕、外埕、“下间拖”屋顶埕、屋角墙边至今仍随处可见倒“T”型面架,这些都是线面人家赚钱的“饭碗”、持家的行当。

      传统手工线面加工在古厝重厢厅进行,老家古厝里至今仍摆放着全部的线面制作工具,有些是祖先留下来的,有些是后来添置的。每每“团面”我不禁会揣想古厝的前世今生,不知道其他族人会不会有这般想法。因为作坊在古厝,线面油拌葱花的香味也会愈加芳香,似乎带有古厝黎明鸟啼声中炊烟沁人心脾的味道。“斜阳旧影处,游子梦乡情”,手工线面加工,蔡家的祖传副业,千丝万缕线面,不知温馨了多少游子陈年的回忆,不知香甜了多少游子忧伤的梦境。

      二

      细如丝长如发线面见证着亲情友情,丝丝缕缕见真情。

      我们兄弟俩的学业有赖于线面。梅岭,我的故乡,一个百年手工线面加工专业村。蔡氏族人秉承“勤俭持家、踏实做人”族训,我勤劳的双亲通过本份的手工线面加工努力支撑起我们这个家。有一次,古厝昏暗番子油灯下,父亲搓面我“团面”,中途父亲停下,用粘满蕉芋粉的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缓缓说道,“再做三四百斤线面,这学期学费就有着落了……”23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这话,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这仅仅是线面生涯中的一个小细节。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族人余钱投入盖新房,我的父母则是将辛苦攒下的钱全投在了我们兄弟俩的学业上。双亲依靠线面加工,辛勤培育我们兄弟俩考上大学,成为族里那一拨少有大学生,收到入学通知单那一天,父母含泪笑了,这在当时委实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说明父母多年辛劳没有白费。千丝万缕的线面,千辛万苦抻拉,老实的双亲靠着体力赚取一点辛苦血汗钱,他们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有时,为了多赚取一点钱,母亲会带着秤挑着装满线面的箩筐,徒步到涵江江口一带吆喝着卖,圆柱形铝盒装着早晨“含罩煮”(连午饭一起煮)稀饭,碟子盛满腌制杨梅,这就是午餐的饭菜了,每次都是天未亮出发,抹黑归来,而每次回来都是汗流浃背、一身疲惫……依稀记得,我曾参与10多年线面加工,所以,对线面怀有特别深厚情感,见到它,如同见到故人一般,今天提笔写有关线面文章,重拾往日时光,心中有万千感慨。

      线面如同情感纽带连接着亲人。前几天,回一趟老家,父母又在商忖着,中秋临近,准备再寄一些线面给远在上海、天津的大伯、二伯,他们每次收到老家寄来的线面都夸说老家线面养胃、好吃,七旬老者每当回忆起往年旧事,常常老泪纵横,他们小时候也曾做过线面加工,后来早早就出远门求学打工了。在他们的记忆深处,线面是乡愁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一种惆怅,有一阵酸楚,有一番回味。长途电话问候间,仿佛此刻乡愁在他们心底波涛汹涌着,很多家乡的记忆此时会像蒙太奇一般在脑海里幻化,浓浓的乡情紧紧萦绕着,我觉察到了伯父的声音在哽咽,无声的泪花淌在面颊上。“一个人生活在家乡时通常不会有‘家乡’或者‘故乡’的概念,只有远离了它,才会对那片土地有了一种难以言状的眷恋,才会生出‘乡情’以至‘乡愁’的感觉。”不是吗?

      现在交通便捷了,空中航班增加许多,晚上每当百无聊赖时,我会像儿时那般仰望着夜空,惊喜发现夜航班机多了,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有一班夜航班机飞过,机翼提示灯一直亮着,机腹提示灯不停地闪烁,提示灯与太宇星光交相辉映。白天,空中班机有时飞窜而过,身后带着一条或数条长长的“云带”——美丽的弧线。我常常会这样理解,航线、“云带”连接着南北,也连接了亲情。有时,我也会把空中的航线、“云带”想象成细如丝长如发的线面,它们连接着天南海北亲人的内心世界。

      我参加工作后一次回老家吃线面细节至今记忆犹新。那一天刚进老家家门,母亲似乎算好我会回来,赶紧下锅为我煮好香喷喷的线面,线面上点缀着香菇、金针,线面下深藏着我爱吃的菠菜,还特意加两个鸭蛋。母亲说今天是我本命年生日,按乡下惯例必须吃碗线面。那一碗线面我吃得特别有味道,胜似一碗“心灵鸡汤”,许久没吃得这么香了。母亲清楚地记着我的生日,而我未必确切记得母亲的生日,想想心中愧疚不已。老家的线面是远近闻名的,所以,有好友过来,多以此招待。记得曾有一位老友慕名而来,吃了第一碗再吃第二碗,撑得直打饱嗝,连夸味道地道鲜美。“劳动的成果是所有果实中最甜美的。”得到由衷赞美,母亲会心地笑了,多少年后不经意聊天时,母亲还会提及那一句话,提及我的老友夸她做的线面好吃。“母亲的线面,味道真的很不一般!”

      三

      梅岭线面名闻遐迩,早期梅岭有很多人家以制作手工线面为业,这是祖先世代传下来的营生“饭碗”,这一行当干的不仅是体力活,更是技术活。因梅岭手工线面具有煮时不糊、柔韧滑润、嚼不粘齿、牵丝缕缕等特点,与其他地方线面相比,更受推崇。现今,“梅岭手工线面”热销莆田各大市场、超市,拥有较高占有率,“梅岭手工线面”凭借着其独特的口感赢得广大消费者青睐。

      说起手工线面的制作工序,有“和面”、“搓面”、“串面”、“开面”(拉面)、“挽面”、“回面”(回潮)、“拗格”、“绑面”等。“和面”之前先搅拌盐水,“和面”所用皆为精选优质面粉,“和面”包括“发面”、“捶打”、“挤压”等系列动作,“和面”要根据春夏秋冬不同季节进行调制,在精选的面粉里倒入不同盐度盐水,天气越热盐用的越多,反之越少。同时,放入适量的水,不停地揉搓,不断增加面的柔韧性。“搓面”按先后顺序可分为“大搓”(第一遍)、“小搓”(第二遍)。一般人家如若制作50斤线面,“大搓”“小搓”需花1.5小时,如若制作100斤线面,“大搓”“小搓”则需花3个多小时,长久坐下来,磨练的是坐功,锤炼的是耐性。“大搓”中有“轧面”、“切面”、“拾面”(松条)、揉条、“团面”先后之分,“搓面”使用树薯粉和蕉芋粉。在“大搓”基础上再进行“小搓”,次日凌晨“串面”(第三遍),“串面”则是通过“搓”、“甩”、“捻”等动作将“面条”再次搓细。“串”过的面挂在面筷上,一匾匾放在面柜中平挂储藏保温,使之垂长。线面最关键的工序是“开面”(拉面)(第四遍),“开面”着重强调三个结合:一是轻重结合,刚开始拉时,一定用力要轻,拉出一点后使一下劲,要马上把劲松下来;二是进退结合,拉面时要先前进两步让面松驰,而后向后退两步,一进一退,反复进行;三是拉停结合,面不能一直拉,要该拉则拉,该停则停。“开面”中有“抻面”,为了防止线面黏在一起,不时用面筷从中抻开,“开面”看似简单,其实不然,须用一双面筷,交叉着从头到尾捋过去,动作轻、快、准,如同素手抚琴一般,而为了让线面更加细长,线面师傅要不时在线面中间部位增加面筷数量,将其压得更弯,有时采用竹板压面,防止压弯的线面反弹缩回。“抻面”把晒了五分钟的面丝“抖开”距离,免得干透时糊在一块。这些工序完成后,放在阳光下线面也不能过分曝晒,一般达到七八成干就要收起来了,收面时要小心细腻。“开面”之后“挽面”,然后“回面”。“回面”指将一匾匾面举回屋里,曲线优美地盘在地板塑料布之上,“回面”(回潮)为的是增加其韧性。“拗格”,即将线面拗3-4层,拗好的线面依次挂在面棍之上,拗好的线面如果觉得仍晒的不够干,可摊开在太阳底下再次均匀晒干。“绑面”用的是红色细麻绳,通常“4格一手”,即4束线面其“面裙”是连在一起的,为了方便扶取。“装框”,绑好线面依次放入面筐中,竹箩筐里用“油布”打底,然后再用“油布”将码得整整齐齐的线面包装起来,防止受潮。

      “大道至简”,从平日线面制作中,我似乎也学到许多人生朴素的道理。线面加工之余,还有一道工序与此关系密切,那就是黄麻的种植与加工,其间有苦涩,有甘甜,充满着劳动的欢愉,充满着天伦之乐。高尔基说,“我知道什么叫劳动,它是世界上一切欢乐和美好事情的源泉。”是的,人生因劳动而精彩,因劳动美丽,劳动者能不是最美的吗?烈日下,双亲双手握着面筷在“千丝万缕”中上下飞舞,线面犹如跳动的“五线谱”,将手工线面比作能吃的“五线谱”不无道理。

      自己曾与线面风雨相伴10多年,如同一首歌中唱到的,“俗尘渺渺,天意茫茫,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线面似故人,父母是恩人。是父母靠着手工线面作坊、靠着勤劳的双手擎起家的一片蔚蓝天空!难忘线面情!难忘父母恩!怀旧音乐响起,迷眼中似乎又望见一匾匾雪白线面,又看到了邻里戴着斗笠忙碌地穿梭,手握面筷熟练地“开面”,邻居小男孩在旁注视着,犹如30年前我的模样,“人生代代无穷已”,30年过后,他会不会像我今天这样端详思考着同样的问题?记得有位诗人这样写道,“我没有理由不放声歌唱,犹如风铃在风的琴弦上,没有理由不敞开喉嗓……”诗人表达的是赤子的感激之情,此诗应此景,此诗应此情。

      ……

      梅岭线面只是莆田手工线面产业的一个缩影。手工线面,莆田的长寿面,莆田的妈祖面。近年来,随着妈祖文化影响力不断扩大,以线面为主要原料的莆田“妈祖面”成为一道非常流行的餐桌主食,在海内外受到普遍欢迎,以手工线面为主要原料的莆田“妈祖面”这一文章大有可为!其宣扬的不仅是莆田的饮食文化,色泽洁白、线条细匀、口味劲道、口感极佳,还有莆田的妈祖文化,深厚的文化内涵。

      莆田手工线面历史悠久,据传早在宋代时期就已经融入莆田文化生活,最鼎盛的时候应该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黄石江东、拱辰南郊等都是有名的手工线面生产专业村,线面加工产业得到很好的传承发展,不仅在莆热销,还远输全国各地乃至国外,可谓墙内墙外开花香。然而,由于现代机械线面的冲击,加上传统手工线面费时耗神,能潜心学习并加以传承的人日渐减少,长此以往,这门传承了数百年的技艺恐后继乏人,如能将传统手工线面加工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范畴,幸甚至哉。传统手工线面未来走向如何,不得而知,期盼那一天的来临。  蔡建财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