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梦

    妈祖梦

      1、圣地亲情

      很小很小的时候,便知道有一个似乎非常遥远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岛,岛上有很古老的庙,庙里供奉着一尊神明。父母亲说那就是湄洲妈祖庙,住着一位慈祥的老奶奶,他们总是很虔诚地又说老奶奶很慈悲,总在海上救急扶危、行善济世。于是,那个地方在脑海深处便愈发的神秘与美好起来。在懵懂的人生季节,来不及思考太多,也没有实地丰富的视觉影像,唯有一种来自于父母传达来的模糊的粗浅影像——

      总觉得与它相距得好远好远,仿佛有着八千里路云和月的遥远与沧桑。

      这样的意像如同一个美丽的梦境,在脑海里浸润着多少年,并伴随着我天真的童年成长而变得丰满。

      哦!那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地方啊!

      童年的记忆,在依然残存着断垣残壁般的记忆碎片里,总会若隐若现着一个画面——父亲有力的臂膀牵引着我儿时肥厚的小手,翻过一座座古朴的山岭,一路风尘仆仆,一条蜿蜒起伏的山路也把我童年的梦境一直延伸到那个遥远而神奇的海岛——那个我们要朝觐的圣地。

      然后,直到有一天,在生命逐渐茁壮的某个时节,那个画面又模糊成了一片懵懂的记忆,记忆的深处永远只有两个显廋的背影在坚持不懈地前行——他牵着我的手,我拉着他的衣,沿着山路十八弯,直至去往遥远的湄洲妈祖的道场……

      这种清晰了又模糊的画面,犹如一幅抽象的大写意,在春深梦浅的时节,在有风飘起和春雨绵绵的日子,让我读懂了人世间一种最为宝贵的情怀——带着血缘的纽带在传承——

      我称之为“圣地下的亲情”。

      2、千年风韵

      因了某种机缘,在一个暗夜中我到了这个梦中的地方。

      身处圣地,很自然的就让人虔诚起来。深夜的子时,海岛亦懂得入睡的方式——安静就是它梦着的情形。远处的潮声时缓时续,犹如一种从深空里传递而来的呼吸,节奏轻盈,富有乐感。听!还有一种声音在低吟——签筒咚咚,似远犹近琅琅诉说,莫不是就是一篇千年的颂词吗?它把这个子时的夜放大开来,把那海岛上的殿堂揉成一块千年修炼的老玉,在无月的星空里闪烁着无瑕。时空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恍惚,仿佛坠入了陶渊明的桃花园地,还是我又回到了前世南海观世音菩萨的竹林深处。

      人在美丽极致的面前,是否都会如我这般动情——喜极而泣呢?

      暗夜中,我拾阶而行,循着莲花台朵朵绽放的地方,任泪水滴落,任随前世南海普陀山间的风、江南灵隐寺的雨,与妈祖庙里摇曳的烛火一起无声地淌,不去惊觉今生的山、水、人和那过往……

      啊,吾爱这海岛,爱妈祖庙与海潮连在一起时碰撞出来的文人之梦和禅意浓浓,更爱庙里那位普渡一切难又化解一切苦的上上之人——妈祖,喜欢这样一位老奶奶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寻声化现,在我们迷茫之时通过一行行有趣的诗签模棱两可地预知着可能与不可能的未来。

      站在这里,我用文人敏锐的眼光在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如同妈祖千年来不变的姿势、不变的眼神。那千年的古庙,那涛涛的潮声,那斑驳的瓦砾,那袅袅的轻香,把这个晚春深夜的海岛描摹成一幅海市蜃楼般的景象,庙里遍有妈祖言、普提语,庙外有风情万种、柳绿桃红。烛光处,妈祖不语,她在静静地冥想,在静静地注视,静静地看着交错来往的熙熙攘攘,静静地听万千个朝觐的声音——那些诉说着的委屈、那些个难同的表情。

      站在这里,象我童年站立的样子,只是姿势已经变更,心情也不再懵懂,微笑渐渐失去了单纯,生命的成长饱含着太多沉重的因素,所有的天真终于与成熟无关;站在这里,象是我童年站着的地方,只是故地的容颜也如人的样貌发生岁月沧桑般的改变,脚踩的不再是当年的瓦砾与红砖,那些厚重的大理条石延伸着我儿时发过的梦想,梦里那些记住的或者没有记住的都终将浓缩成一朵梦里的花,如同庙里庙外那朵朵雕刻着的娇艳的佛莲花。

      变,只是生命的一种规律。也只有变,才会更加真实地成长。而我可以在变的过程中回顾、总结、归纳,在人生的历练过程中提炼新的感悟,在质的变化中攀越新的高度。只有这样,新的梦境才可以重新变幻。我愿站在这块妈祖曾经站过的地方重新出发。

      我静静地在妈祖的面前做一场关于人生的自我陶醉与思考。

      3、妈祖文化

      站在这座风景如画的岛屿上,切过时空的隧道,透过袅袅的香火,映象厚重于眼前的就是那座被浓重而飘渺的香火沉沉熏染的神祉祖庙。点了三柱香祈拜于妈祖之前。燃香静气本身就是让身心处于静态的最佳方式,某种时候,我喜欢点燃一柱藏香,让香气满屋,这一直是我屏气凝神得以静心放飞思考的引子。人一旦进入沉浸的境界,就容易恍惚,就如此时我如坠入于妈祖的历史光华与色彩斑斓之中一般。

      每到此刻此处,我还会思考,妈祖以及妈祖文化究竟要怎样去理解,才更加符合这种博大精深的文化?难道仅仅是一种道家宗教文化而已?抑或只是一种渴求神明庇佑的世俗文化吗?

      眼望处,那尊被香烟熏染得暗里透红的神像一如既往的静默,淡定而坦然地享受着无数四面八方聚来的的信众们虔诚的供养。

      妈祖无语,我只见一种眼神,千年不变的神彩。

      时光匆匆忙忙掠过,逐梦而来带着祈盼的人们一波又一波而来,又随着潮涨潮落而去,千年于她只是一瞬,我想在这一瞬息的某个刻度能够参悟她眼神里所渗透出的安祥与静谧所隐示的含意,去寻找一种关于永恒的内容。

      历史有如一扇厚重拙朴又千疮百孔的大门,透过那些缝隙去洞察曾经的故事,即便是点点滴滴都可以令人无比的依恋与回味,那些折射出来的饱满的精神状态,依然向人们展示着一幅幅波澜壮阔的画面。时代的风帆在不断地向前飞梭,而这个过程必将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审美观与价值观,就如妈祖文化,在新的世纪面前,她已不再是纯粹的单纯的神祉文化,她更是和平使者的化身,是化解两岸多年来恩恩怨怨的使者,仿佛一位慈祥的母亲,一滴温情的眼泪,就足以感化与抚慰曾经创伤的心灵,这就是大爱的力量。而妈祖的这种力量远不止于此,我们真真切切地看到,她博爱的身影在继续远播,播种一种精神理念,把天下华人紧紧地凝聚在一起,去实现一个大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伟大理想。

      我想,这才是妈祖文化真正的意义!(詹宝全)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