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土楼妈祖

    土楼妈祖

      一座山;

      一条溪;

      一座庙。

      山是极普通的一座山,叫天岭。在福建南部,这样的大山成千上万,平平常常。但它高大巍峨,长长的一道山脉,宛如巨人的胳膊,隔开了山内和山外。山上的植物也如同这座山一样,普普通通:向四周伸展的野生蕨,如万杆旗帜的毛竹,奇形怪状的枯树,长满青苔的山石,以及如巨兽昂头咆哮的孤峰……不过,由于山高林密,加上常年云雾笼罩,大山,就像带着面纱的阿拉伯姑娘,永远给人一种神秘、梦幻的感觉。

      溪,也是平平凡凡的一条山涧,叫梅花溪。它位于九龙江西溪上游。清新、透明的溪水,是大山里流出的甘甜乳汁,它从长满青苔的岩石汩汩流出,流过密布绿色植物的湿地,流过“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枫树林,沿途汇入了一道道山泉水,最终形成了哗哗流淌的梅花溪。

      清清的、浅浅的溪流飘着洁白的、芳香的花瓣,映着疏疏的横斜的梅树枝条。溪滩上,有一棵屈曲虬枝、墨绿如盖的千年古榕。据村里老人说,这棵榕树在很久很久以前,被山洪冲到沙滩上,溪水冲积的淤泥给予营养,浪花溅起的水珠给予浇灌,雨露给予滋润,阳光给予温暖,它就这样茁壮成长,长成腰干有十几个人围抱粗的参天大树,长成须髯飘飘、苍颜古貌的历史老人样。

      溪的两岸,是一片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人家。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矗立着一座座如城堡式的或圆、或方的大型客家土楼。它们泥土墙的颜色,与这里宁静的乡村是那样的协调。这是这里的先民们,几百年来,为了防匪防盗而建造的客家民居。这些客家土楼,以梁柱为框架,以泥土为外墙,构建起四五层高的大型建筑,一、二百人的家族聚居于此,和睦相处。一座土楼,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胡锦涛同志2009年视察福建土楼时说:“客家土楼是中华文化瑰宝,是大家庭、小社会和谐相处的典范,一定要把祖先留下的这份珍贵遗产守护好、传承好、运用好。”2008年土楼成功申遗后,一批批中外游客慕名前来,观赏这世界建筑奇葩!

      一座红檐朱漆、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庙宇,就在溪岸上,古榕旁,古街尾。青石板砌就的石磴,鹅卵石铺砌的通道,三合土夯筑的大殿地板,梁上斗拱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貔貅,梁柱上三国故事的彩绘,和这座不大的庙宇一样,虽然没有豪华与宏大的规模,但它古老、雅致而不俗气,就像闽西南的村村保保一样,有着一股清新的乡土气息。

      庙宇供奉的主神,就是土楼乡民敬仰的海上保护神——妈祖林默娘。妈祖信仰一般都在沿海一带,为什么在深山里也有妈祖的信仰呢?原来,早在明清时期,这里的先民就远渡重洋,到海外去谋生。如今,这里的乡亲遍布世界各地。古语云:“飘洋过海三分命”,海上旅程艰险万分,这里的先民们特地从湄洲岛请回妈祖圣母,以祈福海上航程一帆风顺。关于天后宫的来历,这里至今还流传着一个神奇的传说:

      相传在明朝崇祯年间,这里的客家先民相约要“过番”。“过番”,就是“下南洋”的意思。他们携妻挈子,拖家带口,长途跋涉,来到码头,准备第二天乘帆船。这天晚上,他们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慈祥的女神在云端上告诫说:“告诉所有人,明天七州洋将有大风浪,不要乘船出海!”第二天,他们醒来,把神明托梦的消息告诉所有候船的人,但很多人不信,依然登船出行。结果,噩耗纷纷传回:那天,风云突变,帆船行至七州洋,巨浪滔天,船翻人没!他们因为妈祖的庇佑,幸免于难。后来,这些客家先民在南洋打拼,事业有成,便筹资在家乡建一座天后宫,答谢神恩。

      每到农历三月廿三日,土楼人家都要举行盛大的妈祖圣诞庆典和祈福活动。在庆典和祈福期间,那真是家家不得清闲,忙得不亦乐乎:全村似乎进行了一次卫生大扫除的总动员,男女老少齐上阵,座座土楼的前前后后,角角落落,全打扫得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女人忙于杀鸡、宰鸭,做甜米糕、甜发糕、做鲜红色的糯米粄;男人自有男人的活儿,有的扛猪、杀猪,有的忙于扛桌子,有的搭建戏台,有的在村口装饰彩门,有的忙于制作彩旗,有的忙于训练鼓乐队。而拉电线挂灯笼的,则从村头挂到村尾,一盏盏红灯笼,在夜空中齐放,就像一颗颗红宝石在闪光,把山村装扮的格外热闹和喜庆!

      妈祖圣诞那天,榕树下的水泥坪前灯火辉煌,焰火如昼,人山人海:请来的戏班,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新搭成的戏台上闪亮登场,丝弦绕梁,竹笛悠扬,歌声嘹亮。在夜色苍茫中远远望去,那舞台,如同仙境一般。台上绕场而走的古装人物,色彩艳丽,长袖飘飘,仿佛从天而降的仙人。

      “神明出巡”了,那真是轰轰烈烈:“肃静”、“回避”的令牌开道,彩旗招摇,喇叭滴答,锣鼓咚呛,凉伞相随,舞龙队和舞狮队一路相伴,前呼后拥,铳如雷响,人群如长蛇般出阵!土楼前,并排着一列长长的桌子,桌子上陈列着猪、羊、鱼、鸡、鸭、红米粄、水果、客家米酒等牲醴,抬神轿的少年,个个精神抖擞,每到一处,大喝三声:“嗨!嗨!嗨!”抖三抖,摇三摇才放下。乡民们立刻焚香虔诚地顶礼膜拜!凉伞队的女子翩翩起舞,西乐队的卖力吹起鼓号,舞龙队摆起长阵,舞狮队辗转腾挪,土楼里热热闹闹,爆竹声声,喜气洋洋。

      11点后,到了“妈祖渡海”的仪式了,上万名的观众和几百名的摄影记者和摄影爱好者一齐涌向溪的两岸,密密麻麻,如铁桶一般:一乘十二抬的大红神轿,一路颠簸,由溪的上游向下游巡来,由几十位水中好手组成的“水族”,有背着米筛的“乌龟”与“王八”,有系着稻草的“虾兵蟹将”,以及穿蓑衣的“鱼族”与“水怪”,它们排成左右两队人马,用桶、盆、水枪、手等,一路上齐向妈祖神轿泼水,顿时大雨倾盆,水雾弥漫,神轿摇摆,如船行在波浪上一般,“水族”不停地向神轿泼水,欢呼雷动,越泼越起劲。围观的两岸人群,一阵阵喝彩,摄影的记者与爱好者,一次次按下镜头,记录下这精彩的瞬间。

      夜晚,天空一阵阵焰火,还在延续着白天的热闹和欢乐。刚刚恢复平静的溪流,又涌来一群群青春浪漫的少男少女,他们点燃一盏盏莲花灯,把他们放向清清的溪流。一盏盏莲花灯,就这样带着他们的心愿和祈福,点亮整条溪流,映亮溪的上空,缓缓地流向远方……(魏鸿志)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