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蔡绦与“秋菊落英”之争

    蔡绦与“秋菊落英”之争

      蔡绦,字约之,号百纳居士,慈孝里赤湖(今仙游枫亭东宅赤岭)人,是蔡京最宠爱的儿子。绦字有“縧、绦、绦”各字式,从蔡家辈分取名,应写“绦”为合。关于蔡绦的为官政事,世人熟悉,略去不谈。他着有《西清诗话》、《北征纪实》、《铁围山从谈》,为世人所重。在《西清诗话》中记有一段话,兹引于下:

      欧阳文忠公嘉佑中见王文公(王安石,卒谥文)诗:“黄昏风雨暝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笑曰:“百花尽落,独菊枝上枯耳。”因戏曰:“秋英不比春花落,为报诗人仔细吟。”公闻之,怒曰:“是定不知《楚辞》云‘夕餐秋菊之落英’。欧阳公不学之过也。”

      蔡绦这段文字,好理解。他说到欧阳修去见王安石,看到王安石的两句诗,诗中写到菊花落地的情形,就指出不对,因菊花是不会落地的;王安石不服气,反驳欧阳修不懂楚辞,有不学之过。屈原在《楚辞》中就有“夕餐秋菊之落英”的描述。显然,蔡绦所记这段话,存在几个问题:一是这王安石是否有写过这两句诗?二是菊花是否会落地?三是欧阳修会见王安石是否有这段争论?这“秋菊落英”之案,持续了近千年。其中还争论到“落英”这不是菊花落地,因“落”不是掉下来,落是始也,是大楼落成的“落”之意,是开始之意。

      有趣的是,后来者在议论这事时,把欧阳修换成了苏东坡。欧阳修(1007-1072)、王安石(1021-1086)、苏东坡(1037-1101)的年龄分别为66岁、65岁、64岁,而欧阳修比王安石年长14岁,王安石比苏东坡年长16岁,欧阳修作为彼时代的文坛领袖,为王安石、苏东坡所尊崇的人物。而蔡绦出生年不详,全家被抄家问斩为1126年;《西清诗话》写于何年,吾未考,但从蔡绦被杀之时,已是欧阳修逝世54年、王安石逝世40年、苏东坡逝世25年。只能推论蔡绦所记之事,当在欧、王、苏之后的“传闻故事”而已。

      吾考:王安石确写过《残菊》一诗,诗云:黄昏风雨打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撺得一枝犹好在,可怜公子惜花心。但历代文人在争“秋菊落英”之案,引用王安石《残菊》诗两句中,或用“黄昏风雨暝园林”,或“黄菊飘零地金”,或“黄昏风雨打园林”,或“昨夜西风过园林、吹落黄花遍地金”等等,接着引用欧阳修、苏东坡接续的诗,有云:“秋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看”、或云:“为报诗人仔细看”,或云:“秋花不似春花落,凭仗诗人仔细吟”、或云:“秋花不落春花落,为报诗人仔细看”,或云:“寄语诗人仔细看”等等不一而足。

      宋代文人很有“风度”,像欧阳修、王安石、苏东坡这出类拔萃的盖世文豪,尽管政见不同,但相交甚深,且会互为相惜。清代褚人获《坚瓠集》中说:世传王介甫《咏菊》,有“黄昏风雨过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之句,苏子瞻续云:“秋花不比春花落,为报诗人仔细吟。”因得罪介甫,谪子瞻黄州。菊惟黄州落瓣,子瞻见之,始愧服。真的唯有黄州的菊花有落瓣?世无人认真考察过。

      中国的文人就是认真,自蔡绦这条记载后,有宋朝曾慥《高斋诗话》、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吴曾《能改斋漫录》、王观国《学林》、袁文《瓮牖闲评》、史正志《史老圃菊谱后》、吴可《藏海诗话》、费衮《梁溪漫志》、王楙《野客丛书》、罗大经《鹤林玉露》、陈鹄《耆旧续闻》;元朝吴师道《吴礼部诗话》,明朝俞弁《逸老堂诗话》、胡应麟《诗薮》;清朝宋长白《柳亭诗话》、翁方纲《石洲诗话》、陈锡路《黄你余话》篇章中,以及韩国李奎报《白云小说》中都参与“秋菊落英”之争,够让人瞠目了,对蔡绦这条记载,这么多文人喋喋不休,难怪旧时的读书人会把四书五经背得烂熟,随便点出两个字就能知道古书中的出处,钻研精神可佩,但认真有些有份了。□陈国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