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北太平洋上的妈祖

    北太平洋上的妈祖

      说到妈祖,当然就要说到我的好朋友玛瑞,这个生在台湾长在温哥华的虔诚的妈祖膜拜信徒。这几年我陪着她拜谒过上百座台湾的妈祖庙,当然去得更多的近在咫尺的温哥华岛坎伯兰市,在坎伯兰市图书馆,我们按照台湾的礼仪祭拜分灵坎伯兰的妈祖。只要间隔一段时间,我们的心里就会充满对妈祖的思念,迫不及待地要去看望妈祖,在沐心浴情中获取母亲般的抚慰和慈爱。在与妈祖经年不断的心交中,妈祖一直引领着我们在浩瀚辽远又时有惊涛涌流的人生海洋上驭风破浪,朝着海平线的光亮航行,妈祖成为了我们的魂灵,妈祖的精神和我们合为了一体。

      每年十月,学院都会循例放假,今年也不例外。于是我和玛瑞约定在旅游中度过假期。去哪里呢?我们不约而同选择了乘邮轮去阿拉斯加。因为,在刚刚过去的妈祖羽化升天为神的中国农历九月初九,我们在坎伯兰妈祖分灵堂和许多生活在温哥华的华裔加拿大人一起隆重典祭了妈祖。在默祷时我们心生了一个念头——想陪着妈祖一起去一片与湄洲东海截然不同的新的海域,把妈祖的庇护和福佑带给在北太平洋航海谋生的渔民、商旅、过客和在极寒海洋颠簸辛劳的人们,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得到妈祖的光照和温暖,让“普天均雨露,大海静波涛”,任“扶危济弱俾屯亨,呼之即应祷即聆”博爱悯人的绚烂光辉在每一片浪头上闪耀,我们以为这是对妈祖最好的祭奠、信仰和供奉。为此,我们专门捧着从台湾彰化县鹿港天后宫分灵的妈祖神像到坎伯兰妈祖神堂把打算敬告给妈祖。并遵循中国渔民出海前都要把自己海船的模型供奉在妈祖神像前传统习俗,把我们将要乘坐的海洋公主号邮轮的照片供奉在妈祖神像前,祈求妈祖的保佑。

      在温哥华码头我和玛瑞登上了海洋公主号,进到舱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妈祖神像从挂在胸前的专用皮包里请出来,在舷窗前的书桌上设置好妈祖神台,并在神像前打开了红色的烛灯和在香炉里插上檀香,虽然不能点燃,但那缕馨香还是在舱里弥漫开来,沁人心脾。也就个把小时吧,悦耳的汽笛声响了起来,邮轮小心翼翼地驶离温哥华港,慢慢地向南绕过维多利亚城,缓缓地进入了北太平洋。邮轮依照惯例长鸣三声汽笛,向一望无际的太平洋致敬。起航后,邮轮起先是贴着温哥华岛向北行驶,兴致勃勃的游客站在甲板上欣赏着不远处酷似虎鲸的风光绮丽的温哥华岛,远眺纵跨加拿大和美国的海岸山那雄奇伟岸的重重山峦,举起望远镜极目东方甚至能够看到在天边起伏叠嶂的落基山脉,天空是那样的纯净和清澄,就像晶莹剔透得没有一丝杂质的水晶。往西望去,是蒙在雾霭中的北太平洋,霞光在蒸腾的水汽和绵延的波浪的随意搓揉下,析出了五彩缤纷千变万幻的光影。在这幅以陆地为画框的巨幅风景画卷里,海和天融为一体,幻化成了蔚蓝色的奇妙天宇。霞光下的太平洋真的平静如镜,邮轮就像在休伦湖只有圈圈涟漪的水面上滑行。

      几个小时后,邮轮远离夏洛特群岛、亚历山大岛,朝西北方向的额科迪亚克岛航行。远方的加拿大看不到了,周围没有了陆地,甚至没有了岛屿,哪怕一个小而小的珊瑚岛礁都没有了。视野里除了大海、还是大海,除了波涛、还是波涛。夜似乎是突然降临的,四周一片漆黑,放眼望去太平洋上除了我们这艘邮轮还亮着灯火外没有一丝光亮。从小生长在云南大理的我,从来没有航过海,在世界上跑来跑去都是坐的飞机,对大海除了有着美好的向往和足够的敬畏外,没有起码的了解和认识。更没有面对过夜晚站在甲板上深陷黑暗的经历,感觉到开始汹涌起来的浪头、听着狂狼拍击船身的巨大声响、巨型的邮轮就像激流中的一叶扁舟剧烈的摇来晃去,我和玛瑞很快就晕船了。面对大海、面对狂涛,我的心颤抖起来,害怕起来,恐惧极了。和我靠在一起的玛瑞也在发抖,我们握在一起的手里渗满了汗水。我们没有离开甲板,只是从船舷边往后退到了舷窗旁,紧贴着舱房的外墙蹲着。我们在这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慌乱和无助中,体味到了渔民和航海者在茫茫大海中的恐惧和孤独,体味到了人们在海上必然萌生的对生和顺的企望,体味到了海神娘娘——妈祖的伟大,体味到了妈祖的爱的伟大,懂得了人们供奉妈祖的最根本的最真实的涵义。在被爱温暖着的心中由衷地生出了一丝慰藉,因为我们把妈祖请到了北太平洋,妈祖将佑护在这片海域航行的人们,把自己的爱融入大海、融入天空、融进每个人的心里。

      我和玛瑞不约而同的跑向舱房,一起捧着妈祖神像来到船头最高的甲板上,我们似乎看到了一线红光从妈祖神像投射出去,照亮了整片北太平洋的海域。在光芒的照射下,洋面变得平和起来,亲切起来、柔美起来。一股暖意流遍了我们全身,我们捧着妈祖神像的手掌湿了,我和玛瑞的泪在滴落,滴在了妈祖神像上,滴在甲板上,滴进了北太平洋。

      巡更的二副彼特见到我们,就走了过来,好奇地望着我们和我们捧在胸前的妈祖神像。当我们向他讲述妈祖的一切时,这位年届中年的海员,脸色越来越凝重,眼神也从好奇逐渐转换成惊喜和崇敬。皮特二副试探地问我们,是否能让他也把妈祖神像捧在胸前?得到我们的同意后,皮特立正向妈祖神像举手敬礼,小心的接过妈祖神像捧在胸前,转身朝向大海,并把妈祖高高举过头顶,喃喃地祈祷妈祖庇佑所有在北太平洋上劳作的航船。泪水再次蒙住了我和玛瑞的眼睛,朦胧中我们似乎看到妈祖在浩渺无垠的海面上升起,就像光芒万丈的灯塔,把整个北太平洋照亮,为所有的航船指引……

      在妈祖护佑下,七天的阿拉斯加海上航程一帆风顺地圆满结束了。在温哥华下船的时候,站在舷梯下面送别旅客的二副皮特见我和玛瑞走下舷梯就迎了上来,先冲玛瑞胸前的妈祖神像敬礼,而后要了我们在温哥华的地址,希望在轮休的时候去拜访我们,他想向我们请教能否请回妈祖分灵,他要在自己的办公舱房设置妈祖圣坛。皮特还认真地说,如果他当了船长,他将在游轮上专设一个妈祖圣坛。最后,开朗的二副皮特还调侃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去妈祖的故乡中国湄洲,他想随着两位美女一起去拜谒妈祖始祖。被感动的我们,答应在下一个九月初九陪他去湄洲,去看望妈祖。文/杨桂珍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