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梅峰绿阴

    梅峰绿阴

      我家住在梅峰寺附近,自年逾花甲赋闲在家后,?我几乎是每天“遁入空门”个把小时,在园中花径徘徊转悠,到峰顶树下深呼吸清新的空气。

      梅峰原是莆田古城的一处高地,据载宋时是邑内绅士李泮的产业,因山上遍植梅树而称“梅子岗”。李泮膝下无子,便在梅林中建一座观音亭以祈求子嗣,后果然生下一男叫李富,李泮为感恩观音,舍梅地百亩扩亭为寺,宋徽宗曾赐匾“梅林佛国”。李富长成后捐资重建寺宇,还在寺内建有梅峰书院和“卧云轩”,造就了不少名士。这千年古寺几经兴废,现在我们看到的梅峰寺是1979年海外侨僧倾资整修和扩建的。

      梅峰寺的山门就在胜利北街一侧,步进山门是一片用方形石板铺就的大石埕, 但见两棵老榕树巍然屹立在天王殿前,那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一棵虬髯飘拂,一棵不见髯须,群众戏说是“一公一母”。每天清晨,这绿色华盖下会有一大批中老年人在打太极拳,舞太极剑、太极扇,看他们个个动作稳健、招式娴熟,便知这功夫绝非一朝一夕练成的。

      天王殿后有两棵大茶树,兴许是寺宇扩建完成那年移栽过来的,高近4米,今年春节前后开得正旺,好几百朵花碗口大小,红艳艳一片,而拜亭前后的四棵塔柏也肃穆挺拔,苍翠欲滴。从拜亭拾级而上是大雄宝殿,殿前有两棵高大的菩提树对峙而立,枝繁叶茂。这菩提树的生命力着实旺盛,前不久明明看见它叶子枯黄全掉落下来,可没几天又长出崭新的绿叶。宝殿后面的两棵龙眼树葱茏葳蕤,挂满了一串串圆浑、沉甸的果实, 给人一种硕果累累的感觉。

      藏经阁与大悲殿之间有一片约500平方米的花圃,两行柏树像绿色的卫兵守在入口。花圃四围栽满了梅树,春节前梅花盛开,灿若云霞,转夏时则绿荫匝地。这花圃里有两个圆坛,一前一后,一大一小,大圆坛中栽着不少月季花,坛外四角是大铁树,都开着浅黄色的花,有球冠形,有竹笋形;那小圆坛中是棵龙眼树, 虬枝卷曲,绿叶繁密。除此之外,圃中还栽着夹竹桃、白玉兰、三角梅、千里香、木芙蓉、茉莉花、桂花树等等。每天早晨,有不少人在这花圃的绿荫小径上或慢跑或漫步,听树丛中的鸟语蝉鸣,闻花圃中的浓芬清香。

      管理这寺内花卉树木的是一位名叫阿贵的菜工,年纪六十开外,满头白发,不知道他哪一年进梅峰寺,只看见他大清早就忙碌着,又是浇灌施肥,又是锄草修剪。他把花圃外侧的两行米兰修剪得平整笔直,把大悲殿后的三角梅剪成扇形、菇形、伞形、塔形,看着汗水湿透了他的上衣, 真让人油然而生敬意。

      寺的右廊庑有两道门可直通新辟的小公园,公园里梅树成林,芭蕉花似一团团火焰,修竹劲节挺拔,而榕树与龙眼树挨挨挤挤,留下了几片偌大的荫翳。浓荫下砌有十来张小方石桌,还配着石凳子。.在一块面积略大的平台上,一大早就汇集着一群闻歌起舞的中年女子,歌曲是录制的。她们舞姿翩翩,动作整齐,虽不及篮球拉拉队的“宝贝们”炫舞激情,但也别具另样的奔放热情。踏歌的女子尚未散去,来打牌的老人就纷来沓至,每人一把扇子一瓶水,不分男女、相识与否,只要凑足四人即可开张,还不到早晨8点,就已有三桌人在“四面向”,一位迟到的老汉对他们笑道:“你们真是比市政府上班的还准时。”最热闹的是黄昏时分,除了打牌外,还有许多来纳凉聊天的老人,他们话家常,谈国事,称此“话聊”有保健功能,还“节能减排”呢,因为不用呆在家里开空调。

      这园子是梯层式的,有层显眼处嵌着“本园流芳”四个隶体金字,一打听,原来这小公园是寺里一个叫阿本的老和尚独自修建的,游客们为感谢他的功德而赠此四字,可谓语带双关。阿本是谁?有人指给我看,只见他头带一顶竹笠,身穿一件圆领短袖衫,腰系一条围裙,脚穿一双芒鞋,虽年近九旬,身体还十分硬朗。阿本除了念经外,整天在这园子里又是撬石、搬石、砌石,又是铺路、浇水、锄草,待暮色四起游客将归时,他又拿着扫把打扫树下的落叶。

      我渐渐地和阿本相熟起来,他告诉我,天王殿门前的那两棵大榕树就是他栽的,三十多年了,如今自己年老了,最近园子里新栽的那几棵榕树,都是几位游客帮忙栽的。

      炎炎暑夏,人们会由衷地感激浓荫如伞的高大绿树。当我伫立在小公园高处,看到阿本和尚劳作不息的身影,便蓦然想起,这阿本和阿贵不也是梅峰上的绿色茂树吗?因为他们一样在为人们造福庇荫。陈金狮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